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68 這年頭干爹不好當

數月之后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南疆,三叉山。
  一處寬敞的洞窟中,酒宴進行正酣,席間蠱師們觥籌交錯,燈火輝煌,菜香四溢。
  “來來來,大家多吃多喝,不必拘束!”百歲童子居于主位,環顧周圍,大聲招呼著。
  百歲童子一身黑袍,看似**歲的男童,其實上已經有一百八十多歲的年齡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上,正常情況下,人的壽命只有一百歲左右。要想增加壽命,最好的方法就是尋找到壽蠱。
  但壽蠱難尋,極其稀少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誰嫌自己的壽命多?就想到了許多其他的方法。
  百歲童子就是這樣的例子,他雖然沒有尋到壽蠱,但是卻擁有還童蠱,將自身的生命力積蓄起來,緩慢釋放,從而達到延年益壽的效果。
  不過,此舉的弊端就是,他的身體、容貌,都會一直固定在**歲的模樣。
  百歲童子是四轉高階的修為,同時又有一百八十多歲的豐富經歷,在魔道中是當之無愧的老一輩。
  他年老成精,郊游廣闊,喜歡舉辦酒宴,宴請各方的人物。有時候,也指點一些新人,傳授一些經驗。在魔道中,有提攜后輩的美稱。
  一些魔道蠱師,受到他的提攜,認他做干爹。久而久之,百歲童子的身邊,匯集了一批干兒子干女兒,形成一個較為龐大的勢力團伙。
  今天參加酒宴的,就有他的許多干兒子干女兒。也有貴賓,譬如巖蜥李強,暴火星包同等,都是闖出名頭的魔道人物,不可小視。
  “商家的易火,實力的確強大,蓋壓其他四位四轉巔峰。三叉山上,目前無人可與其抗衡。”
  “煉蠱大師風天語來了,答應給易火煉蠱。不曉得煉了什么蠱,易火的戰力必定更加強大。”
  席間,眾人談論最多的,當然是三叉山上的當今局面。
  易火來自商家,代表正道。他的強勢,影響很大,導致整個三叉山的魔道蠱師都被壓在下風,爭斗時都有些抬不起頭來,畏首畏尾之感。
  “易火雖然強大,但終究也只是四轉巔峰罷了。若是鐵霸修還活著,必能和其爭鋒,也不會有他如今這樣的強勁風頭。”
  一提到鐵霸修,眾人就不可避免地想到方源。
  “前幾天,小獸王又殺了郁滄,這是他這個月來殺掉的第四個力道蠱師了。”有人小聲地道。
  郁滄是正道蠱師,來自一個中小型的家族——郁家。
  方源自從斬殺了鐵霸修之后,氣勢強盛,三番五次找人麻煩,斬殺魔道或者正道蠱師。兇威赫赫,殺名震懾一方。
  百歲童子雙耳顫動了一下,他的感覺很敏銳,聽到“小獸王”這個名號,臉色變得有些難看。
  方源殺了的飛天虎薛三四,正是他的一個干女兒。他原本四處揚言,要找方源的麻煩。但方源殺了鐵霸修之后,他立即偃旗息鼓,不再談論方源。
  “哼!小獸王雖然強大,但也是得了三王傳承的幫助。他知道很多關于傳承的秘密,因此每次進入傳承,收獲都比我們還要多得多。李閑,你和他交易,對他的情況知道得更清楚。是不是有這么一回事?”巖蜥李強忽然大聲地道。
  李閑點點頭:“的確是有這么一回事。這幾個月,小獸王也多次把三王傳承的一些秘密,販賣出去。他所說的情報,十句中有九句都是真的,都得到了驗證。比方說,信王傳承的前半段,要干擾毛民煉蠱。還有犬王傳承的一些經驗。”
  “小獸王肯定還有很多重大的秘密,藏在內心深處。他運氣到了,這次真的發達了,靠著三王傳承,戰力越來越強。現在他是繼承三王傳承最熱門的人選之一!”暴火星包同一邊喝酒,一邊說道,語氣里充滿了羨慕嫉妒恨。
  “方正的實力是越來越強,手中的蠱蟲更新得也很勤快。”
  “這幾個月來,他和白凝冰一起聯手,簡直是一對奸夫淫婦!這兩人狼狽為奸,坑瀣一氣,不知道多少人遭了毒手。”
  “小獸王野心極大,從進入三叉山到現在,他都一再在四處挑戰力道蠱師。近日又揚言要成為力道第一人,回復上古力道的榮光。”
  “幸好我不是力道蠱師……”
  人們議論紛紛。
  方源只主動對付力道蠱師,這導致力道蠱師人人自危,而其他流派的蠱師則作壁上觀,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看戲。
  方源雖然行事囂張,但卻沒有惹來眾怒。
  一來,他戰力強悍,又有飛行之能,實在不好對付。二來,他主動泄露許多三王傳承的情報,反導致很多人想來巴結他。三來,他只對付力道蠱師,只對付一類人,并沒有盲目到挑釁所有蠱師。
  “百歲大人,你可得小心啊。我記得,你也是力道蠱師吧?方正那個蠻子,耍起橫來,真的是蠻不講理,兇狠霸道的。”巖蜥李強深深地看著百歲童子,似乎好心好意地勸說道。
  百歲童子心中嘆息。
  他哪里能想得到方源這般生猛!
  “唉,江山代有才人出……這年頭新人輩出,前幾年出現一個魔無天,現在又出了小獸王。這世道是越來越難混了,干爹也不好當啊。”
  百歲童子心中這樣想,嘴上卻仍舊強硬:“哼!天要讓人滅亡,必先使其瘋狂。這個小獸王,是越來越瘋,越來越狂,離滅亡已經不遠了。他殺了我的干女兒薛三四,老夫遲早要找他報仇。不過不急,等到三王傳承過去,我再慢慢找他算賬。當務之急,還是三王的傳承啊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他又關照酒席上的干兒子干女兒:“你們也要明白,事情輕重緩急的道理。三王傳承,百年難得一出,是極其難得的機遇。你們要盡量把握住,錯過了可要后悔一輩子的。”
  言下之意,就是你們也要避免和小獸王發生沖突。
  “干爹說的是。”
  “干爹的話,太有道理了,發人深省。不錯,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!”
  “這個小獸王已經蹦跶不了多久了,他殺了鐵霸修,又追殺鐵家少主。等到他捱過鐵家的追捕再說吧。”
  “我聽人說鐵家的人,已經秘密前來三叉山……”
  “干爹,待我修行到了四轉,不需干爹出手,我就能對付小獸王!”
  “小獸王得意不了多久,在我的炸雷蠱下,他將尸骨無存!”
  ……
  這些干女兒、干兒子紛紛開口,你一言我一語,有的大表忠心,為百歲童子赴湯蹈火的樣子。有的連拍馬屁,說得百歲童子是不屑于對付方源。有的則判斷局面,直言方源歡騰不了多久。
  “好好好,你們都是我的好孩兒。不枉干爹提攜你們!”百歲童子哈哈大笑起來。
  就在這時,山洞外忽然傳來一道聲音——
  “百歲童子,方正在此,你給我出來!”
  剛剛還觥籌交錯,喧嘩熱鬧的酒席,驟然間靜默如死。
  小獸王!
  他怎么找上門來了?!
  人們大眼瞪小眼,都看到彼此的震驚之色。
  尤其是百歲童子一眾的干兒子干女兒,都楞在位置上,不知所措,不敢吭聲。
  “沒錯,這正是小獸王的聲音,看來的確是他到了。”李閑憋住笑意,打破沉默。
  巖蜥李強,暴火星包同等人,均放下了酒杯,面色上顯露出凝重之色。
  百歲童子砰的一聲,將手中的酒杯頓在案幾上,咬著牙向洞外喝道:“老夫就在此處,小獸王有何貴干?”
  山洞外,立即傳來方源的聲音:“哼,百歲童子你大擺酒宴,宴請四方豪杰,居然都不請我?這么看不起我?你不要道歉了,道歉已經來不及了。你既然也是力道蠱師,那就出來和我比劃比劃吧。”
  百歲童子聽了這話,心中又驚又怒又氣。
  方源的出現,讓他心驚。方源的張狂,讓他憤怒。方源說得這話,好像自己真的要道歉似的,更讓他生氣。
  但百歲童子也并不想和方源硬拼,他掃視周圍一眼,語氣憤然地喊道:“小獸王,你莫要太張狂了!你這樣子來找麻煩,目中無人,簡直是不把今天在做的各位豪杰放在眼里。我實話告訴你,這里有巖蜥李強大人,還有暴火星包同大人,更有魔道新銳李閑公子。你是來找死的嗎?”
  此話一說,酒席上眾人紛紛變色,均在心中大罵百歲童子陰險,想把他們都拖下水去。
  但方源又道:“百歲童子,你這個人膽小怕事,不過你宴請的這些人卻都是豪杰英雄。我明確的告訴你,我這次來,就是來找麻煩的。也不是找別人的麻煩,而是專找你的麻煩!我要恢復上古的榮光,重塑力道的輝煌。你這個敗壞力道名譽的宵小,過來受死吧。”
  李強聽了這話,凝重的臉色頓時緩和下來。
  方源闡明來意,只針對百歲童子,這讓他心神稍微輕松下來。
  “不想小獸王大人,也知道我等的名頭啊。”包同摸著自己的胡須,神色上還有些沾沾自喜。
  李閑嘿嘿笑著,看著百歲童子,打定主意要作壁上觀,隔岸觀火。
  百歲童子年老成精,看到眾人這番神色,頓時心中一沉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