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172 且讓他飛得再高些

《人祖傳》第二章第三節有載——
  太古的陽光,普照萬物生靈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夏蟬嘈雜,喧鬧出生命的熱量。而濃綠的樹木,形成一大片的陰涼,并隨著風兒搖擺。
  一大缸的美酒,擺放在太日陽莽的面前,他卻皺起眉頭,沒有大口暢飲的**。
  “神游蠱啊,神游蠱,你可害苦了我。現在我有美酒,也不敢暢飲。就怕喝醉了之后,被你帶到另外的險地。”太日陽莽苦惱地長嘆道。
  他前兩次,一次被神游蠱帶到了平凡深淵,一次被帶到毛民的油鍋里。幸虧運氣好,兩次都險死還生了。
  神游蠱道:“人族太子啊,我也不是故意陷害你的。其實,每一次都是你醉酒之后,動用了我的力量。我也是無辜的呀,況且我也曾經救過你一命,不是嗎?”
  神游蠱的確從斑虎蜜蜂的手中,救下過太日陽莽一次。
  太日陽莽神情頹喪:“唉……過去的事情就不提了,現在我因為有你,都不敢喝美酒。我的生活,變得了無生趣了。”
  神游蠱聽他這么一說,也感到慚愧:“既然這樣,那我教你一個方法。你先去天上,在九重天中的青天里,有一片竹林。在竹林中,采摘一節碧空的玉竹。再到九重天的藍天里,在夜晚的時候,收集星光碎屑中的八角鉆石。然后你在清晨時分,飛向天空,借助朝陽的榮耀之光,將我變成定仙游蠱。我成了那個蠱后,就再也不會帶著爛醉的你亂竄了。”
  太日陽莽聽了,頓時大喜過望。
  但他仔細一想,又覺得希望渺茫:“蠱啊,我生來腳踏實地,沒有煙云那般輕巧,也沒有鳥兒的翅膀,怎么能到青天之上,采摘玉竹。又怎么能收集星光碎屑中的八角鉆石?更不可能飛向朝陽旭日了。”
  神游蠱道:“也是啊,人是不會飛的。不過沒有關系,我們可以求助智慧蠱啊。它的智慧深不可測,一定會有辦法。”
  太日陽莽和智慧蠱早有交情,太日陽莽之所以喝酒,就是智慧蠱教他的。
  但智慧蠱當初教他喝酒,只是想讓他不要煩自己。察覺到太日陽莽要找自己,它連忙躲了。
  太日陽莽沒有找到智慧蠱,十分沮喪。
  但神游蠱又道:“智慧蠱找不到,我們可以去見思想蠱。它是智慧蠱的母親。”
  太日陽莽就找到思想蠱,尋求飛翔的辦法。
  思想蠱便道:“你找我算是找對了,因為思想天生就有自由的翅膀。不過每個人的思想,都是不一樣的,能有什么樣的翅膀,就看你自己的了。”
  說完,思想蠱散發出溫潤的光輝,點化了太日陽莽。
  在光輝中,太日陽莽的背后,生長出了一對潔白纖細的羽翼。
  這對羽翼,十分漂亮,潔白如雪,沒有一絲一毫的污漬,就像是白鴿的翅膀。
  思想蠱瞧了一眼,便道:“嗯,你這對翅膀叫做自我,每個人都有自我思想。這雙翅膀非常靈便,也非常自由。但是你要小心,不要被陽光過度照射,否則自我不是膨脹變大,就是縮減變小。”
  “年輕的人啊,你要切記我的叮囑。飛得過高,就會摔得越重啊。”思想蠱最后,語重心長地說了一句。
  太日陽莽得到名為自我的思想羽翼,十分高興,當即就飛向了天空。
  他飛啊飛,越飛越高。
  人生來就不會飛翔,像鳥兒一樣自由地飛翔,帶給太日陽莽十分新奇的感覺。
  他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玩耍,十分開心。并且同時,他也牢記著思想蠱的叮囑,從不在陽光下過度照射。
  每當晴天的時候,他就飛到云層里躲起來。
  就這樣,太日陽莽一直往上飛,終于飛到極天之上,青天的盡頭。
  在那里,一株株的玉竹,憑空生長著,蔓延著墨綠色的繁盛枝葉。
  這些玉竹,根系沉于虛空當中,竹尖也貫穿到虛空里面,從外面看,只有中央的一節節的竹干。
  太日陽莽信手折取一節。
  這節墨綠的竹干,就像是玉做的一樣,巴掌大小,中間空通,潤澤沁涼。
  太日陽莽得到了這節玉竹,很是高興。他又繼續往上飛。
  太古的蒼穹,分有九重,依次是白天、赤天、橙天、黃天、綠天、青天、藍天、紫天、黑天。
  太日陽莽在青天里,采摘了碧空的玉竹。幾天之后,他又飛上了更高一層的藍天。
  在夜晚時分,藍天中星光璀璨,星辰玩耍奔行間,灑下無盡的星屑。這些星屑匯集成海,星辰銀色的爛漫光河,在整片藍天中流淌。
  太日陽莽振動思想的雙翼,一頭扎進星河中遨游。
  他在無邊無際的星屑中,辛苦的尋找。那些七角的、十六角的星屑,他都不要。他只要八個角的星屑,這種星屑仿佛是一顆顆的鉆石,晶瑩剔透,完美無瑕。
  他找了好久,終于找到了一顆。
  在找到的第二天,太陽剛剛從東方升起的時候,他就飛向冉冉上升的朝陽。
  朝陽如一顆紅彤彤的燈籠,散發著溫暖的光。
  這陽光也非比尋常,乃是榮耀之光,能照耀萬物生靈,貫穿光陰長河。
  太日陽莽左手捧著碧空的玉竹,右手抓著八角鉆石的星屑,一邊飛向旭日,一邊喚出神游蠱。
  在榮耀之光的照射下,神游蠱吞下星屑,然后鉆入到玉竹中間去。
  “太日陽莽啊,我需要時間結繭化蝶,最終變成定仙游蠱。在這段時間內,你要一直向著太陽飛,不要斷了榮耀的光輝。但是你更要小心,思想蠱曾經說過,注意你背后那對自我思想的翅膀。我一旦化蝶成功,你就速速飛到云中去。切記,切記。”神游蠱關照道。
  太日陽莽哈哈一笑:“蠱啊,你就放心吧。我連平凡深淵都闖了過去,在毛民那里也能求生,有了名聲蠱,又勘破了虛榮。榮耀的陽光,也不能拿我怎樣。”
  “這我就放心了。”神游蠱的聲音漸漸微弱,璀璨的陽光漸漸地凝成一根根的絲線,組成光的繭,將神游蠱和玉竹包裹起來。
  太日陽莽振動潔白的雙翼,飛向太陽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光繭也越來越重,越來越厚。
  片刻之后,光繭陡然震破,從中飛出一只綠光瑩瑩的翩翩蝴蝶:“我終于成功了,從今天起,我就不是神游蠱,而是定仙游蠱,啊哈哈哈。”
  定仙游蠱繞著太日陽莽,高興地飛舞起來,忽然它驚呼一聲:“啊,不好!太日陽莽,你快看你的翅膀!”
  在陽光的照耀下,太日陽莽背后的雙翼,竟然已經變成原先的三倍大。
  “不要大驚小怪的,我早就注意到了,有什么關系呢?翅膀越大就越有力,我就飛得越高,飛得越快。”太日陽莽哈哈大笑道。
  “趕緊躲到云層里吧,不要再飛了。”定仙游蠱擔憂地道。
  “沒有關系,沒有關系的。”太日陽莽毫不在意。
  身后自我的翅膀,越長越大,最終比他的整個人還要龐大。太日陽莽振翅飛翔的速度,也越來越快。
  “定仙游蠱啊,你說九重天之上,會有什么?”他向著更高空發起沖擊。
  “別飛了,別飛了。你要是掉下去,我可幫不到你呀。”定仙游蠱十分擔憂。
  “有什么關系,我怎么可能掉下去呢?你看我的翅膀,是多么的強大,多么的有力!”太日陽莽剛剛反駁了這一句,背后的翅膀就膨脹到了極限,發生了爆炸。
  失去了翅膀,太日陽莽立即往下掉落。
  最終,他砸在地上,摔得粉身碎骨。
  人祖的大兒子,就這樣一命嗚呼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南疆,火炭山。
  紅褐色的山石上,擺放著一壇酒。靠著火炭山的地熱,酒水保持著一定的溫度。
  陽光照耀下來,方源端起酒杯,一飲而盡,舒服地感嘆道:“這種棉曲酒,最適合溫著喝。”
  一旁,白凝冰也坐著,卻沒有動眼前的酒水,而是遙望著三叉山方向。
  在那里,三色光柱沖天而起,直貫蒼穹。
  “你居然還喝得下酒?如今已經過了數月,三王傳承已經連續開啟了兩次。鐵慕白控制了三叉山,趕走了所有的魔道蠱師。這幾個月來,我們潛伏在火炭山上,就這樣望著嗎?”白凝冰不滿地道。
  她并不害怕死亡,只想追尋最精彩的生命。
  也許是被鐵家四老圍困受到刺激,或者是因為方源的實力已經反超了她。這些天來,她一直苦修不輟,毫不顧忌自己的資質正越來越高。
  “依我看,我們也能進入三王傳承當中。只要看準時機,趁著鐵慕白等人進入傳承,我們就能動身。憑我們的實力,三叉山上也沒有人能阻止我們。”白凝冰的話,很是激進。
  但方源好整以暇,神情悠然地擺手:“不著急,不著急。鐵慕白號稱鐵家的榮耀,乃是上一任的族長,五轉巔峰的修為,他是多么高高在上的人物啊。和他相比,我們就是他腳下的老鼠而已。就讓他飛高點,再飛高點吧。”
  說完,他舉起酒杯,對著三叉山的方向,微微而笑,喃喃輕語道:“來,鐵慕白前輩大人,晚輩我敬您一杯酒。”
  白凝冰瞟了方源一眼,但見那雙黑色的雙眸,幽深如潭,深不可測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