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24 影鴉

穿過葵海的過程有驚無險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葛謠回望后面,長長地吐出一口濁氣,提著的心終于踏實地放下。
  “沒想到竟然這么簡單,就穿過了鬼臉葵海。”
  平復了心境,少女又不免看向身邊的這些草人傀儡。
  這些傀儡已經只剩下數十頭,圍繞在周圍,組成一圈薄弱的防御。
  葛謠從小到大都未見過這種蠱,今天算是開了眼界。
  “這些蠱,戰力雖然不怎樣,但是卻是最優良的炮灰。常山陰果然是有備而來的。”想到這里,少女又轉過明眸,打量身邊之人。
  和方源越是相處,葛謠心中的好奇就越重,探究心就越強。
  “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?深入腐毒草原,又有什么目的呢?常山陰,常山陰……這個名字,我真的聽說過。哎呀!”
  少女忽然臉上漲得通紅。
  剛剛穿越葵海的時候,方源牽著她的手。那些鬼叫聲,漂浮的鬼臉讓她害怕,不由自主地靠近方源,漸漸地已經將他的胳膊抱在懷里,竟然都沒有察覺。
  葛謠連忙撒開方源的胳膊,掙脫開他的手。
  拉開安全的距離,方源慢慢地停下腳步,轉頭看著身后的葵花。
  “這些鬼叫蠱,鬼臉蠱倒都是不錯的蠱,可惜我沒有專門的蠱蟲來捕捉它們。”
  捕捉野生的蠱蟲,也需要特定的手段。這兩種蠱蟲,都隸屬魂道,捕捉它們的蠱更是特殊得很。
  “是時候了。”方源目光一凝,將心中的遺憾拋去,將目光轉向肩頭的仙蠱定仙游。
  仙蠱氣息強盛,無法存入凡人空竅。春秋蟬是因為虛弱,才能勉強裝著。
  盡管方源一直令定仙游趴在自己的肩頭,不要隨意動彈,但仙蠱的氣息仍舊在逸散著。如果被蠱仙察覺,就會引來殺身之禍!
  好在方源為此,早有所準備。
  他取出皓珠蠱。
  “去吧。”他灌注真元,皓珠蠱頓時化作一團柔和的白光,飄飛到定仙游的身上,將它罩住。
  皓珠蠱為四轉存儲蠱,專門用來封印蠱蟲,使得蠱蟲陷入沉眠,易于保存。
  方源幾乎消耗了全部真元,這才成功地將定仙游蠱封印。
  定仙游蠱形如翠玉蝴蝶,封印在拳頭大小的透明圓珠當中。但它是仙蠱,氣息仍舊透過這顆明珠,逸散出來。
  只是,比之前要減弱許多倍。
  方源也不意外,這才是第一步罷了。
  接下來的路途,順利了許多。
  許是因為那片葵海的阻攔,毒須狼群沒有再出現。
  兩人繼續深入,草原上的毒霧越加濃密,已經可以清晰地看到空氣中飄逸的紫霧。
  當兩人開始咳嗽的時候,他們停下腳步,分別取出蠱蟲,清理掉身上積累的毒素。
  越往草原深處跋涉,毒霧就越是濃密,兩人停下的次數也漸漸頻繁。
  心性活潑的葛謠,為避免說話過程中呼吸過多的毒霧,也開始保持沉默。
  漸漸的,紫色毒霧已經開始漸漸遮擋視野。
  “我們還要深入多遠啊?”葛謠終于忍不住發問。
  腐毒草原的深處,是生命的禁區。越是深入,里面的猛獸就越強大。很多前往探索的高手,都死在這里,有來無回。其中不乏三轉巔峰,四轉的強者。
  “就快了。”方源淡淡地回答一句,腳步放慢,直至停下。
  “到了嗎?難道就是這里?”葛謠高興地問道。
  方源不發一言,謹慎地蹲下來,扒開地上長著的扭曲怪異的毒草叢,露出被草叢覆蓋著的洞口。
  這洞口,大如海碗,邊口光滑。洞內幽深,一片黑暗。
  葛謠看到這里,頓時目光一凝,呼吸轉促:“這,這是地刺鼠鉆出來的洞!地刺鼠成千上萬,匯集成群,隱藏在草地下。只要地面稍微有一絲震動,它們就會從地下發出攻擊。它們的腦袋就像是鋼梭,一射出來,就能鉆破人的腳面。甚至連鐵蹄馬的馬蹄都會被輕易刺穿。”
  “我們絕不能往前走了。一旦陷入包圍,我們絕無生存的可能,只會被無數的地刺鼠淹沒。而且一路上,我們沒有碰到任何的毒須狼,這就說明這里的地刺鼠已經是霸主。說不定地底的地刺鼠王,就是一頭萬獸王!”
  少女自幼就生活在草原上,對地刺鼠的強大,認識極為清晰。
  “不,我的目的地,還在前方。”方源站起身來。
  “常山陰!過度的勇武是自找死路。你是走不過去的,甚至剛剛走了幾步遠,就會遭到地鼠群的圍攻。”葛謠趕緊勸告道。
  但方源淡淡一笑:“誰說我要走過去?”
  話音剛落,漆黑的骨翼在他背后生長而出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葛謠瞪大雙眼,還不待她反應過來,方源已經一把抱起她。
  在少女的驚呼聲中,方源振翅而起,飛離地面。
  葛謠只感覺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,風兒在她耳畔呼嘯,她感覺自己仿佛騰云駕霧般,雙腳虛不著地,這讓她下意識地牢牢抱住方源的脖子。
  過了一會兒,少女適應過來,在方源的懷中笑逐顏開:“常山陰,想不到你也能飛。阿爸有一只騰云蠱,小的時候也常常帶我飛到空中玩耍呢。唉,可惜騰云蠱是四轉蠱,不適合我用。就算我能用,阿爸也不允許,怕我從空中摔下來。”
  葛謠感懷了一下,又不禁好奇地問道:“常山陰,你這是什么飛行蠱?為什么我從來沒有見過?”
  方源不答話。
  少女并不甘心:“這是三轉的鷹翼蠱嗎?這種高度和速度,和鷹翼蠱差不多。但又好像不是。”
  方源嘆了一口氣:“你的問題,實在太多了。與其發問,還不如把這些精力,用在前方的影鴉身上。”
  “影鴉?”少女反應過來,便發現左前方有三只影鴉,正悄無聲息的快速逼近。
  影鴉大如鷹雕,渾身漆黑,飛行起來毫無動靜,在這昏暗的腐毒草原上更是隱蔽。
  少女的臉色頓時發白,聲音打顫:“常山陰,你的飛行術究竟怎么樣?實在不行,我們就飛到草地上防守好了。”
  “放心。”方源的聲音依舊平淡,“我雙手抱著你,無法隨意出手。接下來就看你的螺旋水箭射得準不準了。”
  “什么?呀!”
  少女還未聽明白,方源就猛地振動雙翼,悍然沖向那三頭影鴉。
  方源用實際行動,告訴了葛謠答案。
  “這太瘋狂了!他居然沒有想到逃走,反而想要殺了這三頭影鴉!”葛謠心頭的震動,匆忙之間,發出兩道水箭。
  但這兩道水箭,其中一道完全射空,另一道則擦著影鴉的翅膀而過。
  “太慢了,再來!”方源一個漂亮的回旋,急速振翅,再次沖向影鴉。
  “什么?喂,等等,不要硬拼啊。這里可不比地面,對方可是速度奇快的影鴉!”葛謠大叫。
  兩人三鳥在空中相互沖鋒,快速逼近。
  葛謠瞪大雙眼看著,視野中一只影鴉迅速擴大,急速接近中,影鴉亮出鋼刀般鋒利的爪子。
  眼看著利爪,就要抓到自己,葛謠嚇得都渾身冰涼,手腳僵硬,動彈不得。
  “要撞上了,我要死了!”就在她冒出這個念頭的時候,方源忽然雙翅一收,飛行的高度猛地下降,在影鴉的鋼爪之下,擦身而過。
  然后他的雙翅猛地伸展出來,用力一振之后,在空中做出一個閃電般的轉折,拔身飛上,竄到了影鴉的身后。
  “快射!”方源斷喝一聲。
  葛謠反應過來,下意識地伸手一指,飛出一道螺旋水箭。
  方源的飛行技術太高超了,直接閃到了影鴉的背后。影鴉等若將后背,完全暴露給葛謠。
  螺旋水箭順利地射中影鴉,穿身而過,帶出一溜血線。
  影鴉頓時斃命,如斷了線的風箏,摔落在地上,發出砰的悶響聲。
  草原沉寂了一下,瞬間地表微微震動,地洞中無數的地刺鼠,探出了腦袋。
  那只影鴉的尸體,閃電般地被最近的幾頭地刺鼠瓜分,分成數份拖入地洞當中。
  偌大的影鴉,瞬間消失,只剩下草地上的一灘血跡,以及幾片內臟的小碎塊。
  這個場景,落在少女的眼中,頓時讓她無比的緊張起來。真要摔到地上,就會立即遭到地刺鼠群的攻殺,絕對是十死無生的下場!
  “你再想什么呢?還不快射!”方源的冷喝,打斷少女的思緒,她匆忙出手,連續射出近十箭,這才將兩只影鴉消滅。
  兩只影鴉落到地上,立即被地刺鼠群撕扯瓜分得干干凈凈,葛謠看得渾身冒出冷汗。
  “你這準頭太過差勁,還不趕緊用元石回復真元!”
  在方源的喝斥聲中,葛謠連忙取出一塊元石,但忙中出錯,這塊元石脫了手,落下去,掉到了地上。
  “你這個笨蛋!”
  “對,對不起!”
  少女的聲音,帶著一絲哭腔。
  “專心,冷靜!把你的水平正常發揮出來。接下來的影鴉肯定不少,我還要依靠你呢。”方源聲音一緩。
  “是,是。”葛謠連連點頭,在方源的撫慰聲中,心境慢慢平復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