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第一節鳳九歌

九天后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青蔥山谷,一掛微小瀑布垂下,如一條銀亮的絲綢。
  瀑布之水激送到古潭當中,古潭深幽如玉,水面微起波瀾。
  水中,各色的鯉魚游曳。
  水邊的白色巖石上,鳳金煌盤坐著,雙目緊閉。
  她那嬌美亮麗的容顏,映照在水中,使得這汪古潭驟然間多了許多動人的美妙姿彩。水中的鯉魚,清澈的潭水,銀色的瀑布,青色的山谷都成了陪襯之物。
  然而,鳳金煌好看的眉頭卻越皺越深。
  盡管已經盡量的去靜心平氣,但每一次堅持不到三十息的時間,從她的內心最深處就閃爍出一個畫面——
  迷幻的粉色水晶山峰,一個渾身**的男子,用黑幽幽的眸子,俯視著她。
  而她趴在山崖邊上,仰望上去,將這男子渾身上下看個徹徹底底!
  那破著血洞,正流淌著血跡的左臂,結實的肌肉,寬闊的胸膛,以及雙腿之間的巨物……好像是刻在她心底一樣。
  記憶是如此的深刻,令這位天之驕女想忘都忘不掉。
  尤其是接下來,這個男子竟然似緩實快地伸出右腳,踩在自己臉上!!
  被人踩臉的感覺,鳳金煌多么地想忘掉,但這種感覺卻又是如此的清晰,甚至她到現在都能清晰地回憶出那種感覺。
  “忘掉他,忘掉它!平心靜氣,平,平心,靜氣……”鳳金煌呼吸越加急促起來。
  她鼻息加重,鼓滿的胸膛不斷起伏,且幅度越來越明顯。
  在她的心中,羞憤、恥辱、仇恨交雜起來,形成一座火山。
  “他怎么敢這樣做?他居然敢如此對我!啊——!”鳳金煌再也按捺不住,陡然睜開一雙鳳眼,身軀猛地站起,仰頭長嘯。
  轟!
  心中的火山噴發,怒火充斥她的胸膛,幾乎要將她渾身都焦融!
  “你這個卑鄙無恥下流的東西,居然敢踩我的臉,我要將你碎尸萬段!!!”鳳金煌咆哮,雙目中火光噴薄,拳掌胡亂揮擊。
  轟轟轟轟……
  巨大的轟鳴聲,好像是雷霆炸響,爆發開來,持續不斷。
  鳳金煌雙目噴火,絢麗的火焰將古潭蒸發,將青山炙烤。拳掌胡亂揮擊,狂亂的攻擊,更是打得周圍飛沙走石,山崩地裂!
  幾乎短短幾息的功夫,鳳金煌就將這座山谷徹底摧毀。這番恐怖的戰力,就算是十個方源一同出手,也達不到如此程度。
  “啊啊啊啊啊!”
  “你這個該死的家伙!!!”
  “我要把你的肉,一片片的活剮下來!把你的骨頭,一根根都踩成碎片!讓你痛苦哀嚎七天七夜!”
  “我發誓,我要讓你嘗盡無盡的痛苦,讓你生不如死,讓你無比的后悔對我所做的一切。最終,我要把你燒成灰燼,隨風揚灑!”
  鳳金煌咆哮不斷,胸中的憤怒令她失去了理智。
  幾百里的遠處,一座高峰上搭建者草廬。
  透過草廬的窗戶,一雙美目靜靜地眺望著鳳金煌,滿含擔憂之色。
  “唉,我的小鳳兒……”美目的主人,身著潔白絲衣,盤著青綠綬帶,端莊雅貴,面容上和鳳金煌有著七八成的相似之處。
  正是鳳金煌的親生母親——白晴仙子,六轉蠱仙!
  “不要再看了,一盞茶的功夫,你都已經看七八遍了。我精心為你泡的碧海潮生茶,都要涼了,快坐下喝吧。”鳳九歌坐在一旁,無奈地道。
  “喝喝喝,你就顧著喝茶。鳳金煌是不是你的女兒?你這個做父親的,就連一點擔憂都沒有嗎?”白晴轉過身來,眉頭緊皺,語氣怨懟。
  “唉,我們家的鳳兒,從小就好強。天賦才情樣樣出色,門派比試沒有哪場不得魁首的。現在忽然栽了跟頭,狐仙傳承是她人生的第一次失敗,也是最重大的一場失敗。你這個做父親的,居然還有心情在這里喝茶?”
  “更關鍵的是,失敗也就罷了,鳳兒還吃了那么大的一個虧!居然被人用腳踩下去的!你想想看,鳳兒性子那么高傲,從來不把任何同齡的男子放在眼里。現在居然被人用腳踩臉這種方式擊敗,而且,而且還是第一次看了同齡男子的身體。這,這……”
  白晴仙子越說越急,關心則亂,眼眶漸漸泛紅。
  鳳九歌瞧了,頓時便坐不住了,連忙起身,趕到白晴仙子的身邊,將其抱在懷中,好生安慰道:“別哭,別哭,我的好晴兒。不是還有為夫在么?其實依我看,這件事情也不是不無好處。”
  “哦?什么好處?”白晴投來疑惑的目光。
  “唉,鳳兒是我們的心肝寶貝,一直以來我都為她驕傲,也為她擔心。她太爭強好勝了,凡事都拿第一。是,她天賦比我還高,也有悟性才情。但再高的才情,難道比天下所有英杰都高嗎?再好的天賦,比之古月陰荒如何?”鳳九歌語重心長地解釋道。
  “堂堂的古月陰荒,人祖之女,也要失敗無數次。鳳兒總能體會到成功和勝利,卻品嘗不了失敗的滋味。這是她人生的缺陷,也是她的弱點啊。”
  “晴兒啊,你是六轉蠱仙,我是七轉蠱仙。但縱然是九轉的仙尊、魔尊,也只是長生,不能永生。我們現在庇護鳳兒一時,但總有一天我們會離她遠去。到那時候,就只有靠她自己生活了。讓她品嘗了失敗,才能讓她更成熟起來。”
  “鳥兒離開巢穴,獨自飛翔,總要經受挫折之后,才能鍛煉出雙翅,搏擊長空。將來鳳兒離開了我們,我們也就放心了。”
  “鳳兒是我的心頭肉,我巴不得一輩子把她護在福地里……”白晴仙子偎依在鳳九歌的胸膛,抹了抹濕潤的眼角。
  她嘆息一聲,又道:“唉,你說的也對,鳳兒總有一天會離開我們,讓她多鍛煉也是應該。不過她這次吃的虧也太大了。狐仙傳承失去了不說,還被仙鶴門的小子如此欺負,你這個做父親的怎么能不聞不問?”
  “哼。”鳳九歌冷哼一聲,狹長的雙眼瞇起來,冷芒一閃,“這次仙鶴門的確做的過分了,雖然是允諾賠償我們其他九大派,給予補償。但我鳳九歌的女兒,豈是這么容易被欺負的?告訴你也罷,我早已書信一封,傳了過去。如若鶴風揚不識抬舉,我就親自上門去找他算算賬!”
  這話叫白晴仙子心頭一寬,原來丈夫早就有所行動。但旋即白晴又緊張地看向自己的愛郎:“夫君,你消消火,可別大動干戈。當年你打遍十大門派,仙鶴門也是苦主之一。人家知道夫君本事最大,但這種事情,你可別再做了。”
  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哈哈,晴兒放心好了。”鳳九歌安撫著懷中的嬌妻,雙眼又不自禁地瞇起來,在心中冷哼,“縱觀如今中洲十大派,還沒有一個值得為夫出手的呢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中洲南部,群山之上三萬丈。
  蒼穹中,飛鶴山懸浮于茫茫云海之上,雄壯飛逸。
  山上松濤陣陣,萬鶴飛騰,一派生機勃勃的仙家氣象。
  而此時,在山頂處的上清閣中,卻是一片凝重氛圍。
  “鳳九歌,欺吾太甚!”太上大長老吹胡子瞪眼,雙手捏著薄薄的一張信紙,氣憤得都微微顫抖起來。
  啪的一聲,他將信紙一掌拍在昊天白玉石桌上。
  在信中,鳳九歌提出了相當過分的要求。但至始至終,太上大長老都不敢將這份信紙撕扯或者燒毀。
  這信紙,流轉著玄青之色,乃是五轉報信青鳥蠱所化。一旦摧毀,鳳九歌那邊必定察覺,若引得鳳九歌發怒,情況就更為麻煩了。
  鳳九歌此人,乃魔道出生。昔年,他得了奇緣,悶頭苦修,不聲不響到達六轉蠱仙境界。而后出關,一鳴驚人,挑戰天下英杰,無人能制。十派遣人單挑,接連敗北,不得不聯手抗敵。
  鳳九歌昂然不懼,一路轉戰三千萬里,忽然調轉兵鋒,直搗黃龍,將十大派鬧得灰頭土臉,一片混亂,無可奈何。
  幸而,有靈緣齋的白晴仙子,以情動之,終于將這魔頭感化。
  “昔日,鳳九歌以六轉修為,鬧得十派震動,無法可想。如今他是七轉修為,又背靠十派之一的靈緣齋。此人有天仙之姿,他的要求,雖然過分了一些,但卻可答應下來。”太上二長老抽出信紙,看了一看,語氣不急不緩。
  “鶴風揚,你負責的這事情,怎么會出現這么大的紕漏?那個什么方源,根本就不是我們仙鶴門的子弟,你處于什么居心,如此袒護他?”一個炸雷般的聲音,在上清閣中回蕩,震得窗欞都微微顫抖著。
  說話的此人,名為雷坦,六轉蠱仙,乃是鶴風揚的對頭。
  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,仙鶴門內部同樣也有派系的明爭暗斗。
  一時間,所有的目光,都集中在鶴風揚的身上。
  鶴風揚面如少年,溫潤如玉。一對碧色長眉,垂到腰間。
  他面色平靜,目光悠悠轉了個圈,這才徐徐一笑,道:“這個方源的確不是我門弟子,但他的親弟弟方正,則是我門下之人,還是此代的精英弟子之首。”
  雷坦冷笑:“一個小小的精英弟子的親戚,就值得我們仙鶴門如此包庇他?!鶴風揚,你知不知道,為了維護這個方源,我們仙鶴門要賠償其他九派多少的東西?”
  “我當然知道。”鶴風揚瞥了一眼雷坦,不屑地嗤笑一聲,“不過這些東西,再增上三倍,也不及一個狐仙福地啊。更何況還有一只定仙游蠱呢?”
  一時間,許多太上長老都隱有所悟。
  “鶴風揚!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”雷坦皺起眉頭,不耐地逼問。
  (ps:第三大卷了,嶄新的開始。最近幾天恢復兩更,也是到了情節**,好多人投了月票、推薦票,還有打賞。在此感謝“老號難得上”同學50000打賞,感謝書友130807155332014,冥楓魂,風隱聽濤,dove_zq,ZHONGJOKER,蚊子公子,汾水鼎,北斗紋魚,hellohcc同學們的10000打賞,其中幾位打賞多次。還有其他很多同學,數目太多,我這里實在難以一一列舉,萬忘海涵!)
  (有些讀者同學,我知道境況的,已經盡力支持了。還有許多同學,單單為了本書,注冊起點號訂閱。感謝你們的支持!很感動……我這個人不善表達自己的情感,有些木訥。千言萬語化為一句話——有諸位在,真好。)
  (第三大卷,是本書嶄新的開始。對于我本人來講,也是重新起航,奮發努力。不想再多說什么,看行動吧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