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55 古銅皮蠱

深紫色的氣罩猶如高塔,將方圓百丈的地域死死罩住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氣罩并不完全隔絕視線,在罩外不知有多少雙眼睛,隱藏在暗處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乖乖地束手就擒吧。你在這里,是插翅難飛!”鐵家四老各占據東南西北四方,將白凝冰圍在中央。
  白凝冰盤坐在一塊巨石上,雙手拿捏著元石,補充著真元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不要抱幻想了。你殺了我們鐵家的人,還想逃脫?哼。”鐵家四老各個目光沉凝,緊緊地盯著白凝冰,包圍十分森嚴。
  白凝冰瞇著的雙眼緩緩睜開,藍眸中一片沉靜,語氣冰一般冷漠:“鐵家四老,你們說再多又有什么用?想要擒殺我,盡管放馬過來。我白凝冰就算死在你們手上,也一定會拉幾個墊背的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她又繼續道:“一直維持著這個氣罩,耗費你們不少的真元吧?呵呵,我知道四位擅長合擊戰術,而我只是四轉初階罷了。但請你們相信一點,你們若殺了我,就算不死,也定會重傷。萬一我那同伴出現,你們又當如何呢?”
  “你……”鐵家四老為之氣結。
  白凝冰的話,雖然借了方源的勢,但卻正中他們的軟肋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休要嘴硬。來來來,就由我來會會你吧。”鐵家四老之一,站了出來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白凝冰輕聲而笑,施施然站起身來應戰。她銀發雪衣,夭矯不群,縱然身陷囹圄,卻仍舊云淡風輕,有一股將生死置之度外的瀟灑氣度。
  雙方交戰在一塊,氣罩中頓時飛沙走石,雪光四溢,金鐵交擊。
  遠處低矮山峰上,站著一群商家的蠱師。
  “車輪戰又開始了,這個白凝冰不愧是在演武場出名的人物。能夠抵抗得住四位四轉中階蠱師的輪番攻打,不簡單!”其中一人感嘆道。
  “白凝冰有出色的戰斗天賦,的確很強。但另一個原因,也是鐵家四老不敢動用全力。”有人分析。
  “不錯。鐵家四老心有顧忌,害怕被白凝冰臨死反撲。他們擅長合擊戰法,但獨個的戰力并沒有同等修為的蠱師厲害。一旦缺少一位成員,整體實力就會暴降,難以爭奪三王傳承了。”
  “我現在擔憂的是,白凝冰手中擁有紫荊令牌。一旦她亮出來,我們要不要出手?”
  “暫時不要出手。我已經傳信回去,家族已經派遣了強援。易火家老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!”
  聽到這個消息,商家的蠱師們都精神一振。
  易火并非是尋常蠱師,而是商家五大家老之一,有四轉巔峰的修為!他是商燕飛的得力干將,被派遣過來,一定會改變整個三叉山的局勢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想不到事情發展成這樣。白凝冰若是被鐵家殺掉,商家那邊的買賣可就要泡湯了。”一處草叢中,孟土目光炯炯,盯著氣罩中的戰斗,語氣擔憂。
  他正當壯年,和搭檔焦黃同為三轉巔峰的蠱師。
  這兩人乃是魔道中著名的暗殺組合,當年連四轉中階的正道蠱師蕭福祿,都命喪在他們的手中。
  他們接到商家方面的承諾,若是能殺掉方白二人,就允許他們倆投靠商家。
  他們已經在火炭山上動過手,但引來的熔巖鱷群并沒有給方白二人,帶來多大的麻煩。
  兩人并不死心,跟隨方白二人來到三叉山,一直等待著機會。
  “唉……這能有什么辦法?我們擅長暗殺,卻不擅長強攻。大庭廣眾之下動手,成功的可能性太低了。白凝冰若死,我們也沒有辦法。這場買賣,我們只能盡人事聽天命!”老者焦黃嘆息一聲道。
  “是啊,這暗中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呢。說不定我們還為潛行接近,在半路上就被人發覺了。”孟土無力地附和一聲。
  他們是暗殺蠱師,講究潛伏,不出手則已,一出手就要一擊致命。在出手之前,他們要經過精心的算計,大量的準備,然后厚積薄發。
  如果成功的可能性太低,他們絕不會出手,寧愿放棄買賣。
  這也是他們混跡魔道這么長時間,卻仍舊活著的原因。
  每個出名的蠱師,都有自己獨到的生存之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嘿嘿嘿……這下鐵家四個老頭尷尬了。”李閑站在氣罩前,看著里面的打斗,眼睛瞇起來,充滿了幸災樂禍的笑意。
  雖然這里,已經成了三叉山的目光聚焦點,但李閑卻一點都不在意。
  他十分自信,自己絕不會暴露在眾人視線當中。
  這份自信來自于他手中的五轉蠱蟲——匿跡隱形蠱!
  蠱蟲到了五轉,就變得稀有。很多五轉蠱師,多年以來,手中甚至只有一兩只五轉蠱蟲。
  匿跡隱形蠱,只有五轉的特定偵察蠱,才能窺破。但現在三王傳承還才開啟不久,連中段還未有人突破,還不至于引得那些五轉蠱師出動。
  李閑也有他的機緣奇遇,在四轉的時候,就擁有了稀缺的五轉蠱。
  “這個鐵柜蠱秘方,乃是鐵家的煉道大師鐵一般研煉出來。原本的用意,是想研煉出一種堅固保險的存儲蠱。首次研煉出來之后,就給鐵血冷試用。結果神捕拿它用來捉人,十分耐用。若在輔以化氣蠱的話,效果奇好。從此之后,鐵柜蠱就成為了鐵家捉拿魔道蠱師的得力手段。”
  “嘿嘿……但現在,鐵家四老要維持這鐵柜蠱和化氣蠱,根本無法展開四人合擊。若是四人一起出手,這紫色氣罩就會消失。沒有阻礙,把白凝冰放跑了,這面子可就丟大發了。哈哈哈,有趣有趣。鐵家四老是騎虎難下了。”
  李閑看到了一場好戲,嘴角忍不住上翹起來。
  但當他想到一個人時,笑意卻又緩緩消散。
  “小獸王他竟然是沒有過來救援!他究竟是看出了此番局面的微妙?還是冷血無情到這樣的地步,直接放棄掉白凝冰了?不管是哪一種,都足以說明此人的可怕……我還是將那只蠱,送到他的手中好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只蠱,交到了方源的手上。
  它形似臭蟲,又扁又寬,頭很小,身體呈現橢圓形狀。通體都黃橙橙的,散發著銅一樣的金屬光澤。
  人們將其稱之為“古銅皮蠱”。
  銅皮蠱從一轉到三轉都有。但若晉升到四轉,就是古銅皮蠱,防御力比三轉的銅皮蠱要更加強大。
  “李閑,你不愧是魔道中遠近聞名的商人。這么快就能拿出古銅皮蠱,讓我感覺和你做交易,的確是正確的選擇。我這里沒有茶,請喝酒吧。”
  方源語氣客氣,面容和善,招待李閑,并為他倒酒。
  “哪里,哪里。能和小獸王大人做買賣,也是我的榮幸。”李閑表現得十分謙虛,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。
  兩人交談了幾句之后,氣氛十分融洽。
  若讓不知情的外人看到,都會覺得這二人和善文雅,哪里會想到這兩人皆是腹黑狠辣的魔道蠱師?
  “李閑,你不必這么客氣,直接叫我方正就可以了。我這里先交給你五萬元石,算是接下來的訂金。”方源取出元老蠱,大手一揮,就調出五萬元石出去。
  元老蠱形如水晶球,里面貯存的元石越多,球中云翳老人就越是和善。
  李閑看著云翳老人笑開花的臉,心中對方源的評價不禁又更高一籌。
  “有件事情,還要勞煩李閑你出手。”方源忽道。
  李閑目光一閃,連忙道:“請講。”
  方源便將李閑帶到山洞深處,指著一個石缸:“我做了一個石缸,卻沒有火類蠱。請李閑你幫忙,把這些銅塊燒成汁水,裝在石缸里。”
  李閑松了一口氣,笑道:“剛巧手中有批火系蠱。此事容易,舉手之勞。”
  山洞里溫度飛速上升。
  片刻之后,李閑就將這些銅塊燒成金屬汁液,幾乎裝滿了石缸。
  方源又取出火炭,堆在石缸下,為其保溫。
  然后在李閑驚駭的目光中,他輕輕一躍,便跳入缸中。
  滾燙的銅水,哧啦一聲,瞬間將他的衣服燒爛。方源全身都浸泡在銅水里,只剩下腦袋露在外面。
  “小,小獸王大人,您這是為何?!”李閑此刻都能聞到烤肉的味道了。
  方源一面催動空竅中的古銅皮蠱,一面咬著牙笑道:“李閑你不知道嗎?使用這古銅皮蠱有個竅門,便是配合銅汁,能加快三成的速度呢。”
  古銅皮蠱要催動一段時日,才能把蠱師的渾身肌膚養成古銅皮。若配合銅汁澆身,則會縮短時間。這點李閑也早有耳聞,但他沒有想到這點。
  為方源準備這些東西的時候,他還一直以為這是煉蠱的輔料。
  皆因此種方法,最是痛苦殘酷不過。
  蠱師須得皮膚接觸炙熱滾燙的銅汁,而不能用其他任何的防御手段。除非是變態的自虐狂,才會選擇這種方法吧。
  但小獸王是自虐狂嗎?
  回去的路上,李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,導致他都有些失魂落魄。
  與此同時,還有一個人,也在念叨著方源。
  “方源,你怎么還不出現?”白凝冰盤坐在地上,雙眼半瞇半睜,隱隱有種不妙的感覺。
  “我和他動用過毒誓蠱,他絕不敢見死不救。但他現在還未出現,難道還留在傳承里頭,或者遇到了什么麻煩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