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3 有失有得

方源從蕩魂行宮走出來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粉紅色的水晶山,坑洞滿布,碎石遍地,狼藉不堪。赤紅的鮮血,黃褐的泥漿,狐群和螃蟹的尸體堆砌在一起。
  荒獸泥沼蟹巨大的身軀,壓在蕩魂山的山腰上。仿佛是凸起的一座小山頭,異常的顯眼。
  微風吹拂著方源的黑色長發,他那幽深的眸子,緩緩掃視戰場。
  刺鼻的血腥氣味,刺激著方源的鼻腔。
  緊跟在他身后的,是地靈小狐仙,眼眶通紅,粉嫩的小臉蛋上猶有淚痕,仍舊一噎一噎的抽泣著。
  “主人,我們損失太慘重了。喪失了一百多萬畝地,仙元只剩下六十八顆。四百七十萬的狐群,只剩下三十一萬。還有蠱蟲,一下子損失了七十多萬。”
  狐仙辛苦經營了這么多年,經此一役,整個福地的發展倒退四十年。
  但方源卻不這么想。
  他面色疲憊,目光中卻難掩喜悅之情。
  這場地災,終究是叫他抵擋了過去。這是一個關口,如今過了這個關口,方源就有了喘息的時間。
  面對第七次地災,他將有更充足的準備時間。
  “不要哭了,福地保住了,就是保住了希望。蕩魂山也沒有塌毀,更令我們有起步之資。雖然損失了一百萬畝的廣袤土地,但是短時間內,我們也用不到這些,并不妨礙我們的發展。”
  方源拍拍地靈的小腦袋,繼續安慰道:“你看,過不了多久,蕩魂山上就會長滿了膽石,我們又控制了石人一族。最關鍵的是,那道魅藍電影被驅逐走了。接下來,我們就可以毫無顧忌地經營。狐仙福地,將會再次繁盛起來!”
  這一場慘烈至極的激戰,蕩魂山附近死了無數的狐貍和螃蟹,同時泥沼蟹的魂魄,也被震蕩成精粹,落入蕩魂山上。
  可以預見,今后不久,大量的膽石必將在蕩魂山上層出不窮。
  “主人說的話……也有道理。”小狐仙漸漸停止了抽泣,仔細想想,還真是這么一個理兒。
  地災就像是一次洗禮。狐仙福地撐了過去,并非只有慘重的損失,事實上還有大量的收獲。
  “真是可惜,泥沼蟹身上寄生著大量的蠱蟲,如今也都被蕩魂山殺死了。”小狐仙嘟起嘴,恨恨地看著泥沼蟹巨無霸似的甲殼。
  “慶幸吧。這頭荒獸身上沒有仙蠱,否則我們就未必能站在這里了。”方源長嘆一口氣。
  這是他此次幸運的地方。
  一只關鍵的仙蠱威能強盛,足以輕易的顛覆整個戰局。
  即便這頭泥沼蟹身上寄生了仙蠱,也被方源殺死了,那么方源如何能捕捉到仙蠱,還是個巨大的問題。
  說不得這只野生的仙蠱,會頂替魅藍電影,成為狐仙福地的巨大內患呢。
  能夠撐過此次地災,方源已經心滿意足了。
  畢竟他只是個四轉高階的凡人蠱師,卻殺了連蠱仙都頭疼的荒獸。
  “地靈,把戰場收拾一下。泥沼蟹尸可要保存好,我下去休息了。”方源巡視了一番后,放松下來,便感到了強烈的疲憊感。
  他指揮數百萬的狐群,魂魄、精神早已透支,急需要睡眠。
  “好的。”小狐仙清脆地答應一聲,她看向泥沼蟹龐大的甲殼,雙眼放出晶晶亮的光。
  每一頭荒獸,都是一個移動的寶庫。
  它身上的血液、毛皮、骨骼、內臟等等,都是煉蠱的好材料。
  “你這頭該死的大螃蟹,人家要把你全部扒光!”小狐仙皺起瓊鼻,嘴角咧開,露出小虎牙,一邊走向泥沼蟹,一邊咬牙切齒地自言自語。
  ……
  這一覺,方源睡得十分舒爽。
  三天之后,他蘇醒過來,躺在床上,一時間都不想動彈。
  他這次是真正的放松下來了。
  第六次地災剛剛過去,方源爭取了不少的時間,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。
  自第一次重生以來,他都是在輾轉流離,掙扎抵抗。尤其是在三叉山時,更是殫精竭慮,拼盡了渾身解數。
  現在,終于保住了福地。對于方源來講,就有一個穩定的后方。
  如果狐仙福地毀滅,那他就麻煩了。
  他暴露了很多東西,別的不說,就說定仙游蠱吧。
  方源還不是蠱仙,這只仙蠱無法收入空竅,氣息就泄露出來,很容易就被蠱仙察覺,從而出手搶奪。
  現在,定仙游蠱放到了狐仙福地當中,又有仙元,總算是能養住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第二空竅蠱的煉制。
  沒有小狐仙調動仙元,方源就不能煉制這只仙蠱。至少得等到他成為蠱仙。到那時,神游蠱恐怕就為他人所有了。一切都晚了。
  保住了狐仙福地,對于方源來說,幫助實在太大了。
  方源躺了一會兒,便起床簡單吃喝。填飽了肚子,他又再次睡去。
  這次睡了五個時辰,他悠悠醒轉,感覺疲乏一掃而空,神清氣爽,心境明徹,狀態非常之好。
  “地靈何在?”他跺跺腳,呼喚一聲。
  小狐仙嗖的一聲,破空挪移,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  “主人,我把那只大螃蟹都拆開了,咱們一定能賣個好價錢!”小狐仙滿臉通紅,親手拆解了罪魁禍首,讓她既解恨又興奮。
  “對了,主人,這里有三封信。是地災那天,有人從漏洞里塞進來的。”小狐仙說著,取出三只蠱,交到方源手中。
  當漏洞大得成為通道之后,才能供人進出。在此之前,一些蠱蟲可以順著漏洞塞進來。
  這三只蠱,都是信道蠱蟲。
  一只紙鶴模樣,乃是三轉電文紙鶴蠱。一只青鳥,栩栩如生,高達五轉,是為傳信青鳥蠱。一只小劍模樣,三轉的飛劍傳書蠱。
  方源目光閃了閃,先取了傳信青鳥蠱。
  青鳥一陣變化,化為一張信箋,竟是七轉蠱仙鳳九歌的來信!
  不過方源倒并未吃驚,他看到這只傳信青鳥蠱的第一眼,就有這個預感了。
  鳳九歌的來信中,語氣緩和,先是表達了對方源的贊賞及恭喜,然后才說明他來信的用意——替他的女兒鳳金煌約戰!
  原來鳳金煌回到靈緣齋后,一直郁悶至極,難以抒發。這段時間,她不斷地勤修苦練,就是要找回場子。約戰是她主動提出來的,要和方源正大光明的來一場較量,賭上靈緣齋和仙鶴門的榮耀!
  “哼,你想戰,我就要戰嗎?”方源嗤笑一聲,十分不屑。
  自己時間如此緊張,用來修行都不夠,方源當然不會閑的沒事干,接受鳳金煌的這場挑戰。
  鳳金煌是天之驕女,有蠱仙雙親,有門派支持。就算她有福地,來了地災,也會有一大群人主動幫她扛下來。
  但方源只是孤家寡人,什么事情都得靠自己打拼。根本就沒有心情,陪同這種大小姐玩耍。
  “她的念頭不通達,她想找回場子,我就一定奉陪么?可笑!”方源冷笑幾聲。和別人不同,他并不忌憚鳳九歌。在不久的將來,鳳九歌就會被天庭征召,成功飛升,想要下界再入中洲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。
  “不過,這封信中,這對父女似乎將我當做仙鶴門的弟子,這是怎么回事?”方源的眼中,閃過一絲疑惑。
  對方是蠱仙,自然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。這樣說來,其中必有隱情。
  方源又取來飛劍傳書蠱。
  點開一看,又是一篇挑戰書!
  但這信中,通篇都是咒罵方源的臟話,問候到方源八輩子祖宗,更用仙鶴門的門派榮譽擠兌方源,激將方源應戰。最后更是威脅,如果方源不答應,他就將這封信的內容公之于眾,使得全天下都知道方源是個膽小鬼、孬種!
  方源仔細地看完,淡淡一笑:“原來是劍一生這廝。”
  劍一生,乃是金道蠱師,長相和個性都十分猥瑣,最擅長的就是偷襲,最討厭的就是吃虧。
  他是天梯山上的魔道蠱仙之一,十足的真小人。
  方源前世五百年,被他偷襲過數次。終于惹得方源怒火勃發,掀起滔天血海,將劍一生堵在福地中,不敢出來應戰。這一堵就是二十年,劍一生終于明白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。最后,他實在受不了,直接向方源跪地投降,毫無蠱仙的風范。
  至于這廝為什么要挑戰方源,也算他倒霉透頂。
  方源割棄福地之后,將魅藍電影趕到天梯山上,好巧不巧,被劍一生撞個正著。
  現在這時候,劍一生雖然已經是蠱仙,但卻沒有仙蠱在手,被魅藍電影狠狠地痛扁了一頓。他狼狽逃竄到自家福地中,這才擺脫了魅藍電影。
  回到家,他算了算損失,頓時怒恨交加,氣得跺腳。查明了此事的元兇之后,他就發了飛劍傳書蠱,要約戰方源。
  “哼,他明明知道我還是凡人之軀,卻以一屆蠱仙的身份約戰我。偏偏還說得如此理直氣壯,標榜公平……這廝果然還是和前世一樣無恥。不過,他怎么也把我當做仙鶴門的人?”
  方源懷著加倍的疑惑,點開電文紙鶴蠱。
  他展開稍稍一看,頓時瞳孔一縮,臉上流露出明顯的詫異之色:“怎么!方正他還活著?”
  再仔細瀏覽下去,他心中的疑惑終于消釋一空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這個仙鶴門的鶴風揚,也是精明人物,居然想到這個方法,來排除競爭對手。”
  “不過,他大大低估了我。我怎么可能加入仙鶴門?倒是信中提出的交易,正是我需要的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定下心來。
  他呼喚地靈道:“去,打開福地門扉,將那位和我容顏相似的年輕蠱師,挪移過來。”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修改了仙元總數的bug,感謝熊貓同學指正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