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1 死在路上也絲毫不悔

即便是白天,腐毒草原上也是一片陰沉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厚重的陰云,阻擋了陽光的恩澤。
  在低緩的土丘背后,一頭駝狼悄悄地潛伏著。
  駝狼體型龐大,堪比戰馬。它渾身長著又黑又長的狼毛,背山長著兩塊干瘦的駝峰。一對狼眼在昏暗中,閃爍著幽幽的光。
  它趴在土丘上,一動不動,宛若石像。它甚至連呼吸都放得極為緩慢,乍一眼望去,仿佛是一塊黑鐵。
  忽然,駝狼的一對修長的狼耳朵,顫動了一下。
  在它的目光注視下,一只灰色的兔子,鉆出土丘腳下的一個洞穴,開始覓食。
  盡管窩邊就有著豐美的野草,但灰兔不管不顧,直沖出去,尋找遠處的草。
  兔子不吃窩邊草,吃了窩邊草,它居住的洞穴就要暴露了。
  駝狼看到灰兔出去,它的眼簾越加低垂,遮掩住巨大部分的狼眸,只剩下一絲縫隙。
  灰兔一邊吃草,一邊高高地豎起雙耳。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動,它都會敏捷無比地抬起頭來,四處張望,十分警覺。
  駝狼耐心十足,灰兔吃得很歡,而它卻一動不動,好像死了一般。
  灰兔繼續吃草,沉浸在美食當中。
  當它吃飽了,它開始往回走。
  就在這時,駝狼猛地出動。它從土丘上竄出來,向灰兔殺去。
  灰兔回去的路,被駝狼堵截了,它驚駭之下,只好轉身奔逃。
  它速度奇快,奔跑起來,仿佛化身成一道灰白色的閃電,在草叢中游走。竟然超越了駝狼的速度,很快就拉出一段距離。
  但奔跑了一會兒后,它慢了下來。
  灰兔的爆發力強大,但是耐力上卻不如駝狼持久。
  兩者在腐毒草原上追逐,生死時速。上演著草原上最常見的一幕——獵食者和獵物之間的死亡游戲。
  駝狼漸漸追近,眼看著灰兔已經落到自己的跟前,駝狼一躍而出,撲殺過去。
  但就在這一瞬間,兔子竟然猛地提速,整個身體向旁邊一竄。立即躲避了致命撲殺,并且拉開了和駝狼的距離。
  這只灰兔也十分狡猾,剛剛的疲憊只是一種偽裝,它還保留有余力。
  駝狼沒有撲中,悶頭繼續追擊。
  很快,雙方又漸漸拉近距離。
  駝狼再撲,仍舊沒有撲中。
  連續三四次后,兔子真的力竭了,終于被駝狼撲殺。
  駝狼喘著粗氣,趴在地上好一會兒,這才緩緩地站起來。在這殘酷的競爭中,獵食者也并非風光無限,而是有著許多的辛酸艱苦。
  辛辛苦苦捕捉到的灰兔,駝狼并沒有享用這份美食,而是將它叼在嘴里,回往巢穴。
  在巢穴里,還有母駝狼,以及數只新生的狼崽子需要喂養。
  當時當這頭駝狼,趕回到巢穴時,卻只看到血跡和冰冷的尸體。
  嗷嗚!!!
  它丟下灰兔尸體,憤怒地仰頭長吼。它頸部的狼毛倒豎起來,仇恨的怒火讓它雙目通紅。
  一大批的毒須狼,從四面八方,向它包圍過來。
  在遠處的山丘上,方源環抱雙臂,居高臨下,俯視著這片戰場。
  “呵呵呵,果然來了一頭公狼。”他淡淡笑著,覺得最近的運氣總算有些好轉了。
  駝狼是北原上較為優秀的坐騎。雖然方源手中有常山陰的四轉狼奔蠱,但是消耗真元不少。遠不如騎乘駝狼,來得方便快捷。
  當方源意外地發現這個狼窩的時候,就將窩里虛弱的母狼和幼崽全部殺死,并獲得了一只二轉的馭狼蠱。
  他沒有急著離去,而是埋伏下毒須狼,等待著公狼的回歸。
  駝狼和毒須狼群的戰斗,一開始,就進入了白熱化。
  駝狼體格巨大,憤怒的情緒令它戰斗起來更加兇猛。狼爪掄起來,普通的毒須狼不是它的一合之將。
  但在方源的指揮下,毒須狼表現得極為狡猾,并不硬拼,而是相互間巧妙配合,你退我進,你進我退,消磨著駝狼的戰斗力。
  一直磨了大半個時辰,駝狼氣喘吁吁,再不復剛剛的勇武。
  在它的身邊,躺著六十多頭毒須狼的尸體,都是它創造的輝煌戰績。當然若方源一心想要殺它,憑借方源的奴道造詣,只需要付出三十頭毒須狼的生命。但方源是想活捉它,因此戰斗起來,就不免有些束手束腳。
  “火候差不多了。”方源看著駝狼在風中,不斷顫抖的四肢,慢慢走下山丘,小心翼翼地接近。
  如今,他身上大部分的蠱蟲,都通過推杯換盞蠱,轉移到狐仙福地中了。
  距離駝狼還有兩百步遠時,方源手指一彈,催動二轉馭狼蠱。
  馭狼蠱輕輕一爆,化為一股輕煙,罩落在駝狼的身上。
  駝狼連忙后退閃避,但輕煙亦步亦趨。駝狼發出嘶吼聲,向方源展開沖鋒。但遭遇到毒須狼群的強力阻擊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輕煙完全融入它的體內。
  駝狼無力地趴在地上,渾身都是流血的傷口,通紅的一對狼眼,不再仇恨地望著方源,而是流露出一股臣服的意味。
  “百人魂的確實用啊,若是沒用膽識蠱的話,要奴隸這頭駝狼,必須得耗費一番功夫呢。”方源心中感慨了一下,便又催動空竅中的狼煙蠱。
  狼煙蠱飛射而出,化為滾滾濃煙,包裹住駝狼,以及大部分受傷的毒須狼。
  片刻之后,濃煙散盡,駝狼身上的傷口徹底痊愈,甚至新生了茂密的狼毛。受傷的毒須狼們,也恢復了活力。
  不過,雖然渾身無傷,但戰斗力仍舊不在巔峰。
  影響獸群戰力的,不僅是傷勢,還有溫飽的程度。
  狼群要發揮出最大的戰斗力,不能太餓,餓了就虛弱。也不能太飽,飽腹下反而影響戰斗力。
  之前駝狼狩獵,為什么要耐心地等到灰兔吃飽返回?也是這個道理。
  只有讓狼群處在半饑餓的狀態,才能讓它們戰斗廝殺起來,更加兇狠殘酷。
  戰斗了這么長時間,不管是駝狼,還是毒須狼體力消耗都很大,都餓了。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毒須狼們就開始啃噬地上的狼尸。而駝狼則將那只灰兔吞下肚子,然后又在方源的強制命令下,將死去的母狼和幼崽也都吞食。
  方源站在原地,也取出干糧,就這涼水吃著。
  距離殺死葛謠,已經過去了三天。
  葛謠是必死的,當她看到定仙游的那一眼,就注定了她的死亡。
  更何況,她先是目睹方源赤身**地到達北原,又看到他埋下仙蠱,以及運用推杯換盞蠱的情景。
  她知道的東西太多了,在方源的心中,早就是必殺的目標。
  只是方源初來乍到,戰力薄弱,要在腐毒草原行走,葛謠的確能給他帶來幫助。
  但葛謠不能活著,她的天真既然能被方源利用,那就能被其他人利用。這樣的累贅,魂魄不過常人標準,只需中了他人的讀心蠱或者回憶蠱,就能讓方源所有的安排成為一個笑話,一路掩藏的秘密公之于眾。
  方源殺人是早有預謀的。
  隨著葛謠和他一起闖過鬼臉葵海、鉆地鼠群、影鴉攔截,之后尋到常山陰,換了皮膚,找到雪洗蠱,埋下地藏花王蠱,她的利用價值就在一步步的縮小。同時,她的威脅則在一步步的提高。
  她對于方源的愛,更令偽裝成常山陰的方源,感到如鯁在喉,如芒在背。
  一個熱戀中的女子,自然會千方百計地了解所愛的人,包括現在、未來,過去。
  當她發現真相時,會怎樣?
  更何況,她的背后還有一個家族,她還是家族的大小姐。
  被這樣的一個人熱戀,不管方源再如何低調,也會成為眾所矚目之人。
  別忘了蠻家的二公子蠻多,極其迷戀葛謠的美色。
  方源若隨葛謠回去,必定成為葛家、蠻家的眾矢之的。何必為了一個累贅,去吸引這么多的仇恨呢?
  方源并不懼怕仇恨,但他來到北原,絕非是來郊游的。他的時間很緊,簡直要爭分奪秒。蕩魂山再一步步的死亡,春秋蟬在一步步的恢復,而他的修為還只是四轉巔峰而已。
  他必須通向成功,不能有失敗。一旦失敗,他就將萬劫不復,尸骨無存。
  他走的這條路,注定了孤獨,只有兩種結果,不是成功,就是毀滅!
  所以,當兩人接近腐毒草原外圍時,方源便趁著人跡罕至,殺人方便的時候,痛下殺手!
  殺死了葛謠之后,方源就令毒須狼將其分食個干凈。魂魄當然也不會放過,用葬魂蟾吞了,如今已經送到福地中,被蕩魂山徹底蕩碎。
  篝火旁的痕跡,方源也仔細地消除,沒有留下任何的隱患。
  總之,葛謠徹徹底底地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。唯一的痕跡,恐怕就是毒須狼群排泄出來的糞便吧。
  呵呵呵。
  所謂的美色,到頭來,也不過是黃土一捧而已。
  塵歸塵,土歸土。
  美麗的少女,在天地中,不過和鮮花一樣。或是被路邊的腳步踐踏,或是時間到了枯萎老去,成為丑陋的肥料滋潤土地。
  “沒有永生,再美好的東西也是鏡花水月啊。存在的價值,不過是剎那的芳華罷了。”方源越是經歷多,越是認識到天地的殘酷。沒有永生,哪怕再有價值的東西,也會沒有價值。
  “所謂的流芳百世、遺臭萬年,也不過是那些孫子的膚淺念想。所謂的精神不朽,不過后輩人拿來佐證自己的工具。人難道真的只能彼此印證彼此嗎?地球上也就罷了。到了這個世界,旦有飄渺至極的可能,我也要追求啊!”
  “哪怕死在追求的路上,死得比葛謠難看千萬倍,我也絲毫不悔啊……”
  方源早已心生死志。
  但唯有將畢生的精力,都奉獻給追求,才會令他死時,不感到一丁點后悔。
  呵。
  誰能明白方源這個穿越者加重生者的心?
  他走的路,注定是無邊的黑暗,注定是無比的孤獨。
  他朝圣的方向,只是心中的光明——永生——一絲微小到不存在的可能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沒有人明白他。
  而他。
  也不需要別人明白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