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75 福地有災劫

半個月后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三叉山,某處山頭。
  一群灰白色的山猿,足有近千頭,喳喳怪叫,把鐵若男包圍得水泄不通。
  鐵若男深吸一口氣,忽然揚手,灑出一大蓬的金針蠱。
  金針蠱并非天然孕育,而是鐵家蠱師合煉得到的蠱蟲。每一根金針蠱,都是二轉蠱,形如食指長的金色細針。
  金針蠱射入猿群當中,這些猿猴有的直接動彈不得,有的當場毒發斃命,有的發狂顛亂,竟然開始攻擊周圍的同伴。
  鐵若男連連灑出金針,山猿大軍一片混亂,損失慘重。在慘嚎聲中,它們狼狽奔逃。很快,原本喧鬧的戰場,就平靜下來。
  一大片的山猿,倒在地上,有的已經死亡,有的奄奄一息。
  鐵若男緩步走到它們身邊,再次灑下金針蠱。
  但這次,這些金針蠱卻有治療的效用,射入山猿體內,化為一團團金光,穿梭在傷患處,令許多山猿重新恢復了行動能力。
  金針蠱本身,并不出奇。但是配合毒液蠱,就能形成毒針。搭配僵滯蠱,就能讓敵人動彈不得。配合亂神蠱,則能讓敵人敵我不分,陷入混亂當中。若在配合生機蠱,還能有救治的作用。
  這四種戰術搭配,鐵若男前后只花費了七八天,就已經演練成熟。并以此在實戰中,獨自擊敗了一支近千頭的山猿群。
  “若男這個孩子,資質卓絕,悟性十足,更重要的是性子堅韌剛毅,的確是鐵家的棟梁之才。”鐵慕白在不遠處看著,臉上沒有任何的神情,心中卻藏有許多贊賞。
  對于這位鐵家的老族長,一生不知見過多少天才的崛起,又目睹了無數天才的隕落。
  他深知:險惡艱苦的生活環境,總能催生出許多天資卓絕之輩。但天賦只是一個方面罷了,難能可貴的是天才的秉性。
  一個天才,若能吃得了苦,耐得住寂寞,將來才有可能會有大的成就。
  性格有缺陷的天才,只能是流星,耀眼一時。
  鐵慕白為什么要教導鐵若男?一來鐵若男、鐵血冷的血脈,和他有著淵源;二來鐵若男歷經磨礪,性情已經被打磨得如同青石,沒有一絲的浮躁,只剩下穩定堅忍。
  鐵若男就像是一塊璞玉,稍一打磨,就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輝。
  “老族長。”鐵若男攀上山頭,來到鐵慕白的身旁,抱拳行禮。
  少女對眼前的這位老人,充滿了敬佩和尊重。
  就在半個月前,這位鐵慕白老人,以一敵二,大戰魔道兩位五轉強者。
  他先是利用五轉的點金蠱,輕松地和兩大魔頭周旋。之后,又動用五轉的金湯蠱,使兩大強敵知難而退,戰意削弱,最后各自罷手。
  鐵慕白的強大,仿佛是一盆冷水,澆在魔道蠱師的心中。讓他們剛剛暴漲起來的氣焰,一下子就衰弱下去。
  此戰的結果,是正魔兩道共同競爭三王傳承。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來,鐵慕白游刃有余,根本沒有使出全力。
  “不錯,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就掌握了這些戰術變化,很好。”鐵慕白淡淡地贊賞了一句,然后信手一揮。
  刷。
  一大蓬的金針蠱,揮灑出來。
  但和鐵若男的金針蠱不同,鐵慕白揮灑而出的金針蠱,極為細小,簡直像是雨滴拉成細絲。
  灑在空中時,就像是一團金霧。
  金霧隨風而動,刮過一片山石。但見整塊巨石,發出稀稀疏疏的響聲,好像是上千只蠶,在吃桑葉般。
  鐵若男瞳孔一縮,立刻就識得此變化的厲害之處。
  金霧過處,山石已經被滲透,被洞穿,布滿了細微的無數孔洞。山石旁邊的樹木,也被洞穿,頃刻之間生機毀滅。
  若人中了此蠱,渾身上下都會被上萬的細小金針洞穿,五臟六腑都會被破壞掉,實在是恐怖的殺招!
  鐵慕白又信手一揮,飛射出三根金針蠱。
  這三根金針,卻又生出變化,又粗又長。正常的金針蠱,只有一個手指長,但這三根金針,堪比一個手掌的長。
  三根金針蠱,飛到一只山猿頭頂,閃電般刺下。
  一只垂直電射,直接扎進山猿的頭頂。其余兩根,則分別從山猿的左右太陽穴中刺入,大部分直接沒入山猿的腦顱中,只剩下一小部分露在外面。
  這山猿被鐵若男治好,剛要逃跑,就中了金針。
  山猿發出一聲慘嚎之后,忽然幾下跳躍,跪倒在鐵慕白的腳下。
  一對猿眼瞪得老大,臉上更是充斥著無比的驚惶、恐懼、憤怒之色。
  但奇詭的是,它的身體不受它的控制,畢恭畢敬跪著,一動都不動。安安靜靜的,發出不了一絲的叫喊聲。
  鐵若男從未料到這番奇景,一下子都驚得呆住。
  鐵慕白笑了一聲,俯視著腳下的山猿,淡淡地開口道:“金針蠱配合起霧蠱,就能形成金霧。這金霧看似飄渺虛弱,但實際上攻擊極其強悍,尤其擅長破除蠱師的防御。我二十八歲時,行走南疆,憑借此招縱橫陸川江一帶。”
  鐵慕白頓了頓,又接著道:“金針蠱再搭配操偶蠱,就能控制生靈軀體。我四十二歲后,修行到四轉巔峰,結束閉關,開始試劍天下。來到鐵幕山時,遭到魔道一伙山賊,共五十多位蠱師圍攻。憑借此招,令其中三十八位反水,最終將其一網打盡,為民除害。”
  鐵若男聽得心馳神往。
  她早年時,就跟隨父親,走南闖北。但亦聽說,這位老族長的英雄事跡。
  老族長是甲等資質,剛剛修行時就嶄露頭角,成為當時鐵家的第一新星。而他也不負眾望,在五十歲之前,就成為四轉巔峰。
  他結束閉關,試劍南疆,過山跨水,一路縱橫,打出自己的名聲。
  回歸到鐵家之后,他成為鐵家族長,帶領鐵家,苦心經營。一時,鐵家風頭強勁,令武家、商家都黯然失色。
  他的一生,充滿了榮耀和光輝。無數的戰績,不論是單打獨頭,縱橫南疆,還是領袖群雄,鏟奸除惡,都是勝多敗少。
  尤其是他作風強硬,敢打敢拼,十分強勢,在位時令多少敵人都聞風喪膽。就算是正道中人,聽到鐵慕白的名頭,也會心頭壓抑。
  現在,鐵若男聽著老族長平淡的回憶,就不禁心潮澎湃。
  她的腦海中,不由地浮現出一幕幕情景。
  昔日,英雄不老,俊美清雋,一身青衫,縱橫山水。斬強敵于一手,無人可擋,萬眾矚目。
  然而歲月無情,終究將那少年,催成老者。
  但鐵慕白仍舊是鐵慕白。
  哪怕他再年老不堪,也掩蓋不住他一生的光輝事跡。
  這些戰績,是籠罩在他全身的奪目光環,即便是層層歷史的塵埃,也掩蓋不住這樣的光輝。
  “老族長大人,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教導,金針蠱在我手中,不會墮了您的威名!”鐵若男擲地有聲地道。
  但老人欣慰地點點頭,拍拍鐵若男的肩膀。
  “你這孩子,鐵骨錚錚,流著我們鐵家的血,有我們鐵家兒女的擔當。這很好。我把我的一生所學,傳授給你,也是希望你將來能夠扛起鐵家的一面旗幟。那個小獸王方正,是留給你的一場考驗,你有信心么?”
  “我有信心,也有計劃。老族長放心,方正這個家伙已經徹底墮落魔道,我必將授首之!”鐵若男目光堅定無比。
  “很好,勝不驕敗不餒,你能從打擊中走出來,從磨難中汲取力量,這是許多年輕人都做不到的事情。你只要保持住,將來一定會是鐵家的榮耀!接下來,我就將這兩種變化的原理、心得、經驗,以及衍生出來的其他變化,都傳授給你。”
  就這樣,兩人一個用心的教,一個盡力的學。
  大半個時辰之后,鐵慕白傳授完畢:“好了,你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,可以問問我。”
  鐵若男悟性上佳,早已經將傳授的東西全部銘記在心。
  但她想了想,還是開口問道:“這些天來,我發現三王傳承的開啟時間,越來越短,每次進入的蠱師人數也越來越少,三道光柱早已經不像原先的,那般粗壯明亮。現在很多人都在盛傳,說福地已經接近毀滅的邊緣。這是真的嗎?”
  鐵慕白點點頭:“的確是真的。”
  “有些東西,你現在還接觸不到。萬物平衡,有陰就有陽,有水就有火,有福就有災厄。”他將目光轉向三叉山的頂峰,嘆了一口氣道:“每一片福地,每隔十年,就會有一場地災。每隔百年,都會有一場天劫。這片福地源自上古的一位神秘蠱仙,后來被三王繼承,改造成傳承之地。”
  “這片福地,已經老了,天年將至。若是有地靈還能支撐些許時日,可惜連地靈都沒有。”
  “沒有地靈的福地,就是一艘正在沉沒的海船巨舟。任何人都能進入其中,搜刮里面的財富。搜刮得越多,這艘巨舟的漏洞就越大,沉沒得就越快。這塊蠱仙福地,已經行將就木,支撐不到十年之期的地宅,就會因為仙元耗盡而毀滅的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