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61 以一對七上

方源原本動用著斂息蠱,盡量收斂著氣息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此時一動手,真正的氣息就爆發了出來。
  再加上鐵若男這些人先入為主,一直認為方源是四轉初階的修為。因此一時間,鐵家七人都十分訝異。
  “四轉中階,這個小獸王年紀輕輕,居然超越了我家若男少主!”
  “四轉中階啊,難怪他這么狂妄。”
  “四轉中階又怎樣?他居然敢主動找上門來,簡直是自找死路!”
  ……
  許許多多的念頭,在鐵家眾人心中急轉。
  砰!
  一聲悶響,鐵霸修越眾而出,在半空中和方源雙拳四對,硬拼一記。
  鐵霸修沉穩地落到地上,方源則飛退了回去。
  “方正,你一個人也想找我們的麻煩?我知道你想要營救你的同伴白凝冰,但是你要三思啊。救人這種事情可不能蠻干,你現在收手還來得及。真正打下去,就是和我們鐵家真正決裂對立!這樣一來,你同伴的性命可就要不保了。”鐵霸修三言兩語,似乎苦口婆心,實質上是企圖瓦解方源的斗志,到底姜還是老的辣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輕笑三聲,盯著鐵霸修等人,目光中殺機畢露,“鐵家算個什么東西?對立又如何?如果真救不了白凝冰,那就只能怪她運氣不好了。反正我已經盡力而為了。”
  這番言語,如此冷漠無情。令鐵家七人心中,都不禁凜然生寒。
  方源雙眼一轉,看向鐵傲開:“那邊的,你也別再偵察了,就我一人而已。說實話,你們選擇的這條路線非常好,很隱秘,正適合我打殺了你們幾個。”
  聽到這樣的話,鐵霸修的臉色徹底沉下來。
  “方正,你這是自尋死路!”
  “死?”方源仰天哈哈大笑,恣意張揚。
  “這人瘋癲了嗎?”
  “小獸王是否已經走火入魔,心性失控了?”
  “魔道中人都是這樣的瘋子!”
  鐵家眾人看著狂笑的方源,都感到棘手。
  兇的怕橫的,橫的怕不要命的。饒是鐵家七人,方源只獨自一人,鐵家的這些人也感到忌憚。
  這種不要命的瘋子,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,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?
  方源笑聲忽的收斂,腳下一踏,轟的一聲,如猛虎下山,再次展開沖鋒。
  “戰!”鐵若男面色凝重,沉聲一喝,知道此戰已經不可避免。
  鐵霸修后撤,站在鐵若男的身邊,鐵刀苦、鐵線花一齊頂上,鐵傲開則往側面跑動。
  整個陣型一下子松散開來,仿佛是一個布袋猛地張開,展現出鐵家眾人精湛的戰術配合。
  橫沖直撞蠱!
  方源如一頭蠻牛,一路踩踏,腳下山石崩碎,勢態威猛,毫不畏懼地一頭扎進鐵家的“布袋”里去。
  “小獸王,你未免太目中無人了!”鐵線花嬌聲怒喝,右手五指一展。
  蓬的一聲輕響,一朵巨大的黑金蓮花,在她的手掌心中瞬間綻放。
  蓮花盛開,碩大的花瓣向下彎曲,形成弧度,仿佛傘面。碧綠色的花莖不斷竄高,眨眼間,就是一臂多長,成了傘柄。
  鐵線花伸出左手,將這朵蓮花從右手上采摘下來,然后扛著碧綠花莖,向方源頂去。
  傘蓮蠱!
  鐵線花身材嬌小,而傘蓮巨大,完全遮蓋住她,成為一個盾牌,將其牢牢護住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一頭白象在他頭頂上空閃現出來。
  獸力虛影,一象之力!
  砰!
  沒有任何的意外,攔在方源前面的鐵線花,被干脆利落地撞飛出去。
  鐵線花足足飛出去一丈遠,像是一片被風席卷的落葉。
  “好強的力道!”她緊緊咬牙,忍住撞擊帶來的劇痛,身軀在半空中一個盤旋,迅速找到平衡,雙腳站落到地上。
  但想象中的打擊沒有緊隨而來,方源無視了她的存在,直奔鐵若男而去。
  “該死,他朝少主攻去了!”
  “必須阻止他,保護少主人!”
  方源目標直指鐵若男,激起眾人的戰意和殺機。
  鐵若男半跪在地上,雙手按在地面,從戰斗一開始,她就在制造傀儡。
  在她的身邊,草木瘋長。
  原本柔弱的腳邊小草,長得和人一樣高。數十根巨草糾結在一塊,在翠綠的華光中,編織為一個草人傀儡。
  草傀蠱!
  一轉的草傀蠱,方源在青茅山時就見過。曾經被學堂用作聯系月刃的靶子。
  一轉的草傀蠱毫無威脅,但到了二轉,就能輕易間殺死一名普通的獵戶。而鐵若男此刻用的,卻是三轉草傀蠱。
  她制造的草人傀儡,身軀低矮壯碩,草葉緊密編織,一手持著竹片似的大刀,一手擎著藤甲盾牌。
  這是藤甲草兵!有著能斬殺一轉蠱師的戰斗力!
  單個的藤甲草兵,對方源構不成威脅。但數量一多,這種東西就麻煩了。
  藤甲草兵,常常被用作炮灰,消耗敵對蠱師的真元。更關鍵的是,十幾個藤甲草兵,還能在四轉蠱的力量下,結合成四轉的草劍精兵。
  這么一會兒工夫,鐵若男的身邊已經有了十八只藤甲草兵。
  “鐵若男……”方源心中充盈著殺機,犀利冰寒的目光牢牢鎖定住鐵若男。
  此女天資卓越,類似于白凝冰的氣質,又調查過青茅山的事情,留不得。方源早在商家城時,就想動手殺她,但那時候時機不成熟。
  鐵若男沒有動彈,她選擇相信自己的戰友,仍舊在制造著藤甲草兵。
  “攔住他!”
  鐵傲開甩袖,飛出一大蓬金針蚊群。
  “休想再進一步!”
  鐵刀苦催動手刃蠱,迅影蠱,朝方源斬去。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,不閃不避,硬打硬沖。
  金針蚊群在他的身上,鉆出點點血洞。鐵刀苦的手臂在他的胸膛、后背拉出兩道長長的傷口。
  狂笑聲中,方源昂首踏步,一路鮮血飚飛。
  “他受傷了!”鐵家眾人無不心神凝重。
  換做其他對手受傷,鐵家眾人定然開心放松,但方源擁有苦力蠱,受傷越重,戰力越強。
  青牛、駿馬、石龜!
  果然,方源的頭頂猛增三道獸力虛影。
  巨力開道,無人可擋!
  鐵線花趕過來,被方源隨手拍飛。鐵刀苦無奈后退,鐵傲開只能在外圍游走。
  “來的好,霸力蠱!”眼看著方源極為接近鐵若男,鐵霸修沉聲一喝,挺身而出。
  砰!
  一聲巨響,兩個人狠狠地撞在一起,然后各自后退七八步。
  平分秋色!
  方源頭頂四道獸力虛影,但鐵霸修自然也不是浪得虛名之輩,他的四轉霸力蠱,同樣傳承自上古力道,使其擁有霸王之力。
  “有點意思,再來!”方源雙目精光爆閃,再度沖鋒。
  鐵霸修迎上去,將其死死攔住。
  鐵刀苦等人,看到這一幕,無不長吐一口濁氣,放下心來。
  “小獸王,終于被攔下來了。”
  “真不愧是鐵霸修前輩!”
  “方正如今陷入到我們的重重包圍,他死定了!”
  鐵家眾人斗志猛地旺盛起來,方源失去了沖勢,在他們的眼中,就仿佛是一頭陷入坑洞的蠻牛,威脅性大為降低。
  他們統統加入到圍攻的行列中來。
  金針蚊群,花雨,手刀等等各種攻擊,從四面八方,圍殺方源。
  方源皮開肉綻,身上的傷勢越來越重,不得不撐起金罡蠱,輔助防御。同時也在運用自力更生蠱,治療自身。
  他越打越強,但鐵霸修竟也是如此!
  他擁有五轉的土霸王蠱,令他能從腳下大地中汲取到源源不斷的力量,使得霸力蠱的效果越來越強。
  鐵霸修不斷催動土霸王蠱,從大地中獲取無形之力,加持在霸力蠱上,力量也在持續地增強。
  戰斗陷入僵持。
  方源和鐵霸修展開激戰,雙方拳打腳踢,成為戰團中心。仿佛是人形巨獸,一舉一動都帶著千鈞之力,戰團所到之處,山石迸濺,塵土飛揚。
  吼!
  猛然間,一聲獸吼,一個獸影從方源的頭頂閃現而出。
  它電光繚繞,獠牙外露,盡顯兇暴之氣——雷豬虛影!
  擋在方源面前的鐵線花,猛地被打飛。
  傘蓮蠱被打折,花瓣在空中繚亂地飄零。
  “線花,支持住!”鐵沐連忙趕過去,抱住大口吐血的鐵線花,迅速展開治療。
  同時,一群藤甲草兵,圍攏上來,堵住包圍的缺口,也護住這兩人。
  戰斗到如今,鐵若男身邊已經有近千只藤甲草兵,支援戰場。同時,還有全新的草人傀儡不斷地被制造出來。
  鐵若男走的是奴道,像這種奴道蠱師,就是不能讓她有充足的時間準備。
  奴道蠱師最擅長打消耗戰,時間拖延得越久,對方源來講就越不利。最佳的應對,就是斬首戰術。
  但這個戰術也行不通。
  方源如今被鐵霸修死死的糾纏住。
  “好厲害的小輩!”鐵霸修則忍不住對方源心生贊嘆。
  饒是他早有預料,但方源此時展現出來的實力,還是讓他心驚不已。
  他原以為,方源的強大,在于他身上的這套力道蠱蟲。繼承上古力道的余暉,蠱蟲珍稀,且又搭配精妙。
  但戰至如今,方源展現出來的老辣、狠毒、冷靜、沉穩,讓鐵霸修幾乎不敢相信。
  “這個小子的戰斗才情……若非自己親身戰斗,怎么也不會相信會有這樣的妖孽!斬殺掉他,必須要斬殺掉他。他比情報上更加危險,若是給他成長起來,那必將是正道的災難!”鐵霸修震驚之余,心中殺機更盛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