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98 戰斗才剛剛開始

“這世間真是英杰無數……”沉默半晌后,方源仰頭長嘆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“白凝冰,好一個白凝冰……呵呵呵,我小看了你,栽在了你的手上。你贏得漂亮,算計得也極精巧,我麻痹大意,志在仙蠱,讓你得逞,是我的錯誤!”
  “不敢當。我這次能算計到你,也是天時地利人和。易位相處,若換做是我,要一邊煉仙蠱,一邊算計群雄,絕不會有你做的這樣好。”白凝冰認真地回答道,“但事已至此,成王敗寇,我勸你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冷笑幾聲,“你們沒有動手殺我,無非是想得到仙蠱,知道它的效用,還有我腦海中仙蠱的秘方。”
  現在地靈已死,福地崩潰在即,到處都是漏洞,再無偉力壓制,蠱師們可以自由催動蠱蟲。
  也就是說,方源只要念頭輕輕一動,所有的蠱蟲都會自爆。白凝冰、鐵若男等人,根本來不及阻止。
  “鐵若男,鐵慕白等人死在我的手中,你只有拿到這仙蠱回去,才能將功贖罪,否則就要被削去少主之位吧。”方源陰陰一笑。
  鐵若男面無表情,回答得相當坦蕩:“不錯。仙蠱唯一,重大至極,我拿回去是驚世之功,甚至能得到家族蠱仙的栽培和賞賜。而煉制仙蠱的秘方,現在也只有你一個人知道。若能獻上去,我立即就是鐵家少族長。”
  “他日我登上族長之位,必將效仿鐵慕白大人,弘揚公理和正義。經過這些事情,我已經完全想通了:想要伸張正義,沒有強大的個人力量和勢力,都是不行的!也只有如此,我才能報答鐵慕白大人的栽培之恩,讓他泉下有知,死而瞑目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鐵若男想到慘死在方源手中的鐵家族人,不禁雙目泛紅,既有仇恨憤怒,又有大仇得報的激動通達。
  她深呼吸一口氣,緊緊地盯著方源:“至于你,古月方源,我的確不會殺你。你能以區區凡軀,煉成仙蠱,這樣的煉蠱才華,真叫人刮目相看。只要你投降,我便會將你押入鐵家鎮魔塔改造。將來你悔過自新,出了塔后,為鐵家服務,為正道做出貢獻,是彌補你罪孽最好的方式。”
  “鎮魔塔……”方源雙眼瞇起,“你說的真正好聽!呵呵呵,你想要仙蠱?可以,我們不妨做一個交易吧。”
  方源一邊說著交易的內容,一邊靜心傾聽殿外的動靜。
  他在拖延時間。
  眼下的局面,看似絕境,實則還有勝機。
  方源因為煉蠱,精神憔悴,空竅中真元不足,四轉的全力以赴蠱也未煉成,許多獸影更是消耗在煉蠱過程中。
  硬來是不行的,方源不在最佳狀態,而白凝冰和鐵若男卻是有備而來,更何況外面還有鐵家四老,以及操縱狗群的鐵白棋。
  春秋蟬的確是翻盤的好手段,但其后風險巨大,有死亡的危險。不到萬不得已,方源還不想去運用。
  “真正的轉機,還要落在殿外群雄的身上。單憑狗群、鐵家四老,是不可能一直將他們阻擋在外的。只要他們攻打進來,局面就是另外一番變化。”
  命運真是變化無常,在不久前,方源還千方百計地阻擋群雄,但如今他卻巴不得群雄威猛給力,立即攻殺進大殿里來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該死的鐵家,幕后黑手居然是你們!”
  “鐵家老族長鐵慕白親至,是什么吸引的他?我們早該想到的……”
  “鐵家就算是超級家族,也別想吃獨食,仙藏人人有份!”
  慘烈的戰場上,群情激奮。
  望著青銅大殿的方向,很多蠱師氣得雙眼噴火。
  鐵柜蠱、化氣蠱形成紫色的光罩,籠罩住整個青銅大殿。鐵家四老各占據四個方位,嚴密把守。
  而鐵白棋,則站在大殿門口,居高臨下,指揮著狗群。
  他是一位老者,滿頭白發,額頭上張著第三只眼睛,精光閃爍。他是五轉奴道蠱師,鐵家的家老,曾經是鐵慕白的得力干將。接到鐵慕白的召喚之后,他破關而出,千里迢迢來到三叉山。
  此刻,鐵白棋微微帶笑,俯瞰戰場。
  狗群在他的指揮下,爆發出數倍于先前的戰斗力。鐵白棋又不計損失,一時間將群雄盡數阻擋。
  “老不死的,還真是難纏吶。”魔無天黑發亂舞,喘著粗氣。
  在他的面前,犬皇霸黃已經渾身浴血,比魔無天更加不堪。但很快,它身上的治療蠱開始發動,乳白色的光輝下,霸黃傷勢迅速恢復。
  魔無天正欲趁勝追擊,一大群的青華犬,從側面沖殺過來。
  “又是這樣!”魔無天咬牙切齒,不得不先剿殺了這批援軍。
  趁著這個機會,霸黃喘息過來,傷勢大有恢復,又再次生猛起來。
  比起白凝冰派出犬皇就無法照看的情況,鐵白棋顯得更加游刃有余。他統籌全場,掌控戰局,充分發揮出奴道流派的強勢的一面。
  而另一邊,蕭芒也受到鐵白棋的重點照顧。
  “這樣不行,仙藏就要被鐵家奪了!”蕭芒又恨又急,但犬皇嚶鳴始終擋在他的面前,令他無法沖入大殿。
  “混蛋,是你逼我的!!”蕭芒怒極咆哮,飛升上了天空。
  天空已經破開一個大洞,有數十畝的面積,洞外顯露的是外界的天空——浮云繚繞,晴天白日。
  蕭芒直接飛出洞外,雙手高舉。
  四轉,聚光蠱。
  大量的陽光,聚集到他的兩只手掌當中。光芒積聚成球體,碩大無朋,蕭芒比較起來,就如同螞蟻頂著飯碗。
  五轉,太光蠱。
  太古的榮耀之光,匯入到光球當中,頓時質變產生,整個光球都渲染成太古光輝!
  五轉,江河日下蠱。
  光球轟然炸裂,化成滔天的光水,每一滴都好似太陽碎片,璀璨耀眼至極。
  殺招——天瀑光河!
  光河滾滾,洪波翻騰,順著大洞向福地里倒灌而下。
  光明璀璨,驚濤駭浪,映照得山丘一片白熾,無數人瞇起雙眼,抵御這強烈的光明。
  “不好!”鐵白棋竭力阻擋,但光河大勢已成,氣象磅礴,只能削弱部分。
  恢弘的光河,如同瀑布,重重地轟在紫色光罩上。
  光罩只支撐了片刻,就破碎消散,支撐光罩的鐵家四老同時大噴鮮血,委頓不堪。
  光河沖破光罩,也被削弱大半,但去勢不止,砸在青銅大殿上。
  大殿立即破開大洞,光瀑沖刷下來,正對著方、白、鐵三人。
  面對白凝冰、鐵若男瞳孔猛縮,下意識地就要躲閃。
  一直等待良機的方源,迅速反應過來,猛地調動真元。
  挪移蠱!
  他催動這只高達五轉的移動蠱。
  這只蠱,是他斬殺了殺人鬼醫仇九的戰利品。
  刷的一聲,方源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光河轟擊在地磚上,頃刻形成一個巨大的坑洞,直徑長達三丈。
  鐵、白二人及時躲閃,站在巨坑的邊緣,顯得相當的平靜。
  “果然逃了,呵呵呵。看樣子,他是用了挪移蠱。我想這只蠱應該源自殺人鬼醫。”鐵若男冷靜地分析道。
  “就讓他這樣逃出去嗎?”白凝冰看向鐵若男。
  “你忘記有定星蠱了?放心吧,就算是他跑到天涯海角,鐵家四老都能將其擒拿。現在就讓他出去逛逛,消耗消耗他的真元和精力吧。省得我們動手了。”鐵若男微笑著道,言語間隱然有種運籌帷幄的大將風度。
  經歷了這么多磨難,她真的成長了很多很多。
  噗。
  強烈的劇痛襲來,方源大吐一口鮮血,頭暈眼花。一陣煩惡的感覺,讓他差點當場一頭栽倒下去,五臟六腑仿佛顛倒錯亂了。
  挪移蠱乃是宇道蠱蟲,破空空間,挪移蠱師身軀。強大的效用,同樣也有強烈的副作用。
  經常使用挪移蠱的蠱師,會筋肉糾纏,血液逆流,骨骼錯節。表現在外貌上,就是蠱師會變得越來越丑,哪怕模樣再端正,也會變成歪瓜裂棗。
  要使用挪移蠱,尤其要動用其他蠱蟲,改造自己的身軀。但方源此時此刻,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。
  “第二空竅蠱,就暫時給你們保管了。這筆賬,我會百倍的奉還給你們的!”方源快速地打量周圍,發現自己已經被挪移到殿外,但距離青銅大殿還是較近。
  大量的犬獸,向他撲來,他當機立斷,選擇了撤退。
  第二空竅蠱雖然被鐵若男拿了,但控制權還在方源手中。他一手煉成第二空竅蠱,現在還要他心念一動,這只仙蠱就會自爆毀滅。
  不過,方源不到萬不得已,絕不會做這等傻事。
  “這場爭斗,才剛剛開始。白凝冰、鐵若男,你們給我等著。呵呵呵。”方源陰笑幾聲。
  要運用第二空竅蠱,需要仙元催動,否則就用海量的元石替代。
  對于方源而言,他更加無法將這仙蠱收入空竅。
  春秋蟬的壓力已經夠大,再存進一只仙蠱,方源的空竅就要被撐爆了。
  仙蠱不存放在空竅里頭,氣息就會泄露出來,令群雄察覺。方源若是搶了仙蠱跑出來,第一時間就會成為眾矢之的,遭到兩大五轉、十多位四轉,無數三轉二轉蠱師的圍殺。
  “鐵若男得了仙蠱,必定成為眾人攻擊的首要目標。嘿嘿,就讓你們鶴蚌相爭,我作壁上觀,做那最后得利的漁翁!”方源決心撤退,先恢復戰力,再尋機出手。
  然而,天不遂人愿,很多眼尖的蠱師發現了方源的動向,紛紛大叫出聲。
  “什么人?”
  “是小獸王,他好像是從青銅大殿中出來的!”
  “快快快,攔住他!他一定是奪得了部分仙藏。”
  聲音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,方源附近的蠱師立即調轉槍頭,阻擊方源。
  但率先撲殺過來的,卻是一小群的重泰犬。
  方源不僅受到正魔蠱師的阻擊,還被鐵白棋特意“照顧”。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修改了一個小bug,感謝書友PanzerVI的提醒,謝謝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