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59 新底牌

光輝散去,一只蠱緩緩落到方源的手掌當中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這是水籠蠱,專門被用來捕捉野生蠱蟲,有著奇效。
  對面的毛民,還在煉蠱的過程當中。當他看到方源已經完成,頓時發出一聲絕望的怒吼。
  天空中一道雷霆劈下,咔嚓一聲,將其扼殺。
  和犬王傳承一樣,信王傳承也是殘酷無比。蠱師每前進一步,就要踏著鮮血和死亡。
  方源嘆了口氣,將水籠蠱收入囊中,繼續前行。
  如果他記得沒錯,這已經是信王傳承中的第三十二道關卡了。
  信王傳承,是煉道傳承。每十關,難度層層疊加,出現的毛民也越加聰明和強大。
  前二十多關,方源還可以靠著話語,奉承毛民,擾亂他們的心境,讓他們煉蠱失敗,從而自己不戰而勝。
  但到了三十關,這些毛民體型壯大,智慧出色,方源只能親自動手,正式比斗。
  不過好在,前二十多關的煉蠱材料都積累在方源的手中,讓方源煉蠱時有充分的選擇余地。
  這些煉蠱的材料,蠱師們都能省下來,為接下來闖關作為資本。
  這也是當初,信王布置傳承時,特意留下來的一個竅門。就算是在方源的前世,這個竅門也是過了一年之后,才被公布出來,廣為人知。現在當然處在保密當中,就算有人摸清楚這個竅門,也只是極少的數量。
  方源就這樣一直走下去,依靠著手中的豐富積累,還有前世的經驗,闖出了比犬王傳承還要好的成績。
  而第四十關后,信王傳承難度又暴漲數倍。
  到了這個時候,蠱師們可以動用自己的一只蠱蟲了。但在信王傳承中,能動用的蠱必須只能是煉道之蠱。
  方源并沒有煉道蠱蟲,手中的材料也消耗得差不多了。
  他開始感到舉步維艱。
  每通過一關,都十分困難。
  不過好在,四十關之后,信王傳承會給予蠱師相應的獎勵。
  這些獎勵,有煉道蠱蟲,也有秘方,還有元石等等,十分豐厚。
  方源闖到第四十四關,迎來一次傳送出去的機會。他把握住了這個機會,從信王傳承中撤退而出。
  這次闖關的時間,要比犬王傳承更長。
  回到三叉山上,方源發現鐵家的紫色光罩仍舊矗立著,鐵家四老耐心很足,沒有進入三王傳承,白凝冰仍舊被困。
  而山巔的三道光柱,已經萎縮得不成樣子,只剩下碗口粗細。
  但只要光柱存在,哪怕只留下細針般的一絲,都是代表著門戶沒有關閉,仍舊可以進入。
  不過每次開啟,三王傳承中不管是哪個,蠱師都只能進入一次。
  方源找到李閑,進行再次交易。
  李閑為方源能拿出這么多東西,感到暗暗吃驚。
  “告訴你一個壞消息。鐵家四老已經向家族求援,鐵家已經派遣了一批強援過來,可能要對閣下不利。”
  方源也不吃驚,鐵家四老的這個動作,也在他的預料之中:“哦?強援是哪些人?”
  “首領便是鐵家的鐵霸修,此人是力道蠱師,四轉高階的修為。除此之外,還有鐵若男。此女是鐵家八大少主之一,近兩年來風頭正勁的新星!鐵家八大少主,各個都是人中龍鳳。尤其是這個鐵若男,乃是鐵家神捕鐵血冷的親身女兒,年紀輕輕已經是四轉初階的修為了。”
  針對鐵家的這批強援,李閑重點介紹了鐵若男。反而對鐵霸修此人,介紹很少。
  鐵霸修早已經是成了名的人物,人所共知。但鐵若男則是新星,只能算是小有名聲,還沒有達到南疆共知的緣故。
  李閑卻不知道,方源對鐵若男相當熟悉。
  “她果真也晉升到四轉了么。鐵霸修,鐵家果然派遣此人過來,一如前世……”方源心中思量。
  李閑一直察言觀色,見方源面色一直都很平靜,越發覺得忌憚。
  “小獸王大人,鐵家這批強援趕到,鐵家四老就能騰出手來,對付白凝冰。你要是現在出手,還來得及啊。”李閑滿臉懇切地規勸道。
  “接下來的交易,還請李閑你多多留心。”方源笑了笑,轉身離開了山洞。
  方源一離開,李閑的臉色就沉下來。
  他細小的雙眼中,閃爍著陣陣精芒:“自己已經這般煽風點火,這個小獸王居然還坐得住?他真的一點都不擔心同伴的安危嗎?難道說白凝冰和他的關系,并不像傳聞中那么緊密?不,白凝冰如此絕色,他是個男人,就一定會去救的。看來我要聯系一下狐魅兒了……”
  對于他而言,煽風點火已經成了本能。只有坐視他斗,渾水摸魚,才能獲得更大的利益。
  “此話當真?”狐魅兒一得到李閑的消息,雙眼驟亮,十分振奮。
  “我怎會騙我的小心肝呢?”李閑一邊笑著,一邊摸上狐魅兒的腰際。
  狐魅兒嬌笑一聲,主動投入到李閑的懷中,撒嬌道:“還是李哥疼奴家呀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顆圓珠子,靜靜地躺在方源的手掌心中。
  它通體金黃,只有拇指大小,在山洞昏暗的光線中,散發著幽幽的金屬光輝。
  這是黃金舍利蠱,四轉蠱蟲!
  這種蠱,在市場上都要受到各大家族的嚴格控制。就算是李閑,也難以搞到手。
  皆因此蠱,能直接提升四轉蠱師一個小境界。四轉、五轉,已經是家族高層,一只黃金舍利蠱就能改變高層戰力的對峙格局。
  “我這次也算是運氣,在信王傳承中,居然得到一只黃金舍利蠱作為獎勵。”方源感慨一聲后,念頭一動,就將此蠱催動起來。
  黃金舍利蠱頓時化作一道金芒,遁入到方源的空竅當中去。
  方源的空竅中,九成真元海潮起潮落。在最中央處,春秋蟬時隱時現。
  黃金舍利蠱一進來,就被春秋蟬若有若無的氣息死死壓制。方源只好讓春秋蟬隱沒,然后再操縱黃金舍利蠱。
  一團金色的霞光,頓時彌漫開來,籠罩整個空竅。和亮金色的真元海,交匯在一起。而空竅四壁,也受著溫養。
  就這樣一夜之后,當清晨的陽光,照耀在三叉山上時,方源緩緩地睜開雙眼。
  四轉中階了!
  若是再用九眼酒蟲的話,他就擁有四轉高階的精金真元!
  這一刻,他正式超越了白凝冰,在修為這方面后來居上。同時,空竅的堅固,能更多的承受春秋蟬帶來的壓力。讓春秋蟬這道索命符,稍稍往后推延了一段時間。
  “接下來,就是煉蠱了……”
  方源卻不急著催動酒蟲,而是取出了一只蠱。
  這蠱,像是鵪鶉蛋大小的骨球。表面上,有黑白相間的橫線斑馬條紋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曾靠此,逃脫升天。
  沒有錯,這就是無足鳥蠱。
  雖然只有三轉,但是能日行萬里,是五轉下第一流的移動坐騎。但它也有一個重大的缺陷,那就是只能飛行一次。
  當它著落時,就是死亡的時刻。
  這只無足鳥蠱,也是方源從信王傳承中得來的獎勵。
  九宮花,問鼎石,金烏流精,寒冰草……
  方源一一將材料投入,同時間隔不斷地拋入元石。
  這些煉蠱的材料,很大部分是從信王傳承中節省下來的,另一部分則從李閑處采購。
  他足足消耗十八萬余塊的元石,這才將蠱煉成。
  骨翼蠱!
  四轉蠱蟲,形如一根羽毛,潔白無瑕,通體骨質,輕如鴻毛。
  方源意念一動,這蠱就飛到他的背后,并蔓延開來,形成兩對收攏的羽翼模樣,覆蓋住方源幾乎整個后背。
  再調動真元,灌注到骨翼蠱中去……
  強烈的痛楚頓時猛襲而至,方源的脊椎和肋骨上生長出無數骨刺。骨刺刺破血肉,衍伸而出,交匯在一起,形成兩片寬大的骨翼。
  這骨翼,好似飛鳥的翅膀,又寬又長。折疊起來,尾翼都能及地。要知道如今方源,可是名副其實的八尺雄軀。
  刷。
  一聲輕響,骨翼伸展開來。山洞立即顯得不那么寬敞了。
  尋常的骨翼,只是潔白顏色。但如今方源這骨翼,不僅漆黑如墨,而且散發著金屬才有的光澤,如鋼似鐵。
  這是因為方源的骨骼,超乎尋常,有鐵骨蠱的效果,同時他最近也一直在用四轉的精鐵骨蠱。
  這就導致了方源的骨翼,遠超他人的強硬。與其說是單純的骨翼,倒不如說是鐵骨之翼!
  方源輕輕一扇,耳畔只聽呼的一聲,一陣強烈的旋風刮起來。
  骨翼的使用如意,宛若天生就有的身體部件。
  方源滿意的點點頭。
  普通蠱師,對于骨翼蠱的使用,相當謹慎。往往要訓練兩三年,才能用來飛行趕路。若用來戰斗,訓練的時間要更久,至少得五年以上。
  畢竟,人的兩腳踩踏在大地上行走,并非是飛行生物。
  但方源不存在這樣的問題。
  前世五百年的經驗,在飛行方面,也同樣留下了一筆豐富的財富。
  可想而知,若他忽然使用出來,必定會給敵人一個措手不及。
  新晉升的修為,骨翼蠱,這都是方源的新底牌!
  “接下來,就是處理白凝冰的事情了。”方源收起骨翼,雙眼中寒芒一閃即逝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