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35 十年風雪兩茫茫

葛家老族長從下屬通報中,聽到常山陰的這個名字時,就有了疑惑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現在酒宴上,得到方源的確認之后,他表現得十分激動。
  一眾家老也是紛紛發出驚嘆聲。
  “常山陰?”葛光坐在一旁,語氣疑惑。
  “你還小,不清楚也是應當的。”葛家老族長嘆了一口氣,又吩咐道,“兒子,快向常山陰敬酒。他不僅是你的救命恩人,更是我們北原上的英雄!”
  “老族長。”方源苦笑一聲,放下手中的酒杯,“我不是什么英雄,只是一位落魄的流浪者罷了。也許是長生天的祝福,讓我從死亡的邊緣,僥幸偷生回來。但一睡二十年,醒來已經物是人非。我是個不孝子,無顏回到部族了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方源垂下眼淚。
  家老紛紛嘆息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連忙開口勸慰道:“常山陰恩人,你這是哪里的話。如果你還不是我們北原的英雄,在座的誰還能是?昔日,哈突骨的那幫馬匪是多么猖狂,不知多少的部族遭到他們的打劫,弱小的部族甚至被他們殺光,連牛羊都不放過性命。”
  “你殺了他們,是為北原鏟除了一大害。你的老母親是受到奸人所害,并非是你的不孝。正相反,你的德行和正值廣為傳頌,我們都知道得很。你能回來,是我們北原正道的福音啊。”
  “族長大人說的是啊!”
  “想不到閣下竟然就是常山陰,我們今天能見到英雄,真是榮幸。”
  “不錯,常山陰英雄回歸,是我們正道的大幸事!”
  家老們接連開口稱贊。
  葛光雙眼發光,他這才知道,原來方源竟然有這么大的來頭,這么多的故事。這更加劇了他對方源的敬佩之情。
  “過去的事情,就讓它過去吧。諸位,相逢就是有緣,咱們喝酒吧。”方源卻不想深談這些,他對常山陰的過去比較了解,但能避則避最為妥當。
  他表現出一副苦悶沉郁的樣子。
  眾人察言觀色,也都不提過去,只說酒宴的樂事。
  明確了常山陰的身份后,方源得到了熱情的招待。
  宴會從上午,一直舉辦到深夜。眾多家老都喝得躺下來,若非方源故意裝醉,恐怕也脫不了身。
  到了第二天,葛家族長又是宴請方源。
  “常山陰恩人,這是區區的薄禮,算是感謝你對小兒的救命之恩。請你一定要收下!”宴席開始之前,老族長便贈給方源一百萬元石。
  方源有些意外,沒有料到有這么多的謝禮。
  葛家不過中小型家族,財政拮據,從營地布置、眾人服飾便可見端倪。
  他現在一窮二白,這些北原的元石可算是解了他燃眉之急,當即收下來:“葛家族長,我救葛光,并非圖這錢財。然而實不相瞞,我兩袖清風,正缺元石。我就不客氣了。葛家的厚意,我定有后報。”
  聽到方源的最后一句話,葛家老族長,葛光,以及一干家老都笑起來。
  能結交到常山陰這樣的強者,和這樣的英雄拉上關系,也是他們這種中小型的部族,一直想要做的事情。
  酒宴繼續下去,氛圍比昨天還要熱烈。
  昨天那是第一次見面,今天雙方都熟稔,方源挨個敬酒,將每個家老的名字都記得清清楚楚。
  這讓所有的家老,都感到受寵若驚,對眼前的常山陰更加親近。
  宴席間,不免有人好奇方源的經歷。
  方源就將早已準備好的話,當眾說出來。大概是哄騙葛謠的翻版,只是要比欺騙少女時的話,更加精準。
  重點是說到自己的修為,因為受傷,從四轉巔峰落到初階。
  他的話沒有破綻,眾人一邊驚嘆,一邊感慨,對方源越加敬佩。
  而方源則唏噓不已,對過去的成就絲毫不放在心上,目光滄桑,語氣蕭索。
  葛家人看著傳說中的英雄,也有著這么痛楚的一面,這么活生生的一面,他們為此傷懷,他們為此同情,心中對方源更加親近。
  到了第三天,葛家仍舊繼續宴請,表現出極高的熱情。
  這次的酒宴中,出現了一位陌生的家老。他負責葛家的情報,方源來到營地的時候,他則奉命率隊出去,搜尋葛謠。
  “唉,一切都怪我。我有一個刁蠻的小丫頭,平素時我嬌慣得太厲害了。這次居然逃婚!”葛家老族長嘆息道。
  “對了,常山陰大哥,你從腐毒草原中歸來。不知道一路上,有沒有見到過我的妹妹。”葛光詢問道。
  方源毫無猶豫,神情自然無比,從容答道:“很抱歉,我一路行來,與狼為伴。你們是我見到的第一批人,所以我倍感親切。”
  葛光也只是隨便問問,本來就沒有什么期待。
  再者,腐毒草原那么大,方源碰不到也極其正常。碰見了,反而是件稀罕的事情。
  “我這不懂事的妹妹,如今音信全無,真不知道她逃到哪里去了。唉……現在麻煩了,蠻家族長的二子蠻多,就是向她求親的人。現在妹妹逃婚,蠻多得不到人,恐怕會遷怒我們葛家啊。”
  葛光皺起眉頭,長吁短嘆。
  其他家老的臉色也沉下來,這些天來蠻家方面的施壓,越來越重。
  眾人并不知道,他們這三天來熱情招待的常山陰,已經把葛謠殺害。
  “樹挪死,人挪活。葛家老哥,你何必留戀此處呢。距離大風雪,只剩下一年多的時間。貴族大可以向北面遷徙,參加英雄大會,依附黃金家族。這樣一來,才能在大風雪來臨時,躲入王庭福地當中啊。”方源開口勸道。
  蠱師世界生存不易,環境殘酷。
  在南疆,人們立下山寨,容易吸引獸潮沖擊。而北原無山可憑,就要遭受風雪洗禮。
  北原每隔十年,都會有一場席卷整個北原的巨大風雪。
  屆時,連續數月,天昏地暗,到處飄雪。寒風凜冽,如刀子一般。白雪皚皚,漫天遮地。整個茫茫草原都會凍結成冰霜的世界。
  每一次的大風雪,都會造成大量的生靈滅亡。狼、狐貍、鷹,花草,以及人類,都不能幸免。
  尤其是大風雪中,會生成大量的野獸蠱蟲,具備強大的攻殺力量。
  往往一場大風雪之后,北原的大型部族會被削成中型。中型削減成小型部族,人口損失,傷亡巨大。
  葛家老族長長嘆一聲:“山陰老弟,我已經老了,沒有年輕時候的雄心壯志。依附黃金家族,就會將我們葛家拖入到戰爭的漩渦當中。成功了好說,一旦失敗的話,后果實在太嚴重了。我們葛家舉步維艱,承受不起啊。”
  “王庭之爭,不是我們這等小部族能夠參與的。其實這里環境不錯,土地肥沃,水草豐美。尤其是這附近,有一處紅炎谷,有地火噴涌。大風雪的時候,我族搬到谷內,就能捱過這道關了。”
  但是紅炎谷被這里的霸主勢力蠻家,給牢牢的控制住。
  葛家要進入紅炎谷,就得和蠻家商討。
  蠻多向葛謠提親,就是一個非常好的良機。為了整個部族的利益,犧牲一個女兒的婚姻幸福,對于葛家老族長,以及葛光而言,是非常好的交易。
  為了集體,而犧牲個體利益,這是體制中最常見的現象。
  但現在葛謠逃婚,音訊全無。蠻家那邊一直在施壓,想要人,但葛家又交不出來。
  方源聽到葛家族長的這話,就立即明白對方的心意——就是想要依附蠻家了。
  他對此非常理解,心中則暗暗可惜。
  英雄大會,就是他下一站的目的地。若是對方舉族遷徙,他還能一起順路前行,路上的風險會小很多。
  提到大風雪還有蠻家,眾人的興致都低落下來。
  “山陰老弟,你真的不想回歸常家了嗎?”葛家老族長問道。
  “當然不能回去,回去之后,自己這個假冒的不更容易穿幫么!”方源心中這樣想,口中則道,“唉,我如今境況,無顏面對父老鄉親。”
  葛家老族長點點頭,表示理解的同時,還有些同情。
  常山陰一睡二十年,醒來之后物是人非。母親死了,妻子改嫁給了他的兄弟。常家成了他的傷心處,一時間無法面對也是人之常情。
  之前的酒宴上,方源也提到,要去往英雄大會,同時盡快地恢復修為。
  “老弟,你若是真的想要參加英雄大會,單靠現在你手中的這些狼群趕路可不行。不如盤桓幾日,稍作休整罷。”老族長建議到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沒有客氣:“我正有此意,只是這樣一來,還要繼續叨擾諸位。”
  “哪里,你能留在這里做客,是我們的榮幸!”老族長哈哈一笑,表示歡迎。
  葛光也笑道:“再過幾日,就是附近幾個部族一起開市的好日子。常叔叔可以去看看。”
  就這樣,方源住了下來。
  幾天后,葛家拔營,一路往西南方向,和其他幾大部族交匯在一起。
  一個巨大的市集,迅速地在部族之間形成了。
  方源拒絕了葛光的邀請,一個人走進這嘈雜熱鬧的集市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