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1 渡地災(上)

數月之后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狐仙福地,狐群集結成千重軍陣,緊緊地包裹著蕩魂山。
  方源背負雙手,矗立在山巔之上,仰望著天空,滿臉的凝重。
  時間悄然逝去,今天便是第六次地災降臨之日!
  饒是方源五百年前世,也是一位蠱仙,面對地災,心中也頗不平靜。
  每一次地災,都會越來越強,對于福地、蠱仙是生死攸關的嚴峻考驗。方源執掌福地時,只剩下一年零三個月的時間。
  這時間實在太短了,他只能盡量準備。鑿開運河,調和水火是一;栽培狐群,大力繁殖是二;留著定仙游蠱,隨時準備撤退是三。
  至于漫空的云海,以及西部的那頭魅藍電影,他真的是有心無力。
  微風漸漸停滯,遠處的天空中,云海翻滾,一團光芒正在醞釀。
  “來了。”方源瞳孔一縮,輕聲喃喃。
  云海之中,那團光芒陡然爆開,形成一扇恢弘的白光圓門,正對著廣袤的福地。
  光門閃耀著刺眼的光輝,一頭巨大的怪獸,渾身黃褐色,好像是塊巨大的巖石。從光門中徐徐而降。
  “看這架勢,荒獸之災?!”方源瞇起雙眼,一瞬不瞬地盯著。
  巨石不斷地降落,悄無聲息。
  方源忍不住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心卻是往下沉。
  地災有無數種,其中有荒獸成災。
  福地中,會出現一頭或者多頭荒獸,一齊沖擊福地中樞,在福地中翻江倒海,盡情破壞。
  如果不及時地剿滅它們,再廣闊的福地也要被它們破壞毀滅。
  “該死的,竟然是荒獸。但愿這頭荒獸身上沒有仙蠱寄生!”方源在心中忍不住咒罵一聲。
  荒獸若是身懷仙蠱,戰力可超越普通的蠱仙!
  這只神秘的荒獸,以一種完全不符合體型的輕巧之勢,落到地上。
  遠看,它像是一方巨石,略顯扁平。
  但方源透過影像近觀,才發現這巨石乃是一塊黃褐色的甲殼,散發著金屬的光澤。甲殼上,披著厚重的爛泥。
  就在方源猜測,它究竟是個什么玩意兒的時候,一對龐大的螯足,仿佛是兩只鋼鉗,從方塊甲殼中伸出來。
  緊接著,十八只細長的螯足,分別從兩側探出,落在地上,然后輕而易舉地將它沉重的身軀撐高,遠離地面。
  “泥沼蟹!”看到這一幕,方源脫口而出,認出這只荒獸的真面目。
  這是一只巨大的螃蟹,有山一樣的雄闊身軀。當它撐起身體,高度能達到蕩魂山的四分之一。
  它的第一對螯足,比鋼鉗還要恐怖,輕輕一夾,就能斷山石,剪蛟龍!
  它其余的十八只螯足,雖然較第一對螯足瘦長纖細。但實際上,都比百年古木還要粗壯。
  它的身上,寄生著大量的蠱蟲,多為水、土兩道蠱蟲。有時候,甚至是整整一支蠱群。
  “幸好狐仙福地中,仙元充沛!”方源咬了咬牙,心中不無慶幸。
  早在泥沼蟹剛剛出現時,地靈就動手,施加天地偉力,禁錮了它一身的蠱蟲。
  不管是一轉還是五轉的蠱,都不能展現威能。
  問題的關鍵是,這只荒獸身上有沒有仙蠱。如果這只泥沼蟹擁有仙蠱,那又要看究竟是什么仙蠱。
  仙蠱唯一,超凡脫俗,福地根本禁錮不住。
  仙蠱,是影響整個大局的關鍵因素!
  泥沼蟹完全伸展開肢足后,開始緩緩地開動身軀,向著蕩魂山直行。
  方源心念迅速地調動。大批的狐群,漫山遍野,仿佛潮水般,朝著荒獸涌去。
  很快,它們就包圍住了泥沼蟹。
  爪牙在泥沼蟹的螯足上啃咬,身子骨堅實的金狐直接撞過去。
  但泥沼蟹龐大無比,簡直是個巨無霸,不斷前進,普通的狐群無法阻止,反而被踩成肉醬。
  方源面色冷酷,仍舊指揮著狐貍上前送死。
  他繁衍這么多,就是要用來犧牲的。傷害都是積少成多,此刻哪怕阻止魂獸一絲前進的步伐也是好的。
  但泥沼蟹以碾壓之勢,緩緩行進,巋然不動。好像是一座山峰在行走,對待腳下的狐群不管不問。
  色彩繽紛的攻潮,打在泥沼蟹的身上,仿佛無數燦爛的煙花在綻放。
  這是狐群中的百獸王、千獸王、萬獸王在發力。它們身上寄生著許多蠱蟲。
  在群蠱的力量下,泥沼蟹身上的厚泥被盡數打落。
  這只巨大的黃河搜有史以來,終于停頓了一下。
  它忽然張開口器,噴吐出大量的泥沼。同時在腹部,像是開了無數的小閘門,黃色泥沼噴涌直下,仿佛黃泥瀑布一般。
  泥沼落在草地上,瞬間形成大片的沼澤地。
  黃泥當中,一只只造型奇特的螃蟹站起來。有的體型巨大,勢如猛虎。有的螯足尖銳,如同鋼針。有的肢節如八爪,速度奇快。
  幾乎眨眼睛,一支上百萬的蟹軍就成形了。
  “果然是泥沼蟹!它可以隨時隨地自我受孕,生出無數的小螃蟹,形成大軍。”方源臉色更加沉凝。
  狐群和蟹軍交鋒,激烈地糾纏在一起。
  狐貍大量縮減,損失慘重。蟹軍的傷亡比狐群還要多數倍,但是荒獸不斷地生產,海量的螃蟹源源不斷。
  方源連忙將潛伏在山外的狐群,都調動過來。
  “幸虧我將發情蠱消耗光,大量的繁殖狐群,否則兵力絕對不夠!”
  這么短短的片刻,方源就感到腦袋眩暈。
  他指揮的狐群數目,實在是太龐大了。即便他的魂魄,是常人的六倍,也吃不消。
  有著螃蟹大軍開道,泥沼蟹繼續前進,恢復了先前的速度。
  它身體兩側的螯足,交替落下,好像譜曲般,有優雅的韻律。
  但它的腳下,卻是慘烈的戰場,血流成河,尸體堆疊,寸土寸血。
  泥沼蟹敵我不分,每一只螯足踩下,都會爆發出一團慘烈的血漿。當螯足抬起時,地面上的深坑中,是狐皮肉醬,還有螃蟹的碎殼殘肢。
  這只荒獸的體格是如此的龐大雄闊。平心而論,它前進的速度并不快。
  但也正因為如此,它帶給人龐大的心理壓力,看著它碾壓過來,方源仿佛感受到死亡鍘刀,正懸掛在他的脖子上。
  “可惡啊!”方源咬牙切齒。
  眼前的這頭荒獸,是泥沼的君王。它渾身都是甲殼,常年潛伏在泥沼深處,連眼睛都退化個干凈,根本沒有一絲弱點。
  方源調派狐群,竭力阻擋,但都沒有用。
  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,泥沼蟹不斷地接近!
  “你能把他挪移走么?”方源忽的扭頭,問向地靈小狐仙。
  蠱仙不同,福地不同,地靈的威能也就有所差異。有的地靈可以挪移,譬如三王福地中的那頭霸龜。有的地靈甚至不會。有的地靈可以呼風喚雨,有些地靈卻可以隨意地操縱時光的流速。
  “我試試看。”小狐仙呼吸緊促,也感到巨大的心理壓力,她調動仙元,拼盡全力,可愛的小臉憋的通紅。
  “啊呀呀呀!”她發出奶聲奶氣的嬌喝聲。
  刷的一聲輕響,巨大的泥沼蟹消失在原地,挪移到九千步之外。
  “成功了!”小狐仙臉色潮紅,喘息呻吟著。
  方源也舒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主,主人,剛剛我足足用了一顆青提仙元。”小狐仙肉痛地匯報道。
  “無妨。”方源冷著臉,繼續調動萬千狐貍,繼續向泥沼蟹沖殺。
  半盞茶的功夫,泥沼蟹再次沖殺近前。地靈不得不故技重施,將它挪移走。
  又是一顆青提仙元損失了。
  小狐仙肉痛無比,方源心也在滴血。
  狐仙福地中,所有的青提仙元,只有七十八顆。方源用掉一顆,喂養了定仙游蠱。如今又用掉兩顆,挪移了泥沼蟹。
  他將來還得用這仙元,來煉蠱,來經營整片福地呢。
  要用到仙元的地方很多,但狐仙已死,這些青提仙元就是無源之水,用多少就少多少,不能補充。
  一些螃蟹,穿過疏漏的方向,沖殺上山。
  方源看了冷哼一聲,旋即命令地靈,開放出蕩魂山的部分威能。
  頓時,蟹軍行走的地域,成了一片死域。無數的螃蟹頃刻死亡,身軀無損地躺在地上,魂魄卻蕩得粉碎,情形十分詭異。
  “可惜,蕩魂山的力量是對魂魄持久的殺傷,荒獸魂魄強大,足以支撐一時半刻。不能讓它到達蕩魂山,破壞這片珍貴唯一的秘禁之地!”
  方源沒有親自參戰。
  就算是他動用那套力蠱,殺傷力也不足以破除泥沼蟹的甲殼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泥沼蟹還沒有使出仙蠱。方源也不知道,它到底有沒有。
  未知,是一種強烈的威懾,令方源不敢輕舉妄動。
  如此,泥沼蟹又攻殺進來。就在它第三次被挪移出去的當口,小狐仙的臉色驟然變化。
  不等方源反應,她猛地伸手,抓住方源的胳膊,然后一起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下一刻,一道兇狠的霹靂閃電,打在他們原本站立的地方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一聲炸響,山石飛濺。
  電光一頓,猛地折返上去。
  化為一道人形閃電,發出凄厲的嗥叫。
  行兇的,正是魅藍電影!
  (ps:需要解釋一下,上一節寫的不是諷刺,而是悲壯。為了明天,寫的是石人,是狐群,也是方源。包括今天這兩節,也是如此。與天斗,與地斗,與人斗。在殘酷中求生存的悲壯。被他人玩弄,被天地玩弄之后,發出的不甘吶喊——我們不斷地追求強大,但面對命運和現實時,又總是如此的弱小!!!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