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62 以一對七中

戰斗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“小獸王,居然如此可怕!我們這么多人,居然還拿不下他!”鐵沐一邊治療,一邊凝望戰場,臉色變幻不定。
  “他的戰力突飛猛進,竟然強大到這樣的地步了!”鐵刀苦看著眼前的戰斗,感覺自己已經插不上手。
  “難怪他狂妄到攔截我們,這樣的戰斗力……不過就算你再兇猛,又能如何?雙拳難敵四手,戰斗到如今,我們仍舊是七個人!這就是團隊的協作力量!方源啊,這場戰斗,毫無疑問,你已經敗了。”鐵若男占據山石高處,俯瞰戰局。
  在她的視野中,鐵霸修等六人圍著方源,戰成一團。而在這個戰團周圍,又有一大片綠色——大量的藤甲草兵,形成緊密的包圍網。
  同時一些藤甲草兵,還在相互結合,形成四轉的草劍精兵。
  “大局已定了,小獸王,你看看你的周圍!你已經被重重包圍了,你還要執迷不悟下去嗎?束手就擒吧,興許你還有一條活路!”鐵線花站立起來,打擊方源的斗志。
  她身上的傷,已經被鐵沐治療好了,又有再戰之力。
  “方正,你插翅難逃。這就是你不自量力的代價!”鐵沐站在鐵線花身旁,附和一聲。
  “哦?插翅難逃?”方源猛地發力,暫時打退鐵霸修,臉色涌現出挪揄之色,“真的是插翅也難逃嗎?那我倒要試試看了。”
  呼的一聲。
  劇痛傳來,一對漆黑的骨翼,散發著金屬的幽光,在方源的背后恣意舒展!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
  “竟然真有?”
  “什么!”
  在鐵家眾人驚異的目光中,方源發力振翅,身形輕松離地,不斷拔身,飛到了半空當中。
  鐵沐沒有想到自己竟一語成讖,一陣發怔。
  “情報上,小獸王沒有飛行蠱啊……這明顯是四轉的飛行蠱,他怎么搞到的?”鐵線花瞪大雙眼,分外不解。
  飛行蠱,作為移動類的蠱蟲中的一種,價值頗高,也十分稀少,很少蠱師能夠擁有。
  “方正竟然能飛?!難怪他狂妄到攔截我們。”鐵刀苦頓時明白過來。
  鐵若男臉色也很難看。她的藤甲草兵,沒有對空的能力。方源這么一飛,她辛辛苦苦營造出來的包圍圈子頓時暴露出一個巨大的漏洞。
  “慌什么!”就在這時,傳來鐵霸修的一聲大喝。
  這位四轉巔峰的力道蠱修,鐵家的中流砥柱,雙目爆閃著精光。豐富的人生閱歷,讓他“看破”方源的孱弱。
  “飛行蠱是怎么好操縱的嗎?人,生來雙腳踏地,要飛上天空,自由翱翔,要做多少的辛苦練習!要用飛行來戰斗,更得付出多少汗水日夜苦練!就算是太日陽莽,堂堂的人祖之子,也是死于飛行。他小獸王得到飛行蠱,才多少時間?”
  鐵霸修的一番話,讓鐵家眾人猛地驚醒,各個目光振奮起來。
  “不錯,情報上方正還沒有飛行蠱。他得到這對骨翅的時間,少得可憐!”
  “飛行需要大量的練習,不是拿到就能用的。小獸王真是太天真了。”
  “關鍵時候,有鐵霸修前輩在身邊就是可靠啊。”
  鐵家眾人重振斗志。
  “我的遠戰手段不足,你們出手,把他打下來。方正你此舉愚蠢透頂!若是踏踏實實戰斗,還能支撐一段時間,現在你是自陷死地。”鐵霸修再次大喝一聲。
  “哦?是這樣么……”方源淡淡微笑,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憐憫之色。
  “小獸王,你得意不了多久了。金針蚊……呃。”鐵傲開剛想使出拿手的手段,但忽然神情一僵。
  在剛剛的戰斗中,他的金針蚊蠱已經被消耗一空。
  皆因他發現,方源對金針蚊的攻擊從來都不防御,十分好用。激烈的戰斗,也讓他忘記了金針蚊消耗的劇烈程度。
  “不好,我的星箭蠱,已經被小獸王摧毀!”
  “該死,花雨蠱只剩下兩只了……”
  類似的情況,在其他人的身上也或多或少的上演著。
  鐵霸修心中一沉,原來小獸王在之前,早有所針對,心思謀算藏得真深。
  “沒有關系,我有刀氣蠱,可以遠戰!”鐵刀苦站出來。
  “我手中的雪球蠱,也能讓小獸王吃不了兜著走。”另一位鐵家蠱師也挺身而出。
  鐵家蠱師有七人,人多勢眾,手段也豐富。方源就算有所針對,也不可能一網打盡。
  “小獸王,你給我下來!”鐵刀苦催發出一道刀氣。
  刀氣呼嘯而來,方源輕松振翅一飛,閃避過去。
  三顆雪球連發,封住方源的退路。
  方源收攏左翼,一個靈巧的回旋動作,從雪球的間隙處安然無恙地穿過來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鐵霸修的心中咯噔一下,閃現出不妙的感覺:“居然輕松躲閃過去了,是運道好么?”
  很快,方源在無數攻擊中,嫻熟且瀟灑的閃避,讓鐵家眾人心中都涌起驚詫、無奈之感。
  “他居然將飛行蠱駕馭得這么好!”
  “可惡,根本打不中他。”
  “我的真元有些不足了,刀氣蠱消耗太大。看來這次,只能任由方正逃跑了。”
  鐵家眾人的火力,漸漸稀疏下來。
  “小獸王,我不得不佩服你,你的確是天縱之資。今天讓你從容退走,也是你的才華。但是你要記住,下一次見面可要小心了。”鐵若男沉聲警告道。
  方源聽到這句話,仿佛是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,猛地大聲發笑。
  “你笑什么?”鐵霸修心中不妙之感,越加濃烈。
  “哈哈哈,當然是笑你們的天真。我為什么要跑?真正的戰斗,這才剛剛開始啊!”方源話音剛落,全力以赴蠱、力氣蠱便同時催起。
  青牛、駿馬、石龜、白象、黑蟒,五大獸力虛影,紛紛化作實體,凌空撲下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一時間,戰場沸騰,山石崩裂,煙塵滾滾。藤甲草兵被獸影一個個拍飛,擊散,鐵家眾人狂退。
  “攻擊!絕不能被動挨打,要讓他自顧不暇!”鐵霸修怒吼一聲,舉起沙缽大小的拳頭,對準方源遙空猛擊。
  無形的凜冽拳勁,剛勁爆裂,赫然打出音爆的聲響!
  但方源雙翼一振,身軀拔高,輕松閃過。
  鐵霸修無奈地嘆息一聲。他的拳勁,雖然是遠程,但距離還是短了一些。
  他是力道蠱師,這個流派向來遠戰乏力。方源算是一個異數,皆因他的力氣蠱,乃是源自上古的氣道。
  得到鐵霸修的提醒,其余的鐵家蠱師頂著獸影,對空展開反擊。
  但是此刻的方源,展現出無以倫比的飛行能力!
  他時而如蝴蝶,在攻擊之間翩躚起舞,靈活閃避。時而如蒼鷹,一飛沖天,讓人望之無奈。時而如雨燕,黑色的骨翼劃出一道道的弧線。時而如蜻蜓,懸停而飛,伺機而動。
  絕大多數的攻擊,都被他閃避。零星的火力,打在他的身上,也盡數被金罡蠱的光罩抵御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!他的飛行能力,怎么會這么強!”
  “這,簡直比藍眉鶴、紅飛魚、飛鼬王也不遑多讓!!”
  藍眉鶴、紅飛魚、飛鼬王皆是飛行高手,早已名傳南疆。
  鐵家眾人各個目瞪口呆,震恐非常。
  方源不斷催動蠱蟲,狂轟濫炸,酣暢淋漓。先前的戰斗,只是針對現在的鋪墊。
  鐵若男臉色鐵青。
  她辛辛苦苦制造這么多的藤甲草兵,結果只能被動挨打!還白白耗費了她大量的真元!
  “死吧!”方源盤旋良久,忽然抓住一個戰機,猛地從空中撲下。
  “鐵沐小心!”
  “快躲開!”
  眾人的驚叫傳到鐵沐的耳中,鐵沐慌忙抬頭一看。
  天空中耀眼的陽光,首先刺得他雙眼一花。然后他就看到一個黑影,仿佛是一頭蒼鷹,凌空撲下。
  猛烈的呼嘯聲,緊接著充斥他的耳畔。
  巨大的危機感,瞬間填滿他的心田。
  “不好,逃!”他的心中剛剛涌現起這個念頭,方源的雙手就扣住了他的兩個肩膀。
  獸影回收!
  方源巨力噴涌,雙臂振開,狠狠一撕。
  鮮紅的血液如瀑布噴涌,鐵沐的兩條手臂齊根而斷,被方源硬生生地撕扯下來。
  劇烈痛楚,簡直要淹沒鐵沐的心神,他發出怒吼,原本清秀的臉孔扭曲得近乎恐怖。
  砰!
  方源回力,雙手一拍。鐵沐的腦袋像是一個西瓜,被硬生生地拍爆!
  一瞬間,血液、腦漿噴得方源一身,臉上、頭發上,不是花白的腦漿,就是赤紅的血液,甚至還有顆眼珠子,黏在方源的衣擺上。
  濃烈的血腥氣味,撲鼻而入。換做他人,恐怕要當場嘔吐,但方源聞著,卻像是聞世間最芳香的氣味。他甘之如飴,甚至從身體的最深處感受到一陣最強烈的亢奮!
  “死亡,多么甘美的香甜啊!”
  “殺呀,殺吧!”
  “讓濃烈的生命之花,在鮮血中璀璨綻放。”
  他仰頭怒吼,居然即興創作詩歌。
  “鐵沐!”看到鐵沐的犧牲,鐵家眾人無不睚眥欲裂,憤怒之火能焚天煮海!
  (ps:感謝許多人一直以來,對本書的支持。你們就是我的幸福啊。今天起,開始逐漸恢復更新,目前一天一更,晚上20點準時。以上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