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86 恩怨情仇

“哦?是什么方法?”方源微微揚起眉頭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“這個事情,要從很久前說起……”仇九長長地嘆息一聲,臉上流露出回憶、仇恨、悲憤、深情等等復雜的神情。
  “我沒功夫聽你長篇大論。”方源無情地打斷他。
  仇九噎了一下,只好道:“那我長話短說。”
  “我本姓曾,小名叫阿牛。原是一個采藥的山農,有一次不幸跌下山崖,結果因禍得福,來到影宗福地里面。通過地靈的指點和考驗,我僥幸成為了影宗的門人。影宗只剩下兩人,除了我之外,還有一位師姐。”
  “師姐姓陳名九,美若天仙。她自小被地靈撫養長大,從未出過福地,更是天真爛漫。而我生來丑陋不堪,從小就遭受排擠和嘲諷。但師姐對我,卻始終親切溫柔。我和她朝夕相處,漸生情愫。我們在福地的海前發下毒誓,要守護彼此,不離不棄。我們共同修行,深入生死門,一齊攜手捕捉生蠱和死蠱……”
  “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光,我原以為能這樣一直到老。直到一次地災之后,地靈受傷沉眠,福地出現漏洞,溝通外界,一位賊子就溜了進來。”
  “這賊子當時受傷頗重,我若早知道后來的事情,必定在當時就將其虐殺!可是,我沒有這么做,而是救醒了他。他自稱姓商,有一頭血紅的頭發。他口才了得,花言巧語,在養傷階段,漸漸哄騙了師姐。他相貌的確比我好看那么一點點,靠著小白臉討師姐的歡心。師姐純真無知,和他交談越歡,到最后主動照顧他,無微不至。”
  “我們為此數次吵鬧,好幾次吵翻了天。那賊子傷好之后,我就想將他驅逐出去,繼續和師姐過神仙眷侶般的生活。但哪想到師姐已經變了心,竟然違背我們當初發下的毒誓,將我打傷,和那個賊子一起叛逃!”
  “我恨啊!既恨自己心慈手軟,釀成禍端,又恨師姐陳九移情別戀,更恨那賊子卑劣無恥,橫刀奪愛。把傷養好之后,我就出了福地,闖蕩南疆,尋找這兩個奸夫淫婦的下落。但哪里知道,這賊子位高權重,成了商家族長!”
  說到這里,仇九頓了頓,看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面無表情,他有前世記憶,知道許多秘辛,聽到一半,就知道仇九說的人是誰了。
  仇九見方源毫無動容,苦笑一聲:“看來你已經猜到這兩人的身份了。沒錯,那賊子就是當今商家族長商燕飛,而我的師姐陳九,就是如今的素手醫師。商家乃是超級家族,而我卻勢單力薄,這些年來闖蕩南疆,苦心經營,就是要對付這兩個狗男女!可惜,可惜啊,我今天要死在這里,沒有辦法完成這個心愿了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沉默著聽完,忽然笑出聲來。
  他俯視著坐在地上的仇九,雙眼精光透亮:“殺人鬼醫,你打的好算盤。按照你所言,影宗如今只有你和陳九兩人,你死了,我要得到生死門的消息,就得從商燕飛和素手醫師兩人身上著手。事關影宗福地,他們怎么可能會坦言?到時候我們兩方打起來,不管誰勝誰敗,都是對你有利的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小獸王,你這個人很坦率,很直接。只耍弄陰謀詭計的人,終究上不了臺面,但你思慮縝密,行事卻又霸道,簡直是不世出的梟雄人物。你說的沒錯,我就是這個打算。這算是個**裸的陰謀,你已經識破了,那么,你還要去向他們打探影宗福地的消息嗎?”殺人鬼醫長笑道。
  方源定定地望著這位五轉蠱師,半晌嘆了口氣:“這是當然的事情。”
  生死門是和光陰長河,同等的太古禁地。
  這種地方,都繁衍生息著獨特的蠱蟲。
  春秋蟬就在光陰長河中生存,生死門中自然也有類似的仙蠱。
  如此巨大的利益,方源不可能不動心。所以,他明知道是仇九的謀算,還得一頭扎進去。
  仇九哈哈大笑,笑出了淚花:“小獸王,你雖是后起之秀,但我敬佩你。我很期待將來,你和那對狗男女碰撞角逐的情形,可惜,我已經看不到了。”
  “我們影宗教義,對生死有不同的看法。生而相遇,死因有你。我們能夠在茫茫人海中相遇,又死在你的手中,這是一場非同尋常的緣分。也許你真的和影宗福地,和生死門有緣。索性,我就將這場奇緣送給你,希望你能夠把握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仇九的臉色平靜下來,雙眼深邃,仿佛有種看破紅塵生死的大智慧:“我要死了,沒有關系,在這天地中誰能不死呢?長生可得,永生無望。就算是那數位仙尊、魔尊,最終還不是一樣灰灰?小獸王,我自己死就可以了,不須你動手了。”
  說完這話,他就咬舌自盡!
  血液噴涌,生命流逝,一代鬼醫,將來的四大醫師之首,就這樣隕落了。
  “沒有想到,殺了這鬼醫,居然得到了這么重大的消息。影宗的福地,生死門……我如果主宰,必將是霸業之基。看來我的重生大計,又要修改一番了。”
  但凡能修行到五轉的蠱師,都是優勝劣汰,層層競爭,最終才脫穎而出,沒有一個簡單的人物。
  他們都擁有各自獨特的機緣、優勢、底牌或者隱秘。
  至此,福地中的五轉蠱師被方源屠戮一空。
  鐵慕白、巫鬼、骷魔、武闌珊、仇九,這五個人個性鮮明,無一不是底蘊深厚,實力強大。若真打獨斗,現在的方源,只會被他們任何一人輕易碾壓,絕不是他們的對手。
  “原來素手醫師的本名是陳九,而殺人鬼醫取名仇九,看來是因愛生恨。難怪在前世義天山大戰,他主動登山,投身那場漩渦,和商燕飛叫板,和素手醫師對決。被俘之后,叫破當年之事,被商燕飛斬殺。”
  對于這場三者糾纏的恩怨情仇,方源不想評價什么。
  同情仇九嗎?但素手醫師的選擇,也完全可以理解。嫌貧愛富,嫌丑愛美,乃是世間常情。
  商燕飛是南疆都有名的美男子,仇九和其相比,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。
  素手醫師之所以和仇九愛戀,主要還是因為單純,仇九是她第一個見的男子。而后遇到商燕飛,這才開了眼界,有了對比。
  況且陳九此人,本性中就有一種對于美的極端追求。
  上門求醫的患者,她都要想打量一番容顏。長得丑的,她就絕不治療。長得馬馬虎虎的,看她當時的心情,和患者的診金待定。長得英俊美麗的,她二話不說,當場治療,而且還不收費用。
  有人因此責問她,她還振振有詞:“你們這些丑陋的家伙,生在我的面前,簡直是玷污了生命的美好,干脆死掉算了,一了百了。而那些美麗的事物,我們當然要千方百計地去呵護和保存呀。”
  這番話,在當時的商家城中,引發了一場風波。最后還是商燕飛親自出面,才平息了此事。
  素手醫師在商家城的地位,是獨一無二的。
  當初在商家城,方源和白凝冰一起見到素手醫師,她對方白二人的態度,差別相當明顯。對方源愛理不理,對白凝冰卻溫柔親切得很。
  “不過話說回來,四大醫師,都各有怪癖。殺人鬼醫、素手醫師且不說了,那九指游醫,喜歡扮作邋遢的老乞丐,常年行蹤不定。而圣手神醫,身為男子,卻喜歡男子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任由思維自由散漫,一邊動手,將殺人鬼醫的蠱蟲盡數取來。
  仇九的蠱蟲,有許多。
  大多數,都是治療蠱,除此之外就是移動蠱。
  他沒有五轉治療蠱,反而有一只五轉的移動蠱,名為挪移蠱。
  挪移蠱,外形抽象得很,像是一團麻花。暗金色的蟲軀歪七八扭,頭部和身干相互糾纏,眼睛和翅膀都錯位了,仿佛是造物主隨心所欲捏成的。
  不過就這外形,倒是和它原主人的相貌,能交相輝映。
  方源稍稍打量一番,就將這些蠱蟲隨身收起。然后便用獸力胎盤蠱,吞噬了仇九的空竅。
  望著仇九的尸體,他輕聲一笑:“仇九啊,仇九,你真是狡詐。如果我不是擁有前世記憶,倒真的會被你蒙騙過去。”
  仇九雖然死了,但還藏著復活的可能。
  方源前世,他在義天山大戰的中期,被人割喉暗殺。但過不了多久后,他就重新復活過來,令正魔兩道都十分驚異。
  原來,他曾經用過一種遺生蠱。
  遺生蠱是五轉消耗蠱,只要蠱師死后遺體大致保存得當,只消過片刻功夫,遺體漸漸復原,蠱師就能重新活過來。
  雖然他身處福地,遺生蠱種在身上的法則力量被天地壓制,暫時無法作用。但是只要福地漸漸崩潰,壓制減弱,遺生蠱的力量就會重新激活,令其重生。
  仇九先前,一再地力捧和贊嘆方源,又一番表演,面對死亡表現得無比灑脫,就是要給方源產生良好印象,以至于死后,不至于遭到方源鞭尸。
  說實在話,方源也的確沒有鞭尸的習慣。
  “不過今天為了你,我倒是可以破例一回。”方源面色冷酷,無情地出手,很快就將仇九的尸體斬成肉泥。
  他猶豫了一下,還是不放心,又放了一把火,將這灘血泥燒成灰燼。
  掌風一揚,灰燼紛紛揚揚,飄散四面八方。
  “仇九,你若這樣還能復活,那也算得你本事!哈哈哈……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