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8-1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8-1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8-13)     

蠱真人14 方正的痛苦

高聳入云的天梯山,高達百萬丈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它位居中洲正中央,是傳承之地,圣賢之山。古時,更是仙凡之梯,可以上達天庭。
  仙鶴門的一群精英弟子,如今站在天梯山的山腳,已經等待了有半個時辰。
  “我們還要再等多久呢?”
  “這個方源未免也太端架子了吧?”
  “噓,小聲點。他可是古月方正的親哥哥,如今更是狐仙福地的主人!”
  “說起來,方正的這個哥哥真是太厲害了,居然連鳳金煌、蕭七星、應生機這些人都戰勝了。”
  “這有什么?如果我背后有一位門派的太上長老支持我,替我催動定仙游蠱,我也能奪得福地啊。”
  “還是我派的長老們有謀算啊。表面上派出方正吸引火力,實際上真正的殺手锏是他的哥哥方源!”
  ……
  仙鶴門為了將這件事情做真實,對門派中的弟子們都撒了謊。仙鶴門的弟子們,這才知道,原來自家門派當中還有一位古月方源的存在。
  這三個月來,古月方源成為了仙鶴門的弟子討論最多的人物。他低調神秘,勾引眾人的好奇心。不鳴則已一鳴驚人,替仙鶴門奪得狐仙福地,更給仙鶴門長臉,叫其他弟子臉上都有光。
  身后的議論聲,不斷地傳入方正的耳中。
  方正站在人群的最前方,目光沉郁,仰望著天梯山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如行尸走肉,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過來的。
  方正離開青茅山時,他就立志報仇,要為死去的族人們討還公道。
  他背負著血海深仇,復仇的強大意念,支撐著他,令他刻苦修行。他比其他所有的弟子都要努力,幾乎沒有一絲一毫的懈怠。
  他曾經無數次幻想,當他找上方源的情形——他將方源打倒,讓他跪在地上,就在青茅山上,為他所做的一切懺悔。泉下有知的族人們,也會瞑目了。
  所以當他在蕩魂山上攀登時,無數次想放棄,但又無數次堅持下來。
  每當他想到方源,他的心中總是會產生一股強大的力量,支撐著他,讓他繼續攀登。
  他矢志要奪得狐仙傳承,不僅是因為他不想辜負師傅、門派的期望,更是狐仙福地讓他復仇的可能,增大了無數倍。
  然而,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命運的打擊來的如此突然,如此沉重。
  古月方源,他的親生哥哥,無數次噩夢的主角,竟然突然出現在山頂!然后在眾目睽睽之下,奪取傳承,就連蠱仙都奈何不得!
  失敗的方正,回到門派中。
  震驚!
  痛苦!
  迷茫!
  恐懼!
  他知道門派的謊言,他是知情者,知道事情的真相。但正是因為如此,他心中的陰影反而加倍擴大。
  這個陰影,就是至小時候起,方源就施加在他身上的。
  為什么哥哥那樣的聰明?而我卻蠢笨!
  為什么我那么的努力修行,卻仍舊敗在方源的手中?
  為什么在南疆時如此,在中洲時又是這樣?!
  “難道我古月方正這一生,都要活在他的陰影之下,永遠都戰勝不了他嗎?!”每當方正這樣想的時候,內心深處就會升騰出千萬分的不甘心,讓他更有動力去刻苦修行。
  但是這一次卻不一樣。
  不一樣了。
  一想到來之前,門派交給他的任務,方正就忍不住渾身微微的顫抖。
  福地在方源的掌握當中,門派為了得到狐仙福地,招攬方源。只要他愿意交出狐仙福地,他就是仙鶴門的長老。
  中洲門派中,由下到上,分外門弟子、內門弟子、精英弟子、真傳弟子,一層層晉升上去。
  而在弟子之上,有長老,修為一般是四轉,掌管門派各方職權。長老之上,則是掌門,修為至少是五轉中階,總領事務。
  掌門之上,就是太上長老。
  這些太上長老,都是蠱仙,平時神龍見首不見尾,都在潛修。等到門派存亡,或者重大事件發生時,他們就會踴躍而出,讓世人知道仙鶴門為十大派之一的深厚底蘊!
  “我自加入仙鶴門,這些年來刻苦修行,從外門弟子,晉升內門。又從內門,擢升到精英。門派考核時,艱難地奪得精英弟子之首。而他方源只要開口一句話,輕輕巧巧就能成為門派長老。任何的弟子見到他,都要躬身行禮!”
  方正每每想到這里,心中都充滿了無比的痛楚。
  如果方源真的成為了長老,那他方正今后見到這個大仇人,反而要躬身行禮!這樣的人生還有什么趣味?還有什么意義?
  “師傅,難道我所做的一切努力,都是毫無意義的嗎?”此時此刻,方正站在天梯山腳下,等待著方源的召見,不可避免地陷入到深深的自我懷疑當中。
  天鶴上人旋即安慰勸解道:“方正,你要端正心態。仙鶴門為了狐仙傳承,犧牲了很多,其中甚至包括一只仙蠱!為了門派,我們應該從大局出發,暫時地放下個人的恩怨。方正,你要明白,是仙鶴門培養了你,如今門派需要你做出一些犧牲。你要有大局觀啊,不能忘恩負義!”
  這樣說著,天鶴上人卻在心中嘆息。
  他對方正十分了解,因此心中更加擔憂。
  一直以來,復仇的意念,像是支柱支撐著方正前行,已經成為了他修行的執念。
  結果現在,門派的命令卻要瓦解掉方正的這股執念,這比任何的傷勢,都要致命。很有可能,方正就被這樣打擊,從此頹廢不堪,一蹶不振。
  “但這有什么辦法呢?要知道那可是一塊福地啊,同時更有蕩魂山這樣的秘禁之地!山上的膽石,供給門派的弟子,整個門派的實力都將因此暴漲。除此之外,方源的手中還有血顱蠱,甚至還有仙蠱定仙游!這些東西的價值,實在是太大太大了,怎么可能是一個區區的精英弟子能夠媲美的?”
  天鶴上人心中哀嘆,嘴上則對方正道:“我的好徒兒,你要按捺住自己的復仇之心。小不忍則亂大謀,你就把它當做是一場心性的磨礪吧!見到你哥時,千萬不要出手。在福地中,你萬萬不是你哥的對手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天鶴上人不禁又想起,出發時鶴風揚對他的囑托——
  “我知道方源、方正這兩兄弟的恩怨。如果有必要,犧牲掉方正也無不可。你可代替方正商談!”
  鶴風揚身上的壓力也很大,所有的太上長老們都在盯著這件事情。
  “師傅你是說,讓我把這個當做磨礪?我,我盡量吧。”方正一雙拳頭松了又緊,緊了又松,顯露出內心的掙扎、痛苦、郁憤。
  有人立志報仇,苦練功成,結果卻發現仇人死了。這是痛苦。
  有人立志報仇,苦練功成,找上仇人,卻打不過,仇人還生活得很美好。這更是痛苦。
  有人立志報仇,苦練功成,不僅打不過仇人,還得換一種和善的態度商談,希望仇人成為自己的上司。這是痛苦中的痛苦!
  “嘿嘿,方正,你也不要過于糾結。方源的日子也不好過,福地有地災。地災之威,你是想象不到的。你哥哥就算有仙蠱,也終究是凡人。待會兒,他就會深刻地認識到地災的恐怖了。到那時,地災漏洞百出,必定損失慘重。你此行,大有成功的可能。”天鶴上人又安慰他。
  方正聽了這番話,心情這才稍微輕松了一點。
  “地災開始了。”鶴風揚輕聲呢喃,他隱居幕后,一是為了保護這群精英弟子,二是防備其他蠱師的圖謀不軌,三是關鍵時刻,若方源頂不住地災,他就要出手相助。
  此時,他盯著狐仙福地隱藏在天梯山上的地點,察覺到地災特有的毀滅氣息。
  很快,他的嘴角就翹起,因為天梯山上,出現了異象。
  一塊又一塊,草原的虛影,出現在天梯山上。仿佛是煙云,也仿佛是光霧,虛幻并不真實。
  山上哪里能有草原?
  這就是福地的漏洞,還是較大的漏洞,能令外界之人窺視福地內部的景象。
  這樣的漏洞,只能塞進去一些蠱蟲進去。距離蠱師進出,還頗有些距離。
  那邊天鶴上人已經叫道:“漏洞出來了,快,將電文紙鶴蠱飛進去。”
  方正咬了咬牙,在身后眾人的注視下,灌注真元,催動蠱蟲。
  電文紙鶴蠱如道閃電,飛射進漏洞中。
  但旋即,草原的虛影化為一團元氣,消散于天地當中。電文紙鶴蠱飛了兩圈,只好再次回轉到方正的手上。
  “這是方源,自動割舍了福地,完全放棄掉了!看來他也是擔心,漏洞形成通道,讓外界蠱師進來啊。”鶴風揚微微吃了一驚,旋即又冷笑起來,“讓你割,我看你能割棄到什么程度。每割棄一片福地,就是割自己的心頭肉。”
  然而片刻之后,鶴風揚的面色徹底變了。
  “居然還在割棄福地?恐怕已經有數千畝了!倒是有些魄力,難怪能冒險搶了傳承。”
  又過了片刻,鶴風揚臉色相當難看。
  “看來這次地災,相當的眼中。不過他究竟還要割多少?已經數萬畝了。這個敗家子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