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第八節一場戲

三天后,傷重瀕死的巖勇回到部族,喚醒了所有沉眠的石人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“換了一個男仙人,他就是一個惡魔,要將我們所有人奴役!”
  “不僅如此,他還要搜刮我們石人族的美男,供他玩弄。”
  “我們石人天生地養,逍遙自在,怎么可以卑躬屈膝在淫威之下呢?”
  “我們當場就反抗,仙人太強大了!但是我們石人不怕犧牲,毫無畏懼,終于將他打傷,打得他逃跑了。”
  “其他族人都犧牲了,只剩下我回來。我要死了,但是那個仙人還活著。他逃走的時候,說他帶領著他的狐群大軍,將我們石人一族全部剿滅!”
  巖勇有氣無力,悲壯地哭訴著,帶給族人們一個驚天的噩耗。
  石人們既震驚又恐懼,既悲傷又憤怒。宣戰者有之,報復者有之,提倡遷徙者有之,和談者有之。
  他們群龍無首,不管是繼承人還是老族長,都死在方源的手中。石人一共八個部族,一片混亂。
  有石人想問巖勇具體的情形,但巖勇傷勢很重,從回來報警之后,就一直昏迷著。
  就在他們還未商量出結果的時候,果然如同巖勇所說的那樣,一**的狐群開始進攻石人部族。
  石人們奮起抵抗,但狐群比他們龐大得多,形勢漸漸危機,八大部族不得不聯合在一起,退居地底進行防御。
  但狐群仍舊不放過他們,屢次進攻地底,哪怕每一次進攻都付出慘重的代價,但狐群仍舊源源不斷。
  石人們痛聲咒罵方源,對他的仇恨和怒火,傾盡天河也澆不滅。局面一天比一天不妙,絕望的情緒在石人中間蔓延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巖勇蘇醒了過來。
  石人可以通過睡眠養傷,他的傷勢大好,立即率領眾人,打了幾場漂亮的反擊戰。
  “我們石人,是勇敢的一族,根本就不畏懼死亡!”
  “哪怕是仙人,也不能折辱我們!”
  巖勇四處演講,士氣被他鼓舞起來。
  “別看仙人這么強大,其實他外強中干,他只能派狐群來送死,他已經受傷了。”
  同時,他又鼓吹仙人受傷,帶給石人們希望。
  絕望中的石人,緊緊地抓住這絲希望,仿佛溺水者抓著救命的稻草。
  巖勇話鋒一轉,又談到老族長們。
  “他是被老族長們合力打傷的,老族長們的犧牲,是我們最大的哀傷。”
  “尤其是白石老族長,他就死在我的懷中,臨死前將整個部族托付給我。我看著他魂飛魄散,心中有愧啊。為什么死的不是我,而是他呢!”他說到這里,捶胸頓足,顯得十分悲傷沉痛。
  立即就有石人們相勸:“巖勇大人啊,你不要悲傷。你能幸存下來,帶給我們警示,又帶領我們走向勝利,已經十分了不起了。”
  “不錯,我們鐵石族人,都佩服你呢。”
  “既然老族長將部族托付給了你,那么就請你率領我們白石人吧。”
  石人喜歡的是呼呼大睡,對權位并不熱衷。尤其是現在,生死關頭,惶惶不可終日,石人們迫切期望著一位堅強、勇敢的族人,來領導他們。
  于是,巖勇便先繼承了原本部族的族長之位,又掌握了白石部。
  一個多月之后,他陸續掌握了其他部族,成為石人八大部族共同的領袖。
  又過去半個月,他成功地帶領石人,將狐群趕跑,成功保衛了家園。
  “但這還不夠。只要仙人不死,我們就沒有未來。狐群還會重整旗鼓,重新侵襲我們的家園。”
  “我們只有進攻,進攻那座仙山,將仙人徹底殺死,才能換來美好和平的生活。”
  巖勇緊接著提出,要進攻蕩魂山。
  一些石人們卻顯得有些猶豫。
  “我們剛剛飽受戰亂之苦,正想要睡覺呢。”
  “我們石人數量大減,恐怕沒有力氣去進攻那個魔鬼的老巢。”
  “我們有大量的子孫,在慘烈的戰爭中誕生,需要好好的撫養。讓他們長大成年。”
  巖勇只好搬出白石老族長。
  “我的族人們,我還會帶著你們走向死亡不成?”
  “進攻仙山,并不是我的主意。而是白石老族長死之前,告訴我的秘密。”
  “他老人家說,這座仙山就是傳說中的蕩魂山。蕩魂山上有膽石,我們石人得到這些膽石,就能讓我們實力增強,讓我們的部族壯大!”
  白石老族長是所有石人當中,年紀最高,經驗最豐富的石人。被廣大石人普遍認為,是部族的賢者。
  他的“遺言”,再加上巖勇如日中天的威望,終于鼓動了所有石人,組成遠征大軍,對蕩魂山展開進攻。
  方源為此,在蕩魂山周圍,特意布置了一些狐群,組成薄弱的防線。
  巖勇不斷地給周圍的石人鼓舞大氣:“看吧,仙人的妖狐大軍已經所剩無幾了。我們已經在走向勝利。”
  石人一路勝利,高唱凱歌,士氣旺盛地沖上蕩魂山。
  在蕩魂山上,方源帶著一批狐貍現身,和石人們展開了“大決戰”。
  方源展現出恐怖的實力,將許多石人殺死,石人盡皆膽寒。
  但這時,巖勇站了出來,指出方源受傷,外強中干的“實質”,并和方源展開了“決斗”。
  狐群被消滅,方源果真“不敵”,再次被巖勇打跑。
  “等我從水火中攢夠了仙元,我還會回來的!到那時,就是你們的末日!”撤退前,方源大吼,面目猙獰。
  石人們身體粗苯,行動緩慢,又不熟悉蕩魂山上的地形,只能任由方源“逃走”。
  打跑了仙人,石人們對巖勇敬佩又崇拜,一齊大聲地歡呼勝利。
  “我的族人們,現在還不是歡呼的時候。”巖勇站出來,“蕩魂山不可久留,這是一塊魔地。白石老族長告訴我,只有每年的這幾天,我們石人才能安全地進出這里。我們趕緊行動,采集地上的膽石吧。三天后,我們必須得離開這里!”
  他們的身軀,都是堅硬的石塊兒。為了維系這樣強大堅固的身軀,魂魄負擔很重。一旦石人活動過盛,就會損害魂魄。
  因此石人一生中,會拿出八成的時間睡覺,用來孕養他們的魂魄。
  當他們的魂魄積累深厚,就會滿溢出一部分。這部分的魂魄落到石頭上,就會形成新的生命。石人一族也因此得以繁衍。
  當石人得到膽石之后,膽識蠱就會壯大他們的魂魄。他們的魂魄一壯大,滿溢出來部分,就形成了小石人。
  三天后,山中內部,蕩魂行宮。
  巖勇跪在地上,垂下腦袋,恭敬畏懼地匯報道:“啟稟仙人,經過這三天的休養,我們石人部族已經新添了六千小石人。算上我們這些老族人的話,整個族群的人口,比戰前整整擴大了三倍!”
  方源大馬金刀地坐在高高的云床上,俯視著下面的巖勇。
  “很好,這樣一來,你們石人就有足夠的人力,可以用來開鑿運河了。接下來,你還記得怎么做么,不用我再教你了吧?”
  巖勇連忙答道:“至高無上的仙人,您之前的話我一句都不敢忘記,一直銘記在心中。”
  “很好。”方源淡淡點頭,“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,命你開鑿出一條橫貫東北的大運河。”
  “啊,三個月?”巖勇聽了一呆,“偉大的仙人啊,我們石人需要睡眠來養魂。如果活動過盛,就會累死的。大運河這樣的長,只給我們三個月的時間,我們石人一族根本得不到休息。這樣的話,運河開鑿出來,我們石人一族恐怕也要死光了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當然不會死光的。我已經算過了,會剩下兩百余人。”方源笑著道。
  巖勇不禁渾身一顫,如今部族有上萬的人口,開鑿運河之后就只剩下兩百多人。這是多么可怕的犧牲啊。
  “三個月之后,我要見到一條大運河!如果沒有,在殺死你之前,我會將所有的真相都告訴你的族人們。滾下去吧。”方源的聲音,如寒冰一樣冷酷。
  巖勇聽到這惡魔般的威脅,害怕得渾身如篩糠直抖。
  他對方源有著深深的恐懼,不敢反駁什么,身軀團成一團,竟然真的滾走了。
  “主人,當初引進這群石人,可是花費了很大代價呢。”一旁,地靈小狐仙委婉地勸說道,她不忍心看著大量的石人,就如此喪生了。
  “你放心,石人一族我還有大用。想要增添人口還不容易么?”方源半躺在椅子上,雙眼瞇起來,取出空竅中的一只葬魂蟾把玩。
  葬魂蟾,四轉蠱,用于儲藏。乃是狐仙遺留下的蠱蟲之一。
  它只有巴掌大小,一片灰白之色。背部長滿黑色的小疙瘩,一雙大大的眼珠子閃著詭異的慘綠色。
  它只能儲藏魂魄,將魂魄吸入腹中,腹部就越膨脹。
  方源用此,將石人、狐群激戰中死去的亡魂,都收集起來。
  如今這葬魂蟾,肚皮癟扁。里面曾有的魂魄,都被方源放到蕩魂山,培育出了新的膽石。
  方源用了一部分膽石,將自身的魂魄增強到常人的六倍。
  而剩下的膽石,他留給了石人部族。
  石人們不知道,他們的魂魄壯大,有著許多死去的石人的功勞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