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74 五轉大戰

三叉山上,風云激變不定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鐵慕白鎮壓三叉山大半年后,終于引來魔道的宿敵。但同樣是五轉巔峰的巫鬼,卻不敵后出道的鐵慕白。
  接下來,戰局的發展,出乎所有人的預料。
  同樣是五轉巔峰的骷魔,忽然出現,將一一對戰的局面,改變成兩位魔道五轉,夾攻鐵慕白一人。
  正道上下大罵魔道卑劣無恥,而魔道人物,則紛紛涌來三叉山,無不歡騰鼓舞。
  上萬雙眼睛,都狂熱地凝望向天空。
  五轉巔峰蠱師的對決,向來十分少見,如今更難得的是,有三位五轉巔峰蠱師進行角逐。
  鐵慕白能力壓巫鬼,但是以一敵二,遠超他的能力范圍之外。不過巫鬼、骷魔兩人都是魔道蠱師,雖然一起聯手,但同樣也要防備彼此。
  由此一來,三者陷入到膠著戰中。
  烏云蓋頂,狂風呼嘯,爆發出來的巨響聲,驚天動地,震耳欲聾。
  忽然,金光綻放,一條四爪的金龍,撕開烏云,扯動風雨,龍吟聲傳播方圓千里。
  “哼,區區四轉的金龍蠱,也拿來現眼?”骷魔發出不屑的咆哮,“看我一爪撕爛你!”
  話音剛落,巨響聲起,金龍發出慘烈的嘶鳴,從高空墜落,一頭栽倒下去。
  眼看著金龍就要隕落,忽然一道金色的旋風,吹拂下來。
  四爪金龍被這旋風一裹,沉重的傷勢瞬間痊愈,昂首咆哮,重新升騰而起。
  “這是四轉的金風送爽蠱,治療效果十分強大,堪比五轉的蠱!”觀戰的李閑雙眼一瞇,認出了這道金色的旋風。
  “休想!”巫鬼忽然嘎的一聲怪叫。
  這怪叫聲,極其刺耳,像是烏鴉叫喚,觀戰的正魔人士聽了,都頭暈眼花,直想作嘔。
  隨著怪叫聲,一道烏黑發亮的光圈,直射下來,狠狠地撞擊在四爪金龍的身上。
  四爪金龍瞬間支撐不住,爆炸開來。
  一瞬間,刺眼的火光爆閃,仿佛是小型的太陽,觀戰眾人無不緊閉雙眼。
  聲音似乎要漲破人的耳膜。
  強大的風壓,隨后而至,席卷四面八方。吹倒無數的樹木、山石,許多蠱師頃刻間被活埋。
  狂風逆天而起,甚至沖散了遮天的烏云。
  觀戰的眾人半晌后,才恢復過來,一邊驚懼地后退,一邊仰頭望去。
  天空中,三道人影對峙!
  鐵慕白身著金色鎖甲,乃是四轉金縷衣蠱,防御卓絕。全身上下,又罩著一層金色霞光。正是四轉金霞蠱,可以令蠱師飛天。
  巫鬼則腳踩一朵烏云,嘴角向前劇烈地凸出,形成黑色的鳥嘴。
  而那骷魔,則緩緩地震動背后一對骨翅,渾身都覆蓋了一層骨甲,同時手肘、膝蓋、肩頭等處,都衍生出顏色各異的尖銳骨刺。乍一看,仿佛是個猙獰斑斕的人形刺猬。
  對峙的情景,只持續了短短幾個呼吸。
  三者同時出手,快如閃電。
  天空中,一道金霞穿梭,破碎虛空,犀利如劍。一道黑光飛騰,時動時停,詭異狡詐。一道彩帶斑斕,橫沖直撞,最是蠻勇張揚。
  尋常的肉眼,已經無法看清楚這三人的具體戰況。絕大多數人,只能聽到接連不斷的炸響聲,持續地摧殘耳膜。
  忽然,一道金光如刀,猛地劃過山腰某處。
  立時,山石崩裂成碎末,出現一道寬達兩丈,長達十幾丈的溝壑。
  不幸站在附近的觀戰蠱師,都被斬成了血漿肉沫。
  猛地,又有烏鴉的鳴叫,如雷霆般炸響。
  數百位倒霉的蠱師們,腦袋隨之爆炸。
  時不時的,骨刺如雨,從天空中漫射下來。
  許多蠱師躲閃不及,被骨刺貫穿,釘在地上,失去生命。
  戰斗升級到白熱化階段,三方已經不能收放自如。
  “五轉巔峰的蠱師對戰,就算是戰斗余波,我們也承受不起啊。”
  “太恐怖了,太恐怖了,我們趕緊走吧。再看下去,說不定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!”
  眾人心驚膽戰,紛紛逃離三叉山。
  就算是李閑、狐魅兒等人,也不敢停留在這里。
  三叉山上,唯有易火、孔日天、龍青天、翼沖、武神通這幾位四轉巔峰,還停留著。
  饒是如此,他們也都臉色凝重,注意力極端集中,神經如繃緊的弓弦,稍有不妙之處,就要閃人走路。
  很快,這些四轉巔峰的蠱師們也待不下去了。
  因為,三位五轉巔峰的蠱師,接連開始動用五轉蠱蟲。
  鐵慕白的點金蠱,四處飛射。不管山石草木、花鳥魚獸,一被射中,就化為金像,生機盡滅。
  骷魔的松骨蠱,方圓五十里內,一切的骨骼都迅速變得松軟,直至化為一灘骨泥。
  而巫鬼的烏七蠱,黑氣彌漫,一被污染,六轉以下的蠱蟲,都要遭到不同程度的封禁。
  在這世界中,蠱蟲轉數越高,越是強大,越是難得。四轉的珍稀蠱,已經難以購買。五轉蠱,幾乎在市面上不流通。而到了六轉的仙蠱,每一只都具有唯一性。
  方源前世混到六轉蠱仙的境界,也只能合煉出一只六轉的春秋蟬。對于大多數的蠱師來講,五轉蠱蟲已經十分稀缺緊俏。
  五轉蠱師之間的戰斗,最主要的還是看各自手中五轉蠱的厲害。
  “這就是五轉蠱的威能嗎?恐怖如斯,四轉的防御蠱根本難以抵抗,更別說三轉蠱了……”極遠處的某個角落,白凝冰聚精會神地眺望著三叉山戰場,藍眸中閃爍著凝重的光。
  她并非第一次看到五轉蠱師的戰斗情景。早在青茅山時,她就看過一次。
  但這一次,三大五轉蠱師的戰斗力,明顯要比天鶴上人,以及古月一代強盛許多。
  這是因為古月一代和天鶴上人,都是垂垂老朽,用種種方法變向延長壽命,而茍延殘喘的五轉蠱師。
  古月一代常年在血棺中沉眠,將自己變成僵尸,已經人不人鬼不鬼。
  而天鶴上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源自中州,到了南疆,戰斗力還會受到一定的壓制。
  白凝冰現在目睹的三位五轉蠱師,卻都處在他們的巔峰狀態,三方激戰起來,自然帶給她的心靈更強的沖擊力。
  “若是我面對這樣的五轉蠱師,根本不是他們的一合之將,甚至連逃跑的可能都沒有!”白凝冰觀戰良久,雙手下意識地握緊,深深地意識到了自己和鐵慕白等人的實力差距。
  五轉巔峰的蠱師,是紅塵世俗的頂點,蠱師中帝皇般的人物。
  尤其是動用了五轉蠱后,發揮出真正的戰斗力,能遇山崩山,遇江斷江,威能浩大,讓人不禁生出難以抵抗之感。
  “這就是你一直期待的好戲?”白凝冰收回目光,投向身邊站立著的方源,有些恍然地道,“鐵慕白以一敵二,終究勢單力薄。看來此戰之后,三叉山上的局勢,將發生天翻地覆的劇變。魔道將壓過正道,數月以來,你一直在等待這個良機吧?”
  方源靜靜地望著,神情淡漠地搖頭:“五轉蠱蟲已經十分難得,很多五轉蠱師甚至連一只五轉蠱都沒有,只能用著四轉蠱。因此一位五轉蠱師的戰力,就得看其掌握的五轉蠱是什么,有多少只。”
  “魔道蠱師向來缺乏資源,大多只能憑借運氣機緣。骷魔、巫鬼二人,手中只會有一兩只的五轉蠱蟲。但鐵慕白卻不一樣,他有鐵家這個大背景,手中的五轉蠱至少能有三只。”
  白凝冰神色一動:“那你的意思是,這場戰斗鐵慕白能獲勝?”
  方源卻又搖頭:“蠱蟲就是蠱師的底牌,一旦暴露就會被針對。鐵慕白不會輕易地,讓自己手中所有的底牌暴露的。這場戰斗,從一開始就沒有勝利者,也無所謂失敗者。”
  白凝冰是個冰雪聰明的人,聽到方源這么一點撥,頓時恍然大悟。
  這場戰斗不管有多么激烈,也只是一場試探。
  鐵慕白、巫鬼、骷魔為什么而來?
  難道就單純地為了彼此的仇怨?
  這不可能!
  對于他們這樣的人來講,最大的目標是擺脫凡俗,沖擊六轉蠱仙境界,從而達到長生的目的。
  這三者都是占據了巔峰,傲視凡俗的人物,經歷豐富,恩怨情仇早已經不能讓他們沖動。他們的每一個行動,都有各自的深意。
  “他們三者大戰,什么地方不可以,卻偏偏選擇了三叉山。所以,鐵慕白、巫鬼、骷魔三人的深意,已經昭然若揭,那就是三王傳承!”
  白凝冰的雙眼中,不斷閃爍著思量的光。
  “三王都是五轉蠱師,傳承中留下的五轉蠱蟲,每一只都對他們的實力,有著巨大提升。有寶藏在眼前,他們怎么可能舍生忘死地戰斗?除非是雙方的戰力,極為不平衡,差距很大。但現在看來,明顯不是這樣。所以這場戰斗只能是平局啊。”
  原本撲朔迷離的戰局,陡然間變得清晰無比。
  白凝冰下意識地瞟向方源。
  在所有人為五轉蠱師激戰,而心馳神搖的時候,他仍舊是那么的冷靜,仿佛是旁觀者,事不關己的樣子。
  但真的是事不關己嗎?
  白凝冰在心中搖搖頭,沒有人比她更了解,方源對三王傳承的渴望。
  但即便是這般的渴望,他也能按捺住沖動。
  面對這樣的對手,白凝冰心中沉重無比:“如此深不可測的城府……我如何才能從他的手中,取得那只能讓我變回男兒身的陽蠱?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