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197 白凝冰

這一刻的青銅大殿,寂然若死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時間仿佛凝固住了,空氣壓抑凝重。
  方源盤坐在地上,六轉的第二空竅蠱,就漂浮在他的面前半空中。
  煉制仙蠱大功告成,但方源的注意力卻沒有一點,留在這只仙蠱身上。
  他艱難地轉過頭,望著身后的白凝冰,目光中透出濃重的疑惑。
  已經恢復男兒身的白凝冰,手持著冰刃把柄,面無表情地站在他的身后。
  鐵若男慢慢地走過來,緊緊地盯著方源,神情似悲似喜道:“方源,你怎么也想不到,會有今天吧?”
  方源充耳未聞,只是望著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俯視著方源,重新做回男兒,他的身材拔高,一襲雪白長衫,銀發飄飄,藍眸深邃清冷。
  他宛若一座冰川,冷酷卓然。
  “沒有想到吧,方源,最后你敗在我的手中。”望著方源,白凝冰淡淡而笑,“從在青茅山上復活的那一刻,我就開始思考著,如何回復男兒身。”
  “和你朝夕相處的日子里,我被你牢牢控制,只能成為你的棋子任你擺布。你不是我一生中最強的敵人,但我承認,你絕對是最可怕的一個。”
  “方源啊,你是天生的陰謀家,又心狠手辣,可謂是絕世的梟雄。可我白凝冰,也絕非凡俗之輩,怎么可能成為別人的附庸?哼!你越控制我,壓榨我,利用我,我無時無刻不想著如何脫離、翻盤、逆襲!”
  “但陽蠱在你手中,一個念頭你就能讓其自爆。我因此投鼠忌器,苦思冥想對策,絞盡腦汁,終于有一天我靈光一現,想到了方法。”
  “其實,讓你自動地交出蠱蟲,在青茅山上就已經成功過一次了。呵呵,沒錯,那就是把青茅山上的情形,再重演一遍。當我再次自爆的時候,就是你動用陽蠱之時。”
  “為此,我開始暗暗布局。”白凝冰嘴角的笑意,漸漸擴散開來,“我要自爆,當然不是真的自爆,你不用陽蠱的可能還是有的。所以,我選擇了……”
  “冰晶蠱。”方源臉沉如水道。
  在商家城,白凝冰選擇冰道。其中又有三大變身蠱,分別是霜妖蠱、雪女蠱、冰晶蠱。魏央曾經一度強烈建議白凝冰,選擇雪女蠱。
  雪女蠱,適用于女性蠱師。而冰晶蠱,適合男性。
  白凝冰身為女子,卻選擇冰晶蠱,一度讓魏央遺憾惋惜。
  “呵呵,你想到了。”白凝冰笑出聲來,“不錯,我當初選擇冰晶蠱,并非因為賭氣。而是雪女蠱化身雪女,形象明顯,無法隱瞞。但是化為冰晶,再加上冰爆蠱的話,卻能營造出磅礴氣象,極為類似北冥冰魄體的自爆。你看剛剛,是不是把你瞞過去了?”
  “哼,若非我煉蠱分心,必定察覺到其中蹊蹺,你怎么可能如此輕易成功?”方源嗤之以鼻。
  白凝冰卻現出認真的神情,點頭回應道:“不錯。你行事縝密,觀察入微,我想到這個方法后,也覺得不妥當得很,有很大失敗的可能。再加上當時,出現了一個轉機,我甚至一度想要放棄這個計劃。”
  白凝冰說的這個轉機,不是別的,正是毒誓蠱。
  “我當時在想,大丈夫能屈能伸,如果能夠依靠毒誓,達成我的目的,就算被利用一段時間,又能怎樣呢?”白凝冰眼神如云煙,回憶著,“可是,接下來事情的發展,讓我意識到了毒誓蠱并不可靠。”
  “你和商睚眥的毒誓,盡管破得很巧妙,但我始終覺得你過分的有恃無恐了。和百家的契約,我其實也暗中調查了,事后風聲卻依舊走漏,令我更覺得不妥。在你身上我學到了一點,凡事做最好的準備,做最壞的打算。因此,我不得不考慮這樣一種情況——如果,毒誓蠱對你沒有制約力,我該如何應對?”
  “我知道:如果真是這樣,那我已然陷入絕境。我受著毒誓制約,而你不受,那我就是任你宰割利用的棋子,再無一絲還手之力。單憑我一人之力,已經無法脫離這個困局,但在商家城中,還有一個人可以幫我。”
  “說起這個人,我還得感謝你引見呢,方源。”白凝冰露出諷刺的笑容。
  他想到第一次和素手醫師見面的情形。
  那時候,是在商燕飛的家宴。商燕飛為了感謝方白二人護送商心慈回歸家族,因此招來素手醫師,為毀容的方源恢復面貌。
  方源為了讓白凝冰死心,故意叫她一同前去。
  白凝冰以真容,和素手醫師相見之后,頓時令后者態度改變,溫柔和善得無以復加。
  素手醫師,是南疆四大醫師之一,有個性怪癖,就是顏控。極其欣賞喜好俊男靚女,只要容貌上佳,她就免費治療。容顏丑惡,她就心生厭惡,哪怕酬金再高,也不會出手診治。
  白凝冰問及陰陽轉身蠱的事情,素手醫師回答的話,讓她更加深刻的明白,方源手中那只陽蠱的重要性。
  但同時,白凝冰也和素手醫師結識。臨走時,素手醫師向他鄭重承諾,不管有什么困難,盡管來找她。
  “咳咳。”方源咳出一口鮮血,冰刃刺穿他的心臟,但是靠著治療蠱蟲一直支撐,他還勉強活得下去。
  但是冰刃的寒冷,令他血液流速減慢,強烈的冷意帶來麻木,正蔓延他的全身。
  不過他此刻的心中,這些傷勢已經是細枝末節:“你說的這個人,難道是素手醫師?”
  “呵呵呵,不愧是方源,你猜的不錯。”白凝冰贊嘆一聲。
  “這個賤婢!”方源惡狠狠地咒罵一聲,又有新的疑惑,“但你們只見了一次面,不是嗎?不,等等……還有第二次!”
  方源話說了一半,忽然回憶起來。
  在商家城時,白凝冰和素手醫師見過第二次面!
  那時,白凝冰和炎突對戰,只差一招,遺憾敗北,身受重傷,還失去了本命蠱。她就是去往素手醫師處,接受的治療,并在那里養傷。
  “難道說?!”方源陡然想到什么,目光如電,刺向面前的白凝冰,好似第一次認識眼前的這個冷俊少年。
  白凝冰淡淡一笑,藍眸幽幽:“看來你也猜到了。沒有錯,我和炎突之戰,是故意輸掉的。一只本命蠱算不了什么,換回一次不讓你懷疑的機會,不是很劃算么?那時,我決定賭一次。”
  白凝冰來到素手醫師處,憑著直覺,進行了一次冒險——他向素手醫師坦白了大概的真相。
  素手醫師十分同情他的遭遇,決定全力助他擺脫方源的魔爪。
  白凝冰問她,這世間是否有消除毒誓的方法?
  素手醫師便答,她不會消除毒誓,但卻有一種方法,能擺脫毒誓的束縛。
  她回憶說:曾經,她年少無知,被一位同門師弟蒙蔽,用了毒誓蠱,發下永不背棄對付的情誓。后來為了擺脫毒誓,她就用了這個法子。
  白凝冰便追問:“究竟是什么方法?”
  素手醫師目光凝重,說了一句——“置之死地而后生。”
  毒誓蠱一旦發作,就會讓應誓者死亡。素手醫師是治療蠱師,解決的方法,就是故意讓毒誓發作,蠱師死亡,毒誓消除,再讓蠱師起死回生。
  “這個方法,等于是硬碰硬的拆解。絕大多數的治療蠱師,就算是想到,也沒法做到。我也是因為師承特殊,才能勉強可行。盡管如此,這當中也有三分之一的失敗可能。一旦失敗,就是死亡。你要想清楚了。”素手醫師最后警告道。
  白凝冰當即決定,就采用此種方法。
  在素手醫師的幫助下,他幸運地擺脫了毒誓蠱的束縛。
  沒有毒誓蠱的約束,白凝冰之后又暗中聯系鐵家,鐵若男這才得知一切真相。
  原來在她面前的,是方源,而并非方正。
  同時,在青茅山發生的事情,她也清楚了。
  為了對付方源,白凝冰和鐵若男展開了秘密的合作。
  “我們曾經設局,用鐵柜蠱和化氣蠱布置了場地,在那里會上演一場自爆的好戲,可結果你卻遲遲不來救援。我只好帶領手下干將,趕往三叉山,再做定計。”鐵若男道。
  當初,白凝冰被鐵家四老圍困多日,表面上是白凝冰在傳承中斬殺了鐵家蠱師,因此鐵家報復。但實際上,卻是針對方源的一場陰謀。
  之后的事情,就是方源以一敵七,將鐵家小隊屠戮,最終引得鐵慕白登場。
  鐵若男接受鐵慕白的教導,一邊修行,一邊耐心地等待著白凝冰那邊的消息。這也是她為什么雖然恨極了方源,卻沒有主動搜尋的原因之一。
  但之后,方源不鳴則已一鳴驚人,進入三王傳承之后,便將整個局面牢牢控制在手中。
  鐵慕白的死,讓白凝冰選擇沉默,和更深的潛伏。他借助方源的信任,指揮狗群。
  地靈一死,他再無法俯瞰全場,戰場上壓力重生。但同時,沒有了地靈的監視,白凝冰感到渾身輕松。
  他還不放心,又試探方源,故意調度,將炎軍放進來。
  果然如他所料,風天語被引了出來,這就證明地靈確實已死。
  白凝冰心中暗喜,便再次調動,將鐵若男和鐵家四老,也放了進來。
  為什么是鐵若男率先一人,來到大殿的原因,也就在此。
  “方源,我勸你乖乖地束手就擒。現在外面,由我鐵家奴道大師鐵白棋統御狗群,群雄束手。大殿外,又有鐵家四老,動用鐵柜蠱、化氣蠱,禁錮空間,無人能夠潛入進來。只有投降,才是你唯一的出路。”
  鐵若男走過來,一邊將第二空竅蠱拿到手中,一邊宣判著他的命運。
  方源沉默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