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69 撕了童子

那邊方源又罵,百歲童子胸中怒火越盛,心思:“小獸王雖然強悍,但之所以斬殺掉鐵霸修,無非是占了飛行的便宜。塵?緣?文?學?網他這么年輕,吃過的飯還沒有我吃過的鹽多,我只要專注防守,不貪功冒進,不會有什么生命危險的。”
  大庭廣眾之下,百歲童子只能強撐臉面。如果他避而不戰,苦心經營多年的威名就損失一旦了。
  “如果我實在撐不下去,我就逃回山洞里去。這酒宴上這么多人,諒他方正也不敢進來。不過可氣的是,這些人剛剛說得動聽,臨到緊要關頭,一個都靠不住!”
  百歲童子狠狠地瞪了這些干兒子、干女兒一樣,心中氣惱又失望。
  說起來,他認的這些兒女中,也就薛三四修為最高,最有出息,可惜被方源殺死了。
  “小獸王,你也太囂張霸道了,今天老夫就讓你知道,姜還是老的辣!”百歲童子走出山洞,看著方源,怒火中燒地咆哮道。
  他形象如孩童,語氣卻老氣滄桑,極為怪異。
  “廢話少說,接我一招!”方源看到百歲童子出來,冷笑一聲,腳步連跨,如同下山之猛虎,刮起腥風血雨,直接撲殺上去。
  全力以赴蠱!
  瞬間,獸影飛騰而起,方源力量暴漲。
  砰砰砰……
  一陣陣拳腳交擊的沉重悶響,接連傳來。
  山洞外,兩個力道蠱師的身影,糾纏在一起。雙方都是近身搏擊,猛打硬沖,拳拳到肉。
  戰斗片刻,兩人戰團已經輾轉到百步開外去,所到之處,山石迸濺,樹木傾倒,塵土和枝葉一起飛揚。
  酒宴上的蠱師們,早就涌出山洞,站在一旁觀戰。
  苦力蠱!
  方源放棄防御,受傷越重,能發揮出來的力量就越強大。
  哞!
  忽然間,一聲牛叫,他的頭頂半空處升騰起一頭巨大的青牛虛影。
  這青牛體格巨大,是象的兩倍,背部高高地隆起,又厚又實,還長滿了青苔。
  這是異獸昆侖牛,能和彪、龍象、雷豬、巖鱷相媲美的存在!
  方源猛地打出昆侖牛力!
  這一擊,勢大力沉,空氣都炸響,帶出風雷般的呼嘯。
  百歲童子猝不及防,被打出老遠,幼小的身軀仿佛一個球,撞倒十幾根高大的樹木以后,這才停止下來。
  他吐出一口鮮血,目光兇狠地瞪著方源。
  竟然是昆侖牛力,小獸王的實力又增強了!
  “百歲童子,我殺了你的干女兒薛三四,你不一直想要報仇嗎?今天我就給你這次機會。”方源戲謔地一笑,再度沖殺過去。
  “小獸王,你太狂妄了,看招!”百歲童子氣得滿臉通紅,眉毛倒豎。
  他接住方源的攻擊,并且展開反攻。
  百歲童子畢竟是活了近兩百年的魔道人物,有兩把刷子,同時還藏著不少底牌。
  他真正爆發出來,方源也感到壓力重生,有被百歲童子壓入下風的趨勢。
  力氣蠱!
  忽然間,方源肩膀一抖,抖出一道力氣。
  雷豬虛影附著在力氣之上,立即化為實體,沖向百歲童子。
  百歲童子只得暫避鋒芒,方源跟在雷豬身后,展開猛烈攻擊。百歲童子的反撲趨勢,好似一場煙云消散。
  方源的戰斗經驗越來越豐富,運用這套蠱蟲也越加嫻熟。
  以前,他還不能在近身搏擊的同時,使用力氣蠱。但現在,幾十場戰斗下來,他已經能做到自身和獸影的戰術配合。
  雷豬憨猛,沖鋒起來,遇石崩石,遇山崩山。巖鱷剛強,甩尾如鋼鞭,張口如鋸磨,兇殘之氣四溢。昆侖牛蠻勇有加,角挑四方,背如山石……這三種異獸虛影,一但催發出來,百歲童子都要焦頭爛額,一陣手忙腳亂。
  獸影化實,對百歲童子來講,是巨大的威脅。但打散了獸影,也只是擊潰一道力氣罷了。
  當方源再次催動力氣蠱時,獸影又將重現,生龍活虎。
  “幸好小獸王的這三大異獸虛影,只能憑運氣打出來。他的全力以赴蠱只有三轉,還不能催動這些異獸虛影!”
  百歲童子被方源死死的壓入下風,心中卻有許多慶幸。
  方源雖然將山豬、鱷魚、青牛獸影,分別提升到雷豬、巖鱷和昆侖牛三大異獸影。導致整體上的戰力有所上升。但是,也有弊端產生。
  他的全力以赴蠱只有三轉,還不能隨心所欲地催動這三大四轉的異獸之影。
  除非方源從信王傳承中,得到百戰不殆蠱,將全力以赴蠱提升到四轉。
  “干爹的情況,越來越不妙了。我們要不要出手?”
  “你想找死嗎?這兩個人的戰斗這樣激烈,我們還沒參戰,就被這余波掃成肉糜了!”
  “強,真是太強了。我們這些人中,也只有飛天虎才有資格參戰。可惜她早就被方正殺了。”
  “那難道我們就這樣看著嗎?”
  “怕什么?干爹是那么好對付的?他肯定還有手段呢!”
  山洞外,百歲童子的干兒子、干女兒們,看著眼前聲勢激烈的戰斗,各個心驚膽戰,手腳發涼。
  百歲童子體型小,打法刁鉆,四處閃躲,專打方寸之地,拳腳爆發出來,形成打擊力道。
  而方源大開大合,直腳橫拳,手臂如長槍,腿腳如大棍。時不時地還打出爆炸般的聲響,聲勢威猛。
  百歲童子被壓入下風,騰挪的空間越來越少。
  這些個月來,方源在蠱蟲方面又有提升。
  不僅將青牛虛影,提升為昆侖牛影。同時,還將精鐵骨蠱運用完畢,一身的骨骼硬度再次提升,是原先的兩到三倍。
  除了這些,他還用了金鋼筋蠱,把自己一身的肌腱大筋,都打造成金鋼似的的強度。
  古銅皮、精鐵骨、金鋼筋……
  這三者防御,連成一片,相互輝映,讓方源的防御力大大增強。再配合金罡蠱,已經足以應對四轉巔峰蠱師的全力攻擊!
  百歲童子越打越心驚:“這個小獸王,怎么這么老辣?!我從一開始被他壓入下風,多少次努力,局面居然一點都扳不會來!他還是年輕人嗎?這樣的人,怎么可能只有二十幾歲?”
  百歲童子回想自己二十幾歲時的樣子,和方源一對比起來,他感覺自己這些年似乎都活到狗的身上去了!
  “不行,我得撤了。這個小獸王,不能用常理估算。難怪鐵霸修會死在他的手里頭。到現在為止,他還沒有動用骨翼蠱呢!”
  百歲童子被方源打壓得,幾乎喘不過氣來,略微思量了一番,心生退意。
  他身形猛地一變,向山洞奔去。
  “百歲童子,你怕了嗎?”方源催動橫沖直撞蠱,緊追不舍。
  “百歲童子,有我在,你想到哪里去?”白凝冰忽然跳進戰場,擋在百歲童子的前面。
  “你!”百歲童子的注意力都放在方源的身上,哪里料得到白凝冰會忽然出現在身邊,施展辣手?猝不及防之下,他被白凝冰的攻擊打中,陣腳大亂。
  方源怎么可能放棄如此良機,一陣猛攻。
  也是他運氣到了,雷豬、巖鱷、昆侖牛三大獸影,猛地一齊打出來。
  巨力洶涌,澎湃如海,瞬間打昏了百歲童子。
  百歲童子還沒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,就被方源捉住腿腳,撕成了兩半。
  “啊!”
  “干爹啊,你死的好慘吶……”
  “百歲童子大人!!”
  一時間,在眾人的驚呼聲中,鮮血飛濺,白骨嶙峋,五臟六腑接連掉落在地上。
  “哈哈哈,什么百歲童子,也不過如此罷了。”方源仰頭長笑,狀極囂張。
  血液噴灑了他一臉,他瞪向眼前眾人,不悅地喝道:“吵什么吵,百歲童子臨陣脫逃,膽小如鼠,簡直是給力道抹黑,他死有余辜!”
  忽然,他臉色一緩,笑起來:“諸位都是明白事理的人,沒有相助這個無恥之徒。來來來,我們進去再喝酒。李閑,關于三王傳承的情報,你有沒有興趣?我還有交易要和你做呢。”
  眾人又驚又憂,又有些好奇。
  驚的是方源宛若魔神降世,又殺了一位成名人物,實力更加可怕。
  憂的是方源殺人如草芥,剛殺了一人,就哈哈大笑,談笑風生,簡直不把人命放在眼里。和這樣的人物相處,誰都會感到壓力重生。
  好奇的是,方源知曉三王傳承的秘密,現在要和李閑做交易。是不是能從他的手中,打聽到關于三王傳承的一些情報呢?
  眾人心思復雜,一時間猶豫不決起來。
  方源昂首闊步,和白凝冰并肩而行,直接邁入山洞。
  原本堵在洞口的眾人,下意識地給他倆讓出一個通道。
  方源步入酒宴,大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。這個位置,原本就是百歲童子坐的。
  “你們都坐吧,不要客氣。誰敢走,就是不給我小獸王面子!”方源虎目掃視,口中發出**裸的威脅。
  巖蜥李強、暴火星包同等人也只是四轉高階的修為,敢怒不敢言,只得坐下。
  冰冷的沉默中,其他人面面相覷,擔心方源暴起殺人,也只得紛紛坐下。
  方源瞇起雙眼,流露出笑意:“既然諸位都給我面子,我就賣個好給大家。”
  接著,他便隨口說出一個情報,關于三王傳承中的保命令牌。
  眾人聽了,紛紛雙眼發亮,把三王令牌的秘密牢牢記在心中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