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91 魔無天

三叉山峰巔,光柱只剩下一道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但一片灰黑平原,如虛影飄煙,展現在眾人的面前。好像是隔了一層紗,如夢似幻一樣。
  山峰上怎么會出現平原?
  這是蕭芒一拳洞穿福地,將其打出漏洞所致。
  一時間,三叉山上寂然無聲,蠱師們有的呆滯,有的震驚,有的面面相覷,都沒有動彈。
  蕭芒心中冷哼一聲,悄悄地向人群中某處打了個眼色。
  人群中頓時跑出一名蠱師:“蕭芒大人神威無敵,將福地硬生生打穿了。這樣一來,我們就再也不受三王傳承的限制,都可以進去了!”
  喊完這句,他越眾而出,幾下蹦跳,就穿過漏洞,進入了福地當中。
  他又當著眾人的面,催動蠱蟲。
  一只,兩只,三只……在這漏洞附近,天地壓制薄弱,讓他能催動三只蠱蟲。
  這一幕,頓時引發人群的躁動,無數人驚醒過來,鼻息轉粗。
  能夠動用蠱蟲,就代表著有自保的能力。也就意味著,闖蕩福地的風險大降。
  但表演還沒有結束,這名蠱師忽然又往回跑,幾下蹦跳,又跳出福地,成功地回到三叉山上來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他大笑三聲,向蕭芒一拱拳,“謝大人通融!”
  蕭芒呵呵一笑:“不用謝,不用謝。我只是覺得,天地寶物,人人都應有競爭的權利。只是有限的幾個人獨吞,那就太過了。但是,接下來能搶得多少,就靠諸位自己了。”
  “蕭芒大人恩義無雙啊!”
  “蕭芒大人是多么好的人吶,他的哥哥就是蕭山蕭大俠。”
  “壯栽,真是龍兄虎弟也!”
  “縱觀三叉山上幾大五轉蠱師,也就是蕭芒大人,能為我等這些弱小著想,真是正道楷模,多么仁慈啊……”
  眾人歡呼聲不斷,馬屁奉承的話,如潮水般傳入蕭芒的耳朵里。
  人潮洶涌,大量的蠱師都沖入福地。
  “一群白癡。”蕭芒滿面春風,面帶溫暖的笑容,內心中卻是不屑的冷嗤。
  “相比較鐵慕白、巫鬼這些人,我來到三叉山的時間,還是太晚了。犬王、信王的傳承,都被人捷足先登,只剩下爆王傳承!真是該死!我早就想父親還有各大家老請命,但這些人就只關心蕭山的病情!哼!他死了不是更好,這樣我就能成為少族長了……”
  “唉,我軟磨硬泡,這才得到允許,來到三叉山,可是已經晚了!先前那些人的積累,我怎么比得上?唯有轟破福地,形成漏洞,造成混亂局面,我才能從中獲利啊!”
  “對于這片福地來講,進去的人越多,負擔就越重。呵呵呵,天地壓制越來越弱,就算你們獲得了傳承又怎樣?我完全可以動用蠱蟲,進行搶奪!爆王、犬王、信王的傳承,都是我的。就算我得不到,你們也別想得到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好了,大體就是這樣了。”方源看著周圍,滿意地點點頭。
  此處青銅大殿,居于山丘之上。山丘并非險峰,而是向周圍蔓延成緩坡。
  這樣的地形,并不容易防守,但好在犬獸眾多,靠著數量,稍稍能夠彌補一些。
  在過去的一個多時辰,方源一直在安排白凝冰布陣,并交代她出現何種情況,又如何應對。
  轟……
  就在這時,整個天地微微一顫,青銅大殿抖下簌簌灰塵。
  “不好了,那蕭芒動用太光蠱,將福地中的一塊擊穿,形成通道。大量的蠱師,洶涌進來,相互廝殺,不斷爭搶,場面一片混亂!”地靈傳音道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,卻不驚惶。
  前世記憶中,也有此一幕。蕭芒的到來,就喻示著此事發生。
  “亂的好,他蕭芒要亂中取勝,我也要這混亂局面,幫助我拖延時間。”方源一雙黑眸幽幽閃光。
  “咦?這群人中,居然還混進一個五轉蠱師……這年輕人好生厲害,他之前居然屏蔽了我的感應。直到他動手,我才發現了不妥之處!”地靈忽然又道。
  方源眉頭一皺,這情形超出意料:“什么人?”
  他面前影像頓現,只見一位青年男子,一頭黑發及腰,雙眼重瞳,瞳色深紫。一對黑眉粗重濃厚,眉末高高上挑,分出幾岔,張揚如狂,恰似如火焰燃燒。
  他魔氣凜然,有不可一世,毀天滅地般的恣意霸道,宛若孽龍降世。
  “魔無天!”方源目光一凝,認出他來。
  此子乃是魔道天才,繼承了上古傳承,乃魂道蠱師。不管是威名還是實力,方源還不能和其相比。
  記憶中,義天山之戰,魔無天更是力斬數位正道五轉大蠱師,兇名赫赫,魔焰滔天。最后魔道一方潰敗,魔無天打破包圍圈,揚長而走,無人可阻之。
  “前世,魔無天可沒有來到三叉山!看來我重生帶來的影響,已經波及到這種層次的人物了嗎?”
  正當方源沉思的時候,畫面中魔無天似乎察覺到被人注視,微微側身轉頭,居然面向方源而視。
  “原來是這個方向……”他開口,輕聲喃喃,嘴角勾勒出一絲陰沉詭秘的笑。
  “不妙,他似乎察覺到了什么,正在向大殿這里沖刺!”地靈及時發出警訊。
  方源雙眼瞇成一條縫,魔無天居然目標直指自己,帶著強烈的敵意。他抱有什么企圖,又到底發現了什么?
  “混亂只會持續一段時間,鐵慕白等人遲遲不出現,就會引起有心人的懷疑。時間不多了,必須即刻煉蠱!地靈,升起迷霧。風天語,你隨我進大殿,輔佐我煉蠱!”
  時間緊迫,方源呼喝一聲,帶領著風天語,雙雙進入青銅大殿。
  至于,后者帶來的毛民,則留在外面,拱衛大殿,形成最后一道防御。
  望著方源和風天語離去的背影,白凝冰眼中冷芒一閃。
  迷霧開始升騰,迅速彌漫,很快就遮蔽了這處大殿,并將山丘上的犬獸盡數掩蓋。
  ……
  青銅大殿,寬闊雄偉,回蕩著方源和風天語兩人的腳步聲,更顯得此處的幽靜、空闊。
  此時大殿上的青銅磚面上,已經一片空蕩——絕大多數的材料、蠱蟲,都已經在煉蠱時消耗光了,只剩下幾個浮雕。
  方源走到銅鼎面前,和風天語一起,盤坐下來。
  “這是最后一步,真正的關鍵時刻!”他深呼吸一口氣,眼中清光如水。
  風天語則鼻息粗壯,表現得相當興奮。對于一位煉道蠱師來講,能煉制仙蠱,是平生最向往之事。
  “開始罷。”方源取出第二空竅偽蠱,直接拋入到銅鼎當中。
  銅鼎無火自燃,底部只剩下薄薄一層的仙元,在此刻急劇消耗,悍然燃燒!
  燃燒成的青氣如煙,裊裊娜娜地升騰起來,包裹住第二空竅的偽蠱。
  偽蠱懸浮在銅鼎上空,被這清氣一化,就形成漫空的黃光。
  方源和風天語一齊灌注心神,竭力調和青煙和黃光。
  也不知過了多久,青煙化為顆顆青草,懸空生長。而黃光化為花朵,飄零而落,點綴其中。
  “時候到了!”方源取出匕首,割破動脈,噴出自身精血。
  此步必不可少,只有過了此步,煉制出來的第二空竅蠱,才是方源所有。否則就是無主之物,一旦煉成,就會憑空飛去。
  大股的精血,澆灌過去。青煙黃光頓時嗤嗤作響,化為一片赤色云煙,猶如血海狂濤。
  血水翻騰,卻只團成圓球,懸浮于空,并不擴散。
  云煙不斷演化:血海漸漸平靜下來,凝固成田,一大片的赤稻,猩紅如血,長在田地上。
  方源看到此處,吐出一口濁氣,連忙動用蠱蟲,治療了傷口。
  饒是如此,他也失血過多,臉色蒼白一片。
  “野草芳華,血氣如海。三百歲為春,五百歲成秋。神機無限,擴游四野,添三更,再三更,三更得九。九為極,大功告成!”
  他早就將秘方背得滾瓜爛熟,但此刻仍舊回想了一遍。
  “三百歲為春,五百歲成秋……接下來,就是動用壽蠱了!霸龜!”方源猛地大喝。
  地靈早就嚴陣以待,聽得方源召喚,連忙調出兩只壽蠱。
  這壽蠱一大一小,仿佛是參須,猶如老樹根,摸在手中,一片粗糙滄桑。
  小的那枚,是三百年壽蠱,如青蛇盤成一圈,可增蠱師三百年陽壽,無有任何遺毒。大的那只,則如虬龍飛天,張牙舞爪,可漲五百年壽命,同樣沒有副作用。
  兩蠱的價值不言而喻,風天語看到此處,雙眼冒光,渾身都在顫抖。
  方源先將三百歲壽蠱,拋入到云煙當中。
  云煙吞掉壽蠱,頓時如滾水般翻騰。
  這一刻,云煙仿佛成了一頭青鱗長蛇,滑不留手,企圖從方源的掌控中逃竄!
  方源駭得一跳,措手不及,差點就被這青蛇逃竄。
  他反應過來時,好似這青蛇已經大部分從他手中溜走,只剩下尾巴一截還在。
  方源緊緊咬牙,雙眼瞪圓,一片赤紅!
  他全部心神毫無保留地灌注進去,拼盡全力,死死地掌握云煙,不令其脫離控制。
  一旦云煙脫離,他就功虧一簣,先前一切的努力都會化為泡影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