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89 青天碧空狐仙金煌

“想不到我的運氣這般好,居然能無意間撞見這處薄弱地域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”龍青天目光閃爍,流露出明顯的激動之情。
  要知道三王傳承,雖然只有百關,但每一關卡都有無數種選擇,宛若分枝茂盛的參天巨木。
  他能到達這里,比萬中選一還稀有,實屬幸運至極。
  “這里天地壓制,十分虛弱。竟然能令我動用一只蠱。哈哈,我就先用碧空蠱,毒爛這片福地,這樣一來,就能勾通外界,形成通道。”
  “通道一形成,我就能在此附近,隨意催動蠱蟲,不用再去遵守三王的破規矩了。然后,我在以此為基,不斷輻射,大撈好處。呵呵呵,嗯?什么人!”
  龍青天察覺到異狀,猛地轉身,就見遠處陡現一人。
  “小獸王方正?”龍青天瞇起雙眼,察覺到方源來意古怪。
  方源沒有答話,直接揮手,一記骨刺閃電般飛刺而出。
  龍青天冷哼一聲,急忙催動蠱蟲防御。
  他身邊盡是青綠色的碧空蠱毒,已經侵蝕了好大領域。方源沒有解毒手段,不敢碰觸蠱毒,只能進行遠戰。
  此時,方源的身上只剩下異獸虛影,但他卻無四轉的全力以赴蠱。因此不能隨意催動而出。
  不過好在他斬殺了那么多蠱師高手,繳獲了許多蠱蟲,可以用于遠戰。
  幾個回合之后,龍青天被方源順利擊敗。
  龍青天只能在同一時間,催動一種蠱蟲。但方源卻有地靈的協助,可以隨意動用。兩者之間,戰力差距極大。
  雖然勝利了,方源卻臉色難看。
  龍青天的尸體,一片慘淡青綠之色,明顯是被碧空蠱毒侵蝕。
  這位魔道成名的高手,在臨死之前,陰狠地朝著方源一笑,悍然動用碧空蠱,將自己也毒殺。
  方源沒有殺掉龍青天,他明知絕境,就自殺了。
  “不愧是一代魔頭。”方源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碧空蠱乃是太蠱奇毒,已然絕跡。在當今南疆,恐怕也只有四大醫師才能救治。
  方源若要取蠱吞竅,勢必得碰觸到蠱毒。若中了碧空蠱之毒,不消一個時辰,全身就要化成一片青光散去。
  很少能有蠱師,中了碧空蠱毒,能夠幸存下來的。
  武家的武神通,已經算是極其幸運的個案。
  就算方源拼著中毒,也未必能獲得蠱蟲。此處天地壓制薄弱,龍青天完全可以一一自爆了蠱蟲。
  收益和風險如此不成比例,方源自然不會冒險。
  “但如此一來,最后一份仙元預算,也就耗在了龍青天的身上。獸力胎盤蠱的資質,只能停留在八成九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十分遺憾,到頭來,千辛萬苦,還是沒有達到預計的九成。
  “到底還是自己實力太弱。這種謀算之事,只能盡人事,聽天命。”
  龍青天的這個突發事件,弄得方源有些措手不及。
  方源終究是人,不是神,無法料到這層變化。
  他雖然有前世記憶,也盡量地回憶清楚,但這種細節,只要當事人不說,誰會知道?
  況且,他重生以來,改變了不少事情。龍青天這件事,到底是不是前世發生的,還很難說。
  “獸力胎盤蠱也就罷了,更糟糕的是,這片天地已經中了碧空蠱毒,遲早要毒發!到那時,這片天地就會潰爛,化成一片青光,形成巨大漏洞。”
  方源望著這片天地,青色在不斷地加深,不斷地往外蔓延。
  如此漏洞,將加大地加劇福地的衰亡。也就意味著,對地靈的虛弱。
  “換做是年輕點的福地,只要仙元充足,哪怕解不了毒,也能剔除這塊病變之地,彌補漏洞。但這片福地,實在是太老邁了,仙元匱乏。此處一旦形成漏洞,必將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唉,留給我煉蠱的時間不多了,我必須抓緊時間了。”
  至此,方源的無情屠戮,終于告一段落。他回到大殿,爭分奪秒,繼續煉蠱!
  時間一天天的過去,春秋蟬帶來的壓力與日俱增。
  方源平均每天,只睡半個時辰,瘋狂地壓榨自己的潛力。
  在他拼了命似的努力下,煉蠱過程中雖有多次必不可少的失敗,但總體上進展相當迅速。令地靈也頻頻夸贊。
  在方源向著成功邁步的同時,他的親生弟弟也意氣風發。
  中洲,天梯山。
  狐仙福地的中央,蕩魂山上,方正努力攀爬著,超越一個又一個的身影。
  在這段時間里,他成了風云兒,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。
  “是他,那個仙鶴門的方正!他又超過了一人!”有人嫉妒羨慕。
  “方正……”望著方正不斷攀升的背影,碧霞仙子目光復雜。
  “這小子果然有古怪!看這樣的趨勢,恐怕他將是第一個登頂的!”對方正抱有敵意的魏無傷,此時也不得不承認,方正獲勝的可能性很大。
  方正手腳并用,努力攀等。
  他大口喘息著,在天鶴上人的幫助下,超越了一個又一個的十派精英。
  最終,在他的頭頂,只剩下三人。
  蕭七星、應生機、鳳金煌!
  “這小子終于趕上第一梯隊了,不枉我動用一次我素蠱。”鶴風揚一直保持關注,見此情形,暗暗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再不出意外,此次的優勝者將會在這四人中產生了。”一位蠱仙傳念道。
  “仙鶴門的上升速度很快嘛,呵呵,不過鹿死誰手,不到最后時刻,還說不準呢。”
  “的確,仙鶴門目前只是第四,和前三名差距明顯。接下來就看他能不能,在有限的時間內趕超了。”
  蠱仙們相互交流著。
  整個傳承的爭奪,到了此時此刻,終于步入到最后階段!
  ……
  大殿中,一團玄光五顏六色,足有水缸大小,浮在空中狂飆亂轉。
  方源主持著玄光,雙眼通紅一片,充滿了血絲,忽的開口吟道:“取柳石黃三兩。”
  頓時,大殿浮雕脫離青銅方磚,化為實體,正是柳石黃。
  此乃上古石材,今昔難見,被地靈取來,又分出三兩,主動飛入到炫彩玄光當中。
  方源心神灌注,不敢有一絲馬虎。待見玄光忽然變得通黃一片,又開口道:“取雪球蠱三十只。”
  三十只雪球蠱,匯入黃色光團當中去。水缸大小的光團,仍舊黃蒙蒙一片,但是體積不斷縮小。
  最終,化為一點,形成一顆土黃色的石子,毫不起眼。
  方源小心翼翼地接過這枚石子,長舒了一口氣。此番煉蠱,一直持續了兩天一夜,終于到此刻暫告一段落。
  他累極了,立即躺在地上,沉沉睡去,恨不得直接睡上七天七夜方好。
  但過了不到半個時辰,他就被地靈準時喚醒。
  這石子不能長存,再過一刻鐘,便會蒸發消散。到那時,方源前功盡棄,竹籃打水一場空,一切都得從頭開始。
  “煉蠱艱難啊,必須是力道蠱師,還得精通煉道。即便是我這樣,擁有前世記憶和底蘊的,也感到艱難困苦,好幾次差點功虧一簣,艱險無比。難怪前世,沒有人能煉成第二空竅蠱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感慨,拍拍自己的臉頰,讓自己努力清醒過來。
  休息了半個時辰,他感覺好多了,但是腦袋仍舊昏昏沉沉,這是消耗過多心神,太勞心勞累了。
  第二空竅蠱可是高達六轉,煉制仙蠱自然非同尋常。
  方源此時不用照鏡子,都知道自己形象必定頭發散亂,臉色蒼白,眼袋深黑,憔悴不堪。
  “地靈,還有多少仙元?”他問道。
  “還剩下五份仙元。”地靈立即答道,聲音中透著一股虛弱。
  此時距離方源斬殺龍青天,已經過去了十八天。
  福地衰弱的速度,讓方源也暗暗心驚不已。
  為了支持三王傳承的開啟,仙元消耗甚大。這番異狀,已經讓外界沸沸揚揚。
  這段時間,又有更多的蠱師趕來,進入福地探索,其中不乏成名高手。
  “只剩下五份仙元,但是煉蠱才進行了三分之二。地靈,今天是幾月幾號?”方源面色凝重,又問道。
  “按照你說的歷法,已經是十月十九日。”
  “十月十九日,按照我的計劃,再過五天,就是煉制第二空竅蠱的最后一步。十月二十四號……咦?歷史上的這一天,不就是那鳳金煌得勝,繼承狐仙福地的日子么。”方源忽然想到了鳳金煌。
  此女天賦卓絕,又背景深厚,繼承了狐仙福地之后,更是一飛沖天。在日后,憑此修行成蠱仙,威儀籠罩四野,氣度光耀八方。
  方源前世逃離南疆,來到中洲后,成就了蠱仙,建立血翼魔教,此女便是死敵。大小戰數百次,最終方源聯合數位魔道蠱仙,一齊攻殺狐仙福地,付出了血的代價,才將其艱難打殺。
  “目前我的影響,恐怕還波及不到中洲去。鳳金煌得了狐仙福地,收益齊天!就算是第二空竅蠱,也比之不及啊。”
  方源嘆息一聲,前世大敵要一飛沖天,自己卻鞭長莫及,無法阻擋。
  方源還不知道自己的親弟弟還活著,并且此時正跟鳳金煌等人激烈角逐。
  他重生帶來的影響,已經波及到了中洲十大門派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