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96 白凝冰

現在地靈已死,方源無法再查看殿外景象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但他有前世記憶,不用查看,也能猜測一二。
  “如今福地中還有的五轉,只有蕭芒、魔無天兩位,此刻應該被兩頭犬皇暫時阻擋。四轉蠱師很多,但是能夠在這個時候,就沖殺到這里,只有一位。那就是炎家少族長炎軍。此子繼承上古虛道傳承,最擅長躲避攻伐。闖過犬獸大陣來此,對他而言,不是難事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這般思量,而事實也正是如此。
  虛道,曾于上古時代盛行一時,理念是逍遙自得,避難而無敵。只要能躲避一切殺伐,就是一種變相的“無敵”。
  前世記憶中,虛道炎軍在義天山上,也大放光彩,挑戰魔道蠱師,令魔道一方焦頭爛額。直到魔無天出場,才將其打成重傷退場。
  “這福地防御不強!中樞之地,如此重要,卻只建造了一個青銅大殿,雖能儲備,卻防御薄弱,中看不中用!要是像狐仙福地那般,有蕩魂山防護,簡直是天塹一般,就算是蠱仙也得頭疼。哪怕是我曾經的福地,構造一汪血海,也比這破殿好多了。”方源心中暗恨,走到風天語身旁,用腳將他硬生生地踢醒。
  “快給我起來!”方源寒聲道。
  風天語勞苦功高,貢獻極大,若不是他主動分擔了大部分壓力,方源不可能煉到這一步。
  “呃,主,主人……”他醒來,雙眼充斥血絲,頭發蓬亂如雜草,臉色也發白,顫顫巍巍地向方源行禮。
  “你現在出去大殿,將一個四轉虛道蠱師擋住,哪怕犧牲你的生命。”方源冷酷地命令道。
  “是,屬下必定竭盡所能!”風天語咬著嘴唇,立即領命退下。
  他真元幾乎消耗一空,戰力根本不足,況且身為煉道大師,本身也不擅長激戰。此行一去,可以說有死無生。
  但現在方源還要進行最后一步,手邊又沒有其他力量,只能拿他頂杠。
  “當務之急,還是第二空竅蠱。犧牲個煉蠱大師,也不算什么。”方源重新盤坐下來,看著半空中不斷變化的絢爛光彩。
  到了這一步,第二空竅蠱已經完成大半,介乎虛實之間,有形無形之內。無法移動拿捏,更且只能存乎三個時辰。
  三個時辰之后,不進行收尾工作,光輝就會消散,先前一起的努力都白廢。
  “開弓沒有回頭箭,只要完成最后一步,我就能獲得第二空竅蠱!只是……”
  方源下意識地撫摸小腹,目光凝重。
  福地當中,光陰流逝是外界的三倍,春秋蟬康復極快,帶給空竅極大壓力。
  此時方源的空竅縱然是四轉高階,也不堪重負,竅壁表面出現了微微的裂痕跡象。
  接下來,他還要用兩只三更蠱,疊加起來,就是九倍的光陰流速。
  到那時,空竅能否支撐得住?
  方源并非胡亂冒險之人,在煉蠱之前,他就精心算計過了。
  這場賭博,他贏面很大。只要有第二空竅,再及時離開福地,他還能再爭取到數月的喘息時間。
  到那時,他自然有備用計劃。
  “三更蠱,去。”他靜下心來,集中全部精神,開始收尾步驟。
  在三更蠱的作用下,那團光輝彩霞,頓時變化加速,光芒絢爛奪目,更散發出一股難以言述的玄妙之意。
  “神游蠱拓寬空間,三更蠱濃縮時間。這是宇宙二道的法則運轉,不愧是太古就流傳的蠱道……”
  實踐出真知,方源隱有所悟。
  時間流逝,第一只三更蠱的效果,接近尾聲。光輝彩霞隱隱凝固,有了成品跡象。
  殿外喊殺聲越來越大,但不管是魔無天、蕭芒還是炎軍等人,都未沖進來。
  “好,接下來就用第二只三更蠱……”眼看著就要徹底成功,方源也不禁漸漸激動起來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!
  白凝冰傳音:“方源,你要小心。鐵若男鑿穿防線,向你那去了!”
  方源面色一變。
  此刻,他全神貫注,不能抽身,如何對敵?風天語也被派遣出去,他身邊毫無一絲防備之力。
  怎么辦?
  “白凝冰,你怎么搞的!還不快進來護衛?我現在動彈不得,我若死了,你在毒誓蠱下,也要身亡!”方源憤然傳音。
  他是萬般的無奈,只能抽調白凝冰過來。
  沒有白凝冰的主持,外界的狗群必然群龍無首,導致大亂。不多時,群雄就能攻殺進來。
  但方源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!
  現在的他,就是砧板上的魚肉,任人宰割,沒有一絲還手之力。若沒有人護衛,他會輕易被鐵若男殺死。
  幸好煉蠱已經在收尾階段,只差用第二只三更蠱。
  方源唯有寄希望于時間。
  只要他爭分奪秒,搶煉完成,憑借手中眾多的四轉、五轉的移動蠱,他就能突圍而出,逃出生天。
  至于白凝冰?
  呵呵,正適合留下來阻敵,也算是利用到極致了。至于她如何下場,就不是方源現在考慮得了的。
  砰。
  圣殿大門被轟然推開。
  鐵若男邁步進來,看到殿中景象,她先是一愣,旋即反應過來,又驚又喜:“小獸王,今天就是你授首之日!”
  話還未說完,她就撲殺過來。一揚手,無數金針飚射過來。
  “白凝冰!”死亡的氣息是如此濃重,撲面而來,方源不得不再次傳音大吼。
  刷!
  寒風乍起,冰霜彌漫,凝成一道冰壁,將金針盡數擋下。
  下一刻,白凝冰也出現在大殿門口。
  但她狀態顯然不好,渾身浴血,傷痕滿布。一道最嚴重的傷口,在她的背后,從她的肩膀一直延伸到背腹,深可見骨。
  衣擺上沾著綠色的葉屑,銀白色的長發也被燒焦,整個左臂黑得發紫,顯然是中了毒素。
  “快給我攔住她!”方源低吼一聲,“我只差最后這一點時間。”
  “你有閑情逸致說這廢話,還不如給我抓緊煉蠱!”白凝冰咬緊牙關,怒罵一聲,幾步趕上前來,和鐵若男纏斗起來。
  鐵若男冷笑幾聲,金針飚射,身形如電,攻勢極為兇猛。
  白凝冰咬牙堅持,她身受重傷,戰力不足原先的十分之一,很快就落入險境。
  幾輪交鋒之后,白凝冰傷重劇痛,令腳下一崴,身形晃動,鐵若男敏銳地抓住戰機,突施辣手。
  白凝冰再遭重創,摔倒在地上。
  “就先殺了你!”鐵若男眉心一閃,寄托在額頭上的印記,化為實體,形成一柄金色飛刀暴射而出。
  刷!
  金色飛刀穿透空氣,和白凝冰的脖頸差之毫厘,插在銅磚地面上。
  白凝冰及時一滾,躲過致命一擊,大叫起來:“你還要多久?”
  方源心臟砰砰直跳,咬牙低吼道:“還差一點點,你死也要給我堅持住!!”
  “我死了,你也活不了……”白凝冰的咒罵聲,被鐵若男的再次攻擊打斷。
  鐵若男攻勢一波連著一波,白凝冰節節敗退,只能以躲閃為主,在生死線上掙扎,場面兇險。
  幾個回合之后,白凝冰大口地喘著粗氣:“我不行了!方源,我要自爆了!”
  “你的資質,難道已經回歸十成?”方源驚愕。
  “廢話!”白凝冰大罵一聲。
  方源雙眼瞇起,白凝冰重新成為北冥冰魄體,是必然的事情。但他沒想到,居然會這么快!
  按照他的推算,盡管有福地三倍光陰,那也得再往后數月才是。
  方源現在正在煉蠱關頭,無法分心過多思考。
  十絕體的自爆,威力極大,哪怕是五轉蠱師也得避其鋒芒。
  白凝冰一旦自爆,將對整個戰局造成極大影響。
  “你盡量支撐住,不到萬不得以……”方源喊道。他背對著大門煉蠱,難以觀察到鐵白二人交手的具體情形。
  但他得到的回應,卻是白凝冰的一聲深沉的嘆息——
  “來不及了。”
  下一刻,方源就感到大殿中,寒氣四溢,溫度暴降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冰霜迅速凝結的聲音,不絕于耳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蠱?”鐵若男的驚呼聲,也傳到方源的耳中。
  方源勉強轉頭望去,只見大殿已經成了一片冰雪的世界。白凝冰凌空漂浮,渾身已變成冰晶,一如青茅山時自爆剛開始的情形。
  寒風咆哮,冰川漸起,夾裹著浩瀚磅礴之勢,重重地碾壓向鐵若男。
  鐵若男神情悍然,一路往后爆退。
  但大殿的門,早已經被凝霜凝結,她成了甕中之鱉,陷入到冰層的包圍之中。
  “難道是傳說中的北冥冰魄體?”鐵若男發出驚呼,猛地反應過來。但為時已晚,她被封印在冰層中,宛若琥珀中的昆蟲。
  冰層卻沒有停止,反而向方源處蔓延過來。
  “白凝冰?白凝冰!”方源急得大吼,但白凝冰沒有回應。
  她的身軀,幾乎都和冰霜連成一體,整個臉龐也變得模糊不清。水晶般的藍眸不再耀眼,似乎徹底的黯淡下去。
  “該死!”方源急得腦仁生疼,冰霜已經及身,他只得調動出陽蠱。
  陽蠱飛出去,落到白凝冰的身上,頓時陽氣凜冽,一團元氣漩渦形成,時隔多年,青茅山上曾經的一幕,再次重演!
  冰霜停止了蔓延,但這樣一分神,差點就讓煉蠱失敗。
  方源嚇得心臟都漏跳一拍,連忙集中注意力,再不管身后。
  在他的努力之下,彩霞光輝終于凝固,形成第二空竅蠱!
  “仙蠱!我終于成功了!!”這一刻,方源心中歡喜得都要炸了。
  一切的努力,一切的冒險,得到了最心滿意足的成果!
  哧。
  就在這時,一截鋒銳的冰刃,刺破方源的心臟,從背后穿透,冒出前胸一大截。
  方源雙瞳陡然縮成針尖大小,艱難回望——
  “白凝冰?你!”
  “方源,你也有中計的這一天!”鐵若男施施然走過來,眼中含恨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