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9 我們要屠仙

狐仙福地,西部廣袤的草原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遼闊的綠地,連綿一片,伸展出去。一只新生的小狐貍,正在和翩躚飛舞的蝴蝶嬉鬧玩耍。
  在狐仙福地中,狐貍算是最強大的掠食者,因此生活無憂。
  雖說第六次地災時,損失極為慘重,但終究是保留了火種。廣袤的草原上,狐群緩慢而又堅定地延續著。
  忽然,空間一陣波動,兩個身影陡然出現,將小狐貍驚得飛逃。
  這兩人,一位是黑袍男子,高大英武,一頭黑發,雙眸如墨幽深。另一位則是可愛粉嫩的女童,一身彩衣,眼眸如星,背后雪白的狐尾蓬松柔軟,狐尾尖上細細的長毛隨著微風微微顫動。
  不是旁人,正是方源和地靈小狐仙二位。
  “位置不錯,就在這里吧。”方源掃視一圈,從空竅中取出洞地蠱。
  此蠱形如核桃,外表如木,堅硬且凹凸不平,大如西瓜。
  洞地蠱高達五轉,至少得是五轉巔峰的蠱師,全力調動,才能催動成功。
  方源自然不可以,便將蠱交給了地靈。
  小狐仙催動之后,洞地蠱頓時爆發出強烈的赤芒,一頭扎進草地中去。
  霎時間,紅光沖天,方面百里的大地都在顫抖。
  須臾功夫,紅光乍然消失,大地裂開一條縫隙,長達二十七丈。
  縫隙兩邊土壤隆起,若是從高空往下看,就好像是一個人的嘴唇。
  緊接著,裂縫往兩側緩緩張開,露出兩排緊湊的方塊巨石,仿佛是人的牙齒。
  “齒關”也張開后,便露出里面幽黑的大洞。
  “主人,我餓……”地裂的嘴唇一張一合,竟然發出巨大的響聲,帶動附近地面都在微微的顫抖。
  方源笑了一聲,取出元老蠱。
  真元調動,慈眉善目的云老人臉上的喜色漸漸消失,因為大量的元石都被取出來,投入到地裂大嘴當中。
  足足投去二十萬的元石,方源這才停下,將元老蠱重新收入空竅。
  地裂大嘴緩緩閉上,兩排巨石牙齒不斷碰撞碾磨,將元石咬碎,磨成粉末。
  然后“咕咚”一聲巨響,好像是人大口吞咽食物的聲音,地表都因此震了一震。
  吞下這些元石后,地裂大嘴安穩了下來,不再響動。
  到這一步,洞地蠱算是成了。
  落在這里,就不能再移動。等到鶴風揚那邊的子蠱也催動成功,兩邊就能相互溝通。
  喂養洞地蠱費用極大。一年內,要喂養它二十萬塊元石。
  而每次使用時,也都要消耗大量的元石。
  凡人蠱師哪個獨自能用得起?除了大型的門派、家族之外,也就蠱仙家大業大,能獨自豢養、催用這些洞地蠱了。
  “地靈,今后這個地方須得嚴加防守。你奴隸一些狐群,就在這一帶生存。”方源看著眼前的地裂大嘴,布置道。
  “是,主人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為了保護家園,我們必須戰斗!”
  “那個該死的仙人,又要卷土重來,我們必須迎難而上。為了美好的未來,族人們,舉起你們的雙拳!!”
  “雖然我們和其他兩族有些恩怨,但這都是咱們石人一族的內部的小矛盾。這一次我們三個部族,各自出動兩萬勇士,組成聯軍,往西進軍,直搗仙人的老巢。”
  “這是一場偉大的戰爭,一切為了人民的利益。”
  “我們的父輩祖輩們拋頭顱,散英魂,打敗了仙人,才有我們現在安寧的生活。我們要追隨先輩的足跡,前仆后繼,英勇作戰!”
  地靈調動狐群,陸續出現在石人部族的周圍。石人高層趁勢鼓動,很快就組成了一支聯軍。
  聯軍浩浩蕩蕩,行進到福地西部。
  一路上小規模的戰斗,進行了五六次,皆是石人大軍勝利,狐群節節敗退。
  “看那里!那就是惡魔的老巢!”巖勇挺身而出,來到洞地蠱的面前。
  “大地,你是我們的母親,養育著我們石人一族。為何你要包庇那個可惡的仙人?”巖勇痛聲疾呼。
  這時地縫大嘴張開,小狐仙運用蠱蟲變聲。
  石人大軍便聽到一個溫柔的女子聲音:“石人啊,我的孩子們。不是我要包庇那個仙兒,而是那個仙人進入了我的肚子里,盤踞在我的心臟中,威脅我庇護他。我這就張開嘴,請你們將他消滅。我將給你們賜福!”
  石人們震驚,旋即熱烈地歡呼起來。
  “大地母親她開口說話了!”
  “我們是被大地母親賜福的勇士!”
  “仙人是多么的卑鄙啊,居然威脅我們仁慈而又溫柔的大地母親。我們一定會將他碎尸萬段!!”
  石人聯軍士氣大振。
  地裂大嘴旋即張開,巖勇一馬當先,高呼道:“石人們,跟我沖!”
  說著,他就跳入洞口中去。
  “沖啊,不能讓我族的英雄孤軍奮戰。”
  “沖進去,我們無所畏懼,我們無所不能,我們要屠仙!”
  “大地母親都在我們的這一邊,這一戰我們必勝!”
  石人們一個個如餃子般,跳進地裂大嘴中。
  在幽深黑暗的隧洞中,他們往下墜落,片刻后,他們落到實地上。
  “這是哪里?怎么黑乎乎的一片。”
  “這里比地底還黑暗,我們什么都看不見啊。”
  “看不見怎么戰斗?”
  石人們正疑惑著,忽然聽到巨大的咳嗽聲。一團光明,在他們的頭頂上陡然開裂。急速的氣流瞬間形成,夾裹著他們,將他們噴射出去。
  “兩百三十只,兩百四十只……”仙鶴門的弟子站在洞地蠱的子蠱旁邊,細細數著噴出來的石人。
  石人被地縫大嘴噴出來后,摔在地上,第一時間就被仙鶴門的弟子控制住,無法反抗,無法動彈。
  巖勇和一些石人家老,站在一旁,垂眉低頭地看著這一幕,噤若寒蟬。
  被方源戲耍后勃然大怒的鶴風揚,終究是顧全大局,沒有在一氣之下,將洞地蠱子蠱給捏碎,而是種在了飛鶴山上。
  至于石人……
  方源不過是利用了他們一族的地母信仰,然后再利用狐群,以及石人高層的配合,便順利地將六萬年輕石人,都誘騙到飛鶴山賣了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。
  這世界中,除了正統人祖血脈之外,還有異人。
  異人雖然較其他生命聰慧,但遠不及人族智慧。毛民懵懂,蛋人純真,石人憨蠻……
  就算是七八歲的聰明孩童,都能哄騙了他們。不管是南疆,還是中洲,常常有這樣的事情發生——什么地方的某某孩子,碰到毛民或者石人,一路哄騙到市場上。異人被賣了之后,還懵懂無知,給孩子數錢。
  這筆買賣結算后,方源只落了一百六十多萬的元石。
  六萬石人雖然各個年輕力壯,但卻沒有一只泥沼蟹值錢。方源還要支付先前煉蠱的材料,使用洞地蠱也損耗了六萬五千塊元石,同時他還收購了一些普通材料。
  鶴風揚為了報復方源,將價格提高了一成,方源要求的東西也被他削減了很多。
  方源也不在意,他真正想要的東西,已經在之前到手了。
  交接完成之后,巖勇等石人順著洞地蠱回歸狐仙福地。如何解釋,方源也給他們安排好了,相信石人部族不會反彈。就算有反彈,那就殺了,再養一批,反正蕩魂上的膽石還多著呢。
  方源沉下心來,繼續修行。
  但當他到達四轉巔峰,九眼酒蟲就失去了作用。
  酒蟲能提煉真元質量,但也只能提升一個小境界。方源到達四轉巔峰,本身就有了巔峰期的真金真元,已經到頂了。再往上升,那便是五轉初階的淡紫真元。
  方源便將九眼酒蟲封存起來。
  這只從青茅山開始,就陪伴他一路走來的蠱蟲。從一轉的酒蟲,一路合煉成為如今的四轉,現在終于功成身退了。
  單靠真金真元洗練空竅,方源的修行進度一下子緩慢下來。
  當然因為身在狐仙福地,對比外界的普通蠱師,方源的修行速度至少還是他們的五倍。
  “就這樣修行下去,等到第七次地災,我將至少有五轉中階的修為,接近高階。”
  方源如今是甲等資質,突破五轉不成問題。但蠱師修行,越到后期,提升的時間就越長。
  五轉中階,還是已經算上他手中的那只紫晶舍利蠱的結果。
  這種程度,比他同期的五百年前世,不知道好過多少倍。如今他三十有余,卻已經是四轉巔峰。五百年前世,他這個歲數,還在二轉境界中掙扎呢。
  “但是這個速度,還是慢了。福地有第七次地災,我更有春秋蟬這個大內患!”
  方源算了一下,最多三年,他就必須離開福地,進行一系列的冒險。至少要尋求到水到渠成蠱、或者馬到成功蠱,來作用春秋蟬,求得更多生機。
  “唉!如果有可能,我多么希望和鳳九歌一樣,能在狐仙福地中一直修行,達成蠱仙境地后,再縱橫天地。”
  春秋蟬能令蠱師重生不假,但限制極多。就算重生成功,也要防備著它撐破空竅。若無此點重大弊端,方源的修行會從容許多倍。
  “接下來的三年,就是一邊煉蠱,一邊用膽石再次壯大石人,不斷販賣,換取各種資源了。”
  但方源的計劃雖好,卻不及命運的捉弄。
  僅僅一個多月后,一場重大的變故,讓他不得不將提前出走福地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