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第七節我喜歡你的恐懼

狐仙福地,南部地下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“巖勇,巖勇,快醒醒啊,別再睡了。你都睡了三年了!”
  一個聲音,將巖勇從沉眠中吵醒。
  一團灰色的巨石,表面長滿青苔。起先,開始微微晃動,然后幅度越來越,灰塵撲簌而下。橢圓形狀的巨石,宛若花瓣盛開,分出四肢,探出腦袋。
  然后站起來,形成一位灰石人——巖勇蘇醒了。
  “爺爺?”巖勇睜開雙眼,看清楚喚醒自己的石人,正是他八百多歲的爺爺,同時也是灰石部族的族長。
  “爺爺,你干嘛叫醒我,我還想再睡個兩三年呢。”巖勇嘆了一口氣,抱怨道。
  石人喜歡沉睡。沉睡的時候,他們將身軀曲成一團,形成一個橢圓形狀的巨石。往往一睡,就是七八年。
  “別再睡了,我的孫子,你已經一百八十多歲了。你的父親早死,你爺爺我也活不了多久。再過幾十年,你就是咱們灰石部族的新族長了。”老灰石人摸摸巖勇的頭,緩緩道。
  石人的壽命普遍較長,一般都有千年的壽命。普通人活不過一百歲,但一百八十歲的巖勇,才剛剛成年。
  “爺爺,我不想當什么族長。當了族長之后,我就不能隨意的睡覺了。”巖勇嘟囔著,結果看到爺爺瞪眼過來,他明智地選擇了閉嘴。
  灰石族長沒好氣地道:“你這小娃,怎么一點長進都沒有?白白睡了這么多年。快收拾一下,把你身上的青苔擦干凈,長出來的雜草都拔了。待會帶上貢品,和爺爺一起到地面上去,拜見仙人,可不能失了禮儀!”
  “啊,又到了供奉仙人的時候了?可我怎么記得,還有一年多的時間。”巖勇一邊說著,一邊拔草。
  睡了這么多年,他的腋下、兩腿之間,胸背處都長了許多草。尤其是雙腿之間的一蓬黑絲草,堅硬如鐵,還帶著彎曲。每拔一根,巖勇就疼一下。
  “唉,這次有大變動,換了一個仙人。這位仙人剛剛來這里不久,就是他要召集我們。”老族長面有憂色。
  “新的男仙人?希望他比前一位女仙人好說話一點。也許咱們可以和他談談,畢竟每十年要上繳那么多的供奉,實在有點吃力啊。”
  “嗯,我和其他部族的族長,也是這個意思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處青石搭建的寬闊祭壇上,方源一身黑袍,黑色的長發直接批下來,高坐在主位上,一雙幽深的黑眸俯視著下面。
  下面跪著數十位石人。其中有八位石人族長,分別是兩位灰石人,三位花崗石人,一位鐵石人,一位青石人,一位白石人。
  同時還有供奉。
  大量的礦石,飽含金銀銅鐵,以及鉆石寶石,還有蠱蟲等等。
  石人身上,會隨著時間,長出各種各樣的金屬,或者鉆石寶石。方源目光掃視這些供奉,頓時明白蕩魂行宮如此富麗奢華的緣由了。
  這些放到地球上,是巨大的財富,但放在這里,最大的用途,只是煉蠱時的一種材料。
  狐仙拿這些東西裝飾,只是女人的愛美之心。若有個選擇能換做元石,她肯定會將這些金銀寶石棄之如敝履。
  這些供奉中,最有價值的還是蠱蟲。
  但這些蠱蟲,大多也只是一轉的石皮蠱,二轉的磐石蠱。三轉的蠱蟲只有一只,是只石竅蠱。
  方源曾經青茅山用過,那時春秋蟬壓破空竅,無法緩解,走投無路之下,只好用了。
  石人擅長挖掘,生活在地底深處。食物是泥土,有時候在地底挖泥的時候,就會搜尋到地底的蠱蟲。
  “你們剛剛說什么?想減少供奉?”方源雙眼瞇成一條細線,施施然站起身來,悠悠踱步,走下階梯,來到這些石人族長的面前。
  石人高大,跪在地上,肩膀都比方源的頭還要高一些。
  “尊貴的仙人容稟,我們石人部族已經連續三十年,上繳這么多的供奉了。這些年來,天地震動,北部淹水,東部火災,生活日益艱難。收刮這些東西,真的是越來越不容易啊。仙人您大慈大悲,請寬恕我們的無能,將供奉減少一些吧。”一位年紀最大的石人老族長開口哀求道。
  “是啊,仙人,請減少一些供奉吧。”
  “這些年來,我們的部族人口一直都在衰減。”
  “仙人,請您體恤我們。您的大恩大德,我們永世不忘!”
  其他石人族長也附和起來。
  “減少供奉?呵呵呵,完全可以!甚至,這些供奉我都可以免除。”方源笑得很溫柔和善。
  石人們的臉上都涌現出喜色。
  “但是我有一個條件。”緊接著,方源話鋒一轉,“我需要你們去給我挖開一條運河,北部的打水,能順著運河,灌輸火災蔓延的東部去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聽到這話,石人們都驚呆了。
  很快,他們反應過來,紛紛大聲叫嚷。
  “尊貴的仙人,您不能這樣!”
  “開鑿運河,工程浩大,我們石人需要睡眠啊。睡眠不足,就會死亡的。”
  “而且那里有滔天的火焰,以及茫茫的大水,您叫我們去開鑿運河,不就是叫我們去送死嗎?!”
  一時間,群起激憤。許多年輕的石人,原本跪在一旁,聽到這邊的動靜,都沖動地站起身來,虎視眈眈地盯住方源。
  “主人。”方源身邊的地靈狐仙看到這一幕,不禁憂心忡忡。
  石人個性固執,擁有蠻勇之氣,更講尊嚴,從來不會委曲求全。沖動起來時,連魔尊仙尊都敢直接動手,不管是什么存在。
  狐仙能將這些石人調教成這樣,當初著實下了一番苦功,給了石人不少甜頭。
  “主人,這些石人都蠻不講理。叫他們供奉這些東西,已經是極限了……”小狐仙暗中傳音,焦急地提醒方源。
  “極限?”方源冷嗤一聲,嘴角咧開,露出雪亮的牙齒,猙獰地笑道,“你們這些石人,真是膽大包天,居然敢和我討價還價?哼!你們居住的地方,是我的。你們吃的泥土,是我的。你們部族身邊的元泉,也是我的。你們住在這里,就是我的奴隸!我要開鑿運河,這不是請求你們,也不是交換條件,而是命令!”
  石人們聽到這話,頓時統統站起身來,各個面帶怒色。
  “仙人,你不知好歹,居然敢藐視我們石人一族!”
  “當初我們石人遷徙到這里,是聽信了上一位女仙人的話。但這里的環境,越來越差,誰想賴在這里?”
  “你讓我們開鑿運河,等于是讓我們送死。你當我們石人都是傻子嗎?”
  “我們石人天生地養,才不愿意做你的奴隸。我們走,遷移,這個破地方我實在是待夠了!”
  石人族長們紛紛大吼,當場翻臉。
  他們帶來的隨從,年輕的石人們都紛紛擁上來,摩拳擦掌,虎視眈眈地逼視著方源。
  “想走?哈哈哈。”方源仰頭大笑,像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。隨后,他收束笑聲,冷眼掃視這些石人,語氣陰寒,“你們當這是什么地方?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?以前的規矩都不做數,從今天開始我就是這里最高的主宰,我的話就是天意!你們遵守就罷,不遵守也得遵守!”
  “啊——!”很多年輕的石人,捏緊雙拳,仰天怒吼。
  “仙人,你這是再挑戰我族的底線!”
  “仙人,你雖然強大,但我們并不怕你。”
  “我們石人從不屈服強權,我們是天生的戰士,我們勇敢無畏!”
  “只有愛情,能讓我們掏出心肝。只有溫柔,才能讓我們彎腰折背。”
  吼!
  方源手掌一推,推出一道金龍。
  金龍咆哮怒吼,將場中一位叫聲最大的石人轟成碎渣。
  “啊,他殺了花崗石人老族長!”
  “老族長死了,我們要給他報仇!!”
  “仙人也要葬送在我族的怒火中!”
  花崗石老族長的死,像是導火索,徹底將石人的怒火引爆。
  石人們紛紛向方源攻殺過去,每一步都將地面踩出深坑,聲勢隆隆。數十位石人一齊動手,卻有千軍萬馬似的威勢。
  從他們的身上,升騰起無數的光輝。石人的身上,也寄居著蠱蟲。此刻隨著他們的心意,都催動起來。
  但下一刻,這些光輝驟然消失。
  小狐仙出手,禁錮了所有的蠱蟲。
  方源冷笑,開始屠殺。
  石人悍不畏死,但實力終究不如方源,片刻之后,都被轟成碎片,慘死在這里。
  但這些碎石片,仿佛磁石一般,凝聚起來,形成嶄新的小石人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“反抗強權,為父親報仇啊!!”
  “我們生于天地,死于天地,從來就無所畏懼!”
  小石人沖殺過來,又被方源屠殺個干凈。
  但這些碎石,又凝聚成更小的石人。
  這些石人數量更少,但形成之后,立即向方源展開沖鋒,口中高喊著為爺爺,為父親報仇的口號。
  這是石人的繁衍方式。石人只有雄性,老石人死了之后,分散出來的魂魄和石頭凝結,就會形成新的石人,繼承老石人的部分記憶,以及一些重要的經驗。或者老石人睡得久,魂魄底蘊積累到一定程度,主動割舍部分出來后,也能形成小石人。
  方源殺了這第三波石人之后,世界終于清靜下來。
  只剩下一位石人,躺在地上,瑟瑟發抖。
 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方源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。
  “我,我叫做巖,巖勇。”年輕的石人結結巴巴地回話道。
  “知道我為什么獨獨沒有殺你嗎?”方源腳踩在巖勇的腦袋上。
  “不,不知道……”
  “因為你在恐懼。而我喜歡你害怕我,恐懼我。”方源溫和地笑著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