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70 魔道的覺悟

“原來三王傳承,還有這樣的一線生機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我若是得到令牌,肯定更能放開手腳,不至于提前退出去。”包同大為感嘆道。
  李強則主動端起酒杯,向方源敬酒:“小獸王大人的一席話,真是字字千金。這杯酒慶賀閣下斬殺了百歲童子這個力道敗類!”
  人走茶涼,剛剛李強還在和百歲童子親切交談,如今換做方源,他立即改了詞,把百歲童子定性為敗類。
  “哈哈哈,好說好說。”方源卻不端起酒杯,而是看著百歲童子的這些干兒女,不耐煩地揮手道,“今天我斬除罪魁,心情好,就放你們這些人一條生路。不想留下來的,都給我滾。快滾,快滾,留著礙我的眼!”
  百歲童子一死,這些干兒子、干女兒早就心中焦惶,聽到這話,不禁面面相覷。
  “怎么?留下來,想給我殺嗎?”方源淡淡冷笑。
  立時,人群騷動起來,許多人狼狽而走,酒席瞬間空了一半。
  但百歲童子的這些干兒女中,還有少部分留了下來。
  “方正大人,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吶!”一個干兒子猛地跪下,涕淚交加地喊道,“我是被百歲童子那個家伙逼得認賊做父,小獸王大人您威加四海,氣蓋八方,救我于水火當中,您是我的救命大恩人吶!”
  “小獸王大人,您的強悍已經徹底征服了我的心,請讓我留下來,伴隨您左右,伺候您吧。”一個漂亮的干女兒嬌滴滴地哀求道。
  “小獸王大人,您拯救小的于災難當中,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,恩同再造,請讓我叫您一聲干爹!”一個七老八十的老頭子,跪倒在地上,動情地呼喊著。
  嘩啦啦。
  瞬間,方源的面前跪倒了一片。
  百歲童子一死,這群勢力的首腦就沒有了,立即分崩離析。大多數人逃離出去,而另外一部分人則改弦易轍,想要依附方源。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方源大笑起來,“說的真是動聽啊,不錯,不錯。”
  一群干兒女的臉上,也涌現出喜悅之色。
  但緊接著方源笑聲一斂,面色陰沉下來,低喝道:“一群阿諛奉承之輩!殺人就是殺人,罪惡就是罪惡,什么大恩大德。此等虛偽的贊賞,我從來不屑。我喜歡殺人,我喜歡罪惡,聽聽,多么直接,多么純粹。你們也都給我滾,想要報仇的,快去積攢實力,我等著你們挑戰我!”
  干兒女們既驚愕,又恐懼,紛紛愣住。
  “嗯?”方源從鼻腔中淡淡地哼了一聲,心念一動,獸影撲殺下去,當場擊斃一人。
  眾人如夢方醒,齊聲尖叫,紛紛向洞外狼狽逃竄,屁滾尿流。
  留下來的蠱師們,臉色都不好看。
  方源喜怒無常,動不動就殺人,讓身邊的人心中很有壓力。百歲童子雖然可惡,但和他相比較起來,可愛了不知多少倍了。
  唯有白凝冰,端坐在方源的左手邊位置上,藍色的眼眸半睜半閉,面色平靜如冰。
  李強的酒杯一直端著,沒有落下,此時他也忘了尷尬,勉強笑道:“小獸王大人,斬草要除根吶。這些人放走了,萬一日后發跡了呢?保險起見,還是都殺了為妙。小獸王大人記不全這些人也不要緊,我記得。由在下代勞,殺掉這些人,算是剛剛情報的謝禮了。”
  “無妨,無妨。”方源將背依靠在椅背上,淡淡一笑。
  放走了這些人,自有他的打算,不過卻不能明說。
  想了想,方源道:“我走魔道,就從未怕得罪人。只要自身不斷地強大,復仇算什么?十個人復仇,我就是殺十個人,百個人復仇,我就殺百人。若全世界復仇,我就殺了全世界!如果我被人復仇成功,那就證明我不夠強,不夠努力,懈怠了修行,死了也活該!”
  方源說著這話,眼中厲芒頻閃,左右掃視,如惡虎猛獸一般,無人敢和他對視。
  “小獸王對別人狠,對自己更狠!”
  “這個方正魔性太強了!不懼報復,不怕死亡,置生死于度外……”
  “方正瘋魔了,心理根本就不正常。和這樣的人做敵人,絕對是一場噩夢!”
  眾人聽了方源這話,心中冰涼一片。
  方源成功地震懾了眾人,便適可而止,展顏一笑:“我們喝酒吧。”
  眾人端起酒杯,戰戰兢兢,仿佛伴隨一頭吃人的猛虎,念及自身安危,原先的美酒也變得索然無味。
  但接著,方源又談及三王傳承,暴露出許多秘密。
  眾人心神完全被吸引過去,一個個的隱秘聽入耳中,很多人都興奮地鼻息粗重起來。
  唯有李閑憂慮驚疑:“這個小獸王打得什么主意?居然主動暴露出這些珍貴的情報,他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
  一個時辰之后,酒宴結束了。
  方源殺了百歲童子,鳩占鵲巢,還主持酒宴。而其他人意猶未盡,紛紛覺得不虛此行。
  走出洞口時,他們甚至還都有些戀戀不舍,想要從方源的口中聽到更多的消息。
  至于酒宴的原主人,那個百歲童子,被撕成兩半的尸首還在地上,血已經滲透到了土地中,慘白的骨頭月光之下,散發著冰冷的光。
  眾人談笑著,走過他的尸體,沒有人往這個失敗者,投去一瞥。
  這就是魔道失敗者的下場。
  成者王,敗者寇。
  所有的魔道蠱師,或多或少都有著這樣的覺悟。
  ……
  天空中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。
  陰沉的天空,寒風陡峭吹拂。
  細雨灑在少女的頭發上,肩膀,后背,乃至全身。
  “若男少主,人死不能復生,還請節哀啊。”鐵家四老中的首領,此時站在少女的身后,關切地勸慰道。
  但少女沒有說話,以往明亮如星的雙眼,此時失神而又空洞,再無往日的堅定并且犀利的目光。
  鐵若男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墓碑。
  這些墓碑是一塊塊切開來的山石,上面刻著沉眠者的名字。
  鐵沐、鐵刀苦、鐵線花、鐵傲開、鐵霸修……
  這一個個的名字,都能牽扯出鐵若男內心深處,最鮮明深刻的記憶。
  但曾經和她并肩戰斗,一起前行的伙伴們,已經成為了土地中最冰冷的尸體。如同鐵若男的心一樣,再無一絲溫度。
  “是我害了你們,我沒有盡到一個首領該盡的責任!”
  “你們死了,我卻獨獨活著。我是一個懦夫啊……”
  “這一切多么像一個噩夢,父親啊,我給您丟臉了。”
  鐵若男陷入深深的自責中,除此之外,還有懊悔以及迷茫。
  這個天之驕子,在經歷了喪父之苦后,努力攀升,如同一顆冉冉上升的正道新星,受到無數人的矚目和祝福。
  但是數月前的一場戰斗,方源親自將這顆新星打落谷底,成為陰沉的角落中,砸在地上,渾身裂紋滿布的灰暗隕石。
  “唉……”鐵家四老之首的鐵鉉之,看著陰雨中少女單薄瘦削的背影,發出一聲深深的嘆息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個蒼老的聲音,輕輕的,在他的身后響起:“已經幾個月了,若男這個孩子還是這樣子嗎?”
  鐵鉉之悚然而驚!
  什么人,居然如此接近自己,自己卻一直沒有發覺!
  剎那間,他渾身汗毛乍起,閃電般轉身,下意識地就要動手。
  但一只干瘦如柴的手,輕輕地搭在他的肩頭,同時還伴隨著一個聲音:“鉉之啊,稍安勿躁。”
  鐵鉉之頓時渾身僵直,空竅中沸騰的真元海面,被一股強大的無形巨力籠罩下來。
  好像是千丈的青山巨峰,陡然鎮壓下來。
  堂堂的鐵家四老之首,四轉高階的鐵鉉之,在這一刻,動彈不得,渾身都被禁錮住,像是琥珀中的一只小蟲!
  但當他看到來人的面貌時,鐵鉉之充斥心頭的驚駭欲絕,旋即轉為狂喜之情。
  “啊,是老族長您!”鐵鉉之脫口而出道。
  此時,站在他面前的干瘦老人,就是鐵家上一代的族長,鐵慕白!
  “族長之位,我早就退位讓賢了。如今我也不是家老,鉉之啊,你直接稱呼我慕白吧。”老人溫和地擺擺手,笑著道。
  “晚輩何德何能,如何敢直接稱呼老族長您的名諱!”鐵鉉之深深地彎下腰,恭謹地對老人一禮。
  對于眼前的老人,鐵鉉之的心中充滿了崇敬、孺慕之情。
  “名字不過是一個代號罷了,鐵慕白這個名字,本身就是用來稱呼的。沒有什么不妥。”老人言語淡然,眼眸滄桑,已經看破了名利。
  鐵鉉之還想說話,但老人卻微微擺手,慢慢走上前去,來到鐵若男的身邊。
  他站到墓碑前,背對著鐵若男。然后伸出手來,撫摸著石碑表面,輕輕一嘆:“鐵家人,死在哪里,就葬在哪里。這是鐵家從創建以來,就立下的規矩。你知道為什么嗎?”
  鐵若男仍舊半跪在地上,似乎沒有聽見,無動于衷。
  老人繼續道:“因為對鐵家人來講,戰死沙場,是最大不過的榮耀!鐵霸修、鐵沐、鐵刀苦、鐵線花、鐵傲開這些人是這樣,你的父親鐵血冷也是這樣。將來我死了,也會這樣。你死了也一樣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