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23 鬼臉葵海

狼王一死,狼群士氣崩潰,各自逃竄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一場激戰,驟然結束。
  “你受傷了?!”葛謠跑過來,目光飽含關切之色。
  “不妨事。”方源傷勢看似恐怖,其實都在他有效的掌控之下。當即他催動自力更生蠱,讓傷口迅速痊愈。
  但自力更生蠱只是三轉蠱,到了北原這里,只當二轉效用。方源傷勢減輕之后,它的效用立即就衰弱下去。
  “常山陰勇士,讓我來給你治療罷。”葛謠揚手一灑,水汽升騰,在方源頭頂凝成一團翠綠云朵。
  從云朵中下起綠色的小雨,稀稀疏疏地灑在方源的身上,治療著他的傷勢。
  “這是春雨蠱?”方源皺了皺眉頭,“此蠱治療范圍廣大,僅給我一人用,豈不是浪費?散去罷。”
  說著,他隨手一招,催動金風送爽蠱。
  此蠱得自鐵慕白,乃是四轉治療蠱,如今雖然只有三轉功用,卻仍舊是精品。
  葛謠就看著方源身邊,形成一團金色的旋風,繞著他旋轉幾圈之后,方源渾身的傷口都消失了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蠱呀?”少女好奇地問道。
  方源卻不回答她,而是轉過身,蹲在地上,小心地搜刮狼王的尸體去了。
  葛謠緊跟在他的身后,彎下腰盯著他看,口中贊嘆道:“常山陰勇士,你是真正的大高手。阿爸總是說我,空有一身修為,進行戰斗卻相當糟糕。今天看到了你在狼群中沖鋒,那么兇險的事情,卻被你做得游刃有余,好像很輕松一樣。我才知道阿爸說的話是對的呢。”
  方源哼了一聲,站直了身子。
  自己有五百年的戰斗經驗,做到這點輕而易舉。若非地域壓制,這小小的一群狼,怎么能糾纏這么久?
  剛剛檢查了一下,狼王身上的野蠱有三只,但都死了。
  沒有戰利品,讓方源的臉色有些難看,他瞟了一眼葛謠,沒好氣地道:“糟糕?你何止是糟糕?簡直糟糕透頂!”
  葛謠頓時氣結:“喂!你說話這么直接啊!”
  “哼,剛剛你胡亂攻擊,引走大量狼群,差點壞了我的局面。你頭上長得是牛的腦袋么?”方源冷哼一聲,責問道。
  葛謠知道自己的確犯錯,氣勢頓弱,低頭看向自己的腳尖:“你吸引住大部分的狼群,我知道你是為我好。但人家也是想幫你啊。”
  方源嘆了一口氣:“算了,這次就不追究了。在接下來的旅途中,為了防止你再拖后腿,我就勉為其難地教導你一下好了。”
  “誰要你教?”葛謠轉過身去,不滿地哼了一聲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催動螺旋水箭蠱的時候,要冷靜。胡亂射擊,最大的成果就是快速地浪費你寶貴的真元。”
  “水龍蠱消耗真元很多,別沒事就用它。難怪你真元總不夠用!”
  “別用春雨蠱了,那是大范圍的治療蠱,我們只有兩個人而已。”
  接下來的一路上,方源不斷指點葛謠。
  少女之前的話,不過是賭氣罷了。雖然的確有些大小姐的脾氣,但是關乎到自身的處境,她還是很認真地聽取建議,吸收知識,不斷地改善。
  兩人在腐爛的草地上跋涉,又碰到了幾波狼群,但葛謠的表現一次比一次好。
  “哈哈,怕了吧,你們這群可惡的毒須狼,快滾吧。”又一次打退了毒須狼群,葛謠叉著腰,得意洋洋。
  “真是天真吶。”方源望著她的背影,眼中閃過一抹寒芒。
  他指點葛謠,當然不止是單純地想要提高她的戰斗力,更關鍵的是刺探她身上的蠱蟲。
  結果,少女將所有的底細,都泄露給了方源。
  葛謠是水道蠱師,三轉中階修為。
  有三轉的霧雀蠱,用于偵察。三爪水龍蠱、螺旋水箭蠱用于攻擊。防御上是水甲蠱,移動方面,有水跡蠱。治療方面,是春雨蠱。
  儲存蠱沒有,用來替代的大胃馬已經慘死在狼群的手中了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濯洗蠱,用于解毒。歸心蠱,用于辨識方向。
  這套蠱蟲,倒是符合她的身份。
  霧雀蠱是三轉中,十分珍稀的偵察蠱,能將霧氣凝成燕雀,環繞著方圓四周飛行,偵察周圍,范圍很廣。
  防御、攻擊上也都精品。
  水跡蠱提升的速度,幾乎可以媲美一些四轉蠱。唯一的缺陷是,腳印會含有水跡,便于追蹤。同時會沾濕鞋子。
  不過,此蠱往上發展很有潛力。到了四轉,可以成為浪跡蠱,效用更加強大。
  到了五轉,又有兩種合煉方向。一種是便于臨場閃避的萍蹤浪跡蠱,另一種是能在水面快速行走的浪跡江湖蠱。
  到了六轉,就是大名鼎鼎的浪跡天涯蠱。
  這些蠱,都是三轉精品。再加上方源的細心指導,狼群的壓迫,也難怪葛謠進步迅速,戰力節節攀升了。
  “常山陰勇士,你是了不起的智者。你的指教,比我族最棒的三家老都要厲害。即便你看不上我,也請你到我葛家做客。如果你有興趣,我會竭力說服阿爸,讓你成為我族的一名外姓家老!”
  葛謠轉過身來,走到方源的身邊,神色誠摯地招攬道。
  她到底是葛家的大小姐,見識不凡。知道方源的價值,不僅是他的個人勇武,更關鍵的還是他能教導別人。這是智慧的力量,若有他在,培養家族的下一代,就能令整個部族強盛起來。
  “我可以去葛家做客,但是對于外姓家老的事情,毫無興趣。”方源邁開腳步,重新啟程,同時搖頭拒絕。
  葛謠勸說了幾次,但方源的態度很堅決。
  少女悶悶不樂地跟在方源的身后,用嗔怒的目光盯著方源挺拔的后背。
  “會教人就很了不起嗎,哼。我這么軟語相求,都不動心。連我葛家的外姓家老都沒有興趣?你這是看不起我們葛家嗎?”
  “常山陰,你這個大壞蛋!”
  葛謠恨得牙癢癢的,心中又有一絲疑惑:“不過常山陰這個名字,真的有些耳熟,我好像在哪里聽說過的。究竟是在哪里聽過的呢?”
  腐毒草原常年陰云籠罩,在這昏暗的天色中,兩人又跋涉了一段路。
  方源停下腳步。
  眼前,生長了一大片的葵花。
  這些葵花,有著深紫色的枝干,寬大的花瓣漆黑如墨,臉盆大小的花心,是一張蒼白的人臉。
  鬼臉葵!
  看到這一幕,葛謠連忙屏住呼吸,抓住方源的衣袖,極小聲地道:“這里一定死過很多人,許多冤魂游蕩,這才生長了這么多的鬼臉葵。每一棵鬼臉葵,就是一個冤魂啊。我們繞路吧,這么多的鬼臉葵,一定寄生了不少鬼叫蠱,甚至還會有鬼臉蠱。”
  鬼叫蠱,乃是三轉魂道蠱蟲,能發出驚嘯聲,造成魂魄的震蕩。
  鬼臉蠱,則是四轉魂道蠱蟲,能對魂魄造成巨大的沖擊。
  “這么一大片的鬼臉葵,要繞路,繞到什么時候?”方源凝望著這片葵海,表面上不動聲色,實則心中歡喜。
  這證實了他走的方向,并沒有錯。
  只要順著這個方向走,就會找到二十年前的那片戰場,從而得到戰場上遺留下來的蠱蟲。
  北原和南疆不同。
  南疆多山,可以辨別方位。北原一望無際,都是草地,很容易就會迷失方向。
  所以,葛謠的身上會帶著輔助用的蠱蟲歸心蠱。歸心蠱能永遠指向蠱師心中,家園的方向。
  但歸心蠱,只能指示方向,不能指點位置。
  方源要確保路途正確,就要冒險穿過這片葵海。
  好在他早有準備。
  從少女的手中,輕輕地抽出衣袖,方源蹲下來,將雙掌緊貼地面,然后調動真元,催動空竅中的蠱蟲。
  很快,地面上生長出綠色的草叢。
  茂盛的草叢節節攀升,細長的草葉相互糾纏,漸漸形成人形傀儡。
  奴道,三轉,草傀蠱。
  這是南疆才有的蠱蟲,葛謠驚異地看著一個個的草人傀儡,接連生長而出,很快就集結成了一片。
  這些草人傀儡,身軀低矮壯碩,草葉緊密編織,一手持著竹片似的大刀,一手擎著藤甲盾牌。
  就是三轉的藤甲草兵。
  昔日,在三叉山,方源以一戰七,鐵若男就是用的這種蠱。后來方源在三王福地中,斬殺蠱師,繳獲的戰利品中就有草傀蠱。
  草傀蠱在南疆比較常見。三轉的草傀蠱,能結成藤甲草兵,有著能斬殺一轉蠱師的戰斗力。四轉的草傀蠱,能結成草劍精兵,戰力更強。
  但是到了北原,草傀蠱也要受到壓制。結成的藤甲草兵,變得孱弱。
  不過方源弄了這批藤甲草兵出來,也不是用來戰斗的,也就無所謂了。
  片刻之后,近千名藤甲草兵,在身前開道。
  方源牽著葛謠的手,在另外的上百名藤甲草兵的護衛下,進入了鬼臉葵海。
  “呀——!”
  “咩~~~”
  “喋……”
  鬼叫蠱每發出一聲尖叫,前方的藤甲草兵就倒下一片。鬼叫蠱發出的聲音,也不盡相同。有的是尖銳的驚喊,有的像是顫抖的羊叫,還有的仿佛幽怨的訴說。
  “鬼,有鬼臉升起來了。”少女打著寒顫,看著蒼白恐怖的鬼臉,從葵海中接連飄飛起來,害怕得嬌軀都在顫抖。
  方源溫柔地拍拍她的手,然后不慌不忙調動傀儡。
  很快,一些藤甲草兵脫離大部隊,犧牲自己將鬼臉引到旁邊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