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148 何等的奴道造詣

汪汪汪!
  激烈的犬吠聲,接連不斷地響起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數十只野狗廝殺在一起,一方數量眾多,但陣勢松散。另一方數量稀少,卻陣勢緊密,同時野狗之間還有掩護、撤退、突擊等等戰術。
  方源站在不遠處的山丘上,居高臨下地俯瞰著整個戰場,同時用心在指揮。
  這已經是他在犬王傳承中的第十輪戰斗。
  靠著他豐富的經驗,以及對犬王傳承的了解,他一路沖刺下來,無驚無險。
  戰斗又持續了一盞茶的功夫,這才將將結束。
  整個戰場上,站著的野狗,還有十八只,都是方源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。
  方源輕輕地吐出一口濁氣,感到心神有些微的疲憊。
  “犬王傳承每十輪,都是一個挑戰,難度會大漲數倍。這次我用二十七只野狗,犧牲了足足九只,抵抗住近六十頭野狗的圍攻,這才渡過此關。”
  平心而論,在這個過程中,還是有些小小驚險的。
  “三王都是魔道蠱師,魔道傳承向來酷烈,崇尚優勝劣汰的冰冷競爭的法則。這一輪下來,足以刷掉絕大部分想要偷雞摸狗的之輩。”
  三叉山上,有無數的正道蠱師、魔道蠱師。三王傳承的每次開啟,都會涌入大量的蠱師,想要進來碰運氣。
  但三王傳承,不管哪一道都極其嚴格。三王為了挑選出最適合的繼承者,布置的關卡難度都很高。
  三王當中,犬王是奴道蠱師,信王是煉道蠱師,爆王是炎道蠱師。他們挑選的傳人,自然也要這些流派。
  前十輪的難度,就足以無情地淘汰掉大部分的旁道蠱師。
  到第三十輪開始,不會存在旁道蠱師。
  到五十輪,能剩下來的都是此道精英、天才。
  到七十輪,剩下的都是底蘊深厚的強者。
  能沖到到九十輪,絕對是寥寥無幾,十個手指都能數得過來。
  尤其是九十到一百,這最后十輪,難度極大,難如天塹。就算是方源這種妖孽,也絕渡不過去。
  前世的三王傳承,持續了近十年。卷近了無數人物,魔道正道、英雄梟雄。
  現在三王傳承出現的時間,還不到一年,屬于大前期。大多數的人,最多能沖到十幾關,就已經很了不起了。
  到了中期,人們會沖到五十關左右,難以為繼,只好交流經驗,總結出許多規律。
  到了后期,多數讓人在七十到八十關徘徊。只有極少部分人在九十輪左右奮戰。這些人,大多都是五轉蠱師,他們的每一舉動,都能牽引眾人視線。
  而到了結束之時,甚至還出現了許多六轉蠱仙的神秘身影。
  方源對大部分,都記得很清楚。當然也有些模糊的地方,不過都是細枝末節。
  他對三王傳承了解甚深。
  他知道自己的實力,不管是哪一道傳承,絕闖不過九十輪。
  九十輪之后,都是五轉蠱師才有希望通過的關卡。
  方源心知肚明,他要修行到五轉,比較困難。十年是絕對不夠的。
  這不僅是因為,蠱師越到后期,修行越加困難。同時也是由于春秋蟬。
  在這個蠱仙福地當中,時光流速加快,更加劇了春秋蟬的痊愈速度。
  這對他來講,是個巨大的潛在威脅。
  天地偉力再次降下,方源視野一閃。
  再定睛一看時,他發現自己已經被挪移到另一處陌生的地方。
  和前十輪清晰的視野不同,現在他的眼前彌漫著濃郁的灰霧,不辨東南西北。
  除去六轉的春秋蟬外,其他所有的蠱蟲,都不能催動。
  十九只野狗,在他身邊圍繞著,不過此時就算是馭犬蠱,也只剩下若有若無的聯系。
  但方源并不驚惶,他清楚得很,從第十輪開始,傳承都會給每一個挑戰者選擇的權利。
  他靜靜地站立在原處,很快就分辨出來。
  在左手邊的迷霧深處,有一團橘黃色的光影,仿佛有人在打著燈籠。同時伴隨著一聲聲,比較響亮的犬吠。
  而在正前方,出現一個黑色的人影,若隱若現,似遠似近。
  在他的右手邊,灰霧的深處,則有一團藍色的電光在噼啪閃爍。
  “橘黃色的光,代表菊花秋田犬。這種狗比我手中的普通野狗,更加忠心團結,容易操縱,打出精妙的戰術配合。藍色的電光,則應該是電文狗。這類犬的奔跑速度,是普通野狗的兩倍。而黑色的人影,代表著接下來的對手,是一位其他蠱師。”方源思量著。
  這些都是犬王傳承,給他的提示。
  第一次進入其中的人,肯定兩眼摸瞎,只能試探著闖關,不能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一項。
  但方源心知肚明得很。
  不管是菊花秋田犬、電文狗,還是蠱師,都是挑戰,同時也都是機遇。
  方源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,便舍棄了左右方向,徑直地朝前走去。
  他越朝前走,前方的灰色的迷霧便越是稀薄,視野越清晰。同時,他對自己的十九只馭犬蠱的掌控聯系,也越來越強。
  而左右兩邊的灰霧,則更加濃厚。
  韓不留,站立著不動,靜靜地看著迷霧中,走出來一個人。
  韓不留已有四十八歲,正道蠱師,四轉中階修為,已經進入犬王傳承多次。
  因此他對犬王傳承,有不少的了解。此時看到方源在灰霧中,漸漸向自己走來的身影,他立時便知,這就是自己的對手。
  但他一點都不慌張。
  他是奴道蠱師,在犬王傳承中如魚得水。
  在這個特殊的環境當中,蠱師之前的積累,都不算數。只能用傳承中給予的蠱,進行戰斗。修為的高低差異,也急劇縮小。
  “這人真是不幸,居然碰上我。我要盡可能的,以最小損失,拿下此人。然后向第二十二關,發起沖擊。”
  韓不留對自己很有信心,他上一次沖到第二十一關。這樣的成績,在他的圈子里,已經是數一數二。甚至超越了許多四轉高階、巔峰的蠱師。
  方源踏出迷霧,目光黑幽,神情平淡如水。
  韓不留的瞳孔,卻猛地一縮,不由地流露出驚駭之色。
  “竟然是小獸王!”
  他心中頓時抽緊,一陣驚慌。
  方源雖然剛來三叉山不久,但是以初階修為連斬三位中階蠱師,可謂兇名廣播,身威赫赫。
  韓不留也是中階,但他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論戰力,并不如飛天虎等人。
  但很快,韓不留反應過來:“這里可不是外界,而是蠱仙福地!在這一輪中,敵我雙方都只能運用馭犬蠱。小獸王的那套蠱蟲,他用不了的!他走的是力道,這么年輕,怎么可能在奴道上有造詣?”
  韓不留的雙眼中冒出狂喜、貪婪的光,他在心中狂吼:“啊哈哈哈,這真是天賜良機!殺掉小獸王,我就能聲名大振。奪得他的蠱蟲,我能賣得無數元石!野狗們,給我沖!”
  正道傳承溫和,通常不會死人。有時候,就算是失敗了,也能有所收獲。
  但犬王傳承,卻是魔道傳承。
  在這里,可以殺人。死亡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  最關鍵的是,在這個蠱仙福地當中,蠱師本身的蠱蟲都運用不了。這就意味著,蠱師若死亡,都不能動用意念引爆自身的蠱蟲。
  三叉山的蠱師們,在爭斗中已經發現了這一點。
  這就導致,傳承中蠱師的傷亡數量暴漲!
  在外界,蠱師死亡前,會引爆自己的蠱蟲,不給敵人留下。從戰斗中獲得的收益很少。但在這里,蠱師死了,蠱蟲多會留下。這就誘使人犯罪!
  韓不留若殺了方源,方源一身的蠱蟲,幾乎都會遺留下來。這筆巨大的戰利品,讓韓不留殺機驟盛。
  在他的心念調動下,十一只野狗一齊向方源撲去。
  汪汪汪!
  它們一齊發出兇殘的叫聲,氣勢如虹。
  方源面色不變,待這些野狗沖到自己面前時,這才施施然一揮手。
  他的手輕輕一招,十九只野犬,從身后的迷霧中猛地竄出。
  “十九只?”韓不留震驚萬分,差點把眼珠子瞪掉下來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么多!”他心中充滿了疑惑。
  他自己本身是奴道蠱師,指揮野犬很有經驗,盡了最大努力,闖過第十輪,留下十一只野狗。
  而小獸王這個力道蠱師,怎么手中有十九只?
  比他韓不留,還要多整整八只!
  這是何等的奴道造詣!
  “不!這不可能!這絕對只是他走了狗屎運,不然哪會有這么多的野狗保留下來?接下來,才是真正的比拼。讓你瞧一瞧什么叫做奴道蠱師的指揮藝術!”
  韓不留鎮定心神,很快就充滿了斗志。
  在他看來,小獸王如此年輕,就算再怎么天才,也不可能同時在力道和奴道上,雙頭并進。
  “嗯?有破綻。”方源一直在注視著對手。
  看到韓不留神色變幻,他立即捕捉住這次稍縱即逝的戰機,果斷地調動最強勁的幾只野狗,組成沖鋒箭矢。
  下一刻,這只“箭矢”猛地沖散對方陣型。
  “不好!”韓不留心中警兆大響,連忙要調動野狗。
  但方源怎么會留給他機會,剩余的野狗形成兩道曼妙的弧線,一左一右包抄上去,將場面的控制權瞬間奪到自己手里!
  (ps:明天晚上八點有一更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