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26 常山陰之死

方源將心神探入空竅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白骨車輪進入空竅之后,漂浮在真金真元的海面之上,隨著波濤,半沉半浮,一片死氣沉沉的模樣。
  蠱蟲當然也會受傷、損毀、滅亡。
  “這只白骨車輪,已經瀕臨破碎,不能再用。除非我接下來能尋到骨竹蠱,再結合鬼火蠱,將它修復治療。”方源在心中琢磨著。
  有許多治療蠱,并不是針對人族身軀。
  有些蠱,比如狼煙蠱,專門用來治療豺狼身上的傷勢。又有些蠱,比如生鐵蠱,是用來治療鋸齒金蜈的。
  骨竹蠱,再結合鬼火蠱,才能修復好白骨車輪的損傷,使之具備再戰之能。
  “說起來,這白骨車輪蠱也是大名鼎鼎,出自八轉魔道蠱仙沈桀驁之手。此人號稱傲骨魔君。他天資卓絕,驚才艷艷,晉升六轉時,苦于手中沒有仙蠱,便想出一個殺招,名為白骨戰車。白骨戰車由白骨車輪等許多五轉蠱組成,威力強悍,可媲美六轉仙蠱!”
  “憑借這個奇思妙想,沈桀驁修到八轉境界,又將殺招白骨戰場發揚光大,結合了三只仙蠱,形成更厲害的大殺招白骨戰場。他憑此縱橫世間,不知屠戮了多少蠱仙,兇名廣播,令正道一時束手。唉,我什么時候,也能修到這一境界?”
  方源前世五百年,是六轉修為,離七轉差了關鍵一步。后來煉了春秋蟬,遭到正道蠱仙圍攻,不得不自爆身亡。
  每每想到血海老祖、傲骨魔君、幽魂魔尊這些人物,方源都不禁心馳神往。
  “男兒當世,自當如此,不受世俗拘束,縱橫無忌,看誰不順眼就殺誰。心惡時屠戮萬物,心善時福澤蒼生。天下皆隨我心而動,主宰一切,將所有敢于反抗自己的敵人踩在腳下。這才是大自在,大暢快的人生啊!”
  方源在心中深深的感嘆一聲,又從懷中掏出皓珠蠱。
  皓珠蠱已經蒙塵,光芒黯淡。里面封印著定仙游,仙蠱逸散的氣息也轉弱。
  方源取出暗投蠱。
  此蠱和蒙塵蠱差不多形狀,也是一個蠶繭模樣,只是通體是幽深的黑色。
  方源調動真元,黑色的蠶繭便蠕動起來,數十根線頭扭動而出,靈巧如蛇,攀上皓珠蠱。
  幾個眨眼的功夫,皓珠蠱就被一層黑色的蠶繭裹住。
  此乃“明珠暗投”,亦是五域大戰時,才研發出來的手段,專門用來遮掩蠱蟲的氣息。
  這樣一來,定仙游的氣息就更加的微弱了。
  “常山陰勇士,你是想封印了這只漂亮的玉蝶?”葛謠站在一旁,也漸漸看出了端倪。
  方源向她神秘地笑了笑,將黑不溜秋的圓珠收入懷中,又繼續在戰場上埋頭尋找。
  這片戰場,就是二十幾年前,常山陰和哈突骨大戰時留下來的。
  常山陰是四轉巔峰蠱師,哈突骨則已經是五轉初階,同時又有一大幫的下屬。
  他們兩人原本是一同長大的玩伴,但是他們倆同時愛上的女人,最終選擇了常山陰。從此仇怨結下,又因為后續種種,仇恨不斷加深,最終只能用彼此的生命和鮮血來洗刷。
  哈突骨給常山陰的母親下了毒后,常山陰為了找尋雪洗蠱,率領狼群深入腐毒草原。
  之后,常山陰在這里設下埋伏,哈突骨帶著馬賊一頭扎進來時,大股的狼群從四面八方涌來。
  這一場慘烈的生死決戰,打得昏天黑地。
  最終狼群盡沒,而馬匪也死的死,逃得逃。強弩之末的常山陰,和真元耗盡的哈突骨短兵相接,徒手搏殺。
  兩人都殺紅了眼,利用了一切所能利用的東西。
  他們扭打在一起,用牙咬,用手摳,拼盡全身所有的力氣,然后雙雙癱倒在地上,幾乎連呼吸的力氣都沒有。
  這兩個生死仇敵,曾經最親密無比的伙伴,距離彼此只有兩三步的距離,但是他們只能呼呼地喘著氣,瞪著對方。
  他們都是強大的蠱師,一個是榮光耀目的英雄,一位是兇名赫赫的魔頭,都失去了力氣。在這一刻,脆弱得如同孩童,哪怕一只兔子跑過來,堵住他們鼻口,就能將他們窒息而亡。
  就這樣僵持了片刻,哈突骨忽然哈哈大笑起來。他到底是五轉蠱師,真元恢復速度比常山陰要快上一籌。
  他的真元首先恢復過來,足夠他催動一次劇毒骨矛。
  眼看著骨矛射向自己,常山陰瞪圓了雙眼,于絕境中迸發出奇跡般的一絲力氣。
  靠著這點力氣,他艱難地翻了半個身,但原本瞄準腦袋的劇毒骨矛,仍舊刺中了他的胸膛。
  劇烈的疼痛讓常山陰發出怒吼。靠著用狼力蠱增幅過的力量,他掰斷纖細的骨矛,握在手中,然后一步步地拖著身軀,挪移到哈突骨的身邊。
  最終,常山陰將慘綠色的矛尖,插在了哈突骨的眼眶中,將這位畢生的死敵殺死。
  常山陰雖然勝了,但是骨矛上的劇毒,已經蔓延了他的全身。
  靠著剛剛恢復過來的一些真元,他催動了狼胎地葬蠱。
  此蠱乃是用一百零八頭,不同種的懷孕母狼所煉,專門用來救命。只要有一絲氣息,都能吊住。
  常山陰用了此蠱,鉆入地中,陷入沉眠,茍延殘喘。
  過了足足三十多年后,還是三轉蠱師的馬鴻運,被狼群追擊到這里來。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,意外地發現了埋在地下的常山陰。
  馬鴻運將常山陰救活之后,后者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,不僅幫助他擊退了狼群,更為他效勞,成為四大將之一。在日后的草原爭霸中,立下無數大功,將奴隸出身的馬鴻運一舉推向王庭之主的寶座。
  常山陰歷經人生起伏,頗具傳奇色彩,等到他重出江湖,他的故事就一直在北原廣為流傳,不是秘密。
  后來他又在馬鴻運的幫助下,修行到七轉蠱仙境界,成就“天狼將”的稱號,更加位高權重。
  最終,他抵抗中洲侵略,戰死沙場,他的后人就為其做傳——這也是方源如此清楚事情過程的緣由。
  “嗯?找到了!”
  漫長的搜尋,終于有了結果。
  方源腳步一頓,發現了草地上的一條巨大狼尾。
  這條狼尾,沾滿了泥濘,大半被毒草掩蓋,幾乎看不出來。若不是方源心中早有目標,又仔細搜索,根本不可能發現。
  “當初馬鴻運就是在逃跑的路上,被這根狼尾絆倒。他拔出這根狼尾后,救活了常山陰,也救了他自己。”
  方源心潮澎湃,他抓起狼尾,用力將其拔出來。
  頓時土地翻騰,一只巨大的母狼身軀,雙眼緊閉,渾身紫毛,肚皮雪白,被帶了出來。
  它體型巨大,就算是它躺著,幾乎也有一人之高。
  葛謠連忙跑過來,帶著一臉的驚奇之色:“這是什么狼,怎么這么大?哎呀,好像是母狼,你看它肚子鼓鼓的,肯定懷孕了!”
  “這不是狼,而是一種蠱。”方源一邊說著,一邊從推杯換盞蠱中,取出鋒利的匕首。
  他將匕首插在狼腹上,然后用力劃開一道長長的口子。
  瞬時,鼓脹的狼肚破開,大量的羊水,混合著血水,從傷口處噴涌而出,將方源的下半身澆得濕透。
  葛謠倒是見機不妙,迅速往后蹦跳,避免了自己遭殃。
  然后她吃驚地張大嘴巴,叫道:“怎么狼胎里,竟然是一個人?!”
  和羊水一同流出來的,還有一個人。正是真正的常山陰!
  他雙目緊閉,渾身傷勢累累,尤其是胸膛處還插著半截骨矛。他渾身都是粘稠的羊水,表情痛苦,皮膚泛著慘綠色。
  方源迅速地蹲下來,然后伸出雙手,似乎在察看常山陰全身的傷勢,實則在常山陰的脖子上暗暗一捏。
  可憐常山陰這個英雄豪杰,成功斬殺了宿敵,又靠著蠱蟲續命二十多年。本來再等十年左右,就會有命中的君主來解救他。但現在方源橫插一腳,將這個日后的風云人物,大名鼎鼎的“天狼將”,未來七轉的蠱仙殺死了。
  常山陰本就是奄奄一息,毫無意識,更談不上防備,只剩下一絲微弱的氣息。
  方源殺死他時,他的身體都沒有顫動一下。更談不上用意識,來引爆了蠱蟲。
  方源將心神探入到他的空竅中,立即就發現里面的數只龜息蠱。
  龜息蠱也是存儲蠱,和皓珠蠱差不多,都是用來封印蠱蟲。
  常山陰在進入狼腹之前,為了防止體內的蠱蟲餓死,就將它們一一封印在龜息蠱中。
  這些四轉的蠱,像是橢圓的石頭,比拳頭要稍大一些。石頭表面布滿紋路,讓人聯想到烏龜殼。
  春秋蟬的氣息一泄露,方源瞬時就將這些龜息蠱煉化。
  他將這些龜息蠱全部取出來,在葛謠好奇的目光注視下,都一一捏碎,露出里面的蠱蟲。
  一共八只蠱蟲,都隸屬奴道,各個都是四轉的珍稀蠱。其中個別的,甚至比普通的五轉蠱還要珍貴。常山陰精心搭配,憑借此套蠱蟲,在北原闖出赫赫名聲。又借助此蠱,斬殺五轉大敵。
  借助春秋蟬,方源將其全部收為己用。
  “如此一來,自己就有了一套精良的,源自北原本土的四轉蠱了!”他的嘴角泛起微笑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