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57 身上有毛的人

五天之后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三叉山上三道光柱,直插天際,貫入云霄。
  紅色光柱,灼熱如火,正是爆王傳承。黃色光柱,璀璨耀眼,乃是犬王傳承。藍色光柱,夭矯魅艷,是信王傳承。
  時隔數月,三王傳承再度開啟。
  易火望著山巔上的這三道光柱,劍眉下的虎目閃爍著幽幽的光輝。
  “這就是三王傳承么?果然有驚天動地的氣魄!只要我在此立下大功,就能真正的投靠商家,改名為商,成為商家的一份子。”
  此時,在他的心中,有一股激情澎湃著。
  “哼,這個小獸王有點不知好歹,居然屢次拒絕我。不過,他似乎知道一些有關三王傳承的隱秘。如果能把他收入麾下,對于我掌控三叉山,將大有幫助。”
  易火不禁想起方源。
  易火是商家五大家老之一,手中自有情報渠道。他早就知道,當初方源在商家城,靠著知曉三王傳承的秘密,大賺了一筆錢財。
  除此之外,方源本身戰力出眾,有四轉中階的戰斗力。
  再者,白凝冰向來和小獸王同進同退,招攬了其中一人,自然也就順勢得到另外一人。
  所以,易火這才遷就方源,展現出十足的誠意,要來打動方源。
  但方源不知好歹,三番五次拒絕。
  易火也不由地漸生惱怒之感:“等我這次從三王傳承中出來,就來拿捏這個小獸王,讓他知道不是對什么人都可以待價而沽的!不過,現在……還是將這幾個礙事的家伙壓下去。”
  易火收回散漫的思緒,將目光轉向遠處周遭的幾個人身上。
  “粉蝶郎君”孔日天!
  “曾把蒼穹染碧空”龍青天!
  武家家老武神通!
  翼家家老翼沖!
  這四個人,都是四轉巔峰的蠱師強者。每一次傳承開啟,都要先切磋比斗一番。
  如今這次也不例外!
  “哈哈哈,爆王傳承我預定了。誰敢和我爭鋒?”易火仰頭大笑三聲,笑聲狂放豪邁。他雙手懷抱在胸,虎目放光,掃視這四人。
  他是炎道蠱師,爆王也是同一流派。爆王傳承自然便是他最佳的選擇。
  “火燎原……”武神通瞇起雙眼,口中喃喃,忌憚著易火的威名。
  易火是商家五大干將之一,火燎原的名頭,強勁鼎盛!就算是武神通也不得不承認,自己要弱易火一籌。
  “哼,我來會會你!”孔日天冷哼一聲,全身猛地一爆,竟然化為一只只鳳翅金蝶。
  金蝶成百上千,鋒銳如刀的蝶翼,向易火籠罩過去。
  “火燎原,最近幾年你很出風頭嘛。”龍青天也陰測測地笑著,單掌一推。
  刷的一聲。
  一只青綠色的光掌,掌上毒煙繚繞,破開虛空,直朝易火的臉孔拍去。
  “我也來領教一下。”那邊,翼沖嘿了一聲,也猛地出手。
  嘩!
  碧水浪潮憑空而起,水浪洶涌,席卷易火。
  一時間,三位四轉巔峰蠱師,同時向易火出手。
  “來的好。”易火嘴角扯出一絲傲慢的笑意,伸直雙臂,然后雙掌在胸前猛地一拍。
  轟!
  火焰磅礴,驟然爆發。
  剎那間,火紅的顏色,蓋過三王傳承的光柱,照亮三叉山峰巔。
  大火升騰而起,炙熱無雙,狂放猛烈。
  火焰輕松地蓋過水浪,燒消毒掌,鳳翅金蝶群狼狽而逃。飛到遠處,匯集起來,重新化為孔日天。
  “這就是他的五轉蠱燎原火?”看到這般的大火,翼沖、龍青天都臉色微變。
  孔日天一言不發,武神通雙目微閃。
  “易火家老威武!”商家一眾蠱師,興奮地大聲叫嚷起來。
  易火傲立在火焰當中,給人一種神靈般的感覺。他的火紅頭發,和火焰幾乎融為一體,姿態狂放炙烈。
  火焰倏地消散,他走向紅色光柱,爆王之傳承。
  一路上,其他四位蠱師都看著,臉色或多或少都有些僵硬難看,但都沒有阻止。這是認可了易火的強大。
  易火進入爆王傳承之后,孔日天等四位,相互對望一眼,卻沒有再動手爭斗的興趣了。
  他們中,孔日天、龍青天進入了信王傳承,武神通、翼沖則進入了犬王傳承。
  “易火不愧是商家五大將之一,擁有五轉蠱蟲燎原火,果然強大!”
  “這些天來,易火屢次往小獸王那邊跑,關系并不尋常。”
  “哼!黑白雙煞這兩個人名為魔道,實為正道的走狗。在商家待過一段時間,和商家的少主商心慈關系更加緊密,人所共知。”
  一群四轉高階的蠱師,看著易火力壓其他四位蠱師,昂首走進傳承光柱,紛紛議論。
  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。
  四轉巔峰的強者都進去傳承,現在就輪到這些人了。
  “百歲童子,你的干女兒薛三四被小獸王殺死了。你什么時候報仇啊?”人群中一位正道蠱師,忽然幸災樂禍地問道。
  百歲童子冷哼一聲:“易火雖然有五轉蠱不假,但剛剛的切磋只是試探,誰都沒有動用真正的手段。真正要打起來,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。”
  話雖這么說,但其實他心中十分忌憚。
  他本來想趁著白凝冰被關押的機會,找方源的麻煩。
  但易火三番五次地往方源居所跑動,他只得按捺住沖動,默默旁觀。
  如今見到易火輕松地壓服其他四位,百歲童子的心中更是沉重。
  “三王傳承這樣的大機緣就在眼前,誰會傻到生死相拼?走吧,我們也進去。”很快,這群四轉高階的蠱師,也進去了傳承。
  方源攀上一座巔峰,立即就有人認出了他。
  “小獸王!”
  “是方正。”
  “他進去信王傳承里了。”
  在山巔、山腰處,很多蠱師,都眼睜睜地看著方源進入光柱。
  “他真的忘了他的同伴了嗎?”
  “白凝冰如今還被鐵家四老圍困,他方正居然不聞不顧,好像根本沒有發生這種事情一樣。”就算是魔道蠱師也感到心寒。
  “看啊,這就是魔道蠱師的冷血無情!”一些正道蠱師嗤之以鼻地評價道。
  “方源……你這家伙!”氣罩中,白凝冰也將這個情景目睹。
  她氣得臉色都發白了,雙拳捏緊,狠狠咬牙。
  鐵家四老你望我,我望你。
  他們此刻的處境,相當尷尬。
  雖然他們成功地圍困住了白凝冰,但方源卻不來營救。這讓他們的固守戰術,成了一個相當諷刺的冷笑話。
  “可惡!我們分身乏術,這次的三王傳承沒有我們的份了!”
  “要不我們撤退?”
  “絕不能!我們四個一齊出手,結果什么都沒有收獲,就撤退。這是對我們鐵家的侮辱,對我們今后,恐怕也抬不起頭來做人了!”
  “那該怎么辦?”
  三雙目光都集中在四老之首的老者身上。
  老者思索了一會兒,下了一個決定。
  只聽他沉聲道:“求援!商家來了援軍,我們鐵家自然也會有支援。現在的局面,競爭更加激烈。只有四轉巔峰的力量,才能爭取一席之地。只要家族派遣一位四轉巔峰的強援,再配合我們四個四轉中階的力量……”
  “大哥說的對極了。”
  “商家來了易火,我們現在求援,也不丟人。”
  “對,向家族請求支援!”
  ……
  無邊的灰色迷霧,充斥在方源的視野當中,提醒著方源已經進入了信王傳承。
  方源環顧四周,分不清東南西北。不過空竅中,春秋蟬歡愉地微微振動雙翅。在這里,時間的流速,仍舊是外界的三倍。
  “得抓緊時間。”方源心中有一股緊迫感。
  不斷恢復的春秋蟬,對他來講,是個越來越緊迫的催命符。
  他取出紙鶴蠱,并催動起來。
  要進入信王傳承,需要的“鑰匙”就是一只紙鶴蠱。在此時此刻,方源手中也只有紙鶴蠱可以調用,其他的蠱蟲,除了春秋蟬之外,都被天地偉力鎮壓鎖死。
  紙鶴蠱在前方半空中輕輕飛舞,振動雙翼,向前領路。
  方源跟隨著紙鶴,一路緩緩前行。
  他走到一個山丘,迷霧中顯現出一個模糊的人影。
  “人,外面來,比,比一場。”人影開口道,聲音粗野,并不連續。
  待方源走近,人影漸漸清晰。
  他和普通人類體形相似,兩手兩足。只是膀大腰圓,十分粗壯,同時他渾身長滿了毛發,胸膛上,四肢上,甚至臉上、屁股上都是棕紅色的毛。
  他瞪著銅鈴般的大眼睛,緊緊地看著方源。
  “比,比一場。輸了的,死!”他低吼道,雙眼通紅,充斥血絲,表情十分猙獰。
  方源早有預料,神色平靜,并不意外。
  這是異人。
  獸中有異獸,如虎群中的彪,狼群中的狽,狗群中的獒。人中也有異人,方源現在碰到的就是異人中的一種——毛民。
  毛民渾身長滿毛發,就連眼皮子上也有一層絨毛。這種異人,有低級的智慧,天生就有煉蠱的天賦。
  信王傳承中,就有一群毛民,是蠱師們前進的阻礙。只有勝過他們,才能繼續前進下去。而若是輸給毛民,蠱師就會被力量巨大的毛民硬生生地撕碎,成為他們的食物。
  “來吧。”方源距離毛民十步遠的地方站定,面色平靜。
  半空中,憑空閃現出幾只蠱,以及一些材料,輕飄飄地落到方源的手上。
  同時毛民手上,也獲得了相同的一份。
  煉蠱開始了。
  勝者生,敗者死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