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204 白凝冰你演夠了嗎

“殺啊……”
  “沖過去!”
  “干死這些死狗!!”
  喊殺聲、吶喊聲、慘嚎聲、咒罵聲、犬吠聲連成一片,喧囂震天蕩地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總攻發起不到一盞茶的功夫,山丘上已經血流成河,橫尸遍野。
  “仇九先生,我們慢了,這樣子沖鋒,猴年馬月才能進入青銅大殿!”魔無天催促道。
  仇九呵呵一笑:“狗群龐大,豈是那么好沖的?我們慢點走也好,讓正道沖得深入一些,承擔大部分的壓力,我們才能漁翁得利啊。”
  仇九已經是方源的奴隸,巴不得時間拖得越久越好。
  剛剛正魔兩道僵持不下,又是這魔無天壞事,主動找到蕭芒談合作。仇九無法阻攔,只能暫且順勢而為。
  沖鋒上去后,他便盡力拖慢整個隊伍的速度。
  原本是兩頭并進,但因為殺人鬼醫的運作,造成正道更加深入犬陣,受到更多打擊。而魔道損失雖少,但沖鋒速度越來越慢,有漸漸被圍困的危險。
  “仇九,你現在還在算計什么!你太昏聵了,沖鋒就要一鼓作氣,怎么能如此緩慢行軍?你老眼昏花了,還沒看出來嗎?我們的隊伍已經陷入泥沼,一旦沒有動勢,被重重包圍,將比正道更加危險!”魔無天氣得跺腳,大聲斥罵。
  仇九瞪起雙眼,毫不示弱地大吼:“魔無天,你個小輩,亂叫什么,又懂什么?像你那樣搞法,先前損失了多少人!待會我們和正道爭奪仙藏,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,自然要削弱他們!”
  說完,仇九語氣一轉,柔聲勸慰道:“年輕人啊,一味的猛沖猛打,是不行的呀。”
  因為前車之鑒,大多數的魔道蠱師都表示支持仇九,反對魔無天。
  魔無天心中郁憤至極,不由地仰頭怒吼一聲:“仇九老兒,不足與謀!你們慢慢在這等死吧,老子奪仙藏去了!”
  說完,他一馬當先,向青銅大殿沖去。
  狐魅兒、李閑等人,卻是覺得魔無天說的對。他們也想沖鋒,但奈何實力不濟,只能依附眾人之勢。
  “年輕人,就是這么沖動。”仇九嘆了一口氣,又笑起來,“你們看,被我這么一激將,他就主動沖鋒去了。我們穩扎穩打,正好利用他沖出來的路,多好!”
  眾人不由地大笑,紛紛贊嘆仇九英明。
  無數的犬獸形成洪流,而成千上萬的蠱師,則逆流而上。
  戰場上血液橫流,斷肢亂飛。各種蠱蟲競相亮相,冰與火齊飛,雷霆電閃爆炸,土地翻騰,青藤蔓生。
  翼沖渾身藍鱗,背生黑鰭,環繞漩渦大浪,如海中惡鯊,一馬當先。
  易火仿佛火焰之神,一路沖殺,所到之處烈焰熊熊,群狗哀嚎。
  炎軍動用虛道蠱蟲,由實化虛,躲避一次次的進攻,安然無恙。
  李閑趁人不注意,動用五轉蠱蟲,隱去了身形。
  孔日天則早就化作漫天的花雨,飄散上去。
  諸位高手各展神通,漸漸地接近青銅大殿。其中又有兩個人,沖到最前線,惹人注目。
  不是旁人,正是蕭芒和魔無天。
  然而好景不長,霸黃和嚶鳴兩大犬皇齊出,一如前世,阻擋在兩人的前進方向上。
  “是時候了。”前線中,鐵若男渾身浴血,停下沖鋒的腳步,大口地喘息著。
  鐵家四老護衛在她的身旁,除此之外,還有鐵白棋。
  “距離青銅大殿只有數千步,狗群眾多,鐵白棋大人就看您的了。”鐵若男道。
  “呵呵呵,老夫看了半天戲,早已經心癢難耐了!”鐵白棋將兜帽取下來,睜開眉間的第三只眼。
  呼。
  他催動蠱蟲,雙掌一推,打在前方的半空中,竟然形成一個黑洞。
  黑洞不斷旋轉,從中跳躍出無數的白猿。
  白猿大軍洶涌而出,匯集成強盛的兵鋒,向青銅大殿沖去。
  “少主,你們沖上去吧。這里有我擋著。”鐵白棋語氣鏗鏘有力。
  “那就拜托你了。仙蠱重大,為了家族,我們必須活捉方源!”鐵若男咬緊牙關,一揮手,帶著鐵家四老,展開沖鋒。
  有著白猿大軍的掩護和犧牲,鐵若男成功地沖進了大殿之中。
  方源卻還在煉蠱,分身乏術!
  地靈想要出手,被方源制止:“霸龜,你不要逞強!你一邊指揮犬群,一邊還要調度仙元,輔佐我煉蠱,怎么能再分心?白凝冰,接下來就看你的了,你給我擋住她!”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,瞇起雙眼,擋住鐵若男,雙方激戰。
  方源面前的半空中,云煙則沸騰不休。
  前世到了此時,方源已經再用三更蠱。但今生,沒有風天語的輔助,方源進度很慢,才剛剛拋入那只五百年的壽蠱。
  沒有風天語這位煉蠱大師的幫助,方源控制云煙很是吃力。
  云煙幾次沸騰,令方源幾次都差點失敗,險而又險地挽救回來。
  身后,白鐵二人激戰片刻后,鐵家四老闖了進來,加入圍攻。
  白凝冰不敵,險象環生,大叫道:“方正,我快支持不住了,你到底還有多久!”
  云煙終于徹底融合了壽蠱,化為血田一片,田上稻穗金黃一片,碩果累累。正是“五百歲為秋”的氣象。
  方源聲音也透出緊張:“給我堅持住,我需要大量的時間!”
  “我死了,你也活不了……”白凝冰的咒罵連連。
  幾個回合后,她大口地喘著粗氣:“我不行了!方源,我支撐不住,唯有自爆了!”
  “你的資質,難道已經回歸十成?”方源驚愕。
  “廢話!”白凝冰大罵一聲。
  此時云煙醞釀成熟,緩緩消散。從水缸大小,漸漸縮減成臉盆大小。
  “你盡量支撐住,不到萬不得以……”方源盤坐在地,背對著戰場,喊道。
  “來不及了。”白凝冰一聲深沉的嘆息傳來。
  咔嚓嚓……
  冰霜迅速凝結,大殿中,寒氣四溢,溫度暴降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蠱?”鐵若男的驚呼聲,也傳到方源的耳中。
  方源勉強轉頭望去,只見大殿已經成了一片冰雪的世界。白凝冰凌空漂浮,渾身已變成冰晶,一如青茅山時自爆剛開始的情形。
  寒風咆哮,冰川漸起,夾裹著浩瀚磅礴之勢,重重地碾壓向鐵若男和鐵家四老。
  “難道是傳說中的北冥冰魄體?”鐵家四老發出驚呼聲,后退不及,和鐵若男一齊被封入冰層之中。
  冰霜繼續蔓延,向方源籠去。
  “白凝冰?白凝冰!”方源急得大吼,但白凝冰沒有回應。
  她的身軀,幾乎都和冰霜連成一體,整個臉龐也變得模糊不清。水晶般的藍眸不再耀眼,似乎徹底的黯淡下去。
  “該死!”方源大聲地咒罵一聲,猛地站起身來,調出陽蠱飛向白凝冰。
  但飛到一半,陽蠱猛地折回,落到方源的右手中。
  恰在此時,云煙也終于濃縮成一只蠱蟲,落到方源的左手中。
  此蠱形如花生殼,一片金黃燦爛,表面上的紋路,像是猩紅的血絲。
  先前的第二空竅偽蠱,只能存在七天七夜,并不穩定。而這只新蠱,已經能夠長存四十年!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仰頭長笑,催動金湯蠱,將冰霜盡數抵御在外。
  然后對著白凝冰道:“白凝冰,你演夠了嗎?”
  蔓延的冰霜陡然一滯。
  方源又笑著,道:“和鐵家的合作,還愉快么?”
  這次白凝冰再無法演下去,恢復肉身,帶著一臉的震驚和濃重的疑惑,緊緊地盯住方源:“你怎么!”
  “商家城中,你故意敗于炎突,得到素手醫師的幫助,擺脫毒誓,又暗中聯系鐵若男。在三叉山上,又和鐵家四老一齊布局……這一切,你以為我會不知道?”方源把玩著手中的兩只蠱蟲,眉頭微揚。
  白凝冰呆呆地落回到地上,震驚得一時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“方源究竟是怎么發現這一切的?我明明一切都做的很隱秘。這么說來,他已經將冷眼旁觀,看著我表演嗎?!等一等,我明明成功地種下定星蠱了呀……”
  “方源,你這個魔頭,就算是你發現了又怎樣!今天你插翅難飛,在劫難逃!”鐵若男一見事情敗露,立即破冰而出,鐵家四老緊隨其后。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,舉起自己的左前臂:“你是指的定星蠱嗎?如果我斬掉臂膀如何?”
  鐵家四老眉頭頓時皺起。
  方源一旦斬掉左前臂,就算他們四個動用殺招,也只能擒回方源的左前臂罷了。
  按照他們對方源的了解,犧牲左前臂,對他這樣心性狠辣的人來講,根本不算什么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鐵若男忽然大笑起來。
  她手指著方源,喝道:“方源,你不要虛張聲勢了!就算你識破了我們的布局,又能如何呢?殿外的狗群,肯定擋不住群雄。過不了多久,蕭芒、仇九、魔無天、易火、翼沖等等梟雄英杰,都會沖進來。你能保得住仙蠱?”
  “你喪心病狂,殺了這么多蠱師,奪取空竅,用人煉蠱。這些罪行,天理難容,白凝冰就是最佳的證人!只要公布出去,你就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。更關鍵的是,你的仙蠱還沒有煉成吧!”
  “你還有機會煉成嗎?不可能!你已經沒有時間了,過不了多久,這處大殿就會被群雄沖垮。你能逃到哪里去?你飛出去試試看?哼哼,現在你唯一的出路,就是投降,投靠我們鐵家。只要你貢獻出手中的仙蠱半成品,歸還老族長的蠱蟲,進入鎮魔塔改造,還能留得一條性命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