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63 以一對七下

“你殺了鐵沐,我要你死!”鐵線花舉起傘蓮蠱,大叫著,瘋狂地撲來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方源微微一笑,待到鐵線花沖近,他靠著腳腕靈活地一轉身軀,雙翼自由舒展,宛若舞蹈般的動作,和鐵線花擦肩而過。
  鐵線花沖出五六步,緩緩停住。
  她秀美的面龐,滿是呆滯。傘蓮蠱掉在地上,一絲血線從她雪白的脖頸處慢慢顯現出來,然后血液猛地噴涌,仿若噴泉,將她的頭顱頂飛出去,和身體分家。
  “線花!!!”鐵家眾人發出凄厲的呼喚,但卻換不回鐵線花的生命。
  鐵霸修匆匆趕來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雙翅一振,又飛上天空。
  鐵霸修被藤甲草兵所阻,縱然奮力沖出一條路來,但哪里及得上方源的快速?
  方源飛上天空,又狂轟濫炸一陣子,然后朝著鐵若男沖去。
  “不好,他的目標是少主!”鐵刀苦等人連忙支援。
  方源忽然調轉方向,猛地降落下來,落到鐵刀苦的面前。
  “死!”方源神情冷漠,對鐵刀苦拳腳相交,不閃不避,兇悍絕倫。
  鐵刀苦也是勇毅的性子,悍然和方源展開對攻。
  迅影蠱!手刃蠱!鐵手蠱!連斬蠱!速戰風!刀氣蠱!
  他本就是攻擊蠱師,此時全力攻伐,雙臂如風,掀起滾滾刀光血影。
  方源撐起的金罡蠱,堅持了不一會兒,就被他打破。
  饒是方源有古銅皮等防御,也被斬得皮開肉綻,血肉橫飛。
  “就是這樣,堅持住!”其他人連忙改變方向,向這邊支援過來。
  “不好,真元消耗殆盡!”忽然間,鐵刀苦的攻勢戛然而止。
  他是三轉蠱師,一直以來都在激戰。如今攻勢狂放,所剩不多的真元自然很快就消耗盡了。
  沒有了真元,鐵刀苦就像是老虎變成了病貓。
  方源嘿然一笑,抓住他的脖子,伸手一捏。
  咔吧一聲脆響,鐵刀苦的脖頸被方源輕易捏得稀碎。一代刀客,鐵若男的得力干將,勇毅果敢,就命喪于此。
  “不!!!”鐵若男目睹此景,雙眼一片血紅,悲傷、憤怒之情,點燃仇恨之焰,簡直要將她灼燒成灰。
  藤甲草兵,在她的指揮下,匯集成一股滔天的綠色洪流,迅速調動起來,向方源席卷過去。
  數千只草兵傀儡,人多勢眾,數量堆疊,對方源已經足夠形成威脅。
  鐵若男眼角、鼻腔、嘴角都溢出猩紅的鮮血,這種高強度的操縱,對她的精神造成極其強烈的損耗,甚至已經反饋到身軀上來。
  “若男,不要沖動,被怒火蒙蔽頭腦!”鐵霸修看到此景,連忙提醒。
  但鐵若男已經失去理智。她眼睜睜地看著,自己這邊親朋好友的慘死,對她來講是個巨大的觸動,甚至勾動了往昔對父親之死的悲傷。
  “到底還是太嫩了。”方源冷笑一聲,雙翼一振,迅速飛升而起。
  氣勢洶洶的藤甲草兵,撲了一個空,相互撞擊在一起,擠壓成一團。這一下子,不僅導致陣型大亂,更令鐵霸修等人,難有活動空間。
  “這就是團隊合作的弱點!一旦配合不好,自己人反而成了最大的絆腳石。呵呵呵……詳細的分工,也使得成員過于依賴他人。靠人不如靠己,這才是這個世界上的真理!”方源遙遙飛升而上,冷漠無情的目光掃視戰場,隨后將目光凝結在鐵傲開的身上。
  鐵傲開身為偵察蠱師,從戰斗至今,一直身處外圍游走。
  他速度很快,容易逃走報信求援,對方源的全殲計劃,有重大影響。因此,鐵傲開非死不可!
  看到方源振翅朝自己飛來,鐵傲開滿臉都是掩蓋不住的駭然之色。
  方源渾身浴血,黑發黑眸黑翼,簡直是魔神降世,兇殘剛猛的同時,又帶著無情和狡詐。
  鐵沐、鐵線花、鐵刀苦都慘死在他的手中,就連鐵霸修都拿他沒有辦法。
  這樣的強敵,自己如何是對手?
  那密密麻麻的藤甲草兵大軍,曾帶給鐵傲開踏實的安全感,但現在卻成了一個巨大的冷漠的諷刺。
  “逃!逃到三叉山,給鐵家四老報信!”鐵傲開怕了,在心中給自己一個撤退的理由后,立即撤離戰場,急速奔跑。
  “別跑,快給我回來!”鐵霸修目睹鐵傲開鉆入山林,急得大叫。
  鐵傲開若是留下來,團結在一起,興許還有活命的可能。但他獨自一人逃生,真元不足,修為低落,兩條腿跑路,受著地形制約,怎么可能不被方源追到?
  果然,不到片刻,方源提著鐵傲開的人頭,飛了回來。
  “啊啊啊!古月方正,古月方正!你死定了,你絕對死定了!!你屠殺我鐵家子弟,罪大惡極,已經沒有一絲赦免你的可能。有種的,你別跑,躲著我,算什么男人。你這個沒蛋的孬種,來和我大戰一場,我要把你撕成碎片,挫骨揚灰!!”鐵霸修怒極,發出雷霆般的咆哮。
  方源嘿嘿冷笑,不受他的激將:“罪大惡極?呵,我之前也殺人不少,怎么沒聽你說什么罪大惡極?動了鐵家的人,就罪大惡極了?嘖嘖,這樣的罪孽我真的很喜歡,那我就再殺一些,再多添一些罪孽吧。”
  說著,方源便振翅,不斷轟炸,連連飛撲,將剩余的鐵家蠱師一一殺死。
  鐵霸修看得睚眥欲裂,氣得要吐血。但偏偏他被藤甲草兵所阻,速度及不上方源,眼睜睜地看著鐵家這些杰出的年輕一代,被方源殘殺,奪去大好鮮活的生命。
  很快,這片戰場上,只剩下鐵若男和鐵霸修兩人。
  “死,我要你死!”鐵若男雙目赤紅,一口銀牙都要咬碎,一直在念叨著這句話。
  她拼盡全力操縱藤甲草兵,七竅流下的血液,在她的臉上交匯,給人恐怖之感。
  “若男,冷靜點,你給我冷靜點。”鐵霸修趕到她的身邊,搖晃她的肩膀。但鐵若男竟是毫無察覺,仇恨的目光緊緊地盯著空中的方源。
  在方源的下方,藤甲草兵匯集成一團,一個緊挨著一個,擁擠無比。可惜打不到方源,倒像是無頭蒼蠅。
  鐵霸修無奈地嘆了口氣,他經驗豐富,知道這次戰斗,帶給鐵若男無以倫比的沖擊力,已經讓她心境崩潰,被仇恨和憤怒填滿,近乎走火入魔,短時間之內已經幫不上忙。
  方源時不時地振翅,使得身體懸浮在半空中。
  鐵家眾人只剩下兩位,但方源反而暫時停下了手。
  皆因這兩位,鐵若男瘋魔如狂,鐵霸修戰力高超,都是難啃的骨頭。稍不留意,就要被反噬。
  望著鐵若男,方源眼中閃過思索的光。
  “鐵若男這樣的狀態,已經失去了理智。這些藤甲草兵,不如留著,消耗她的精神。等到她精神崩潰,就是取她性命之時。嗯……不,還有更妙的手段。她是鐵家少主,嘿嘿,鐵霸修一定會護著她。正好利用鐵若男,來打鐵霸修!如果殺了鐵霸修,那自然是極好的。”
  鐵霸修成名已久,修為上是四轉高階,但因為有土霸王蠱,戰力上反而超越了一般的四轉巔峰。可謂方源出了青茅山以來,遇到的最強對手。
  正面對攻,饒是方源竭盡全力,也不能取勝。
  唯一的缺點,就是他遠戰能力不足。但這并非是他致命的缺陷。
  不過,戰斗向來情況多變。鐵霸修本身沒有缺陷,但此刻他的身邊,卻有他不得不維護的人。
  無形當中,鐵若男已經成為了方源要挾他的人質!
  “若是我能殺了鐵霸修,就算是易火,也要忌憚我了。不過,還要注意周圍情況,時間也不能拖得太久。鐵家這七人雖然選得路線隱秘,但保不準鐵家四老會趕來支援。”方源又在心中,給自己警示。
  他生性謹慎、冷靜、理智,身臨困境而不慌亂,身處優勢也不驕狂。
  鐵家四老有一個合力的殺招,稱之為無極搜鎖。只要在蠱師身上種下定星蠱,不論蠱師到哪里,都能將其拘來,是一等一的擒拿手段。前世,就算是孔日天,也遭了這個殺招的道兒,一代魔道高手折戟沉沙。
  方源雖有骨翼蠱,可以遨游天地,自由自在,攻伐撤退,存于一心。但只要被種下鎖蠱,哪怕飛到九天之上,蒼穹彼端,也要被捉拿。
  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萬物平衡,骨翼蠱雖好,也會被其他手段克制。
  之所以這場戰斗收到奇效,一來是因為方源靠著前世記憶,對這鐵家七人眾有相當多的了解。二來也是由于方源在之前的戰斗中,不斷消耗和摧毀了鐵家七人的遠戰手段。
  這番思索,只在電光火石之間。
  方源拿定主意后,便取出元石,開始恢復真元。
  空竅中的真元海面,開始迅速回升。
  同時,他也檢查自己的身體,利用自力更生蠱,治療一些險惡的傷勢。
  “可惡!”看到這一幕,鐵霸修心中如壓住一塊山石,沉重無比。
  小獸王若是繼續進攻,他反而高興。但如今方源好整以暇,沒有沉浸在上風的快感中,而是停止了進攻,開始恢復真元,治療傷勢!
  “這個小獸王,年紀也不大,怎會如此老謀深算,沉穩持重?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