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8 方源你這個小王八蛋

“不賣膽石,賣石人?”鶴風揚望著手中的信箋,陰沉著臉。
  狐仙福地中,蕩魂山膽識蠱,才是仙鶴門最需要的東西。一旦有了膽識蠱激增魂魄底蘊,整個仙鶴門弟子的實力,都要再強上三分。
  而且膽石不能離開蕩魂山體,只能就地開采。這樣一來,借著這個由頭,仙鶴門弟子就能出入狐仙福地。一來二去,方源的警惕漸漸下降后,仙鶴門再暗中動手腳就方便多了。
  但是方源卻死活不出賣膽石,鶴風揚為之郁悶:“什么時候,我堂堂的蠱仙,居然受著一個凡人小賊的刁難!?”
  他咬牙切齒的想著,俊秀的少年面孔,此時顯得有些猙獰扭曲。
  他空有一身戰力,卻無法施展。方源龜縮在狐仙福地當中,就像是縮頭烏龜,又有定仙游蠱,隨時可以脫身。鶴風揚,甚至整個仙鶴門都為此投鼠忌器,暫時都不敢動他。
  “看來狐仙當年遷徙進去的石人還存活著。不過,方源這小賊子一下子交易出這么多的石人,他究竟用了多少膽識蠱培養啊!”
  聯想到這里,鶴風揚就感到心在滴血。
  距離上一次交易,已經過去數月了。狐仙福地中的時間,還要再延長五倍。也就有一年左右了。
  方源培養出這么多年輕力壯的石人,如果將消耗的這些膽識蠱交給仙鶴門,用來培養弟子,該多好啊。
  但是這方源賊子,寧愿培養石人,也不愿給仙鶴門人使用。其心可誅,可誅啊!
  令鶴風揚氣憤的,還不僅僅是這個。更關鍵的,他還是在生自己的氣——方源賣出這么多的石人,就算他是蠱仙,也不由為之心動。
  福地當中,若有充足的石人,蠱仙可以開發地下,開采大量的地底資源。
  各種金屬、寶石、礦石,以及蠱蟲,地底生物等等,源源不斷。
  除此之外,石人若再多一點,就能建立地下城池,這就變相地為福地拓展了空間。
  福地中沒有實力,蠱仙開采出來的資源,大多只是來自地表,這只是一個平面。但若是多了石人之后,連地底都能利用到,利益絕對要翻倍增長。
  而市面上,石人奴隸供不應求。
  石人一生大多時間,都在睡眠。一位普通的石人千歲而亡,一生當中,只能繁衍出四位子孫。
  若是用魂道蠱蟲給石人增長魂魄,也不是不可以,也有大量的蠱仙嘗試過,但從未推廣成功。
  原因無他,只有一個,那就是成本。
  魂道蠱蟲的價值,要比單個的石人昂貴多了。
  除服個別蠱仙對石人有特殊的需求,否則都是得不償失的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也唯有掌握了蕩魂山的方源,能這么大肆培養石人了。
  而且此次交易,方源在信中給出的價格,也頗讓鶴風揚心動。就算仙鶴門自己不用,轉賣出去,也會很有賺頭。
  但交易就算有著便宜,鶴風揚仍舊心氣不暢。
  他知道這是方源拋出來的餌。
  不怕你不心動,不怕你不吃!
  而正如方源所料,鶴風揚心動了,仙鶴門也會心動,其他的蠱仙也必然心動不已。石人奴隸買賣,將至少暢銷一百年!
  “方源這可惡的小賊,真是狡詐。不過有了這批石人,倒是讓太上大長老、二長老、三長老們看到了成果。也能讓雷坦這家伙閉上臭嘴。而我也能松一口氣了。”鶴風揚狠狠地喘了幾口氣,將心境平復下來。
  他雙眼瞇起,嘴角漸漸溢出絲絲冷笑:“不過方源你也別得意,你做初一我做十五,你不賣膽識蠱,那我也不賣舍利蠱。你不是想要黃金舍利蠱、紫晶舍利蠱么?沒門!”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躺在躺椅上,看著仙鶴門的回信。
  因為魅藍電影還把守在天梯山上,小狐仙不敢亂開福地門戶,所以仙鶴門這次用了飛劍傳書蠱。
  方源掃視了一眼,將內容盡收眼底。
  鶴風揚在信中,除了答應交易之外,還這次明確地提出:要交易膽識蠱。為了膽識蠱,他可以售賣舍利蠱。甚至可以親自動手,幫助自己度過第七次地災。
  方源冷笑連連。
  讓鶴風揚進入狐仙福地,這危害比地災還要大得多,絕對是不可能的。
  至于卡住舍利蠱,就能卡住方源的命脈?可笑的打算。
  “膽識蠱我是絕對不會交易的,但是石人可以出售,同時也不怕仙鶴門不心動。只是今后不能總和仙鶴門一個門派做交易,還得往外擴展。”方源思索著。
  有著前世五百經驗,方源知道自己賣出的這價格,比蠱仙市場上要稍低一籌。
  仙鶴門做了這樁買賣,必定很有盈利。
  不過這也是方源故意安排的。
  目前而言,他需要仙鶴門弟子這個身份,也需要穩定和維護住這層虛偽薄弱的關系。
  “這份利益到手,也算是緩和了鶴風揚身上的壓力。他想徐徐圖謀我的福地,而我也正是需要這個‘徐徐’二字啊。等到我日后成了蠱仙,還怕仙鶴門的臉色?”方源淡淡一笑。
  他再看信箋,信中末尾,鶴風揚約定了時間,要求方源打開門戶,將洞地蠱傳遞進來。
  這次買賣的規模很大,方源要賣出六萬石人。但這些石人,不可能從福地門戶走出去。
  目前,那道魅藍電影,還在天梯山上徘徊。如果敞開門戶,讓它再沖進來,方源就有天大的麻煩了。
  這種情況下,就要用到洞地蠱了。
  此蠱高達五轉,分有兩只,一只母蠱,一只子蠱。
  作用就是架設在兩地當中,形成宇道通路。蠱師從子蠱這端進去,便能從母蠱那邊出來。同樣的,從母蠱那邊,也能頃刻到達子蠱這里。
  洞地蠱常常被用來連接兩片不同的福地。平時的時候,洞地蠱用來輸送各種資源。戰時,援兵能夠通過洞地蠱,展開快速的支援。
  “要進行交易,運走這些石人,使用洞地蠱是難免的。可是我卻擔心,你的洞地蠱會做手腳呢。還是我自己煉制的保險些罷。”
  方源念及于此,春秋蟬的氣息泄露出一絲,隨手就將手中的飛劍傳書蠱煉化,迅速地再回一信。
  半天之后,鶴風揚接過回信,展開一看,只見上面名列了大量的蠱蟲,還有各種材料。
  “哦?不想用我給的洞地蠱,而是改良了洞地蠱的秘方,想自己煉制出新的蠱蟲?”鶴風揚面現怒色。
  “放屁!洞地蠱已經被廣為運用了五百多年,秘方早就為蠱仙所知,偏偏到你那里就能改良了?方源這小賊,戒心太強,還要借此訛我一筆,叫我不敢在拒絕他的交易。我不用看都知道,這些煉蠱所需中,必有舍利蠱。或者泉蛋蠱,或者力道上的珍稀蠱蟲。嗯?沒有?”
  鶴風揚看了幾眼,發現并沒有舍利蠱、泉蛋蠱,同時也沒有力道蠱蟲的影子。
  倒是有大量的偏門材料,還有低轉的蠱蟲。最高的五轉蠱蟲,是土道蠱蟲為山九仞蠱,專門用來增加煉蠱的成功可能。除此之外,又要求不少的四轉蠱,有常見的移步換形蠱,有極其實用的旁推側引蠱。
  鶴風揚的想法產生了動搖:“看這架勢,好像是真的要煉蠱。只要運氣正常,這些材料,已經可以煉出三只洞地蠱了。難道說,他真的改良了洞地蠱的秘方?不,方源只是區區凡人怎么可能。但萬一是他背后的蠱仙呢?”
  如果是改良了秘方,那么新蠱必定比洞地蠱還要強大一籌。
  鶴風揚不禁怦然心動。
  他就算搞不到秘方,方源煉成之后,必定會將子蠱交給他。到那時,他堂堂蠱仙,也能從子蠱上逆推出許多東西,甚至很大可能還原出秘方來。
  兩天之后,方源接到來信。
  方源展開看了看,果然如他所料,信中鶴風揚又找各種借口,故意削減了許多材料和蠱蟲,目的不言而喻,就是為了試探方源真正的秘方。
  方源不禁搖頭失笑,這鶴風揚就是心思太細膩了,這是他的優點,也是他的缺點。
  雖然打交道的次數少的可憐,但方源已經將鶴風揚看透了大半。
  他當即義正言辭地回信,要求鶴風揚不得削減任何東西,否則就煉不出蠱蟲來。
  但鶴風揚虛以委蛇,繼續扯皮,借口說得他都快要相信了。
  信來信往,幾次之后,方源“無奈”選擇了妥協,又列了另一份名目。
  “小子,你和我斗還嫩著呢。”鶴風揚得此信,這才交出名目上的一部分東西。然后,又接著找借口拖延。
  一來二去,足足磨了**天的時間。
  當方源表現出極度的無奈和憤怒時,鶴風揚這才收手,覺得火候到了,拿捏著再三削減后的第六份名目,回去埋頭鉆研去了。
  但他煉道造詣不佳,苦心研究,又加試煉了多次,都見不到成效。
  中洲時間半月之后,他收到方源傳遞出來的洞地蠱子蠱。
  他如獲珍寶,又繼續耐心地埋頭研究。
  這次,他研究了足足三天,終于成功地反推出秘方。
  看到這個秘方,鶴風揚狂怒暴吼:“方源,你這個小王八蛋!這明明就是尋常的洞地蠱秘方!”
  一時間,他痛聲大罵方源卑鄙無恥狡詐下賤,更推而廣之,涉及到方源十八代祖宗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