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49 菊花秋田犬

這是一場慘烈的廝殺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韓不留極力抵擋,努力想要扳回局面。但方源每次都看破他的打算,破析他的戰術,讓他每一次的反抗,都被鎮壓。每一次的努力,都無功而返。
  半個時辰后,場中只剩下八只野犬,都是方源所有。
  韓不留臉色慘白,滿臉大汗,頭昏腦漲地立在原地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他忽然跪倒在地上,向方源大聲的哀求道:“小獸王大人,求求你繞我一命吧!我會給你做牛做馬,來報答你的恩情。您是天才,是妖孽般的天才!我和你交戰,也是斗膽心寒迫不得已啊。您在奴道上的造詣,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。小獸王大人,從今以后,您就是我的主人了!”
  “哦,是這樣啊。但你要我如何相信你的誠意呢?除非你能主動的,被我種下奴隸蠱。”方源淡淡地笑著,同時指揮八只野狗,包圍住韓不留。
  韓不留臉色慌張:“大,大人,在這個蠱仙福地里,蠱師原有的蠱蟲都不能運用。再說,我也沒有奴隸蠱啊。”
  “那我就沒有辦法了。”方源冷酷地一揮手,八只野犬同時撲上。
  “方正大人!不要啊!”韓不留彈起身子,驚惶大叫,想要逃跑。
  但已經遲了,八只野狗牢牢地包圍住他,張開大口,尖銳的犬齒咬破他的身軀。
  韓不留發出凄厲的慘叫,發瘋似的甩臂,在地上打滾。
  毫無用處。
  就算他有類似冰肌、鐵骨、銅皮這類的防御,但在福地當中,這些都不好使,被削弱至無。
  “方正,我做鬼也不會繞過……你!”
  在慘烈的詛咒聲,哭號聲中,韓不留的皮肉被野犬撕扯掉,眼珠子被抓破,血液橫流,露出慘白的骨頭。
  方源靜靜的看著,直到韓不留徹底死亡,一動不動。
  他輕輕地揮手,八只野犬頓時停止了攻擊,朝兩旁退去,給方源讓出一條路來。
  它們的身上,都沾滿了猩紅的血跡。有的還在啃著韓不留的骨頭,有的爪子上殘留著韓不利的毛發、碎皮肉。
  韓不留的尸體,已經面目全非。
  不過腹部,在方源有意識的保護下,還很完好。
  方源將手掌貼在韓不留的腹部,心神探入空竅。
  這是標準的四轉中階的空竅。
  不過因為韓不留已經死了,所以他的空竅正在萎縮。
  被這個福地的法則壓制約束著,他所有的蠱蟲,都一動不動,靜靜地躺在淺淺的真元海中。
  足足有五只蠱,都是奴道方面的,其中四轉的有兩只。
  方源瀏覽了一下,將其盡數提取出來,然后輕松煉化,全部收入自己的空竅當中。
  整個過程,他都沒有調動春秋蟬。
  福地的法則,在這一刻卻沒有約束他,反而幫助他輕易地煉化這些蠱。
  犬王似乎鼓勵蠱師間相殺,魔道傳承的殘酷可見一斑。
  方源殺了韓不留,手中只剩下七只野狗。
  剛剛韓不留垂死掙扎的時候,殺死了一只傷勢最重的野犬。
  人在死亡的邊緣,往往能爆發出強烈的力量。
  方源看著這七只野狗,平靜的目光中,有著一絲遺憾。
  “只剩下七只野犬,并且都各個帶著傷勢。對于接下來闖關,難度自然就增大了不少。不過相對于收獲,區區十二只野狗的損失,絕對是微不足道的。”
  這些野狗,在外界的山林中也是隨處可見。
  能用十二只野狗,換來兩只四轉蠱,三只三轉蠱,這筆買賣太賺了。
  “三王傳承,不僅僅是傳承的寶物,同時進入福地的蠱師,都是一個個的移動寶藏!殺掉他們,奪得他們的蠱蟲,便能壯大自身!”天地偉力降臨,方源冷笑一聲,心中殺機漸漸充盈起來。
  迷霧再一次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  方源左右環顧。
  在正前方,是一道黑影,代表著蠱師敵人。
  在左手邊,是也是一團黑影,但是黑影的邊緣,是一蓬凸起的尖刺形狀。
  在右手邊,則是一團橘黃光影,和前一次相似。代表著菊花秋田犬。
  “我現在只有七只野狗,戰力不足,不能選擇蠱師作為敵手,風險太大。左手邊上,是刺猬犬,渾身長滿尖刺,攻擊能力是普通野狗的一倍多。右邊則是菊花秋田犬……”
  方源眼珠子一轉,便轉向右邊行去。
  刺猬犬雖然攻擊能力比較強,但要渡過此關,必定損失慘重。方源手中的七只野狗,各個帶傷,一旦被尖刺戳破內臟,就是死亡。
  方源有經驗,刺猬犬比較麻煩,沒有鐵甲犬、陰犬等在手中,能不遭遇就不要遭遇。
  這些寶貴的經驗,在傳承前期,蠱師們都是敝帚自珍,刻意隱藏。絕大多數人落到一個坑,吃了血虧,就巴不得其他人也掉進去一次。
  方源邁開腳步,眼前的迷霧越來越淡。
  在他腳畔,七只野犬步履蹣跚地跟隨著。
  它們一路跟隨方源殺來,都有傷勢。尤其是上一場和韓不留激戰,劇烈地消耗了它們的生命力和戰斗力。
  一只只的馭犬蠱,從半空中閃現出來,掉落到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當迷霧徹底消失,方源收獲了二十只馭犬蠱,都是一轉。
  馭犬蠱難以回收,它種在犬獸的魂魄當中。犬獸死亡之后,魂魄消散,馭犬蠱也就隨之消失了。
  就算蠱師在進入傳承之前,帶了許多一轉馭犬蠱,也不濟事。
  福地中的偉力,會將蠱師手中其余的馭犬蠱,都抽取掉,不會返還,只給蠱師留下一只。
  幾次下來后,蠱師們都學乖了。
  足足有五六十只菊花秋田犬,出現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這些犬獸,身上皮毛橘黃,像是橘子一樣的顏色。長長的雙耳垂下,遮蓋著耳洞。同時皮毛上,還有菊花似的花紋。
  它們的體型,和普通野犬相差不大,甚至還要矮小一些。
  但方源面色卻微微一變。
  菊花秋田犬天生善于配合,數量越多,越是強悍。而且他出現的位置,也極為不好。處在平地當中,沒有地形可以依靠作戰。靠著區區七只野犬,很容易就被包圍侵吞。到最后,方源的下場,比韓不留好不了哪里去。
  “必須盡快趕往那處山丘!”緊緊只是一個呼吸的功夫,方源就看清楚了地形,一絲猶豫也沒有,向著那處山丘奔去。
  他跑出五步之后,菊花秋田犬也發現了他。
  嗚嗚嗚……
  它們發出悠長的嗚咽之音,無數的菊花秋田犬仰起脖子,相互呼應。
  一時間,附近所有的菊花秋田犬都自發地結合到了一處,然后匯成河流一般的攻勢,向方源殺去。
  這樣的情景,若是擱在野犬,或者電文犬、刺猬犬的身上,絕對不會發生。除非有犬王指揮。
  但菊花秋田犬的團結意識很強,在沒有犬王的調度下,仍舊能展開集體沖鋒。
  這和單打獨斗,完全是兩個概念。
  方源險而又險地沖到山丘上去,幾乎下一秒,菊花秋田犬群就包圍了上來。
  方源后退,背靠著一處崖壁防守。
  菊花秋田犬稍稍停頓了一下,便發動了一波沖鋒。
  由于地面狹小,犬群每次出動,最多只能同出十五只。
  方源連忙調動七只野犬,向前抵抗。
  雙方激戰成一團,方源憑借精妙的操控,頑強抵抗。
  同時,他手臂一揮,瞅準時機,甩出五只馭犬蠱。
  一下子,他手中多出一批生力軍!五只健康狀態的菊花秋田犬,臨陣倒戈,加入到方源的麾下,導致局勢立轉。
  原本十五對七,現在成了十對十二,方源占據了優勢。
  同伴轉變成敵人,讓犬群一陣驚疑慌亂。方源趁亂發動進攻,殺了六只菊花秋田犬,將剩余的四只打退。
  他原本可以完全吃下十只菊花秋田犬,四只菊花秋田犬是他故意放走的。
  方源經驗豐富,還不止這一點。
  他有二十只馭犬蠱,但并不直接一起用掉,而是分批次使用。
  這個地形,限制了參戰的犬獸數量。同時,犬獸越少,越能發揮出方源精妙的操縱能力。
  犬獸多了,固然勢眾,但分心下來,精妙的操縱也就少了。
  菊花秋田犬群,向方源的防御圈,發動了一**的沖擊。
  方源精心算計,每一次使用馭犬蠱,都拿捏得恰到好處,用在最關鍵的地方。他不僅僅局限于選取狀態最健康的菊花秋田犬,而是主要打亂菊花秋田犬的陣勢。
  這樣的收益,看似不明顯,但積累下來,反而更多。
  菊花秋田犬群先后發動了近十波沖擊,每次都被方源打退。
  當方源手中只剩下三只馭犬蠱的時候,剩下的十多只菊花秋田犬潰散而逃。
  這些菊花秋田犬都受了傷,先前被方源刻意放走,避免了它們垂死之前的瘋狂反攻。
  現在它們都被打怕了,選擇了撤退。
  “到底還是沒有犬王的領導,否則不會這么輕易的逃走。”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沒有選擇追擊。
  這一仗下來,他原先的七只野犬,還剩下三只,不過卻新增了十六只菊花秋田犬。
  在方源精妙的操縱下,將傷害平均分攤到這些犬獸身上。雖然這些犬獸各個帶傷,但仍舊保留了戰力,讓方源上一輪損失慘重的戰力,得到了極大的恢復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