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第九節上位者的良知

巖勇滾出蕩魂行宮,穿過數條曲折幽深的暗道,這才來到蕩魂山上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看到這座粉紅的水晶山,巖勇吐出一口濁氣,遠離了方源,他心中的壓力和恐懼,消散了許多。
  在山上跋涉了好一會兒,他這才被族人們發現。
  “啊,偉大的,尊貴的族長,我們的英雄,您在這兒呢!”一些石人立即歡呼起來。
  “請讓我親吻您的腳趾,表達我對您的崇拜吧。”一些石人跪倒在地上。
  “大英雄,大英雄!你的勇氣比天高,你的膽量比地厚。”一些小石人們,成群結隊,夾道歡呼著。
  巖勇笑著,無人知道他的苦澀。
  耳邊的歡呼聲,如此熱鬧,身邊許許多多的族人,簇擁而來,但他卻感覺無以倫比的孤單。
  他看著身邊的這些族人。這些笑顏洋溢的石人們,三個月后,恐怕都得死了。因為開鑿運河而累死。但他又能做什么呢?
  在其他石人看來,蕩魂山的勝利是多么的偉大,多么的值得歌頌。只有他明白,這不過只是那個仙人幕后操縱的一場游戲。
  這個殘酷而冰涼的真相,讓他無比深刻的明白,那些石人的犧牲,這些艱難輝煌的勝利,是多么的蒼白淺薄,是多么的可笑無力。
  他帶領著族人們,取得越來越多的勝利,他對方源的恐懼也就越來越深。
  “那個仙人,他就是個魔鬼!他的心腸比我們石人的心還要冰冷,他的力量比山巒還要廣大。我是如此的孱弱,我能怎么辦?反抗就是死啊。我承認我的膽怯,我真的怕死啊。我沒有睡夠,我才一百八十歲而已。”
  巖勇一旦想起方源的樣子,他的心就被恐懼充滿。
  他那還未泯滅的良心,折磨著他。
  他知道:他即將親手,把幾乎所有的族人們推向死亡。他受到良知的拷問,族人們的每一句贊美,都像個鞭子,將他的心鞭笞得傷痕累累。
  “尊貴的,敬愛的族長啊,您終于回來了!大家都在等著您呢。”石人們讓開一條道路,讓巖勇暢通無阻地走上高地。
  “我的族人們,這三天來,我們的族群壯大了許多倍!我們的遠征,得到了輝煌的成果。但是這樣的勝利,還是遠遠不夠的。你們愿意和我一起,繼續走下去,走向美好的明天嗎?”巖勇居高臨下,大聲地問道。
  石人們用盡最大的聲音歡呼,表達對巖勇一百二十分的支持。
  巖勇點點頭,這樣的情形他早有預料。
  石人中,并非沒有刺頭,或者智慧的老石人。但在多次的激戰中,他們都已經“壯烈”的犧牲了。
  現在留下來的石人,大部分是剛剛出生的小石人,心思比較單純。而那些老石人,幾乎都是巖勇的鐵桿支持者,甚至是巖勇的狂熱崇拜者。
  巖勇耐心地等待歡呼聲結束,這才繼續開口道:“這三天來,我一直在無人的地方思考——我們該怎么對付逃走的仙人。仙人擁有了仙元,才能鼓動那些妖狐大軍,才有恐怖的戰斗力。他一定是退到北部的水澤,或者東部的火坑里喘息去了。我們不能任由他恢復過來。”
  “族長說的是啊!”
  “族長太英明了,我們不能任由那個可惡的仙人積攢仙元。”
  “當那個該死的惡魔恢復了實力,肯定又會找我們石人的麻煩!”
  “但是我們該怎么辦呢?水澤、火坑都是十分危險的地方,就算是我們石人也待不了多久。而且這兩個地方那么的廣闊,鬼知道仙人跑到哪里去。”
  眾石人七嘴八舌,議論紛紛。
  巖勇打斷眾人的議論,他高喊道:“所以,我想到了一個唯一的辦法。我們要用土將水澤和火坑,都填平了。這樣一來,那個仙人就無法恢復仙元了!”
  “天吶,這可是個瘋狂的想法!”當即,就有石人驚呼出聲。
  “我偉大的族長啊,水澤是那么的寬廣,令人望而氣餒。而火坑有致命的炎熱,我們怎么能夠用土填平它們呢?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。”有位老石人反駁道。
  巖勇深深地看了一眼這個老石人,暗記心中。
  這個石人居然敢反駁自己,證明他崇拜自己的程度還不夠。將來就給他委派最沉重的工作,將其累死。
  這時,又有一個老石人開口:“我們不能蠻干。我想到了一個辦法,也許我們可以開鑿出一條大運河,將大水引入火坑。水火的力量相互抵消,這樣就省事多了。”
  巖勇殺機更甚。
  這個老石人心中很有智慧,比上一個反駁他的老石人更具威脅。
  他當即在心中決定,將來委派這個老石人防護守備的任務。讓妖狐大軍將其殺死,盡快地除掉這個禍患!
  巖勇不咸不淡地稱贊了這個老石人一句,高喊道:“我的主意就是這個。我們必須盡快地開鑿出大運河,將大水傾瀉,將火災平定,讓仙人沒有地方積攢出仙元!其實,白石老族長死之前,也教導過我。說北部的大水,東部的火災都是那個邪惡的男仙人搞出來的,那是他力量的源泉。就好像我們石人吞食泥土一樣。”
  “原來白石老族長早有預料啊。”
  “白石老族長,不愧是我們石人的賢者啊。”
  “白石老族長已經有九百九十八歲,他知道的自然很多。”
  眾石人紛紛點頭,對白石老族長表示稱贊,同時對他的死表示惋惜和遺憾。
  石人常年睡覺,相互之間,交流很少。這種距離感、神秘感,更使得死去的白石老族長的智慧深不可測。
  按照地球上的話講,如果白石老族長泉下有知,聽了這話,說不定能被氣得從棺材中跳出來。
  但可惜的是,他被方源徹底殺死,魂魄都沒有放過,被方源放到蕩魂山上,震蕩崩潰。其精粹落到山上,形成一顆膽石。
  這顆膽石后來不知道是被哪個石人,給敲碎了。亦或者是方源本人,也說不定。
  議論了片刻之后,石人們紛紛統一了意見,愿意在巖勇族長的帶領下,開鑿運河,貫通水火。
  方源隱居幕后,將一切盡收眼底,見大局已定,便命令小狐仙。
  地靈適時地開放蕩魂山的一絲威能,眾石人頓時感到魂魄震動,頭暈目眩。很多小石人都當場昏迷了過去。
  “不好,我們趕緊出去。蕩魂山要開始發威了!”巖勇一句話,順利地帶領著族人們,走下蕩魂山。
  他們沒有回歸原來的家園,而是直接開赴東北,一路浩浩蕩蕩。
  蕩魂行宮中,方源透過蒸騰變幻的煙影,目送著這些石人遠去,臉上神情無悲無喜。
  “主人,你聽說過石人的故事嗎?”小狐仙的尾巴不安地晃了晃,語氣委婉。
  方源輕笑一聲:“你是想勸我,對待石人要用懷柔的手段嗎?”
  “主人你好聰明哦。”小狐仙閃著的大眼睛。
  “呵。看來你還不太了解。很多時候,仇恨和恐懼的力量,會比感恩更龐大呢。”
  當初方源得知,有一支石人部族時,頗為驚喜。
  石人居于地底,以泥土為食,善于挖掘。一支龐大的石人族群,甚至可以在地底深處,建造出一座地下城池。
  石人可以為福地的主人,開采地底的資源,是一種很好的奴隸。很多蠱仙都要購買許多石人,遷徙到自己的福地當中來。
  而對于狐仙福地而言,有著蕩魂山,只要魂魄足夠。哪怕只有一個石人,都能通過膽石,繁衍成龐大的種群。
  方源完全可以憑此,大肆養殖石人,和其他的蠱仙進行奴隸買賣。
  當初的狐仙,為什么千方百計地移來石人,也是這樣的打算。
  的確,石人吃軟不吃硬。大多數的石人,都是鐵骨錚錚的硬漢子,勇士,不懼死亡。很多蠱仙,都選擇懷柔,潛移默化地榨取石人身上的利益。
  狐仙就是用的這種手段。
  但此法,方源不取。
  太溫柔了。
  榨取的利益就要榨得干干凈凈!
  這個世界競爭是如此的殘酷,不僅是人和人之間的競爭,殘酷的地災天劫如洪水般,沖刷了古往今來多少的英雄豪杰。
  蠱仙又如何?
  如果不爭取每一滴每一點的資源,盡快地武裝自己,壯大自己,那么狐仙的下場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  魔道中人,就應該爭分奪秒,錙銖必較,搜刮一切,壯大自身!
  “既然身為上位者,就該明白:規矩律法、情誼道德,都是壓榨利益的工具罷了。寬和和良知,嚴酷和仇恨也都是如此。”方源心中冷笑。
  和石人折騰了這么久,距離第六次地災,還有七個月了。
  北部的水澤,東邊的火坑,都是地災留下的創傷,福地的薄弱部分。地災襲來,它們就是福地的弱點所在。
  一個木桶能裝載多少水,是由最短的那條木板決定的。一條鐵鏈能拉起多重的物品,主要看鐵環中最脆弱的那一節。
  “就算被石人仇恨、憎惡,被無數人咒罵又怎樣?”
  “如果這世間單純的仇恨、憎惡、咒罵有用,那還需要力量做什么?”
  只要盡快地開鑿出運河,彌補福地創傷,累死多少的石人也無所謂。有著蕩魂山,將來多多地捕捉一些魂魄,什么石人要多少有多少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