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80 一切皆在謀算中

方源殺了鐵慕白,立即撲到他的無頭尸體旁,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將心神探入他的空竅里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空竅四壁如晶體透明,廣袤的真元海面,波濤洶涌。
  五轉蠱師,擁有紫晶真元。初階是淡紫真元,中階是嫣紫真元,高階是深紫真元,巔峰是晶紫真元。
  鐵慕白是五轉巔峰蠱師,擁有的真元一片晶瑩,仿佛是水晶融化成液體,深邃的美麗中,蘊藏著無比的力量。
  五轉巔峰和四轉高階之間,差距巨大。這樣龐大的真元海,足有九成八,就是一百個方源也比不上。
  紫晶真元海中,還飛著蠱蟲。
  一只黃金小手,在海面上空胡亂飛舞,仿佛是一道金光。這就是鐵慕白的本命蠱,曾經在三叉山上和骷魔、巫鬼戰斗時,運用的五轉蠱蟲——點金蠱!
  點金蠱,威能卓絕,任何生靈一被射中,都會化為純金,喪失生命。
  就算是骷魔、巫鬼,也不敢攖其鋒芒。連易火、孔日天這些四轉巔峰,都不敢觀戰下去,主動退避三舍。
  這是鐵慕白強大的遠戰手段。
  方源若也用遠戰,寄托在力氣上的獸影,一被金光射中,也會化為黃金雕像,立即犧牲。方源再也不能回收。
  除了點金蠱之外,紫晶海底,還流淌著一股黃金暗流。
  這條暗流,像是黃金融成的水,在海底恣意流淌。
  此乃金湯蠱,同樣高達五轉,一旦催動起來,防御極強,能解蠱師后顧之憂。更妙的是,它是水液,形狀任意變化。就算被打散,也能如水般重新匯攏起來,極為難纏。
  鐵慕白若催動起金湯蠱,哪怕方源動用全部戰力,也不能破開這層防御。
  紫晶海水中,還有一顆眼珠子。看似渺小不起眼,但時不時綻放出的金芒,璀璨奪目,比星光都更耀眼。
  這是金剛怒目蠱。
  它同樣高達五轉,但并非用于偵察,而是攻擊蠱。
  蠱師催動之后,無形的目光就有了攻擊能力,仿佛是巨杵直撞人心。一旦對視,就能直接攻擊對方的心魂。
  此蠱被鐵慕白雪藏,就算是和骷魔、巫鬼戰斗,也沒有動用。
  一旦動用,就是雙方蠱師間魂魄的直接較量,勝敗立分,是壓箱底的殺手锏。
  鐵慕白曾動用許多蠱蟲,增強自身魂魄底蘊。而方源走的力道,對于本身魂魄沒有增益。
  鐵慕白若用金剛怒目蠱,只需和方源對視一眼,恐怕便能將方源的魂魄,擊得飛散。
  要使用這金剛怒目蠱,還得配合金睛。
  尋常的眼瞳,一旦冒然使用,反而會將自己搞瞎。只有先用兩枚金睛蠱,將自身的雙眼,改造成金睛,才能安全地運用金剛怒目蠱。
  很顯然,鐵慕白既然藏有金剛怒目蠱,自然他的雙眼已是金睛。
  就像方源將自己的皮膚,改造成古銅皮,將骨骼打造成精鐵骨一樣。
  除了這三大五轉蠱之外,鐵慕白的身體里還有四只四轉的蠱蟲。金龍蠱、金風送爽蠱、金縷衣蠱、金霞蠱,各個都非凡俗,皆是金道蠱蟲中的精品。
  這些蠱蟲,都被方源全部收刮出來!
  確定鐵慕白的身上,再沒有其他蠱蟲之后,方源取出獸力胎盤蠱,照著鐵慕白的小腹處,催動起來。
  鐵慕白喪失了生命,他的空竅正緩慢萎縮。此時被獸力胎盤蠱一吸,空竅竟從鐵慕白的身軀中拔出,落到胎盤中,被胎盤中央的猛獸吞噬。
  吞并掉空竅之后,原本粗糙不堪的獸力胎盤蠱,猛地變得晶瑩潤澤起來。原先仿佛是黃泥捏成的土胚,表面孔隙粗大。如今也發生改變,變得緊密厚實,如同磚塊了。
  這獸力胎盤蠱,乃是福地原主人的奇想,就是如此運用。不斷地吸收蠱師空竅,然后慢慢積累,發生質變。
  要煉成第二空竅蠱,自然要以空竅為主要材料。
  煉成獸力胎盤蠱,就是用來吞噬他人空竅。屠戮眾生,成全自己一人,此舉已然步入魔道,可想而知,那上古的力道蠱仙也不是什么好鳥。
  這獸力胎盤蠱,旁人用了,興許還有心理負擔。但方源用著,卻心安理得,毫無不安。
  他在前世,為了煉制春秋蟬,屠戮萬里,血流成河,掀起無邊的腥風血雨,不知道殺了多少人。現在殺個把蠱師,算得了什么?
  “好好好!這獸力胎盤蠱,吸收了鐵慕白的空竅,已經將第二空竅蠱的資質,一下子提升到了四成。不錯,不錯。”
  “這是以數量積累起來,換取質量上的突破,當中蘊藏著量變引發質變的真理。超凡脫俗,成就仙蠱,豈能沒有代價?當年我煉春秋蟬,屠殺千萬人,也是如此緣由。”
  “吞噬的空竅越好,數量越多,將來煉成的第二空竅蠱資質便越是上乘。接下來,我還要殺蠱師,大殺特殺,將他們的空竅都用來提升我的獸力胎盤蠱!哈哈哈,啊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方源細細查看了獸力胎盤蠱后,喜上眉梢,繼而仰頭大笑。
  為什么要屠殺鐵家小隊?就是要鐵家震怒,引來五轉蠱師。
  一位五轉蠱師的到來,就會破壞平衡,產生連鎖反應,吸引更多的五轉蠱師。
  “這些五轉蠱師、四轉蠱師,都是我的獵物!幫助我成就第二空竅蠱!”方源大笑。
  一切的布局,數年來艱苦的謀劃,期間冒了多少的風險,如今都開始一一實現了。
  這是多么的暢快,多么的舒爽!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,黑發竟似狂舞,眼中魔焰升騰。
  要論真實戰力,五轉巔峰的鐵慕白是方源的上百倍!
  別的不說,單單點金蠱,方源一旦中招,就是滅亡,根本無法存活。
  就算鐵慕白只動用四轉蠱,五轉巔峰的晶紫真元,也不是方源區區的黃金真元可以比擬的。
  但是!
  在三王傳承當中,蠱師受到天地偉力的壓制,沒法子動用自身的蠱蟲,同時一身的防御也削減至無,變得脆弱不堪。
  但方源就不一樣了——
  他有地靈的幫助。
  地靈是什么?是福地之主!在它的支持下,方源就算在三王傳承中,也可催動自己的蠱蟲。
  而鐵慕白空有五轉巔峰修為,一套強大的蠱蟲組合,卻動用不了。
  在方源的面前,他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靶子,一只肉雞。剝開了所有的防御,脆弱得如同嬰孩。
  他動用不了一只金道蠱蟲,甚至連自爆都做不到。
  他辛辛苦苦一輩子,積累起來的這套蠱蟲,如今都便宜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殺了鐵慕白,一一將其蠱蟲收入竅中。
  六轉春秋蟬的威壓,最多壓服四轉蠱蟲。本來這三只五轉蠱,方源還壓服不了。但此地環境特殊,蠱蟲皆被天地偉力所壓制,一動都不能動。
  在方源的真元煉化之下,它們乖乖就范,頃刻易主。
  “好,你提取了一個五轉巔峰的空竅,這樣一來,第二空竅蠱的資質就暴漲到了四成。不過你要注意,剛剛為了傳送你,支持你出手,耗用了不少仙元。”地靈的聲音忽然傳來,警告方源道。
  方源停住笑聲,神色沉靜下來:“這點我也料到了。”
  他冷笑一聲,雙眼精芒閃閃,語氣中充滿了運籌帷幄的氣度。
  他接著道:“霸龜,你沉眠太久了,福地已經被三王改造,你喪失了太多的掌控。縱然你是福地之靈,可以將這些改造恢復過來,但是此舉卻需要調用大量的仙元,而銅鼎中的仙元已經所剩無幾了。如果將鼎底的真元,分成十六份。那么剛剛的損耗,就有半份。”
  霸龜楞了一下,傳音贊嘆道:“你說對了,的確如此。你居然將仙元的損耗,都計算得如此精準。你的表現,令我刮目相看!”
  方源前世修成蠱仙,對于仙元的運用,簡直了如指掌。做到精準測算,可謂易如反掌。
  “我估算了一下,十六份仙元,至少得有八份,留作煉制第二空竅蠱。剩下的八份中,支撐三王傳承,需要消耗四份。斬殺蠱師,至少要三份多一點。剩下的一份不到,就留作備用,用來應付突發情況。”
  但霸龜卻道:“年輕人,你這次算錯了。煉制仙蠱,至少需要十份真元。而支撐三王傳承,卻只需消耗兩份。等到你斬殺足夠,我就將整個福地關閉。”
  “不,我算得沒有錯。”方源搖搖頭,“煉制第二空竅蠱,雖然要消耗仙元,但其中有些步驟,我們卻可以用元石代替。這樣一來,就能節省出兩份仙元。而且接下來,你不能關閉傳承,反而要一直維持入口開啟。”
  “為什么?”地靈問道。
  方源便答:“因為你一旦關閉傳承,我斬殺五轉蠱師的事情,就要暴露出去。到時候,這樣的異變,就會引來更加強大的敵人。”
  “你就算主動關閉了福地,也無法驅除傳承中留下的蠱師。因為三王改造福地,你驅逐他們,就要消耗不少的仙元。仙元已經不足,每一分都很重要,是煉蠱的必需品。”
  “到了煉蠱后期,仙元減少,福地面臨崩潰,漏洞百出,溝通外界。封閉福地也沒用,你的力量也急劇減弱,大殿必會被發現。到時候,我們就要受到蠱師們的圍攻,煉蠱很有可能因此失敗。”
  一陣沉默后,地靈傳音道:“你說得很對。但是你的方法,也有弊端缺陷。若用元石取代仙元,至少得有三千萬的元石。你的身上,有這么多的元石嗎?”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!
  “我的身上,只有上百萬的元石,當然不夠。不過不要緊啊,還有其他的蠱師。尤其是四、五轉的蠱師,身家一定豐厚,打殺了他們,我們還愁區區元石嗎?”
  霸龜思考了一下:“你說的對,我給你的幫助將會越來越小。煉蠱最后關頭,就是最關鍵的時刻。就按照你說的辦吧。”
  (Ps:我這人更新渣,弱弱地喊一聲:諸君若看得爽,不妨贊一下這個章節,只需2起點幣……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