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00 春秋蟬

方源緩緩仰頭,透過青銅大殿的窟窿,望著天空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福地的蒼穹已經形成巨大漏洞,溝通著外界。以方源的角度,能夠看到南疆的太陽。
  太陽低垂,已近黃昏。
  “申時三刻,這個時辰,鳳金煌應該剛剛繼承狐仙福地吧?”方源想著。
  前世,他伙同魔道蠱仙,進攻狐仙福地,攻占蕩魂山。最后付出極大代價,斬殺鳳金煌,險死還生。
  鳳金煌死后,正道齊哀,為其作《鳳金煌傳》。傳中寫明生平事跡,鳳金煌一生有三大奇遇。
  第一個奇遇,是三歲時睡覺,在夢中就獲得仙蠱夢翼。
  第二個機緣,就是狐仙傳承。在今日申時兩刻,成功登頂。
  “鳳金煌有仙蠱夢翼,狐仙傳承必是她的囊中之物。要不被她落下太遠,就得擁有第二空竅。可惜啊,到頭來功敗垂成!”
  他在心中嘆息,渙散的目光卻漸漸重新凝結起來。
  他還有翻盤的希望,他還沒有輸得徹底!
  因為他還有——春秋蟬。
  無極搜鎖,能封禁五轉蠱,但是卻禁不住六轉的仙蠱!
  方源抬眼,最后看了一眼白凝冰等人。沒有什么好說的,這一次,若成功還有希望,失敗一切休提。
  “他怎么如此平靜?”白凝冰、鐵若男等人,都在此刻感到莫名的不妙。
  砰。
  方源悍然自爆!
  剎那間,春秋蟬綻放出青、橙兩色光輝,一股玄奇奧妙的氣息,擴散開來。
  方源所有的蠱蟲,全部的真元,一切的血肉和魂靈,都自爆開來。
  每一次催動春秋蟬,都是一場豪賭。
  方源身處絕境,毅然賭上自己所有的一切!
  自爆的一切,都盡數灌注到春秋蟬之中。
  春秋蟬化為精芒一點,承載著方源僅剩下來的一點意志,破碎虛空,來到這個世界中最著名的秘禁之地——光陰長河。
  蠱師世界有南疆、北原、西漠、東海、中州五域環繞,這是宇。又有一條光陰長河,貫穿過去、現在、未來,便是宙。
  宇和宙是構成世界的基礎。
  嘩嘩嘩……
  光陰長河中河水澎湃,潮起潮落,波濤洶涌。
  每一滴的光陰之水,都是蒼白色的,但是億兆兆的水滴,每一次的相互撞擊、糾纏、旋轉,都會迸發出最燦爛炫目的流光溢彩。
  在這蒼涼而又繽紛的河水當中,春秋蟬如流浪的游子,回歸到家鄉,雙翅振動,載著方源的意識,不斷逆流而上。
  對于方源來講,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催動春秋蟬了。
  第一次,他進入光陰長河,沒有絲毫的經驗。第二次,他無奈自爆,時間太短。
  這一次,他有了心理準備,終于體會到逆流而上的感覺。
  這種感覺,是如此的玄奇美妙。無數的光影,好像是電影倒放,呈現在他的意識當中。
  仿佛是過了一個呼吸,又好像是漫游了無數年頭。
  險惡的巨浪,一次次拍打過來,春秋蟬很快就失去了活力,自爆的能源消耗殆盡,它掙扎了一下,一個猛子扎進其中的一個水滴當中,消失不見。
  方源一眨眼,眼前的景象已經大變!
  “慢著,慢著,一切都好商量。我可以答應你,將正確的路徑告訴你,但是你必須保證我的生命安全。我身上就有一只毒誓蠱……”
  耳邊,熟悉的求饒聲傳來。方源循聲低頭望去,便看見腳下的王逍。
  他楞了一下,繼而心臟砰砰跳動,臉色變化,流露出遮掩不住的狂喜之色。
  “哈哈哈,成功了,我又成功了,我賭贏了,又再次重生過來!”方源振臂大呼,仰天大笑。
  王逍:“……”
  方源陡然間這樣的表現,讓他心里又驚又疑。
  “什么重生?什么又成功了?這家伙該不會精神不正常吧?不過話說回來,魔道蠱師中瘋魔的大有人在。該死,我居然碰到這樣的一個瘋子!”
  被方源踩在腳底,躺在地上的王逍,這樣想著,求饒聲不禁更大了。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方源笑聲不絕,這種從絕境中逃出生天,一切重來的感覺真是太爽,太美妙了!
  他首先查看了自己的空竅。
  空竅中央,作為本命蠱的春秋蟬,再度萎靡虛弱。原本光滑油亮的外表,如今像是枯黃的秋葉。
  方源念頭一動,春秋蟬便漸漸隱去身形,陷入沉眠,重新汲取時間的力量恢復去了。
  “這樣一來,春秋蟬這個內患,就暫時解除了!”方源的笑聲更大了,眼中精芒閃爍不停。
  他又打量周圍。
  這明顯還是在福地中,腳下踩著的是王逍,身邊還有一個尸體,就是云家的少族長云落天。
  他是被白凝冰消滅的,尸體被地靈耗費仙元,挪移了過來。
  一想到白凝冰,方源笑聲陡然一止,再笑不下去。
  就是這個家伙,籌謀良久,忽然反叛,令自己縱然煉成了第二空竅蠱,也功敗垂成,陷入絕境。若不是有春秋蟬,若不是這次運道也很好,方源就徹底栽了。不管是死亡,還是被關押進鎮魔塔,都再無翻身的機會。
  魔道就是這樣,猶如懸崖上走鋼絲,一著不慎滿盤皆輸。墜入山隘谷底,再也無力回天。
  “自己真是大意了,一心想著鳳金煌,想著煉制仙蠱,反而忽略了身邊潛藏的一頭真魔!也是這白凝冰演得逼真,籌謀了數年,故意表現,麻痹自己,然后陡然爆發。呵,自己終究只是凡人,不是戰無不勝的神啊。”想到這里,方源滿嘴的苦澀。
  方源他在進步,在勇猛精進的成長,白凝冰同樣如此。
  這就是現實的殘酷,也是命運的美妙。
  在這天地中,人人都是主角,人人又都是配角。
  “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優勢,白凝冰是北冥冰魄體,鐵若男有鐵家大背景,鳳金煌三歲就在夢中尋得仙蠱,而我則輾轉掙扎,苦修數百年,煉成了春秋蟬。”
  方源想到這里,忽又情緒激昂起來,展顏朗笑,脫口吟道:“看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;漫江碧透,百舸爭流。鷹擊長空,魚翔淺底,萬類霜天競自由。悵寥廓,問蒼茫大地,誰主沉浮?”
  天若有情天亦老,大道無情至公,每一個存在都有問鼎的機會,就看如何把握,如何爭鋒!
  這個世界上,沒有人生來就是一輩子的配角。也沒有人,會是永恒的主角。
  萬物相爭,優勝劣汰。
  正是因為天下英杰的爭鋒,相互之間實力的碰撞,底牌優勢的較量,才顯得歷史如此厚重精彩,世間如此豐富曼妙啊。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胸中一闊,苦悶和仇恨,驚悸及悲喜,都化為煙云消散。
  他的心一片清明,魔的執著又令他雙眼熠熠閃光。
  他開始冷靜思考。
  “原來我是重生到這個時候了。按照上一世的發展,我是拷問王逍前往巫山的正確之路,可惜他至死都沒有說。我無奈之下,只好殺之,并用獸力胎盤蠱,吞噬了他和云落天的空竅。”
  方源沉默不語,神情嚴肅如冰,腦海中迅速地回憶著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。
  “之后,我費了好大勁,說出春秋蟬,才說服了地靈。又斬了殺人鬼醫仇九、武神通、章三三。并在章三三的身上,意外收獲到一只奴隸蠱。正要繼續殺人的時候,出現意外情況,不得不救場,殺了龍青天,卻礙于碧空蠱毒,沒有任何一絲收獲。”
  “再之后,就是煉蠱,防守大殿,白凝冰背叛了……”
  方源腦中思維如電,幾乎閃電般回憶了上一世,然后他雙眼瞇成了一條縫,兩只手不由自主地緊握成拳。
  “情況危急啊!”站在重生的高度,讓他對局面洞若觀火,上一世的疏忽變成了這一世的警惕。
  首先,煉制仙蠱的大體情況,白凝冰已經知曉。
  她秘密和鐵若男合謀,鐵家方面也早有準備。說不定那鐵白棋,就已經隱藏在三叉山中,準備關鍵時刻登場。
  敵暗我明,不妙!
  其次,在煉蠱的最后幾天,蕭芒會趕到這里。還有意料之外的魔無天,竟然達到了五轉修為,也會參加角逐。
  前世,方源斬殺數位魔頭,導致魔道群龍無首。魔無天一來,以五轉修為,輕而易舉地就整合了魔道蠱師的力量。可以說,因為他的緣故,大大加快了群雄圍攻大殿的速度。
  敵強我弱,更不妙!!
  最后,還有最嚴重的一點……
  方源抬起左臂。
  上一世自己被蒙在鼓里,這一世他已經知道:白凝冰偷偷地給自己種下定星蠱,就在自己的左前臂中。一旦鐵家四老發動無極搜鎖,那么他將無所遁形,逃到天涯海角,都要被虛空鎖鏈拘拿。
  “現在想想,鐵家之所以沒有提前發動,一來是因我斬殺鐵慕白,情勢變化超出他們的預料。二來,也是想做得利的漁翁,覬覦勝利的果實。三者,更見他們的謹慎。無極搜鎖雖然能夠封禁五轉蠱蟲,但也有被克制的手段。萬一擒拿了我,卻沒有搜到陽蠱怎么辦?因此就將這個,留作最后的底牌了。”
  定星蠱悄無聲息地種下,方源就如甕中之鱉,怎么逃也逃不了。幾乎已經等于身陷囹圄了。
  (ps:這本書是我六年夢想的實現,所以承載了許多東西,和其他書不太一樣。其中有一點,就是主角方源會失敗。魔從來就不是戰無不勝的,魔也會失敗。不描寫出失敗,就無法寫出“魔”。任何的冒險都是有代價的,如果哪一天,方源的死會讓書變得精彩,甚至升華,那么他會被我寫死,那就是屬于魔的悲壯。)
  (唉,這本書的世界,和現實差不多,人人都有成為主角的可能。也許,方源死后,我會描寫方正,白凝冰或者鐵若男?因為,他們的身上也蘊藏著各種各樣的魔性。誰說主角必須始終一個人?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啊。不想看的,不要勉強自己。書那么多,不差我這一本。愛看的,還請盡力支持我,畢竟寫這本書真的賺不到什么。付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,來寫這本書,我當然也希望能至少有個吃盒飯的錢啊。)
  (悵然……對于我來講,青春已經漸漸遠去,就瘋狂這一把了。請大家理解我的離經叛道罷。嗯,從明天起,開始雙更了!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