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53 隨手殺了

山風徐徐吹來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在三叉山的山腰,一個不起眼的竹林中,忽然空間破碎,光芒綻放。
  光影一閃即逝,在空無一物的草叢中,現出一人。
  這位少年黑發黑眸,臉色平靜,手中捏著一塊令牌,正是方源。
  “從犬王傳承中出來了……”方源只覺得眼前一花,下一刻就置身在陌生地點。
  他目光一掃,確定周圍沒有危險,而他自己正處在三叉山的某處山腰上。
  據他初步估計,現在自己的位置就在三叉山的北面,而他曾經和白凝冰一起占據的山洞,則在東南方向上。
  他抬頭仰望山巔。
  三叉山獨有的三個峰巔,傲立在云端,宛若三個比肩的槍尖。
  山峰上的光柱,已經漸漸萎縮。
  黃色的光柱,代表犬王傳承的門扉。藍色的光柱,則是信王,紅色光柱通往爆王傳承。
  光柱現在的大小,和方源剛剛進去相比,已經縮小了一半左右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進入傳承的蠱師越多,光柱就會變得越小。直到徹底消失,到那時,三位傳承的門戶也就關閉了。
  再等待一段時間之后,光柱又會重新開啟,引起另一輪的腥風血雨。
  方源又低頭,看了看手中的令牌。
  這塊難看的犬王令牌表面,已經新添了幾道深深的裂紋。
  方源也不意外。
  犬王通行令牌,最多只能用三次。三次之后,令牌就會徹底化為碎塊,再無用處。
  不過三次脫離的機會,已經彌足珍貴。這不僅是活命的良機,更重要的是,蠱師有了心理優勢,可以做出更加自由的選擇。
  方源將這塊通行令牌收拾妥帖,便趕往前不久居住的山洞。
  “啊,是方正!”
  “小獸王終于出現了……”
  一路上,方源碰到許多蠱師,不管是正道,還是魔道,都拿古怪驚異的目光盯著他。
  “出了什么事情?”方源皺起眉頭,敏銳地察覺到似乎有什么要緊的事情發生了。
  半途中,他隨手捉來一人拷問。
  原來,白凝冰在犬王傳承中,殺了一位鐵家蠱師。出了傳承之后,她立即就被鐵家發覺此事。
  鐵家蠱師包圍了山洞,將白凝冰圍困住。
  四位三轉巔峰的蠱師同時出手,運用鐵柜蠱,將附近的地域封住。
  白凝冰突圍不成,如今正被鐵家蠱師車輪戰攻打。
  “小獸王大人,這個事情最近鬧得很大,整個三叉山都知道了。這已經不是個人的私怨,而是象征著正道和我們魔道的爭斗!其實大家都在盼著您呢。大人,您一出手,那鐵家的蠱師根本抵擋不住。您是我們魔道的天才,我們魔道的旗幟!大人,小人什么話都說了,小人可以走了嗎?”那個被方源抓住的倒霉蛋,哭泣著哀求道。
  “竟然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……”方源一手提著倒霉蛋的衣領,眉頭微微皺起。
  這個消息,雖然乍聽之下,讓人吃驚。但并不出方源的意料。
  要闖三王傳承,自然就會有沖突。
  這是魔道傳承,彼此競爭極為殘酷。有時候就算是有心退讓,也不能夠。
  “鐵家有鐵銹花蠱,此蠱中在鐵家蠱師的魂魄當中。誰殺了鐵家人,誰就沾染上這種無形的香氣。白凝冰被發現,也不意外。”方源點點頭,口中喃喃。
  “大人,您真是博聞廣識,說的對極了。您不知道,這些天您沒有出現,整個三叉山上都議論紛紛,說您膽小怕事,碰到超級家族鐵家就當縮頭烏龜了。您是什么樣的人,我還不清楚嗎?小人最佩服的就是大人您,您一到三叉山,就殺暴君,斬費立,收拾飛天虎。您的威名誰人不知,誰人不曉?您一定有什么原因,不值得和外人說。現在您一出馬,那鐵家還不屁滾尿流的跪下來,哀求大人您放他們一馬?”
  方源手力很大,抓著這倒霉蠱師的衣領,令他呼吸不暢,臉都成了醬紫色。
  但是這個蠱師,為了活命,滔滔不絕,馬屁連連,發揮出了巨大的生命潛力。
  方源聽了他的話,陷入沉思,半晌這才緩緩地道:“你說的不錯。”
  手頭便松了勁。
  這位三轉蠱師的臉上,頓時涌現出大喜之色:“大人是什么樣的人物,明眼人都清楚的很!絕對是大英雄,大豪杰,那些污蔑大人的,都是王八蛋,狗眼都瞎了!大人,小的一直都在支持您,還和別人發生過口角……”
  “呵呵。”
  但就在這時,方源忽然冷笑一聲。
  他的手閃電般出動,如鷹爪般猛力出擊,一下子捏住這位二轉蠱師的脖頸。
  咔吧。
  蠱師的雙眼倏地睜大,脖子處的脊椎被方源徹底捏碎,命喪當場。
  嘶……
  看到這一幕,在暗中隱藏身形,一直觀看著的蠱師們,都不由地倒吸一口冷氣。
  方源本來就是風云人物,因為白凝冰的事情,如今一出現,行跡就泄露,一舉一動多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。
  方源殺了此人,立即搜他的身。
  可惜不管是他的身上,還是空竅當中,蠱蟲都自我銷毀了。
  方源出手閃電一般,但哪里快得過一個人的念頭?
  一個人動一個念頭,速度之快,簡直是電光火石,連眨眼時間的百分之一都沒有。
  要在外界,和蠱師對戰而取得蠱蟲戰利品,這幾率是相當低的。不像在三王傳承中,有天地偉力壓制著,一到五轉的蠱蟲根本自毀不了。
  看著方源嫻熟至極的搜身手法,暗中關注的諸多蠱師心中寒意,不由地又加深一層。
  “這么熟練的手法,他該是殺了多少人吶?”
  “方正連二轉的蠱蟲都不放過,他明明已經四轉了。可見他何等貪婪成性!”
  “方正嗜殺至極!那蠱師分明已經求饒,根本就沒有威脅,他卻仍舊不放過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你們看夠了沒有?看夠了就滾!”方源昂首戰立,虎目四掃,低聲大喝。
  旋即,茂盛的草叢里,密集的樹叢中,山溪中,土石底下,都冒出人影。
  這些人影,飛速地向外撤退,幾個眨眼,就消失不見了。
  方源的周圍又恢復了平靜。很難想象,剛剛居然有這么多人潛伏著。
  方源如今兇名赫赫,連斬三位四轉中階的魔道蠱師,行事不擇手段,卑鄙冷血,又兇殘嗜殺。這些人都被方源簡單的一句話,嚇破了膽,不敢在方源面前晃悠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又舉目四望了一圈,這才施施然離開此地。
  但他知道,暗中肯定還有監視。
  被他嚇走的,都是小魚小蝦。剩下來的,必定有獨到的本身,有自信的本錢。
  方源也不管他們,大搖大擺地離開此地。
  事實上,他現在雖然戰力出眾,但偵察方面卻是他的一個短板。況且這些暗中跟蹤偷窺的蠱師,必定也同時擅長速度。方源就算發現,僅以他手中的橫沖直撞蠱,追殺也很困難。
  “他要去哪里?這個方向,根本就不是白凝冰被困的地方啊。”
  “他是發現我了嗎?剛剛他一眼掃過來,我的心都漏跳一拍……”
  “小獸王是怕了嗎?等等,這個山洞貌似是李閑的居所啊?”
  這些蠱師一路上小心翼翼地跟著方源,看到方源在一處山洞口停下,都暗暗驚詫。
  小獸王的搭檔,形影不離的白煞白凝冰被困,但小獸王似乎一點都不著急。反而走到李閑的住處來。
  這李閑,乃是魔道蠱師,四轉高階修為。生性狡詐,從未吃虧,是麻煩人物。小獸王難道是看李閑不爽,來找他的麻煩嗎?
  吊在方源身后的蠱師們,都在心中暗暗猜測。
  方源的到來,立即吸引了李閑的注意。
  李閑早就在山洞附近,布置下偵察手段。
  “小獸王大人,真是稀客!您來我李某人這里,不知道有何貴干呢?”李閑主動出迎,站在方源面前,距離有二十步,就停下來抱拳行禮。
  他不敢靠得方源太近。
  方源就是個喜怒無常的暴徒,李閑這個奸商面對他,心中也有惴惴不安的情緒。
  方源的到來,出乎了他的意料。誰知道方源這個瘋子,狡詐無恥的家伙,下一刻會做出什么舉動來?
  因此李閑面容和善,堆著笑意,但心中早已經打起十二分的警惕。
  “我來找你,當然是要做交易。怎么,你不請我進去坐坐?”方源淡淡一笑,目光幽幽。
  “既是客人,那我李某人自然歡迎。請進,請進。”李閑目光一閃,讓出道路來,讓方源先走。
  方源大搖大擺地走到他的身邊,看了一眼李閑。
  李閑笑了笑,邁步和方源并肩走進山洞。
  “他們倆個進去了!”
  “我不能再追蹤了,這洞口附近到處都是偵察蠱。我一旦擅闖,一定會被李閑視為敵人的。”
  “小獸王真的是要做交易嗎?我怎么感覺,李閑這次要倒霉?”
  “我仿佛已經預見到,待會有雷霆般的爆炸,地動山搖,兩個人打出來情景了。”
  “李閑可是四轉高階,底牌肯定有很多。要打起來的話,必定是一場龍爭虎斗!”
  山洞外,一眾蠱師只能止步,對黑森森的洞口翹首以盼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