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06 今日暫且展翼去明朝登仙笞鳳凰

太古的榮耀之光,照耀著蠶繭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吸收著太古的光輝,蠶繭正在發生一種玄妙的轉變。
  方源渾身金黃燦爛,在天瀑光河中逆流飛翔。面對五轉蠱師的強大殺招,金湯蠱單純的防御,漸漸不起作用。
  黃金的防護,被光芒漸漸沖走。
  尤其是骨翼上面,已經漸漸地被天瀑光河,沖刷出原本的黑色。
  恢弘磅礴的光明天河中,一個單薄的身影,頂著龐大的壓力,艱難飛翔。
  如此奇景,吸引了眾多蠱師注視。
  偌大的戰場沉寂下來。
  地靈全力輔佐著方源,犬獸失去了指揮,大部分都在潰逃。而蠱師們也一個個停住腳步,紛紛仰頭望去。
  他們的心中,都有一個相似的疑問——“這個情形,我明明沒有看過,但為什么我如此熟悉?”
  “我想起來了,我想起來了!”忽然不知道誰喊起來,“這樣的情形,在人祖傳中記載過。難怪這么熟悉!”
  《人祖傳》乃是天下第一經典,為世人廣為傳頌,沒有人不熟悉它的。
  被這么一提醒,很多人猛然醒悟。
  “不錯,人祖傳的第二章第三節有著相關的記載。”
  “我也想起來了。太日陽莽為了煉成仙蠱定仙游,揮動雙翼,沐浴在榮耀之光中,飛向太陽。”
  人們回憶出來,頓時引發一陣笑聲。
  “這人是怎么回事?模仿太日陽莽,居然不顧性命?”
  “哈哈,他難道也是想煉成仙蠱定仙游嗎?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!他有神游蠱嗎?”
  方源當然有神游蠱!
  但有神游蠱還不夠,人祖傳中記載——
  太日陽莽擔憂神游蠱,會趁著他醉酒,將他置于險境。神游蠱也感到慚愧,便指點他道:“你先去天上,在九重天中的青天里,有一片竹林。在竹林中,采摘一節碧空的玉竹。再到九重天的藍天里,在夜晚的時候,收集星光碎屑中的八角鉆石。然后你在清晨時分,飛向天空,借助朝陽的榮耀之光,將我變成定仙游蠱。我成了那個蠱后,就再也不會帶著爛醉的你亂竄了。”
  所以,方源還要有青天里碧空的玉竹,以及藍天里八角鉆石的星屑。
  還有,太古的榮耀之光。
  他有嗎?
  他原先是沒有的。
  但重生之后,他殺了龍青天,取得了碧空蠱。
  此蠱,乃是五轉蠱,源自太古時代,好似一節墨綠的竹干,巴掌大小,中間空通,摸在手中如玉一般細膩潤澤。
  正是青天里碧空的玉竹!
  《人祖傳》中描述了各種各樣的蠱。仙蠱都是直接描述,諸如智慧蠱、力量蠱等。而凡蠱,則含蓄地點出來,描寫得很隱晦。需要讀者,深入的挖掘和細細的研究。
  但單有碧空的玉竹不行,他還得要八角鉆石的星屑。
  他有嗎?
  他當然沒有,不過白凝冰給他悄悄種下了!
  沒有錯,那就是定星蠱。
  此蠱乃是太古星屑,宛若鉆石,生有八角,晶瑩剔透。種在方源的左前臂時,綻放星光,能將他的左前臂映照成一片半透明的幽藍。
  青天里碧空的玉竹,以及藍天里八角鉆石的星屑,都有了,但方源若要煉仙蠱定仙游,還缺少一個條件——那就是地靈所說的——太古的榮耀之光。
  方源有么?
  至始至終,方源都沒有。
  但方源沒有,蕭芒卻有。
  蕭芒掌握著一只太光蠱,此蠱乃盜墓而得,只是一只殘蠱。每個月,只能催動三次,能催發出榮耀之光。三次一過,就要自毀。
  而天瀑光河這個殺招,從某種方面來講,就是太古的榮耀之光!
  神游蠱、碧空蠱、定星蠱以及太古之光,一切的條件都具備了!
  當方源重生之后,忽然意識到這點時,他在心中就毅然舍棄第二空竅蠱,轉為改煉定仙游蠱。
  但是要直接說服地靈,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  地靈的執念,就是要煉出第二空竅蠱來。
  那么,白凝冰、鐵若男以及正魔兩道的群雄,就成了方源的利用對象!
  他精心算計,運籌帷幄,順勢而為,終究營造出這個局面。當地靈意識到無論如何,也不能煉成第二空竅蠱的時候,它自然就會選擇退而求其次,保護方源,保住這份希望。
  蠶繭吸收著陽光,微微顫抖,仙蠱的氣息不可避免地逸散而出。
  群雄震驚!
  “這樣的氣息,怎么可能!?”鐵若男、白凝冰等人差點把眼珠子瞪掉。
  “他在煉蠱,他的確在煉仙蠱?!他究竟是什么人?難道是太日陽莽重生?”易火、翼沖等人,嘴巴張的老大,下巴都要掉下來了。
  “定仙游!他真的在煉制定仙游蠱嗎?想不到我風天語,居然有幸能看到煉制仙蠱的場面啊!”這位煉蠱大師雙膝一軟,跪倒在地上,淚流滿面!
  福地中,所剩不多的毛民,也都紛紛跪拜下來。
  這一瞬間,它們瘋狂地崇拜,這個正在煉制仙蠱的人!
  無法置信。
  太古的情形,就在眼前上演……
  難以想象的恢弘和壯美,讓無數的蠱師都渾身顫抖。不曉得是因為激動,還是害怕,或是兩者皆有?
  一瞬間,方源的身影,成為所有人目光的焦點!
  哪怕天瀑光河再刺眼,所有人都張大眼睛,一眨不眨地盯住。
  仙蠱的氣息越來越濃,但就在這最關鍵的時刻,異變突生。
  “居然想借我之力,煉成仙蠱?哼!”蕭芒不是笨蛋,明白過來后,立即停止殺招。
  天瀑光河斷流!
  眾人一同發出最大的驚呼聲響。
  “不——!”風天語甚至哀嚎起來,痛徹心扉,悲痛絕望。
  在他的視野中,天瀑光河像是被剪斷的綢帶,向下無力地飄飛。只需要三個呼吸,光河中的蠱師就會飛出光河。而這短短的時間,絕對不夠仙蠱孕育而出。
  但方源又豈會沒有料到這點?
  三更蠱!三更蠱!
  他將兩只三更蠱,都對著蠶繭催動。
  頓時,時光加速九倍,仙蠱氣息暴漲!
  “他用了宙道蠱蟲來加速?”風天語像是觸電般,從地上爬起來,雙眼放光,臉色涌現出強烈的紅暈,竟然還有希望?
  但旋即,興奮的紅暈轉為蒼白,風天語如如喪考妣,又撲通一聲,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,哀嚎著:“沒有用的。如此加速,只是飲鴆止渴,仙蠱孕育太快,穩不住氣息,必然自爆而毀啊……”
  但方源怎會沒料到這點?
  他取出一種蠱蟲。
  此蠱其貌不揚,好似灰石圓片。
  上一世,方源從風天語手中得之。這一世,乃殺人鬼醫仇九奉上。
  何蠱?
  百戰不殆也!
  百戰不殆蠱,五轉消耗蠱蟲,一旦用之,便能令蠱師一次煉蠱必成!
  下一刻,風天語驚呆了,抱住腦袋,狂喜地嘶吼起來:“這不可能!”
  皆因他感受到仙蠱的氣息,竟然奇跡般地穩定下來!
  蠶繭破開,飛出一只綠光瑩瑩的翩翩蝴蝶——定仙游蠱!
  “真的是仙蠱啊!”
  “美輪美奐……”
  “他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然煉成了仙蠱?!”
  一時間,眾人心中掀起驚濤駭浪,不管是知情的,還是不知情的,都怔怔無語,震驚到了極點。
  蕭芒傻眼,魔無天呆滯。
  “眼前的是神話重演嗎?”
  “我究竟是生活在哪個時代啊?!”
  方源飛出光河,身邊定仙游蠱在環繞飛舞,每一次振動雙翼,都揮灑出蓬勃的盈盈綠光。好像是玉屑,美不勝收。
  當然,方源也付出了不菲的代價。
  五轉殺招不是開玩笑的,金湯蠱壽終正寢,金霞蠱等等也因此大損。背后的黑翼,也殘破不堪。
  金湯褪下,露出方源的真容。
  一時間,整個戰場嘩然一片。
  “他是何人?”魔無天瞳孔猛縮。
  “是,是小獸王!”狐魅兒、李閑完全驚呆了。
  “就是他!”易火眼珠子都凸出來。
  “竟然是他?!”焦黃、孟土兩人對視一眼,瑟瑟發抖,均看出彼此的驚恐、后怕、慶幸。我們居然膽大包天到要暗殺這樣的強敵?一個能煉出仙蠱的男人!?
  “方源……”知情的白凝冰、鐵若男等人,親眼目睹著這場奇跡,仿佛是雕塑一樣站著。
  數十萬年前,太古時代,太日陽莽振動雙翼,煉出定仙游蠱。
  而今,方源亦同樣如此,以凡人之軀,眾目睽睽之下,做出壯舉。
  此事一旦傳出,他勢必將震動南疆,名傳天下!
  “你真的煉成了仙蠱定仙游,了不起!果然不愧是未來的蠱仙。”方源的耳畔,傳來地靈的贊嘆聲。
  方源朗笑一聲:“定仙游蠱,能令蠱師縱橫天下,去任何一個想要去的地方。但它乃是仙蠱,還需要你幫忙,用仙元來催動。”
  霸龜:“這是當然的。銅鼎中還殘留著一些仙元,你想要去哪里,就先在腦海中想好了。你最好選個安全的地方,而且要注意,你腦海中的記憶畫面,和現實地點要相差無幾,不能差別太大。”
  “這我當然明白。”
  霸龜嘆了一口氣,語重心長地道:“用了定仙游,必能令你脫離重圍。而沒有了仙元,福地便會立即毀滅。死亡不過如此,對我來說,也是一個解脫。只盼你能日后煉成第二空竅蠱,不辜負這場機緣。離別之前,你還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嗎?”
  方源張口欲言,卻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他振動殘破的黑翼,飛翔在空中,俯視四方。
  破開大洞的青銅大殿,血流漂杵的山丘戰場,還有破碎不堪的蠱仙福地……
  別了,白凝冰。
  別了,鐵若男。
  別了,南疆。
  地靈不知,方源此去冒著驚天的風險。但人生本來就是一場豪賭,此時不搏更待何時?
  男兒不展凌云志,空負天生八尺軀!
  這樣想著,方源不禁壯懷激烈,心潮澎湃。于萬眾矚目中,心潮奔騰,化為一詩。
  群雄只聽他脫口長吟道——
  千古地仙隨風逝,昔日三王歸青冢。
  陽莽憾隕誰無敗?卷土重來再稱王。
  天河一掛淘龍魚,逆天獨行顧八荒。
  今日暫且展翼去,明朝登仙笞鳳凰!
  吟罷,方源哈哈大笑。
  眾皆怔怔無語。
  唯有地靈大叫:“好志向,我便送閣下一程!”
  仙元灌輸到定仙游蠱當中,碧芒一閃即逝,帶著方源消失在空中。
  只剩下他的衣褲,如斷了線的風箏,從高空中飄落下來。
  “他消失了!”
  “用了定仙游,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”
  “啊!怎么天地都在搖晃?”
  眾人傻眼。
  這時狂風呼嘯而起,山崩地裂,天塌地陷。一個個漏洞,溝通外界,旋即形成。
  “該死的,快逃。”
  “福地真正崩潰了,很快大同風就要刮起來了!”
  “再不逃就要喪命于此,我不想啊!”
  群雄驚惶失措,瘋狂潰逃,整個三叉山在瞬間亂成一團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中洲,天梯山。
  狐仙福地,蕩魂山上,一場關乎狐仙福地歸屬的競爭,也到了最后的關頭。
  “方正,加油,勝利近在咫尺了!”天鶴上人鼓舞道。
  方正不斷攀爬,手腳已經磨破,鮮血淋漓。
  他接連超越了應生機、蕭七星,渾身痛得已經麻木,腦袋更無法思考其他,眼中只剩下蕩魂山巔。
  第一個登頂,已經成了他的執念!
  “我堂堂鳳金煌,怎么可以輸在這里?我自出生以來,從未輸過。這一次也不例外!出來吧,夢翼!”
  鳳金煌嬌喝一聲,從身后肩膀處生長出一對絢爛的羽翼。
  這對羽翼,極盡華美艷麗,各色光輝不斷流轉,璀璨奪目,輕輕一扇,便帶著鳳金煌徐徐上升。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
  “傳說中的仙蠱——夢翼!”
  九大蠱仙為之驚愕。
  大多數的仙蠱,是用仙元才能催動。但夢翼不同,催動它需要消耗的,是蠱師的靈和魂。
  鳳金煌只是凡軀,現在強行催動夢翼,冒著極大風險,輕則失憶,重則癡呆。
  但鳳金煌求勝心切,一心想要勝利,甘愿付出沉重的代價!
  在方正吃驚的注視下,她超過方正,重新奪回領先的地位。
  夢翼乍然收起,鳳金煌攀在山崖邊上,狠狠地喘著粗氣,從靈魂中傳來的眩暈感,強烈到讓她幾乎要昏厥過去。
  達到極限了。
  強行催動仙蠱,鳳金煌能做到這一步,已實屬不易。
  “我竟然輸了!”方正瞪大雙眼,失魂落魄。
  鳳金煌的雙手已經抵達了懸崖邊緣。
  “我,我要……勝利!”
  這一刻的鳳金煌,拼盡全力揚起頭顱,迸發出最后一絲力量。
  她的雙眼,亮如琥珀。容顏嬌麗無儔。雪白的修長脖頸,在福地粉色的光輝中,流轉著玉一般的光暈。
  她就像是一只雛鳳,第一次向天地展開亮麗的羽翼。
  錦繡輝煌!
  一時間,就連蠱仙們都為其失神。
  方正仰望著她,狐仙地靈也怔怔地看著她,所有人都在等待鳳金煌的勝利。
  鳳金煌不負眾望,她咬破嘴唇,艱難地將手臂擱在懸崖邊上。
  然后她奮起余力,正要把沉重的身軀也拖上來。但就在這時!
  刷!
  玉光乍現,山頂處陡然出現一人。
  這人赤身**,左前臂破開一個洞,血流不止。年輕的身軀,魁梧有力,肌肉結實,又散發出歷經百戰,千錘百煉的深沉氣息。
  “哥?!”方正驚呆了,一失手,從山壁上滑落下去。
  十大蠱仙同時傻眼,這,這是哪里跑來的裸男?!
  鳳金煌仰起雪白的脖頸,從方源的腳底下,望著方源,驚愕至極,雙眼瞪大,如同石像。
  方源渾身的肌肉,胯下的巨物,都毫無保留的映在鳳金煌的一對秀眸之中。
  “果真傳送到這里來了嗎?切,定仙游蠱,就是有這個缺點,不能傳送體外衣物。不過好在我將蠱蟲,都存進了空竅之中,一并帶來了。”
  方源迅速掃視周圍,明白自身的處境。
  “咦?腳下的這人,不就是鳳金煌么?”
  看來《鳳金煌傳》中,記載的時間還是靠譜的。自己先她一步登頂,這場競爭不禁仙蠱,按照規矩,那自己就是狐仙福地之主!
  “我成功了,一切的冒險都是值得的。第二空竅蠱煉制不成算什么?我現在擁有更好的狐仙福地,還有仙蠱定仙游!哈啊哈哈……”方源在心中狂笑。
  “可惜,她有仙蠱夢翼,自己目前還殺不了此人。”方源遺憾地俯視著懸崖邊上的鳳金煌,然后抬起自己的右腳。
  在十大蠱仙的注視下,他的右腳,結結實實地踩在鳳金煌錦繡的容顏上。頓時一股滑膩如溫玉的感覺,立即從腳底板傳來。
  “給我下去吧。”方源一用力,將渾身無力,驚愕呆滯的鳳金煌踩了下去。
  鳳金煌本就乏力至極,哪里抵得上方源的力氣,立時墜落下去。
  方源施施然轉過身,面對著地靈狐仙。
  “小狐仙,還不叫主人?”
  “主,主人……”狐仙女童望著方源,都驚呆了。
  反應過來后,她刷的一下,用粉嫩的小手捂住一對亮晶晶的大眼睛。
  然后,她低下頭,臉紅到耳朵根,跺著小腳,搖晃著腦袋,羞澀地叫道:“主人,你羞羞,你這么大了,還不穿衣服!”
  (ps:第二大章終,第三大章更加精彩。希望有能力的同學,盡量訂閱訂閱。打賞、月票、推薦票啥的,俺也不嫌多啊。哈哈,感謝大家的支持了!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