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第十節為了明天

轟隆隆……
  爆炸聲不絕于耳,煙塵也隨之漫天而起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這里是石人開鑿大運河的工地。
  石人們本身就是以泥土為食,很多石人身上寄生著蠱蟲,可以為用。
  “族長大人,您不能再這樣干了!昨天,又有三個族人累死了,他們死的凄慘啊,連一個后代都沒有。”
  一位老石人跪倒在巖勇的面前,大聲哭泣著。
  石人一旦累死,就是魂消魄散,徹底消亡,不會有剩余的魂魄形成小石人。
  巖勇捶胸頓足,低吼道:“我怎么可能不知道?我怎么可能不知道?我族又有英雄死了!為了我族光明的未來,美好的明天,他們奉獻了他們的生命。”
  “正是因為如此,我們才更不能懈怠。我們從開工到現在,已經遭受了許多次狐群的打擊。這些狐群的規模越來越大,顯然那個活該千刀萬剮的男仙人,正在不斷地恢復仙元!我們要繼續努力,挖開運河,讓他失去力量的根基!”
  老石人楞了一楞:“但是,族長啊……”
  “你是個好石人啊,你是為我族考慮,我明白的。這些英雄不會白死的,看那邊,我已經給他們立了英雄墓碑。將來子子孫孫,都會祭奠他們,感恩戴德的。”巖勇手指著遠處,在那里豎立著的墓碑,已經密密麻麻。
  老石人望著墓碑群,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石人大批累死的情形,剛剛出現時,巖勇這位新族長就命人建立了這些墓碑。
  低落的士氣,立即被鼓舞起來。每天都有石人勞累致死,但仍舊干得熱火朝天。
  “人都死了,要這些墓碑有什么用呢?”老石人是少有的清醒的一員,他為此感到深深的擔憂。
  “族長啊。”他又苦苦勸道,“咱們石人也講究個傳承繁衍。這些累死的石人,魂魄徹底消散,連個后人子孫都沒有啊。”
  巖勇面色不變,沒有說話。
  他身邊的小石人中,卻有人不忿地叫道:“你個老家伙,是不是怕死啊!”
  老石人立即梗起脖子:“小子,怎么說話呢?我是老了,但我一直都是石人,石人怎么可能怕死呢?”
  “既然不怕死,磨磨唧唧的說什么?”
  “對啊。我們這是在為部族做貢獻!”
  “為了集體,犧牲點個人利益算什么?”
  巖勇身邊,有著一群小石人,此時紛紛開口叫嚷起來。
  “老前輩,你要是感到累了,就先休息休息吧。沒有關系的,我的時間很緊,還需要趕到其他地方監督進度呢。”巖勇拍拍老石人的肩膀,越過他,繼續趕路。
  一群小石人緊跟在巖勇的身后,嘰嘰喳喳,盡情的表達了他們對老石人的鄙夷。
  被這群小輩數落,這讓老石人憋悶異常,氣得七竅生煙。
  他想大聲的反駁,但是看到工地周圍,到處豎立著大石板。大石板上刻著種種的標語。
  “死了都要干!”
  “只要人心齊,三天之內,就能建成一條大運河!”
  “石人有多大膽,就有多大產。”
  “共創石人一族美好的明天!!”
  “巖勇族長萬歲!”
  “為了石人光明的未來,奉獻生命,奉獻青春!”
  狂熱的氛圍,籠罩在石人們的心頭。就算是累死的石人,在臨死之前,臉色都是泛著笑容。
  老石人想要開口,但張嘴幾次,終究沒有說出什么來。
  他呆呆地跪在原地,好長一會兒,忽然伸出拳頭,狠狠地擊打在地面上。
  砰的一聲悶響。
  老石人騰的站起,不發一言,佝僂著背影,向工地走去。
  巖勇趕到了下一段工地。
  河道已經初見規模,大量的成年石人,在河道中挖掘。而旁邊,勞力稍弱一籌的小石人們,則組成巡邏小隊。有的在監督工地,有的在刻制標語,有的在樹立英雄墓碑。
  這些小石人,統稱為巖衛兵,由巖勇一手組建。
  “向族長匯報!”五六位小石人,立即趕到了巖勇的面前,大聲匯報這些天的勞動成果。
  “報告偉大的族長,我們這段工地,又開鑿了五十里!”
  “報告偉大的族長,我們這里遺憾地犧牲了一百二十位族人,他們都是我族的英雄!”
  “報告偉大的族長,我們居然在工地中發現了三位偷懶睡覺的族人。這是我們的石人一族恥辱!一定要批斗!”
  “很好,很好。你們都是好樣的!記住,一定要給死去的英雄們立碑。同時,將那些恥辱,都綁起來示眾,當眾批斗他們,讓他們知恥而后勇。”巖勇關照道。
  “遵命!”
  “你們都是我族的未來,看到你們就像看到我族燦爛的明天。你們也要繼續努力啊。”巖勇夸獎道。
  小石人們頓時激動得,都渾身顫抖起來。
  “一切為了石人一族!”
  “敬愛的巖勇族長,您就是我們光輝的旗幟!”
  “我們團結在您的身邊,一齊走向燦爛光明的美好未來!!”
  他們紛紛大吼,目光狂熱無比。
  巖勇卻下意識地避開他們的目光,這些小石人的狂熱,讓他都感到可怕。
  他向遠處眺望。
  遠處,各個河段都在緊鑼密鼓地挖掘著,巖勇可以看到許多石人的,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寬厚脊梁。
  寬達數十丈的河道,一段又一段,綿延出視野之外。
  這是多么宏偉的工程啊!
  每當巖勇看到這樣的情景,心潮就澎湃起來——只要團結在一起,石人一族的力量是多么的強大,簡直可以改天換地!
  但當巖勇又想到方源,那個有史以來最恐怖的惡魔時,他澎湃的心潮,就仿佛寒風吹過,乍然間變成雪白的冰川。
  不管是在外游曳的小股狐群,還是石板上的標語,組織起來的巖衛兵,都是那個惡魔的陰謀。
  如此多管齊下,硬是將石人一族的反彈削弱到最低的程度。
  巖勇親手實施了這一切,看著運河一天天的成形,他對方源的恐懼就越來越深重。
  那個男仙人,不僅擁有恐怖的武力,更讓人絕望的是,他的狡詐和陰險也是如此的深不可測。
  巖勇感到自己正在沉淪,正在走向深淵。
  他卑微的如同螞蟻,而在他身后,是方源山一樣高大的身影,在俯視著他。
  他像是一個行尸走肉,又像是個木偶,操縱他手腳的絲線,就掌握在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每天,他看著一個個的族人死亡,他的心都痛如刀絞。
  看到族人們熱火朝天,拼死拼活的開鑿運河,他更感受一種凄涼的悲哀。
  “如果可能的話,我寧愿不知道這樣的真相,也許活在騙局中,才會顯得幸福快樂吧?”
  巖勇收回目光,一招手,帶著小石人們,趕往下一河段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這是最后一只發情蠱了,去罷。”
  真元早已灌注,方源一彈手指,將青豆模樣的蠱,射到空中。
  發情蠱一爆,化為粉紅色的光粉,洋洋灑灑,落到下面的狐群當中。
  整個狐群將這些光粉,呼吸進去,立即騷動起來。
  很快,無數只公狐趴在母狐的背上,不斷地聳動,向母狐體內注入生命的精華。
  狐貍的孕期,各不相同。比如金狐,孕育兩個月左右,就能生下小狐貍。每一胎,大約三到四只。而三尾狐這等荒獸,上百年的孕期都不夠。
  一般而言,越強大的猛獸,孕期都會越長。
  不過在如今的狐仙福地中,狐群都較為普通,孕期較短。
  從石人開鑿運河的事情,上了軌道之后,方源每天都用發情蠱,催生小狐貍,壯大狐群。
  狐仙沒有仙蠱,在第五次天災時,她被魅藍電影直接殺死,因此身上一套主打的奴道蠱蟲,都沒有留下。
  但是在她的蕩魂行宮中,卻還留下不少的蠱。
  譬如葬魂蟾這樣的輔助蠱,發情蠱這樣的消耗蠱,以及一些奴道上的備用蠱蟲,大多都是馭狐蠱。
  為了盡快地增強自己的實力,方源已經將這些蠱用了七七八八。
  狐群在他的努力下,數量暴漲了數倍。
  狐貍雖是雜食動物,但福地也支撐不住這般數目龐大的狐群。不到兩年,很多狐貍都會因為找不到食物而餓死。
  不過方源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。他現在全部的想法,就是要撐過第六次地災。
  幾個月的時間,一晃而過。
  運河挖通,橫貫東北。
  白茫茫一片的水澤,順著寬闊的河道,奔騰滾滾,一路泛起萬千浪花。
  哧啦……
  大水流入燃燒的火坑中,水火的力量相互碰撞,河流蒸發,形成大量的水霧,升騰往上。
  待河水平靜下來,黑色的火焰,也被澆滅大半,只剩下邊緣,還殘留著三處地方。
  如此一來,水火調和,北部的大水消退,露出地面。
  大量的流水,順著運河流淌,接連灌注到東部的數十個巨大隕坑當中,形成了一片片的湖泊。
  盡管北部還殘留著大量的淤泥。東部也早就成了焦土,寸草不生,但水火調和,仿佛是流血的傷口結上了一層傷疤。
  只要讓時間流逝,東方和北方,都會漸漸恢復生機的。
  在方源的秘密指示下,巖勇帶著一百多位石人,傷痕累累地返回南方的家園。
  “主人,我們拿這些云朵怎么辦?”小狐仙望著天空,厚厚的一層云海,心中犯難。
  盡管下了好幾場的大雨,但仍舊有水汽懸浮于空,凝聚成云。
  這些云擋住天光,將東部大片的土地籠罩在黑暗當中,甚是煩人。
  要知道福地中可沒有強烈的陽光,也沒有大風吹拂。這些云層,會嚴重地影響到東部大部分地區的生態。
  “不用管它。”方源看了一眼云海,就收回了目光。
  云海的出現,他早有所料,只是細枝末節罷了。如今的重點,還是第六次地災!
  只要撐過去,云海慢慢處理。撐不過去,一切都休提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