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81 屠戮五轉

一場犬群之間的戰斗結束了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“鐵甲狗群的防御力就是強大。”五轉魔道大蠱師骷魔,看著身邊數百頭的鐵甲狗,十分欣慰。
  鐵甲狗渾身長著皮甲,黑幽厚重,簡直如鐵一般。是犬王傳承中,前面五十關內,防御最卓越的犬獸。
  就在剛剛,骷魔指揮著狗群,打了一場大勝仗。
  戰果更是豐碩,他用馭犬蠱,將一只碧眼犬王,招攬到了自己麾下。
  這碧眼犬王,不僅是百獸王,而且身懷野生蠱蟲,極為克制陰犬。
  “我上一次失敗,就是碰到了陰犬。普通狗群打殺不了這種虛無軀體,這次有了碧眼犬王,陰犬就不怕了。”
  這才犬王傳承的第十八關,骷魔已經擁有了一頭犬王,還有大批的鐵甲狗。
  他到底五轉的蠱師,出手的確非同凡響。
  同時,他這次的運氣也實在不錯。
  犬王傳承就是這樣,在三王傳承中最需要運氣。運氣好,前期積累深厚,猶如滾雪球,越滾越大,中后期就會越容易闖關。
  “上次失敗,只闖到六十八關,這戰績出去我都不好意思說!今天,我是時來運轉了,有了這么好的開局。不過也不能大意,鐵慕白這次可是選擇了信王傳承啊。據說他上一次,可是闖到了八十關之后了。”
  一想到鐵慕白,骷魔的心思就變得沉重起來。
  他心知單打獨斗,絕非鐵慕白的對手。因此在選擇進入傳承的時候,他就主動避開鐵慕白,選擇了犬王傳承。
  實則,三王傳承當中,信王傳承的前期最是好闖。蠱師可以用言語干擾毛民,使得自己不戰自勝。
  至于這個訣竅,當然是方源主動流傳出去的。
  骷魔思量了一番,便收拾心情,打算抓緊時間,繼續闖關。
  就在這時,在他的面前,空間破開,現出一個陌生的年輕人來。
  “嗯?什么人!”骷魔驚駭欲絕!
  他闖蕩三王傳承,已經有不少次了。對三王傳承十分了解,但眼前的景象,卻實實在在地發生了,讓他感到難以置信的震驚。
  來者正是方源。
  他聽到骷魔的叫喊,哈哈一笑:“什么人?要你命的人!”
  說完,就催動金龍蠱。
  金龍乍然出現,發出咆哮。龍須飄搖,龍睛怒睜,四個龍爪猙獰恐怖。
  骷魔看到這一幕,差點嚇得屎都出來了!
  他不敢相信地大吼起來:“怎么可能!你竟然可以動用蠱蟲?這怎么可能!!”
  生死存亡之際,他渾身一個激靈,連忙也催動自己的蠱蟲。
  但是得不到任何的響應。
  吼!
  金龍撲殺過來,一爪抓去,將他幾乎整個上半身都捏碎。
  堂堂的骷魔,一代梟雄,老資格的魔道大高手,就這樣死了。
  死的時候,連保命的令牌都來不及用。當然,在地靈的操縱下,即便他用了令牌,也沒有效果。
  “金龍蠱果然攻伐霸道,不過風格到底是粗獷的,難以細膩操縱。”方源品味了一下,他原本只想捏爆骷魔的頭顱,結果直接將骷魔的上半身都捏碎了,讓他心頭微微一跳。
  幸好,空竅藏在腹部肚臍附近,沒有損失。
  方源跨步上前,心神探入空竅,開始搜刮蠱蟲。
  骷魔的蠱蟲,多達八只。但只有一只五轉蠱,名為松骨蠱,非常陰損。
  此蠱能在方圓五十里的范圍內,松軟一切生命的骨骼。就算是方源將渾身骨骼,都改造成精鐵骨,也要被克制,遲早都會軟化成泥。到那時,方源將毫無還手之力。
  沒有了骨骼的支撐,他將如一灘爛泥,徹底癱軟在地上。五臟六腑相互擠壓,血管肌肉亂成一團,不需要別人出手,過不了多久,便會命喪黃泉。
  而其他的七只蠱,都是四轉。這些蠱都和骨道相關,也不乏精品就是。
  “可惜,我對骨道了解不深,頂多臨時客串一下。真正全部繼承這套蠱,發揮出的戰力,不會有骷魔的一半。還是先收藏了罷。”方源心中考慮了一下。
  到了骷魔這種程度,打造出來的蠱蟲組合,必定適合他的個性,他的作戰風格,詮釋著他對骨道,對戰斗,對蠱師的理解。
  方源最擅長的,還是血道。前世他受益于血海傳承,就是靠著血道起家立業。他對血道的理解,十分深厚。若骷魔是血道蠱師,情況就不一樣了。
  盡取了骷魔的蠱蟲,方源便催動獸力胎盤蠱,將他的空竅也吞噬。
  獸力胎盤蠱得到滋潤,又提升一籌。原本表面如同磚石,現在已經有了一層潤光,表面變得細膩,猶如粗制的陶瓷。
  可憐骷魔一代梟雄,散修出生,獨自打拼。一生把握了不少機緣,再加上后天努力奮發,千難萬難,這才走到這一步。
  結果一朝身死,所有辛苦的成果都被方源吞并。堂堂的五轉大蠱師,也從巔峰隕落,成了方源腳下的踏腳石。
  “可惜馭犬蠱不能回收,否則這些狗群也可以為我所用。”方源遺憾地看了狗群一眼,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一場戰斗正在激烈地進行著。
  巫鬼指揮著菊花秋田犬,和一只龐大的電文狗群,相互糾纏廝殺。
  菊花秋田犬這種犬獸,極為團結,數量越多,戰力越大。但巫鬼顯然運道不好,手中的菊花秋田犬,只有四十多頭。
  他將這些犬獸,全部壓上前線,全神貫注地控制。
  菊花秋田犬面對數量是己方五倍的電文狗,各個帶傷,卻傷而不死。相互掩護,精妙的配合,顯現出巫鬼強大的馭獸才華。
  巫鬼在許多年前,就是奴道蠱師。后來資源不足,只能轉換流派。
  刷。
  方源忽然現身,站到了巫鬼的身后。
  巫鬼殫精竭慮地操縱菊花秋田犬,卻是沒有察覺到方源的到來。
  換做以往,他能動用偵察蠱的話,方源剛剛一出現,就會遭到他的強殺。但在這蠱仙福地當中,他還原成普通人,只能調動馭犬蠱等等,就算是身體改造的效果,也削弱至無。
  當然,這也有巫鬼集中全部精神,操縱犬獸作戰的緣故。
  方源沒有任何的廢話,甩手一柄骨刺飛出。
  噗嗤!
  一聲輕響,骨刺如長槍,直接洞穿巫鬼的心臟,骨刺銳利的前端深深地斜插在地上。
  巫鬼的瞳眸瞬間縮成針尖大小,驟然遭到致命的打擊,讓他無比的震驚和疑惑。
  “什么人殺……我!”他張口喃喃,大股的鮮血從嘴角流下來。
  他慢慢轉頭,極力想看到兇手的面貌。
  但最終,他在半途中就失去了一切的生機。
  巫鬼整個人猛地委頓下去,如一灘爛泥,掛在骨刺上。
  這位比鐵慕白資格還要老,成名已有兩百多年的魔道大高手,就這樣死掉了。
  他死的時候,雙眼瞪得老大,想要看清楚殺害自己的兇手。
  但這個簡單至極的愿望,都沒有實現。
  堂堂巫鬼,死不瞑目!
  他這一死,失去主人操縱的菊花秋田犬,立即被電文狗群淹沒。電文狗咆哮著,向方源撲來。
  吼!
  方源輕輕地一甩手,金龍再現,將這群不知死活的電文狗,盡數屠戮。
  方源迅速來到巫鬼的尸體旁,如法炮制。先收了他的蠱蟲,又用獸力胎盤蠱將其空竅吞噬。
  巫鬼的手中,有一只五轉蠱。
  其形橢圓,如同黑色雨花石。但表面上印有七道白色紋路,風格詭異陰魅。正是烏七蠱。
  此蠱一旦催動,就會彌漫黑色煙氣。六轉以下的任何蠱蟲,被這黑氣污染,就會遭到不同程度的封禁,威能大減。
  至于其他的蠱蟲,有**只,都是四轉。不過涉及數個流派,比較雜亂,沒有骷魔、鐵慕白等人的蠱蟲齊整。
  “巫鬼的蠱蟲,雖然能形成精妙配合,但整體并非一套。他之所以能橫行南疆,主要還是靠的烏七蠱。”
  毫無疑問,烏七蠱是一只實用性極強的五轉蠱。
  方源得了烏七蠱,心中十分歡喜。
  他將烏七蠱也放入空竅,但其他的四轉蠱,卻只能裝在口袋里了。
  他的空竅,一下子裝進了許多蠱蟲。其中五轉蠱蟲,就有五只了,更不乏四轉蠱。因此帶給空竅的壓力很大。
  當然,最關鍵的還是春秋蟬。這只六轉蠱漸漸恢復,極大地壓迫著方源的空竅。
  “福地中的光陰流速,是外界的三倍,更加快春秋蟬的恢復速度。我得抓緊時間,盡快地煉制出第二空竅蠱。有了第二空竅,就能極大地緩解春秋蟬帶來的壓力!”
  對于方源來講,局面十分緊迫。
  他不僅要煉制第二空竅蠱,而且還要防備春秋蟬這個巨大內患。同時煉蠱后期,福地漏洞百出,勾通外界,極有可能遭到眾多蠱師的圍攻。
  那個時候,地靈都衰弱不堪,無法依靠,將是方源最危險的時刻。
  “煉制第二空竅蠱,越到后期,越是艱難。尤其是最后那道步驟,需要動用神游蠱,我必須聚精會神,全神貫注,自身安危就有極大隱患!”
  巫鬼血的教訓,就在剛剛,方源不得不防。
  不過他的情況,和巫鬼也不一樣。
  “我還有一個棋子,那就是白凝冰!呵呵呵,她用過毒誓蠱,可以信賴。看來最后的時刻,還得靠她護我周全。”
  這樣想著,方源陡然消失,然后出現在白凝冰的面前。
  “方源,你怎么會忽然出現在這里?”白凝冰看到方源,又驚又疑。
  (ps:感謝大家的支持和打賞,不寫精彩了對不起大家的這些支持啊……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