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7 人皮蠱

但僅僅只是取得蠱蟲,還不是方源的全部目的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將這些蠱蟲都拋入空竅之后,他將目光投向常山陰的尸體。
  他開始動用蠱蟲,幫助尸體解毒。
  “他不是已經死了嗎?”一旁的葛謠,面色古怪的問道。給活人解毒也就罷了,為什么要給死人解毒?
  方源沒有正面回答她,反而要求道:“你也別看著,用你的濯洗蠱來幫幫忙。”
  在方源和葛謠的輪流施為下,常山陰身體中的毒素,漸漸地被排解出去。
  “他難道就是常山陰?是你的父親?”葛謠忽有所悟,用探究的目光看向方源。但她很快又自己否認,“不對,常山陰的兒子是土生土長的北原人。看你的模樣,你就是個外來人。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面無表情:“我說過,我就是常山陰。”
  常山陰的皮膚上,隨著毒素消散,慘綠的顏色也漸漸地褪去,還原成本來的膚色。
  方源見火候差不多,便叫少女退到一邊,將常山陰身上的衣服全部扒掉,然后用潔凈的水沖洗干凈。
  “你,你是想把他的尸體帶回去?”葛謠猜測著。
  但緊接著,方源的動作立即推翻了她的這個猜測。
  少女只見方源,從空竅中取出一團黑蟻。
  方源調度真元,黑蟻立即崩散,落到常山陰**而又慘白的尸體上,開始啃噬。
  這群黑螞蟻爬遍常山陰的全身,將他的皮膚全部吞入肚中,只剩下一個血肉肌腱完全暴露在外面,面目全非的尸體。
  葛謠看到這一幕,差點惡心地要吐出來。
  方源則重新將這團黑蟻收集起來,又取出一顆種子,種在地上。
  隨著他灌注真元,種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生根發芽,長出一朵艷麗的花朵。
  花朵盛開,花心里卻是詭異而又厚實的血色肉膜,仿佛人的口腔。花瓣內圍還長著一排排的微小鋸齒。
  黑蟻匯成一股,盡數爬上花朵,鉆入到花心當中。
  花朵重新閉合起來,里面的鋸齒瘋狂地旋轉,相互摩擦,整個花朵都在顫抖,發出嗡嗡嗡的聲音。
  方源再取出一蠱,葛謠還未看清楚,這蠱就化為一團彩色斑斕的火焰,附著在詭異可怕的花朵上。
  花朵在火焰的灼燒中,瘋狂地扭曲,發出呀呀的尖叫聲。
  這尖叫聲如此的尖銳,以至于葛謠都不得不倒退十幾步,雙手捂住耳朵。
  事情進行到這里,少女也知道有些不對勁了,如此奇詭的手段,透著陰森的魔道氣息。葛謠臉色蒼白地看著方源,而后者面不改色,站在原地,雙目炯炯地盯著腳下的花骨朵。
  “開。”陡然間,方源雙目神光爆閃,斷喝一聲。
  花冠上微微張開一條小縫,將彩色的火焰全部吸收進去。然后整個花骨朵兒猛地炸開,飛出一蠱來。
  此蠱色彩斑斕,且顏色不斷幻化,時而黃綠,時而血紫,如煙似霧,裊裊懸浮。
  “人皮蠱,終于是煉成了。”方源見此,長舒一口氣,隨后他意念一動,空竅中的一顆推陳蠱,便陡然爆開,化為一股清流。
  清流沖出空竅,流遍方源的全身,滲透他的肌膚、肌腱以及骨骼。
  方源原本用過古銅皮、精鐵骨,金鋼筋三蠱,改造自己的身軀。如今清流一洗,統統化去。
  接著,從推杯換盞蠱中,取出一把干凈鋒銳的匕首。
  “接下來的情景,有點血腥,你可以把眼睛閉上。”他手握著匕首,先對葛謠說了一句。
  葛謠呼吸微促,用驚疑不定的目光盯著方源,沒有說話。
  然后,下一刻,少女瞳孔猛縮,雙手捂住嘴巴,也掩蓋不住她的驚呼聲。
  在她驚恐的目光下,方源將匕首對準自己的胸膛,輕輕地切割下去。
  哧啦一聲。
  他從脖頸處,直接劃到小腹。
  但古怪的是,他的血液并未隨之流淌出來,是用了早已經準備好的止血蠱。
  隨后,方源面目表情,將匕首順著身體劃動一圈,然后他伸出手,將自己整個胸脯的皮膚都剝了下來。
  少女看到這驚悚至極的一幕,不禁連連倒退數步,整個臉都嚇得蒼白如紙。
  方源狠狠咬緊牙關,心念調動,半空中的斑斕彩煙,便漂浮而來,罩在他的胸膛上。
  嗤嗤嗤……
  詭異的輕響聲中,方源裸露在外的血色肌腱,被一層新生的肌膚覆蓋。
  但奇怪的是,這層肌膚雖然是剛剛生長出來,但卻并不是嬰兒般的嬌嫩,而是蒼白堅實的老皮。
  之后,方源又如法炮制,將手臂上,腿上的皮膚,都剝開,全部拔下來,長出新的皮膚。
  “這,難道說……”葛謠漸漸看出些名堂出來,驚得瞠目結舌。
  扒掉后背的皮,有些麻煩,方源費了一番功夫,也終于做成。
  最后,就是最關鍵的臉皮。
  方源停下來,暫時休息了片刻,這才抬起匕首,將尖端對準眼皮。
  葛謠看得渾身顫抖,但方源的雙手卻穩如鐵鑄,每一個動作都精密細微。他先將自己的眼皮割下來,然后順著眼眶,刀尖劃出去,到達耳邊,然后順著臉頰,割到下巴。
  轉過下巴,又劃到另一側,最后繞成一個完整的圈。
  然后葛謠就看到方源將自己的臉皮都剝下來,她的心隨之狠狠地悸動了一下,感覺兩只腳都虛軟了。
  斑斕的彩煙又飄動過來,令他生出全新的臉皮。
  隨后,方源又將后頸,雙耳后,頭皮都換了一遍。
  當他正式轉過臉來,正面葛謠時,他已經完全換了一個人,變成了常山陰的模樣。
  “我說過,我就是常山陰。”他開口道,語氣平淡。
  葛謠卻難以置信地看向方源,方源的這話音竟是最純粹不過的北原腔。
  方源當然會說北原的腔調,只是之前沒有說罷了。
  “你,你!”她手指著方源,身軀劇烈顫抖,臉上毫無血色,神情充斥著驚恐。
  方源心中不屑地笑了一聲:人體若皮囊,不過是換了一層皮罷了,如此大驚小怪作甚?所謂的美丑,都是膚淺薄弱的東西。換做地球,人力窮盡,仙路斷絕也就罷了。在這世界,唯有永生,才是最值得追求的!
  至于這人皮蠱,也是數百年后,五域混戰,蠱師們研發出來的秘方。能把蠱師極其巧妙地偽裝成另外一人,面貌別無二致。
  許多中洲蠱師,就靠著人皮蠱深入敵后大本營,秘密刺殺、大肆破壞,極大地助長了中洲的攻勢,令其余四大域人心惶惶,相互懷疑。
  沒有理睬嚇破膽的俏麗少女,方源站在原地,先將雙手緩緩地舉到自己的眼前。
  如今,這雙手徹底大變樣。
  手上的每一條指紋、手痕,都和常山陰一模一樣。
  接著,他伸手摸摸自己的胸脯。
  原本他的胸膛光滑平坦,但如今卻長著胸毛,從咽喉處一路往下延伸到襠下。
  他摸摸自己的臉,先感受到的是北原人筆挺的鼻梁,然后是粗糙的臉頰。他取出鏡子照了照,他的臉已經完全是常山陰的臉,甚至生長出來的頭發,也變得和他一個模樣。就連雙鬢的微霜白發,也別無二致。
  人皮蠱,是指用人的皮膚作為煉蠱的主要材料。事實上,它的改造是全方位的。不僅是皮膚,還包括頭發,瞳孔顏色,骨骼外型,甚至連陳年舊傷都能擬造的惟妙惟肖。
  ……
  葛謠看著現在的方源,簡直像看到一個死人復生。
  “你,你究竟是誰?”她盯著方源,目光中滿是警惕和戒備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,溫和地道:“我說了,我就是常山陰。”
  “你當我是傻瓜嗎?剛剛整個過程,我都親眼看到了。你根本就是個外來人!你不要用我們北原的腔調來說話!”少女尖叫起來,快要受不了了,神情隱隱癲狂。
  方源目光灼灼地盯著她,臉上浮現出滄桑之色,他充滿感慨地嘆了一口氣道:“小姑娘,你放心,我對你沒有惡意。我也的確是常山陰,從見面開始,就沒有騙你。”
  “那,那你怎么解釋剛剛的這一切?”少女質問道。
  方源微微仰頭,目光跳過少女,遠眺天空,他的眼神如煙云,用一種回憶往事的口吻道:“小姑娘,你聽說過魂魄奪舍嗎?”
  “魂魄奪舍?”葛謠微微一愣,目光閃爍不定,語氣有些不確定,“你是說魂魄奪舍?”
  方源語速徐徐,態度溫和地解釋道:“看來你是聽過的。不錯,我瀕臨死亡,又無人解救,只好出此下策,遁出魂魄。腐毒草原常年陰云密布,不見太陽,因此魂魄能夠在這里自由地游蕩。我游蕩了整整二十多年,這才找到機會,奪舍了一個外來蠱師。靠著蠱蟲挪移過來時,就碰巧遇見了你。”
  “是這樣?真的是這樣?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我要對你不利,早就動殺手了,何必讓你跟著一路,還指點你如何戰斗?”
  “話雖然這么說……”
  “我要是防備你,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會讓你看到。你是北原人,我堂堂的常山陰,不會齷齪卑鄙到對你這樣的小女娃下手的。為什么整整二十多年,我才成功奪舍?就是不愿為了一己之私,屠戮北原之人啊。小姑娘,你不會為了一個外來人,就要對我動手吧?”方源的笑容猶如陽光,語氣正義凜然。
  (Ps:感謝不會飛的咸魚、天蠶寶寶、hehe117、萌祖、等同學的打賞,感謝winnerpk、非嘗男人、樂煩同學們的月票。恭賀冥楓魂兄弟,成為本書的盟主!謝謝seiunica同學連投四張月票,一躍而上,成為本書第一掌門!你們的鼓勵,讓我干勁十足,謝謝!)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更新“推陳蠱”,彌補了一個主角皮膚改造的bug,感謝讀者小小XIN同學的指正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