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34 葛家營地

方源便隨著葛光一行人,向西方繼續前行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他們有駝狼,速度并不慢。
  一路上,隊伍氣氛融融。
  一方面,地方源有意接近,有所圖謀。另一方面,葛光也是大力結交,心存敬意。
  北原的人蠻勇兇悍,另一方面便是豪爽直率。
  你若沒有實力,北原人會看不起你,難以結交。但是當你的拳頭很強很硬,北原人都會敬佩你。當你又對他們的脾氣時,他們的熱情會讓你充分理解到什么叫做“相見恨晚”。
  僅僅兩天功夫,方源就和葛光就打得火熱。
  方源有意借助葛家這個跳板,來真正的融入北原。畢竟常山陰消失了二十多年,忽然回來,總得有個讓世人接受的過程。
  同時,他身上元石匱乏,防御蠱缺乏,也需要交易獲得。
  方源在常山陰的尸體上,沒有搜到任何用來防御的蠱蟲。想來應該是在哈突骨一戰中,被打爆了。
  而葛光也對方源充滿了感激,敬畏和好奇。
  感激自然是因為方源救了他的性命。
  敬畏是因為一路上,方源駕馭狼群,展現出一流的造詣。且他隨意的指點,往往能點破葛光修行的關隘,著實是一派前輩的風范,高手的氣度。
  好奇則是由于方源言語間涉及往事,時不時的感慨今非昔比的腔調,還有滄桑的目光,很顯然是個有故事的強者。葛光自然生出探究的**,但是卻不敢多問。
  五天之后,一行人回到葛家部族駐扎的營地。
  營地廣大,外圍突兀地豎立著一排厚實的土墻,土墻高達兩丈,上面綠意蔥蔥,深綠色的藤蔓交織蔓延,大片的葉子下覆蓋著一串串紫色的葡萄樣的果子。
  這當然不是水果,而是木道神迷蠱。遇到獸群攻殺的時候,這些紫葡萄就會炸裂成漿水,漿水落到獸群的身上,就會令其神志不清,身軀搖晃不止,連站都站不穩,更遑論進攻戰斗了。
  土墻之后,是高高聳立的瞭望塔。塔上一般都布置三名蠱師,一名防御蠱師,兩名偵察蠱師輪流守望。
  營地大門洞開,許多蠱師都走出來夾道歡迎。
  “少族長回來了,是少族長回來了。”
  “少族長剛剛出發才幾天,這就回來了?”
  “聽說他們遭遇到了風狼群,險些喪命,幸虧有奴道高手相助!”
  “就是那個中年男子嗎?這些狼都跟著他走,好厲害!就是不曉得是北原哪個部族的高手。”
  方源等人還未接近營地時,就碰到了在營地附近巡游警戒的蠱師。因此早有人提前回去通報。
  因此消息就走漏,很多人對方源指指點點,好奇無比。
  一些小孩子興奮地大喊大叫,跟在隊伍的后面蹦跳。
  方源坐在駝狼的背上,看著身旁的葛光向人群招手。他每一次招手,都能引發人群的歡呼聲。可見這個年輕人在葛家十分具有威望。
  從一路上的交談,方源已經徹底地了解葛光。他是葛謠的親哥哥,是典型的北原人,豪爽重義氣,視榮耀重于生命,勇武有加,同時北原中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也深入骨髓。因此對于妹妹逃婚一事,十分惱怒和反感。
  但是這種惱怒和反感,并不能說明兄妹倆的親情淺薄。
  相反,如果他知道方源就是殺死他妹妹的兇手,哪怕身無半點真元,也會拿牙齒和手腳向方源報仇拼命。
  方源前世五百年,在北原討生活,對北原人有著深刻的了解。
  一行人沿著大道,朝著營地中央走去。
  周圍是一個個的帳篷,頗為類似地球上的蒙古包。這些都是凡人居住的房屋。
  很多人聽到動靜,紛紛掀起簾帳,走出來看到方源身邊的狼群,都面色一變。又看到少族長,皆忙用右手捂住心口,向葛光行禮,并大聲地問好。
  在南疆,凡人遇到蠱師,都有下跪。但在北原,勇武的男人的雙膝只有跪天地、祖宗,還有長輩,尋常時候并不輕易下跪,哪怕是遇到族長、家老也是如此。
  這些人身上穿的,都是普通的皮袍。有些家境好的,女子帶著首飾,男子在衣邊鑲著金線、紫線。有的家境壞些,穿的就破破爛爛,甚至打著補丁。
  不過這總比奴隸要好得多。
  一路上,方源看到跪在地上的人,都是奴隸。
  這些奴隸大多衣不蔽體,面黃肌瘦。在北原,這些奴隸的地位十分低下,生活也相當凄慘。
  在北原人的心中,豢養奴隸就相當于養育牛羊。奴隸買賣在北原最為盛行。
  在北原,居住帳篷的都是凡人。帳篷區分布在營地的外圍,內圍則是蠱師居住的地方。
  若是獸群沖擊營地,首先遭殃的都是凡人。
  方源一行人走過帳篷區后,就來到蠱師居住的地域。
  草原上的蠱師們,居住的地方就不是帳篷了,而是蠱屋。
  蠱屋就是用蠱做成的房屋。簡單點的蠱屋,直接就是一只蠱。復雜點的蠱屋,就是多只蠱相互結合起來,一起搭建的。
  在南疆,跋涉在山林間的大型商隊,也都有蠱屋。
  當年青茅山上,賈家商隊就攜帶著一座蠱屋,用的是一只木道蠱三星洞。
  它高達十八米,名副其實的參天巨木。樹根粗壯,根根虬枝如龍蛇糾纏,一小部分裸露在地表,其余則深深地根植于地表之下。
  樹干中開有三層,樹干表面,也開了窗戶。防御力絕非帳篷之流可比。
  用的時候,被后勤蠱師種下去,灌溉真元而頃刻長成。回收時,形成種子。
  但在北原,一般的蠱屋,都是三星洞這樣的參天巨木。這樣高聳的大樹,在雷雨天氣時,極為容易遭到雷劈。
  所以,方源第一眼看到的蠱屋,就是北原最常見的屋蜥蠱。
  這是一種二轉蠱,外形如蜥蜴,色彩各異,最常見的是墨綠色,天藍色,乳白色。它們體型龐大,堪比地球上的巴士。蜥蜴的兩個眼眶,做成窗戶。身子兩側,也開著窗戶。
  蜥蜴趴在地上,嘴巴張開,就露出門扉。
  推開門進去后,是一條長長的過道。過道兩側,都是房間。過道的盡頭,是茅房,暫時存儲著糞便。
  當部族啟程的時候,蜥蜴就會爬起來,粗壯的四肢,交替前進。
  當茅房中的糞便過多時,這些蜥蜴就會屙屎,抬起尾巴露出肛門,將糞便都排出去。
  居住在蠱屋中的家庭,至少有一名蠱師。
  這里的生活環境,明顯要比帳篷區高出一個檔次。
  在蠱屋的門口,時常站著大胃馬,馬韁就纏繞在蜥蜴的巨大牙齒上。少數的人家,還有駝狼。
  方源等人穿過這些蜥屋蠱后,就看到蠱屋菇林。
  這種蠱屋,就是用大量的菇房蠱栽種下去,形成的。每一座房屋,都是一只巨大的蘑菇,頂著肉質的灰色圓錐房頂,能順利地滑落雨水,并不吸引雷擊,在大風中也十分穩固。
  蘑菇粗壯的圓筒根莖,就是白色的墻面,上面也會開著窗戶。
  幾只菇房蠱組合在一起,儼然就是一個別樣風情的小院落。數十只菇房蠱相互栽種,圈出一片草地,就形成小園林。
  生活在菇林中的,多是家老,或者家境富裕的蠱師。
  聽到方源等人前行的動靜,這些蘑菇房的窗戶接連打開,露出一些北原婦孺的臉。一些活潑的孩童,則干脆跑出來,伸手摸摸風狼或者毒須狼的毛,比凡人家的孩童膽子大了很多。
  “常山陰恩人,前面就是我們葛家的王帳了。”葛光開口道。
  眾人來到營地的中央,這里樹立著上百棵的菇房蠱。
  一位老者,面容和葛光十分相似,帶領著一眾蠱師,主動迎接過來。
  方源猜他便是葛家的族長,為了表示禮貌,便下了駝狼。
  老族長快步走到方源的面前,右手撫心,對方源深深鞠了一躬:“尊敬的強者,你救下我的兒子,就是救了我們葛家的未來。快請進來吧,這里已經準備了上好的馬奶酒,牛羊也在燒烤當中。你的這些狼群,我們也會有專人將它們喂飽。”
  “好。”方源點點頭,隨著葛家族長進入這片最大的菇林。
  在菇林中,最大的一間菇房蠱里,眾人依次入座。
  噴香的馬奶酒,裝在皮袋子里,由貌美年輕的少女手持著,站在眾人的身后。
  大量的美食,端上桌子。
  不一會兒,又有人將烤全羊,烤全牛,抬到房間中央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親自下座,來到場地中央,用匕首切下牛羊的眼睛,又切下牛羊背上的,胸脯上的肉。然后盛放在金盤當中,雙手捧著,親自送到方源的矮腳桌案上。
  “恩人,請。”葛家老族長端起酒杯,站在方源的面前,向他敬酒。
  北原人最敬重好漢,也熱情好客。在北原,主人向客人敬酒,客人若全部喝下,那就是對主人的尊重。相反,若是不喝就表示看不起,不屑的態度。
  當方源將滿滿一碗的馬奶酒都喝下肚子時,屋子里的眾人都大聲地喝彩,由此氣氛開始升溫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敬過之后,便是葛光接著敬酒,方源同樣一口氣喝下去。緊接著,又是其他家老敬酒。方源無不滿飲,顯示出的豪氣讓眾人更加開懷。
  酒過三巡,屋內的氛圍已經被炒得熱烈。
  “常山陰恩人,你的名字讓我耳熟。你是常家部族的人嗎?在常家,我也有熟人。我的二女兒就嫁在常家。興許我們之間,還有親戚關系呢。”葛家老族長放下酒杯,微微泛紅的臉上,雙眼炯炯透亮。
  “葛家族長,我知道你想問什么。我是常家元風一脈的族人,山字輩,家中獨子。我的父親是常勝純,我的母親是常翠。”方源嘆了一口氣,語氣蕭索地答道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的雙眼,倏地大睜,震驚地看著方源:“你,你果真就是常山陰勇士!?”
  (Ps:定時更新的時間設置錯了,本來今天晚上20點的,設置成明天早上8點了,萬分抱歉。呼,兩更雖然比較辛苦,但既然承諾過,這個月就一定會咬牙堅持的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