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199 為山九仞功虧一簣

“該死!”方源咒罵一聲,揮手一推,打出一道金龍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金龍呼嘯而過,將這群重泰犬碾撞成肉泥,開出一條通路。
  “小獸王,你往哪里走?快交出仙藏!”翼沖來到方源的面前,浪濤卷席而來。
  骨翼蠱!
  方源一振翅,躲避巨浪的拍擊,沖天而去。
  “小獸王,你還是留下來吧。”易火一揮手,火鳥飛旋,向方源啄來。
  金霞蠱。
  方源渾身隆重一層金光,速度激增,擺脫火鳥后,快速后撤。
  “嗯?”這番巨大的動靜,引起了魔無天、蕭芒的注意。
  蕭芒飛出一只光芒巨手,大如巨象,極速飛騰,向方源抓來。
  方源一個急轉,躲避開來。
  但這時,忽然耳邊響起一聲溫柔的呼喚。
  這聲呼喚,仿佛情人耳鬢廝磨的低語,又好像是親人千呼萬盼的呼喚。讓不知情的人,禁不住魂牽夢繞,神不守舍。
  “魔無天的柔情蠱!”方源悚然而驚,迅速地掙脫開來,但終究動勢因此一滯,背后的光芒巨手再度抓來。
  “不好!”此時躲避已經來不及了,方源只好催動蠱蟲,以攻代守。
  轟。
  一聲巨響,光芒巨手被擊散,而方源也如斷線的風箏,在空中灑出一條血線,向地面摔落。
  耳畔呼呼的風聲,驚醒了昏迷的方源。
  意識到自己正在墜落,他連忙再催蠱蟲,同時大叫:“鐵若男得了絕世仙蠱,正在煉化!”
  魔無天、蕭芒的注意力,當即就被轉移。
  仙蠱!
  群雄沸騰,瞬間陷入到無以倫比的狂熱狀態,鐵白棋壓力暴漲。
  方源得了喘息之機,立即催動巫鬼的移動蠱。大片的陰云升騰而起,他隱藏在陰云中,繼續撤退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……
  嗖嗖嗖嗖!
  虛空中,忽然延伸出四道鎖鏈,如蛇般靈巧,如電般迅速,捆住方源的四肢手腳。
  然后,鎖鏈迅緊緊纏繞,迅速蔓延,將方源五花大綁,拖入虛空之中!
  下一刻,方源重新出現在青銅大殿當中。
  鐵家四老分別占據東南西北四個方位,圍繞著他。
  他們半蹲在地上,右掌伸直先前,左手握住右手腕,一齊催動著蠱蟲。他們每個人的手掌中,都延伸出一根長長的黑鐵鎖鏈。
  鐵家四老的殺招——無極搜鎖!
  ……
  而此時,中洲,天梯山。
  狐仙福地,蕩魂山上,一場關乎狐仙福地歸屬的競爭,也到了最后的關頭。
  “方正,加油,勝利近在咫尺了!”天鶴上人的聲音,在方正的心底響起來。和原先相比,他的聲音透出極沉重的疲憊和虛弱。
  “是的,就差一個對手了……”方正咬緊牙關,滿身汗漬,身軀搖搖欲墜,但又透出一股堅定之意。
  “我,堂堂蕭七星,居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超越了?”蕭七星瞪大雙眼,眼睜睜地看著方正攀爬,超過他的高度。
  “唉,想不到最后的結局竟然是這樣的。”應生機長嘆一口氣,忽然撒手,從山上墜落下去。
  他距離山頂最遠,看到方正的表現后,已經明白自己毫無勝算,索性直接認輸了。
  狐仙地靈當然不會坐視他摔死,輕輕打了個響指,將應生機安全地挪移到外界去。
  爬,繼續攀爬。
  方正的手腳已經磨破,鮮血淋漓。
  越接近山巔,魂魄受到的震蕩就越厲害。方正幾乎已經無法思考其他,他的眼中只剩下山頂的景象,他已經壓榨了全部的潛力,疲累至極,這是超越身軀極限的發揮。
  “這個小子……”鳳金煌也不禁動容。
  方正明明已經疲累不堪,卻偏偏有著一股好像無窮的力量,在支撐著他。
  “山頂,山頂……”方正咬牙切齒,心中只有這一個執念。
  他一步步攀登上去,漸漸超越鳳金煌,正式領先!
  此刻,他距離山頂只有一丈的高度。
  就連粉嫩可愛的地靈狐仙,都站到山崖邊上,定定地瞧著下面,注視著新主人的誕生。
  福地外,一直保持關注的蠱仙們,已經有人開始發出嘆息聲。
  “恭喜了,鶴風揚,這一次你們仙鶴門稍勝一籌。”
  “哼,如果我的那只六轉的玲瓏小挪移蠱,還在的話……”
  “亦或者星梭蠱、定仙游蠱、我行蠱,這場比斗就是另外一個結果了。”
  蠱仙們態度不一,有的平淡恭賀,有的惋惜遺憾。
  “僥幸,僥幸!”鶴風揚謙虛幾聲,但聲音難掩他的喜悅之情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位蠱仙冷笑起來:“鶴風揚,要叫你失望了。這個狐仙傳承,注定是我靈緣齋的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福地中異變陡生!
  鳳金煌嬌喝一聲,從身后肩膀處生長出一對絢爛的羽翼。
  這對羽翼,極盡華美艷麗,各色光輝不斷流轉,璀璨奪目,輕輕一扇,便帶這鳳金煌徐徐上升。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
  “傳說中的仙蠱——夢翼!”
  夢翼是一只很特別的仙蠱,它不存在于現實之中,只可在夢中尋得。催動它的,也不是仙元,而是蠱師的靈和魂。
  鳳金煌只是凡軀,現在強行催動夢翼,會導致魂魄上的嚴重損傷,輕則失憶,重則癡呆。
  但驕傲如她,一生下來,就從未失敗過。她是絕不可能任憑方正在自己的眼前,成為唯一的優勝者!
  “哪怕付出最沉重的代價,也要獲得勝利!”在方正吃驚的注視下,不遠處的鳳金煌徐徐飛升而上,輕易超越他,再次奪回領先的地位。
  夢翼乍然收起,鳳金煌攀在山崖邊上,狠狠地喘著粗氣,從靈魂中傳來的眩暈感,強烈到讓她幾乎要昏厥過去。
  達到極限了。
  強行催動仙蠱,鳳金煌能做到這一步,已實屬不易。
  “我竟然輸了!”方正瞪大雙眼,失魂落魄。
  此刻,鳳金煌是如此的接近山巔,事實上,她的雙手已經抵達了懸崖邊緣,只差最后的一小步!
  “我,我要……勝利!”
  這一刻的鳳金煌,拼盡全力揚起頭顱,迸發出最后一絲力量。
  她的雙眼,亮如琥珀。容顏嬌麗無儔。雪白的修長脖頸,在福地粉色的光輝中,流轉著玉一般的光暈。
  她就像是一只雛鳳,第一次向天地展開亮麗的羽翼。
  錦繡輝煌!
  一時間,就連蠱仙們都為其失神。
  她咬破嘴唇,艱難地將手臂擱在懸崖邊上。然后奮起余力,把沉重的身軀也拖上來。
  最后,幾乎是滾上了山巔。
  她成功了!
  這場爭斗唯一的優勝者,狐仙福地新的主人!
  ……
  南疆,三叉山,青銅大殿。
  方源被鎖鏈五花大綁。
  “呵呵呵,方源,我們又見面了。”鐵若男站在方源的面前,開懷暢笑。
  白凝冰則嘆息一聲:“沒有用的,方源,你的左臂中已經被我暗中種下了定星蠱。有著此蠱定位,無極搜鎖就能破空捉拿,你逃到天涯海角都沒有用處。這一場,你已經輸了,認命罷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方源低頭一望,只見左臂中寄生了一只蠱。
  此蠱乃是太古星屑,宛若鉆石,生有八角,晶瑩剔透,此時綻放著星光,將方源的左前臂映照成一片半透明的幽藍。
  “白凝冰!”方源怒極大吼,瘋狂掙扎,弄得鎖鏈碰撞,嘩嘩作響。
  前世當中,鐵家四老就是憑借此殺招,捉拿了孔日天。不想今生,這一招用到了方源他的身上。
  之前,白凝冰被鐵家四老圍困,方源沒有直接上前救援,也有忌憚這無極搜鎖的緣故。
  一旦被無極搜鎖定位,方源不論逃到哪里,虛空中都會伸出鎖鏈來捉拿。但沒有定星蠱的話,無極搜鎖就是無頭的蒼蠅,不足為慮。
  “這只定星蠱,是鐵家四老親自給我的,并且訓練了好長一段時間。知道我是什么時候給你種下的么?呵呵呵,是在你為我灌輸黃金真元,替我溫洗空竅的時候。神不知鬼不覺吧?”白凝冰眼中透著冷酷的笑意。
  這一招,簡直是釜底抽薪,將方源反擊的希望徹底打碎!
  “定星蠱……好,白凝冰,你真是太好了!”方源瞪著白凝冰,咬牙切齒。
  鐵若男徐徐勸降道:“方源,你中了無極搜鎖。現在你身上的蠱蟲,已經被封印住,連真元都調動不了一絲。你已經沒有希望了。當然,你還可以調動意念,令蠱蟲自爆。但我勸你不要這樣選擇。你是聰明的人,應該知道哪樣選擇,對你有利吧?”
  方源低頭,沉默下來。
  剛剛他瘋狂地催動蠱蟲,但無極搜鎖并非浪得虛名,乃是兼并宇道、禁道的殺招。就算是五轉的挪移蠱,也被封鎖住,無法調動。
  “一切都結束了,方源。鎮魔塔將是你的最終歸宿,今后的余生你就在那里度過吧。”白凝冰嘆息一聲,看著眼前大敵終于落網,他的心情十分復雜,似喜似悲。
  “這些年來,感謝你帶給我的精彩。正是因為有你的存在,才點亮了我寂寞的人生,讓我不顯得無聊孤獨。接下來,我將展開更加精彩的人生。而你將榮幸地成為,這份精彩的組成部分。”說到這里,白凝冰向方源行了一禮,神情懇切真摯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