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7-1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7-1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7-15)     

蠱真人15 兄弟相見

天梯山上,漏洞密密麻麻,極其頻繁地接連出現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不僅是仙鶴門的精英弟子們目不轉睛地盯著,同樣還有許多蠱仙,隱藏在幕后,密切地保持關注。
  趁著這個功夫,方正又連續試了三次,終于將電文紙鶴蠱成功地射進福地中去。
  一只青鳥,展翅飛來,旋即也順著漏洞,鉆進了狐仙福地。
  “這是傳信青鳥蠱!他鳳九歌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鶴風揚看到這一幕,面色一沉。
  然后在下一刻,他的雙眼瞳孔猛地縮成針尖大小,嘴巴猛地張大,臉上充斥著極端的震驚之色。
  “我的天!這么大的一塊福地,他居然都割了?!”
  鶴風揚瞠目結舌,呆如石像。
  方源割棄了整整一百萬畝的福地,天梯山半山腰上都是福地的煙影,大片的草原覆蓋了眾人的視野。
  一個蠱仙,最快地反應過來,劍光一閃,現出真身。
  “哈哈哈,好大一片福地啊。它是我的,誰也別想跟我搶!”劍一生興奮地大吼著,就要將這片版圖,扯進自家的福地里,壯大自己的地盤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道電光飛射而出。
  “我日!”劍一生猝不及防,爆了一句粗口,被魅藍電影直接像顆炮彈似的打飛出去。
  劍一生也不是易于的,當即和魅藍電影戰成一團。
  聲勢猛烈,地動山搖,看得仙鶴門的一宗精英弟子全都傻了眼。
  更令他們驚愕的是,緊接著十多個身影,出現在場中,像是一群餓狼,閃電般地瓜分了這一百萬畝的狐仙福地。
  “你們這群該死的賤貨!”
  “老子引走了怪物,勞苦功高,你們居然不留點給老子!”
  “我操你們八輩子祖宗!”
  “我詛咒你們拉屎卡住屁眼,生兒子頭上長**!”
  劍一生氣得哇哇大叫,他平生還未吃過這么大的虧,被魅藍電影追趕得好不狼狽。
  “還有方源小賊,真是惡毒,膽大包天,居然算計我!有種地就和我一戰!”他射出飛劍傳書蠱。
  飛劍傳書蠱速度奇快,且有破空之能,就算是沒有漏洞,也能射進福地當中去。
  仙鶴門眾人一臉呆滯。
  這,這就是蠱仙的風范嗎?
  “這個劍一生,真給我們蠱仙丟人啊……”鶴風揚都不自禁以手掩面。
  就在這時,亮起白金色的光芒。
  光芒中有一道朱紅色的門樓,高達十丈,有九彩門匾。
  粉紅色的祥云匯攏而來,七彩的虹光照在方正的身上。只是眨眼的瞬間,方正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  將魅藍電影,或者荒獸泥沼蟹直接挪移到福地之外,已經超出小狐仙的能力范圍。但是要挪移一個方正,還是可以的。
  “進去了!”看到這一幕,鶴風揚心頭一振。
  一道閃電霹靂,從天而至,正是魅藍電影。但白金光輝帶著朱紅門樓,猛地收攏。
  差了少許,魅藍電影想要沖進狐仙福地的企圖,沒有得逞。
  方正只感覺眼前一花,再定睛一瞧,周圍的景象已經有了大變。
  他身處草原之上,腳邊都是綠草茵茵,頭頂上云海重重,投下濃重的陰影。不遠處還有幾處湖泊,波光粼粼。
  “到狐仙福地里了。”方正迅速反應過來,他身上的蠱蟲都被禁錮了,一如他剛開始進入福地時的情形。
  一團煙影在他的面前,升騰而起,擴張成落地鏡面大小。鏡中顯現出方源的身影,他坐著,背斜靠著椅背。翹著二郎腿,左手搭在翹起的膝蓋上,而右手肘則撐在寬大的扶手上,手掌托著他的臉頰。
  一頭黑發恣意地垂下,雙眼半瞇著,閑適慵懶的動作神態,卻給人一種危險的邪魅陰暗感。
  “我可愛的弟弟,想不到居然能在中洲見到你。”方源開口道。
  他的聲音,對方正來講,是多么的陌生,又是多么的熟悉。
  方正身軀一顫,旋即雙眼中爆發出濃烈至極的仇恨,低吼道:“古月方源,你個喪心病狂的惡魔,屠殺親族的劊子手!我要親手殺了你!”
  說著,他沖向方源。
  但這個“方源”只是一團光煙呈現出來的影像而已,方正撲扇了煙影。很快,散去的煙影又匯攏起來,形成完好無損的方源影像。
  方正手指著方源,叫道:“方源,你連親自見我的勇氣都沒有嗎?你這個懦夫!無恥的叛徒,毫無人性的畜生!大不了是死而已,你卻為了茍且偷生,將親族都殺了。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,你怎么能做得出來?!你還是人嗎?!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朗笑幾聲,愜意地靠著椅背上,“我親愛的弟弟,想不到你還是這般的愚蠢。不管我動不動手,他們的下場都是死。既然如此,為什么我就不能活著?沒有我的反擊,你以為你會被人帶回中洲?相反,是我救了你啊。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呢。”
  “放你的狗屁!歪理邪說,無恥至極!”方正聽到方源自詡為他的救命恩人,鼻子都氣歪了。
  方源唇邊的笑意漸漸止住,他嘆息一聲:“方正,我的弟弟,你真是令我失望啊。這些年來你一點長進都沒有。你的修為再高,也不過只是個別人的棋子罷了。好了,談正事吧。仙鶴門的來信,我已經看了。什么許諾我長老之位的鬼話,今后就不要再說了。反倒是交易,我們可以做一做。”
  方正胸膛起伏不斷,鼻息粗重,目光含恨,瞪著方源的影像。
  這對兄弟,面貌如此相似,幾乎一模一樣,身上更有最親切的血脈聯系。可惜,他們卻是生死的仇敵。
  方正狠狠地喘了幾口粗氣,終于按捺下心中對方源的澎湃殺意,想到門派對自己的命令:“狐仙福地中,狐群、蠱蟲我派并不感興趣。但是蕩魂山上的膽識蠱,還是有一定價值的。我派會陸續調遣弟子前來,你將他們接引到蕩魂山上……”
  “停下。”方正的話還未說完,就被方源打斷,“我還不相信你們仙鶴門的誠意。”
  “這是我要的東西,你們先給我備上,盡快地交給我。元石我沒有,不過我卻有荒獸泥沼蟹的尸體可以代替元石交易。詳情都在信中,回去好好看看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一道細小的電光飛射而來,落到方正的手中。
  卻是那只電文紙鶴蠱。
  這只電文紙鶴蠱,已經被方源當仁不讓地煉化,收為己用,里面的內容就是方源要的蠱蟲、各種材料,以及泥沼蟹身上血、肉、骨骼、甲殼等等。
  方正抬起頭,剛想要張口說話,忽然眼前景象大變——他又被傳送出去了。
  “檢查一下,沒有什么不妥之處吧?”方正走后,方源卻沒有放松下來,而是叮囑地靈。
  福地是無法禁錮仙蠱的,方源沒有親自面見方正,就是擔心他的身上藏著仙蠱。
  仙鶴門家大業大,仙蠱絕不會少。
  方正雖然空竅不足以裝載仙蠱,容易讓仙蠱的氣息流露出來。但蠱師世界千奇百怪,將仙蠱氣息隱藏的手段,也有許多。這點方源不得不防。
  地靈檢查了幾遍,沒有問題,方源這才放下心來。
  “渡過了地災,算是否極泰來么?”方源瞇起雙眼,考慮著自己的處境。
  眼前的局面,比他原本料想中的,還要有利得多。
  仙鶴門為了吞下狐仙福地,竟然為方源這個敵人打掩護。如此氣魄,真不愧是中洲十大門派之一!
  一切以利益為先,什么敵人、友人,都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。
  用俗話來講,就是所謂的“大局觀”。體制束縛下,大局觀的要求下,方正就算再仇恨自己,又如何呢?還不是乖乖地和自己商談交易?
  “一旦發覺拿捏不住自己,強攻會失去一切,仙鶴門就來和談,來交易。就算被人發現,也不會說什么正魔勾結。因為仙鶴門已經承認,我就是他們門派中的弟子了!倒是算計得精細。”
  “不過,這也正是我需要的。哪怕這個弟子的身份如此虛假,卻也足以震懾其他勢力。看看劍一生和鳳九歌的來信,就知道這個身份的寶貴之處。”方源心中思索,他并不介意這個身份。
  實質上,他還是魔道,還是個人,行事還是瀟灑恣意,沒有人能束縛住他。
  但同時,他又能交易,換取所需的其他資源。
  “本來,我還是想著前往瑯琊福地,搶奪通天蠱。現在有仙鶴門交易,卻不用多此一舉了。倒是我搶奪了狐仙福地,仙鶴門絕不會善罷甘休,此時和談商討,是對我投鼠忌器,沒有辦法。我絕不能大意麻痹,給他們可乘之機。”
  方源暗暗告誡自己,至于弟弟方正,倒是次要的。
  殺了他,最多是用血顱蠱,提升自己一些資質罷了。壞處卻是交惡了仙鶴門,也將自己置于險境。
  屠殺自己的親弟弟,這是純粹的魔道行徑,一旦被外人所知,就會解讀成方源背叛仙鶴門。到那時,十大門派還有無數魔道蠱仙,都會將貪婪的目光,集中在狐仙福地上。
  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,一旦事情泄露,就算是仙鶴門想要做戲,也做不成了。
  方源目前的局面,提升資質已經是次要的了。
  就算是提升再多的資質,也需要資源來修行啊。
  所以關鍵還是如何穩住局面,充分地利用好福地中的資源,轉換成自身的實力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