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32 風狼王

狼群進食完畢,方源便跨上駝狼的背,開始繼續趕路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“這些天來,我一直按照葛謠指示的方向行走。差不多已經快到腐毒草原的邊緣了,再往外走,就會看到人煙。”
  駝狼是天然的坐騎,兩個駝峰形成舒適的座鞍。
  方源坐在兩個駝峰中間,一邊趕路,一邊探查空竅。
  空竅中的蠱蟲,只剩下十只左右。除去春秋蟬和推杯換盞蠱之外,就是北原的蠱蟲。
  原本來自南疆、中洲的蠱,都被方源送回狐仙福地去了。甚至連元石,都沒有留下一顆。
  南疆的元石,雖然在北原也能夠使用,但是和北原元石到底還是有差別的。葛謠沒有覺察出來,是她太年輕,太天真。事實上,只要經驗稍微老辣一點的蠱師,都能品察出來。
  “可惜推杯換盞蠱雖是五轉,在北原被壓到四轉,只能裝四轉的蠱。若是能通過它,將定仙游送到福地,那就完美了。唉,希望我布置的手段有效吧。”
  定仙游蠱若是被其他蠱仙取走,將是方源的重大損失。
  但是方源也沒有辦法,他已經盡了最大可能,做到了最好。
  “仙蠱的氣息,大約持續一個月左右。如果這段時間內不出問題,那么定仙游蠱就安全了。”
  “接下來,就要碰到北原的蠱師。絕不能大意,最好在這段時間內,再收服一頭千狼王。將狼的數量增長到兩千多頭。”
  有時候人比野獸還要可怕。兩千多頭的狼群,可以震懾絕大部分的宵小了。
  “我現在身上,還剩下一只三轉馭狼蠱,一只二轉馭狼蠱,必須謹慎使用了。今后我以常山陰的身份行走北原,得以馭狼為主。這樣一來,就又有一個關隘,便是我沒有三轉、四轉馭狼蠱的秘方。”
  但凡馭獸蠱,幾乎都是消耗蠱,爆成輕煙之后,不管成功還是失敗,都要消散掉的。
  三轉的馭狼蠱,能奴隸千狼王。四轉的馭狼蠱,能奴隸萬狼王,或者異獸。
  沒有這兩種蠱的秘方,方源就沒有大量的馭狼蠱。沒有這些馭狼蠱,方源身邊的狼群規模最多就只是數千頭,根本上不了大的臺面。
  有了駝狼代步,接下來的形成快了至少三倍。
  方源日夜兼程,頭頂上一直籠罩的陰云,漸漸變得稀薄。
  兩天之后,他終于來到腐毒草原的邊緣。
  天空中,陰云離散成一片片的絮狀。一道道的陽光,透過陰云的縫隙,形成光柱灑下來。
  冤枉,青綠色的草地,一片欣欣向榮。或藍或紫或黃的野花,競相綻放。
  低緩的山丘,好像是純粹的綠色渲染,沒有用任何的線條勾勒。
  山丘旁還有一道小河,在陽光的照耀下,徐徐流淌,熠熠閃光,像是一條銀色的項鏈。
  “終于要走出去了。”方源感慨一聲,騎在駝狼的背上,身旁毒須狼群環繞著,漸漸走到陽光下。
  毒須狼群一陣騷動。
  它們適合在昏暗的環境中捕獵,如今到了陽光下,戰斗力受到不小的影響。
  方源不以為意,這些毒須狼群只是一個過渡,遲早要淘汰掉的。
  方源回望,身后的腐毒草原仍舊陰云密布,光線昏暗,陰風慘慘。腐爛的草地上,生長著紫黑色的毒草,歪曲怪異。
  和陽光照灑的這邊草地,形成鮮明的對比,仿佛是兩個世界。
  “狐仙福地的東部,也籠罩著深厚的云層。如果不及時處理掉,那片地方恐怕就要往腐毒草原的方向發展了。腐毒草原……我還會再回來的。”
  方源低聲喃喃,正說著,忽然渾身一輕。
  從他一進入北原開始,他就感到不自在,有一種無形的束縛,籠罩著自身。
  現在這層束縛,忽然削減了一部分,方源頓時感到自己,更貼近這個廣闊的天地。
  而他的氣息也隨之升騰,從原本的三轉巔峰,上升到四轉初階。
  喜悅的心情油然而生,令方源不禁哈哈一笑。
  身體正在逐步適應北原,修為漸漸恢復,這對他接下來的計劃大有幫助!
  “北原,我來了!”方源吶喊一聲,兩腿用力一夾狼腹,駝狼開始奔跑,率領著毒須狼群,奔向遠方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殺!”
  喊殺聲回蕩在山丘上,數十位蠱師和上千只風狼,展開慘烈的血戰。
  廝殺已經進行了一炷香的時間。
  “這群該死的風狼!”首領葛光咒罵著,面目猙獰,手中馬刀用力一揮,將面前一只風狼的頭顱直接砍掉。
  但砍下來之后,他的馬刀折斷成兩截。葛光手中的半截刀刃,也早已卷起了口子。
  嗷嗚!
  一頭風狼,猛地跳躍起來,向葛光撲殺過來。
  “少族長小心!螺旋水箭!”葛光身后的蠱師情急大喊。
  聽到這喊聲,常年戰斗產生的默契,讓葛光想都沒想,就猛地彎下了腰,看樣子仿佛是把他主動把頭送到了狼嘴下。
  跳在半空中的風狼,將狼嘴張開,露出尖銳如刀的利齒。眼看就要咬到葛光的頭顱,但就在這時,一只藍色的水箭,帶著強勁的旋轉力道,從葛光的背后射過來。
  隨即,這只螺旋水箭狠狠地射入風狼的口中,頓時將其射殺。
  趁著這個機會,葛光一夾狼腹,驅使著胯下的駝狼連連后退,退到眾人的防御圈內。
  馬刀蠱!
  他雙手合十,壓榨出空竅里的最后一絲真元,然后全部灌輸到手掌心上的馬刀印記。
  刷。
  葛光右手猛地一甩,一柄全新的馬刀在剎那間形成,被他緊緊地握在手中。
  “死!”他怒吼一聲,聲音已經變得嘶啞如鐵。
  新生的馬刀,鋒銳至極,在空中劃過一道寒光,將側面一頭風狼,直接切成兩半。
  但這局部的小小勝利,實在難以對整個頹靡的大局有所積極的影響。
  “該死,我的真元不足了!”
  “風狼實在太多,至少有三千多頭啊。”
  “少族長,我們被徹底包圍了!死戰下去毫無希望,不如朝東面突圍吧,那里的防御最薄弱!”
  周圍的蠱師紛紛吶喊著。
  葛光虎目綻放神光,打量了一下,斷然否決道:“不,東面有水洼。看似防御薄弱,實際上是風狼王故意制造的假象。我們一旦進去,就是鉆入了它設下的陷阱!”
  “那我們該怎么辦?”左右問道。
  葛光咬咬牙,下定了決心:“調轉方向,我們回去,往西突圍。”
  “可是葛謠小姐還沒有找到啊。我們這樣回去,怎么向族長大人稟告呢?”
  葛光冷哼了一聲:“葛謠雖然是我的妹妹,但是她為了一己之私,不顧整個葛家的大局,竟然逃婚。為了區區一個女子,卻要犧牲我們這些大好男兒,不值得!傳令下去,我們突圍!讓那些下賤的奴隸,留下斷后。是時候,讓他們為主人貢獻生命了。”
  “遵命!”左右連忙傳達命令。
  北原部族,常年征戰。一些戰敗的蠱師,就成了奴隸。奴隸地位低下,必要時,就會被當成炮灰給無情地拋棄掉。
  很快,蠱師分成了兩隊。
  一對奴隸,留在山坡上,用自己的生命來阻敵。而另一隊則在葛光的帶領下,開始往西突圍。
  “殺殺殺!”葛光沖殺在第一線,騎著駝狼,馬刀連連揮舞,狂野而又勇武。
  “保護少主!”他身后的蠱師們,也都是五大三粗的北原男兒,騎著駝狼,緊密地團結在葛光的周圍。
  刷!
  忽然,一道巨大的三葉風刃,飚射而來。
  “少主!”一位忠心耿耿的蠱師,大聲示警,首先反應過來。
  他的空竅中沒有一絲真元,干脆騎著駝狼猛沖到前方,用自己的身體擋住風刃。
  沒有任何的意外,他被風刃直接切成兩半,命喪頃刻。
  風刃衰減到兩葉,仍舊向葛光斬來。
  葛光反應過來,連忙舉起馬刀格擋。
  砰!
  風刃爆炸,馬刀碎裂,葛光大吐一口鮮血,從駝狼的背上掉下來。
  “少族長!”身后的蠱師連忙將其護住,但這樣一來,突圍也失敗了。源源不斷的風狼,從兩側包攏過來,重新將他們牢牢地包圍。
  風狼群靜靜地散出一條通路,夭矯健美的風狼王,緩緩邁步,順著這條通道,來到眾人的面前。
  千獸王!
  它體型龐大,猶如戰馬。一身爽利的深綠色狼毛,狼瞳如翠綠的寶石,它交替邁步,緩緩走來,竟然給葛光等人一種優雅高貴的感覺。
  這時,留守在山丘頂上的奴隸蠱師,已經被徹底消滅。大批的風狼從身后殺到。
  眾蠱師早已真元匱乏,風狼王的到來引發了眾人的一陣騷動。
  有人要拖著葛光后退,但葛光一甩胳膊,掙扎地站起來,他大聲吼著:“怕什么!沒有真元,我還有拳腳和牙齒!勇士們,不要讓這些畜生看輕了。用我們的血來證明,我們是勇敢的葛家族人!”
  眾人被他這么一鼓舞,頓時士氣大振,皆萌發了死志。
  風狼王腳步一緩,忽然掉轉頭顱,看向戰場東側。
  一大群紫黑色的毒須狼,在迅速地接近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