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20 仙蠱和稀泥

咔吧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方源一手捏碎膽石,頓時一團泥漿流出來,沾了他一手。
  方源目光凝重至極,又隨手取過一塊山上的碎石子,緊緊地握著手中。
  他的手上,沾著的黃色泥漿,以一種緩慢的速度,消融著石子,將堅固的石塊轉化成更多的泥漿。
  片刻之后,方源就明顯感到,手中的碎石塊在縮小。
  大約一盞茶的功夫,碎石塊徹底化為泥漿,消失不見。
  黃色的泥漿,順著方源的手指縫隙,流淌到蕩魂山上,對蕩魂山持續不斷地造成傷害。
  方源沉默了一下,這才緩緩開口,問道:“情況有多嚴重?”
  小狐仙擦了一把眼淚,一邊抽泣著,一邊答道:“現在大部分的蕩魂山,已經都被黃泥漿侵蝕了。山腰以下的膽石,十顆中有六顆都是黃泥。主人,怎么辦呀?蕩魂山要死了……嗚嗚嗚,都怪我,沒有提前察覺到。”
  方源摸了摸小狐仙的腦袋,安慰道:“這不是你的錯,無須自責,罪魁禍首還是那只泥沼蟹啊,真不愧是荒獸,真不愧是地災!”
  地靈的能力,各不相同,也各有差異,跟蠱仙以及福地都有關系。
  他嘆息一聲,接著道:“我原先還覺得慶幸,荒獸身上沒有仙蠱。原來這頭泥沼蟹早就用了消耗型的仙蠱,仙蠱的力量就蘊藏在泥漿當中。血肉碰到了無事,但是山石卻要遭殃,會被漸漸地同化成泥漿。”
  之前的地災中,泥沼蟹噴吐出大量的泥漿,從泥漿中殺出螃蟹大軍。
  方源剿殺了海量的螃蟹,但事實上,真正的殺手锏反而是這黃泥土漿。
  方源猜測,這應該是六轉和稀泥蠱的效用。
  和稀泥蠱是自然形成的蠱,一二轉的非常多,三四轉的也很常見,常常被蠱師用作建筑城池。五轉的比較稀少,很多五轉蠱師沒有得力的五轉蠱時,往往會選擇和稀泥這種蠱,暫時使用著。到了六轉,全天下就只有一只了,并且和稀泥仙蠱只能用一次。
  和稀泥蠱只能作用泥土,想必泥沼蟹生活的那個沼澤,就曾經被和稀泥仙蠱作用了。泥沼蟹每天吞吐沼澤中的泥漿,因此就將和稀泥蠱的力量,帶到了狐仙福地中來。
  泥沼蟹死后,戰場雖然被打掃過,但大量的黃泥水漿已經滲透到山里去,大地中去。
  和稀泥仙蠱的力量是如此的隱蔽,黃泥水漿自然也沒有仙蠱的半點氣息,若非方源這次安排石人進山敲石,還未必能發現端倪。
  不過就算他提前發覺真相,地災來臨時,他也沒有能力阻止。
  方源面沉如水。
  蕩魂山正在被仙蠱的力量侵蝕,漸漸同化為黃泥漿。這是一個天大的噩耗!
  整個狐仙福地當中,最后價值的就屬這座山。他還打算憑此山,培養石人販賣。今后他自己進一步壯魂,還得依靠此山,絕不能坐視不管,任由局面惡化下去。
  當即,方源就命令小狐仙,盡量將黃泥漿清理出去。
  這樣一來,就大大延緩了危情。
  但蕩魂山內部也被侵蝕著,此法治標不治本。這是和稀泥仙蠱的力量,要清除掉它,方源必須還得借助其他仙蠱的力量!
  “我冒如此巨大的風險,僥幸得到壯魂的圣地。就算是我日后成就蠱仙,這蕩魂山都有大用。絕不能讓它就此毀去。老天不想讓這方圣地落入人的手中,因此降下如此地災,那我就要逆天而行。呵呵,與人斗,與天斗,人生之趣,不外如斯。”
  以方源的見識,還不至于毫無辦法,手足無措。
  他想了十多種解決的方案,排除掉其中不現實的,去了一大半。再排除掉難度較大的,只剩下三種。
  第一種,是土道六轉化石蠱。此蠱現在西漠,由六轉蠱仙孫醋執掌。孫醋是正道蠱師,用此蠱化沙成石,方便凡人在沙漠筑城,深受凡人的感恩戴德。他心慈手軟,重視親情,最寵愛重孫女。方源若能擒拿了他的重孫女當做人質,必能令其就范。
  第二種,同樣是土道六轉仙蠱,名為東山再起。此蠱已經現世,藏在東海的海市福地當中,方源可以進入福地,用另一只仙蠱換取此蠱。
  第三種,則是宙道六轉仙蠱江山如故。此蠱還未誕生,并非自然形成。其主太白云生,目前還只是北原的一位五轉蠱師罷了。
  “我在南疆三叉山,當眾煉成了仙蠱定仙游,不用想也知道,現在南疆已經傳的沸沸揚揚。一個凡人卻有仙蠱在手,恐怕南疆的那些蠱仙也都被驚動了,正滿世界尋找我。”
  方源在成就蠱仙之前,根本不用想再踏入南疆。
  “天下五大域雖然獨立,但是南疆的超級家族翼家,卻是和東海神秘勢力有著聯系。我煉成仙蠱的消息,要傳到中洲等地,至少需要兩三年的時間。但是東海卻未必如此。”
  方源首先排除東海。
  “至于西漠,是全天下商貿最為發達的地方。一座座城池,憑靠著沙漠中的綠洲生存著。我若能將石人賣到那里去,必定能大賺特賺。可惜,商貿發達,意味著信息情報也發達。我一個南疆蠱師,絕對是個肥羊。到達那里,恐怕剛剛進城就會被注意了。”
  方源前世五百年流蕩五大域,最后才選擇在中洲落戶,成就蠱仙。他對西漠的情況也比較了解。
  “相比較西漠而言,北原是個大草原,各大部族在草原上放牧,遷徙,戰斗,繁衍,流動性相當的大,一些中小型的部族更是管理混亂,更能令我渾說摸魚。”
  西漠和北原不同。
  西漠中,人族依憑著綠洲生活,很多人常年聚集在一塊兒。只要綠洲不失,誰也不會閑的沒事,在危機四伏的浩瀚沙漠中長途跋涉,去遠征另一塊綠洲。
  而北原,部族必須時不時的遷徙,尋找肥沃鮮美的草地。那里氣候變幻無常,時不時強大的氣象變化,也會在一夜之間,摧毀家園,令部族不得不再次起航。如此一來,一個個部族四處流動,矛盾碰撞,戰斗必不可少。所以北原的蠱師是最多的,也是五大域中最擅長戰斗的。
  方源若選擇西漠,綁架人質,要挾蠱仙,必定會給安穩的西漠造成巨大而又持久的轟動。
  但他若選擇北原,就算他殺死五轉蠱師太白云生,也不過絞蕩風云一時。幾個月后,人們就會遺忘掉他。
  方源仔細考慮了一番后,覺得混亂的北原,更加適合他行動。
  西漠的孫醋已經是蠱仙,而北原的太白云生如今還只是五轉巔峰。
  選定了方向,方源又苦思冥想,從記憶中搜刮出各種有用的信息,編織他的北原大計。
  計劃趕不上變化。重生以來,他的計劃都是不斷變動的。
  青茅山上是第一次,他成了甲等資質,突破重大,因此改變。三叉山是第二次,方源一步沖天,原本的計劃變得更加面目全非。
  雖然義天山大戰,還有利可圖,但南疆方源已經混不下去了。
  至于中洲,更加不可能了。
  他一個凡人,名傳正道十大派,被仙鶴門上下,還有天梯山眾多魔道蠱仙都盯上。
  只要他一天不成就蠱仙,就得龜縮在福地中,不能出來。
  他原本也想打算,在狐仙福地中好好生存。
  福地中有著充足的資源,方源是想效仿鳳九歌,悶頭苦練,盡快地達到蠱仙境界,將春秋蟬的這個最大內患永久地解決掉。
  方源雖然是個冒險分子,喜歡以小博大,又常常在生死線上掙扎,但并不意味著他排斥安寧穩定的生活。
  放著安全穩定的修行方式不用,偏偏喜歡上躥下跳,四處得瑟折騰,冒風險胡亂嘗試,那是腦袋壞掉了。
  孤獨、寂寞、枯燥,從來不是方源修行的阻礙。
  如果心性都淺薄到忍受不了這些,怎么能夠一路成功地走下去?
  然而世事變幻,事與愿違才是人生常情。
  方源想要悶頭修行,福地發展勢頭也迅猛且良好。仙鶴門雖然是個外患,但方源始終掌握著主動權,對方雖然勢大,一段時間內卻還拿捏不住他。
  未來前景堪稱美好,順風順水,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轉變。但就在這時,蕩魂山出了毛病!
  對于狐仙福地,蕩魂山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此山一出毛病,方源的貿易就從根本上坍塌了,他的修行計劃也化為泡影。
  為此,方源不得不再次更改他的計劃,出走福地,遠征北原。
  “幸虧我未雨綢繆,多做了幾手準備,否則此時就被動了。”
  此后幾個月,方源將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煉蠱當中。
  他用四轉的金杯銀盞蠱,結合四轉旁推側引蠱,四轉移步換形蠱,合煉出五轉的推杯換盞蠱。
  又先后煉得蒙塵蠱,皓珠蠱,暗投蠱,地藏花王蠱。
  “地靈,我不在的日子,你就照著我的布置去做。”臨走前,方源叮囑道。
  小狐仙眼眶泛紅,依依不舍:“主人,人家在這里等你,你可要早去早回呀。”
  說完,催動青提仙元,灌注到定仙游蠱中。
  碧光一爆,方源驟然消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