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52 一心多用蠱

兩支狗群相互對峙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方源這邊,以藍色的電文狗群位置,輔以灰色的刺猬犬,橘黃色的菊花秋田犬等。而鐵甲狗群那邊,則是一片沉重的黑色。
  方源將大電文狗調到前線,手輕輕一揮,狗群便分出前鋒,首先發動了攻擊。
  大鐵甲狗汪了一聲,看到大電文狗出現,也動身下場。
  它身邊的鐵甲狗群,緊緊地跟隨著它。黑壓壓的一片,好像是一團烏云,從山丘上飛下來,氣勢迫人。
  狗群撞擊在一起,方源的前鋒數量有限,立即被龐大的鐵家狗群吞沒。
  但由于有大電文狗的存在,鐵甲狗群一時間也吃不下這塊硬骨頭。
  大電文狗到底是百獸王,在狗群的圍攻中,左沖右突,十分勇悍。普通的鐵家狗,根本就不是它的對手。
  汪!
  大鐵甲狗站了出來,終于遏制住大電文狗的兇猛沖勢。
  到底還是百獸王,才能遏制住百獸王。
  激烈的交戰中,大電文狗漸漸不支。它畢竟剛剛經歷了一場戰斗,身上本就帶著傷勢,戰力并不完整。再加上它的優勢,本來就是速度,如今和擅長防御的大鐵甲狗硬拼,自然就落入下風。
  方源瞧到此處,將身邊的犬群派遣上去。
  新的生力軍,宛若一道激流,沖入戰場,帶來一片混亂。
  但對方可是鐵甲狗,防御出色,最擅長打這樣的戰斗。
  方源雖然派遣出了大軍,手中只留下少許犬獸護衛自己的安全,但仍舊難以改變戰局。
  不管是百獸王之間,還是狗群之間的戰斗,他都陷入下風。
  但方源一點都不著急。
  事實上,這正是他一心想要營造出來的結果。
  他在等。
  等待那個能克制鐵甲狗群的武器出現。
  汪!
  大電文狗抵擋不住大鐵甲狗的攻勢,忽然大叫一聲,張口吐出一口藍色漿水。
  二轉的電漿蠱!
  “就是這個。”方源雙眼中精芒一閃,嘴角陡地上翹起來。
  鐵甲狗群都匯集在狗王的身邊,一邊圍攻大電文狗,另一邊又遭受著外側方源的犬獸擠壓,因此陣型特別密集,簡直形成了一片黑色鐵桶陣。
  藍色的電漿,落在地上,噴灑了一片。
  大量被電漿覆蓋的鐵甲狗,霎時間渾身顫抖,發出哀嚎。戰斗力暴降不說,整個狗群的陣勢運轉也遭受到了極大的阻礙。
  鐵甲狗并非浪得虛名,本身皮甲蘊含金屬鐵質。鐵質賦予它們遠超同類的防御力,但同時對于雷電打擊,更加難以抵擋。
  電漿蠱的打擊力,并不厲害。但若用在鐵甲狗的身上,卻是相當可觀。
  大電文狗連連噴吐,電漿一片片覆蓋在戰場上,極大地削弱了鐵甲狗群的戰力。
  原本堅固如鐵桶的陣勢,在電漿蠱的作用下,倏地變得虛弱不堪。
  方源看準戰機,狂催狗群撲上。狗群在外面,和中心的大電文狗相互呼應,爆發出強大的殺傷力。
  若從高空俯瞰,就能看到,地面上原本一大片的黑色,首先被一片片的藍色覆蓋污染,隨后被周圍的雜色迅速侵吞。
  黑色越來越少,藍色、黃色、灰色則表現得堅挺,剩得越來越多。
  戰場局勢說變就變。很快,方源扳回局勢,斬殺了絕大多數的鐵甲狗,將大鐵甲狗圍在中央。
  感受到自身的危機,寄生在大鐵甲狗身上的蠱蟲,也開始爆發。
  大鐵甲狗變得更有力氣,同時身上還凸出了許多黑色的尖刺。
  一炷香之后,大鐵甲狗被大電文狗咬斷咽喉,不甘地倒了下去。血流滿地,再也沒有爬起。
  戰斗結束了。
  寄生在大鐵甲狗身上的兩只蠱,一只被戰斗的余波摧毀,另一只則遙遙飛走。
  方源臉色有些陰沉,為了斬殺這只百獸王,他也付出了巨大代價。整個狗群,剩下不到一半,對于接下來的闖關之路,已經是岌岌可危。
  到了二十輪之后,就會出現獸王。
  有了獸王,犬獸會表現出更加強大的戰斗力。同時,獸王本身也是巨大威脅。
  獸王身上的蠱蟲越多,威能越強,對于闖關的蠱師來講,就越是糟糕。
  方源這次的運氣不好,遭遇到的大鐵甲狗,擁有兩只蠱。尤其是其中一只蠱,令其攻守兼備,導致方源損失很大。
  闖蕩三王傳承,也要看個人的運氣。
  鐵甲狗群,已經是方源此次的最佳選擇。但方源的運氣稍微差了一些。
  一只二轉的馭犬蠱,從天而降,作為獎賞落到方源的手里。
  方源沒有動用春秋蟬,在天地偉力的幫助下,頃刻間就煉化了此蠱。
  “這只蠱將是我下一輪闖關的關鍵。”帶著這樣的覺悟,方源漫步在迷霧當中。
  前方,左邊,右邊,都有光影閃動著。分別是:數量眾多的腐尸犬群,一定量的陰犬群,數量巨大的鬣狗群!
  方源目光閃爍著,仔細分辨。
  這次他實力有限,選擇對手很重要,要盡量撿軟柿子捏。但也不能忘了過關后的獎勵。
  “若能擊潰腐尸犬群,就能得到一只白銀舍利蠱。殺掉陰犬,獎勵便是一心二用蠱……”
  白銀舍利蠱對于方源來講,沒有用處。到他這種層次,只有黃金舍利蠱才有吸引力。
  可惜的是,黃金舍利蠱即便在商家城,也要受到管制。
  四轉的蠱師,已經是凡俗蠱師界里的高手。一只黃金舍利蠱,就能影響甚至改變,四轉蠱師之間的戰力差異。
  市場上,白銀舍利蠱流通著,黃金舍利蠱則非常稀有,常常被嚴格地控制在手里。
  方源知道,類似商家這等超級家族,肯定有不少的黃金舍利蠱的存貨。但他就算是有紫荊令牌,也買不到。
  商燕飛將這些黃金舍利蠱,都捏在自己的手心里,就是不流到市面上去。
  這是一個隱形的誘惑。
  方源若是真心投誠商家,黃金舍利蠱必定就是一種獎賞手段。
  商燕飛的精明,不是普通人能比的。方源不想為了一只黃金舍利蠱,和他斗智斗力,分散了自己的精力。
  “三王傳承中,就有黃金舍利蠱。不過是在四十輪之后了。我若能僥幸得到一只,局面將大為改善。”
  方源對黃金舍利蠱也有需求,也有渴望。
  但他清楚得很,能否得到黃金舍利蠱,還得看自身的運道。
  這點不可強求。
  而至于一心兩用蠱,能令蠱師的心神輕而易舉地分成兩份,對指揮蟲獸大軍,極為方便。
  方源本身已經能做到一心四用,若再增加這只蠱,就能做到一心六用。
  “一心二用蠱,還只是二轉蠱。再往上,還有一心三用,一心四用,一心五用蠱等等。一心多用蠱,乃是奴道蠱師的必備之蠱。嗯,等等……這是?”
  方源看到右手邊的光影變化,規模龐大的鬣狗群消失之后,顯現出來的是一塊銅牌。
  正常的得勝獎勵,是一只奴道的蠱。
  但這邊的獎勵卻有些特殊,是一塊不起眼的銅牌。
  銅牌很明顯是粗制濫造,外形都不齊整,好像是被人用一只手隨意捏成的。銅牌表面,繪有三叉山的圖案,但這圖案線條簡陋,組合粗丑,充滿了匆促敷衍的意味。讓人一看,就知道當初制造這塊令牌的人,非常的不用心,馬虎又隨意。
  但方源看到這塊令牌,卻是雙眼發亮。
  “這是犬王通行令!”他立即將什么白銀舍利蠱、一心二用蠱都拋之腦后。
  “碰到這塊通行令,真是運氣。我一定要將其得到手!”方源心中的意念堅定無比,非得將這塊令牌得到手不可。
  這銅牌看似毫無價值,事實上卻是最好物品之一。
  現在,大眾還未意識到它的珍貴。但方源清楚的記得,在前世三王傳承的后期,這樣的銅牌價格高達一只四轉蠱!
  “只是這鬣狗群規模巨大,關鍵還有兩只狗王。我若選擇右邊,必定冒很大風險。理想的計劃,是利用二轉馭犬蠱,在戰斗中降服一只大鬣狗。但就算如此,這場大戰就算獲勝,我也必定是慘勝,再無力前行下一輪。”
  方源對自己的實力,有著非常清晰的認知。
  經驗豐富的好處,就在于此。可以讓方源明白,一次選擇的利弊和影響。
  方源思考了一下,決定冒一次險。
  既然走魔道,就是要冒險,劍走偏鋒,獲取最大的利益。做了任何選擇之后,就絕不后悔。這才是快意人生!
  兩個時辰之后。
  慘烈的大戰,徐徐落下帷幕。
  山丘上下,盡是狗尸。鮮血橫流,殘肢遍地。
  方源站在山丘上,身上也負了傷。在這個蠱仙福地里,他原本的蠱都動用不了,顯得異常脆弱。
  “但終究是得勝了……”方源望著腳步,只剩下的十幾只犬獸,微微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手中犬獸幾乎喪盡,在這等殘酷的魔道傳承中,根本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希望了。
  但方源心中還抱有一絲僥幸。
  天地偉力降下,將他再次挪移到迷霧之中。
  “如果能碰到白凝冰,借助她的力量,我就能繼續下去。”但方源失望了。
  三個方向,各有龐大的犬群。若是沒有通行令牌,方源就是必死之局。
  他取出剛剛到手的通行令。
  將銅牌握在手中,然后咬破舌尖,噴上一口舌尖血。
  血跡沾染在銅牌上,方源又開口,對著令牌輕輕地叫了一聲——“汪。”
  令牌瞬間光芒大放,虛空破碎,將方源吸攝進去。
  寂靜的迷霧中,再無他的身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