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8 蠻家挑戰

時隔一個多月,葛謠的死終于被葛家人發現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消息傳來,葛家許多人為之哭泣。葛謠平素雖然刁難,但是心性善良,是葛家的族花,人們都喜歡她。她在葛家有眾多的追求者。
  “我的女兒啊,是為父害了你……”葛家老族長為之神傷,竟然一病不起。
  葛光便代理族長之位,其余家老協助。葛家上下一片哀傷之余,心情更是沉重。
  葛謠死了,帶來的影響很大。蠻家族長的二子蠻多對葛謠一見鐘情,一直在向葛家要人,現在葛謠死了,葛家從哪里交出人來?
  蠻家是大型部族,這些年來擴張得厲害,連續吞并了許多小型家族。幾場勝仗,打得蠻家上下士氣高漲,對落魄的葛家更加氣勢凜然,幾次交涉不斷地逼迫葛光。
  葛家是遷徙過來的家族,本來就沒有蠻族龐大,又喪失家園,又想寄人籬下,在大風雪中依托紅炎谷。因此葛光非常被動,可謂焦頭爛額。
  ……
  房間中,方源盤坐在床榻之上,雙目微微睜開。
  在他的右手掌上,放著一只狼魂蠱。
  此蠱只有大拇指大小,仿佛一只狼形的灰色小布偶,默默地散發出幽藍色的光輝。
  “這是第九只狼魂蠱了。”方源當即灌注真元,狼魂蠱頓時膨脹起來,幾個呼吸間,化為一頭灰白色的狼魂。
  狼魂張口,發出無聲的呼嘯,向方源的身體撞去。
  這一撞,悄無聲息,但是在方源感覺,卻是身心俱震,目眩神迷。
  狼魂直接沖撞上他的魂魄,原本人形的百人魂,頓時一陣翻騰,失去了人形,和狼魂糾纏,形成一陣滾滾的魂霧。
  魂霧并不飄散而出,在方源的身軀中翻騰不休。時而露出狼頭、狼尾,時而又化為方源的形態。
  半盞茶后,魂霧一定,重新化為人魂。
  只是這人魂,又有變化。
  方源原本的百人魂,完全是他原先的相貌,耳鼻眼俱是一般無二。但用了九次狼魂蠱凝練之后,百人魂雖然大體上還是人形,但頭頂上卻長著一對狼耳朵,長發比現實中垂到腰際,眼睛也變成充滿野性的狼瞳。整個身型更加削瘦,鼻子也高挺上去。
  原本他的百人魂,體形龐大,幾乎要滿溢出皮囊去。現在卻是凝練很多,魂魄的顏色也從原先的蒼白,變成深邃一點的灰白。
  方源估算了一下,等到他將手中的狼魂蠱全部用完,百人魂的凝練差不多就凝練到極限了。
  到那時,他整個魂魄都會變成半人半狼的形態,俗稱狼人魂。
  狼人魂,比原先的百人魂要強大數倍。
  擁有了狼人魂之后,方源就可以再度壯魂,將百人魂提升到千人魂,甚至萬人魂。
  當然萬人魂也絕不是終點,上面還有億人魂等等。
  “從理論上而言,魂魄可以無限地變強。當年開創魂道的幽魂魔尊,他的魂魄就絕對超越了億人魂!他的魔尊之魂有千臂千手,三個頭顱,正面的頭顱有龍角、獅鬃、蛇瞳、象牙,左邊的頭顱是桃額、草發、三眼如花,右邊的頭顱有云鬢、電眼、火耳、金口。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,威能浩瀚無邊。至今,這個形象,還被很多人的迷信和崇拜。南疆中就有許多凡人,用泥土捏成酷似的塑像,加以膜拜和祭奠。”
  幽魂魔尊的魂魄,顯然是古往今來第一人。方源如今的狼人魂,和起相比,巨人腳下的一只螞蟻,還需要不斷地成長。
  稍微休息了一下,方源又取出十鈞之力蠱。
  此蠱好像是一個鐵秤砣,拿在手中相當的沉重。
  方源一共買了五只十鈞之力蠱。如今已經用到第三只,本身的力氣漲到二十鈞,也就是六百斤力量。
  四轉的十鈞之力蠱,比同轉的獸力蠱,在效果上要弱一些,但勝在可以疊加。
  方源之前,用過一只昆侖牛力蠱,得到了昆侖牛的獸力虛影。但是用第二只昆侖牛力蠱時,就沒有效果了,不會再增加一頭相同的獸力虛影。
  但鈞力蠱卻沒有這個限制,可以不斷地疊加,直到達到本身的極限。
  當然,方源雖然有六百斤力氣,但平時發揮出來的,自然不是全部。
  力道的普遍弊端,鈞力蠱仍舊存在。否則,霸仙楚度就不會被稱為“力道的余暉”,而是“力道的崛起”了。
  當然,相同的獸力蠱之間也可以疊加氣力。只是需要額外地搭配獸胎蠱。
  關于獸胎蠱的秘方,流傳下來的不少。就算有,煉蠱的材料在如今也比較稀缺。煉蠱的代價太高,成功率比不上鈞力蠱,因此逐漸就被淘汰。
  方源調動真元,灌注到鈞力蠱中。鈞力蠱便飛到他的頭頂上空,綻放出一片玄光。光芒籠罩著方源全身,徐徐穩定地改造著他的身軀。
  正在這時,門外傳來敲門聲。
  隨后,一道聲音傳來:“常山陰叔叔,小侄葛光求見。”
  方源引他進來,卻見葛光灰頭土臉,肩膀上還插著一根白骨羽箭,狼狽至極。
  見到方源,葛光撲通一聲跪倒在地,通紅著雙眼,懇求道:“叔叔,還請您再救一救侄兒啊。”
  方源目光一閃,心中立即有所猜測,口中則問:“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?難道是蠻家大舉進攻,要沖殺葛家的營地不成?”
  葛光便答:“叔叔猜對了一半,正是來自蠻家的大麻煩。那蠻家族長的二子蠻多,打聽到家父病臥床榻,時常昏迷不醒,就帶著蠻家一干悍將上門挑戰,要我交出妹妹葛謠。但我妹妹已經喪生,我哪里能交得出人來?任憑我多么解釋,蠻多那小子就是絲毫不信。按照草原上的規矩,上門挑戰我們葛家不得不接。如今,他已經殺了我方的三家老,還打傷三人,連我也敗下場。”
  方源心道果然如此,近日來蠻家逼迫日盛,可謂盛氣凌人。葛家多有忍讓,反而助長了蠻家的囂張氣焰。
  方源雖然幾乎整天埋頭苦修,但并非閉門造車,對于外界的形勢也十分清楚。
  “話說回來,常山陰回到北原,也需要一個更大的舞臺來亮相。不妨就借此機會,正式宣告昔日英雄的歸來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便扶起葛光,道:“我這些天住在這里,對葛家多有叨擾,自然不能袖手旁觀,快帶我去吧。”
  “叔叔,侄兒叩謝!”葛光大喜過望。
  兩人連忙出去,還未到營門,就聽到外面喝罵的聲音。
  “葛家盡皆無膽鼠輩,快快出來受死!”這是一個少年郎的聲音。
  “蠻多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一位葛家的家老怒吼著。
  “呵呵呵,欺負你又怎樣。豺狼捕捉獵物,鷹雕欺負鳥雀,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!快快交出葛謠,否則我就一直挑戰下去,直到把你們葛家的人全部殺光為止。”
  “卑鄙!若是老族長,你們安敢如此?”葛家家老反駁道。
  蠻多大怒:“哼,你們才是卑鄙無恥,明明親口答應的婚事,現在居然交不出人。言而無信!我知道,你們是把葛謠藏起來了,一直想要拖延。先前說是逃婚,這次居然說死了。你當我蠻多是傻子啊?小小的兔子居然敢耍弄虎狼,那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。石武,接著給我打,給我挑戰。葛家,快快派出你們的人來上場。哈哈哈!”
  葛家家老盡皆臉色蒼白,一時間面面相覷,無人敢上。
  石武五大三粗,頂著光頭,一臉橫肉,獰笑著走上場。
  他是三轉巔峰蠱師,實力強勁。葛家犧牲的那位家老,就是被他當場打殺的。
  他在場地中央踱步,看著葛家偌大的營地:“怎么還沒有人上場呢?你們該不會是怕了吧!”
  葛家人一陣羞惱,無數雙噴火般的眼睛,瞪著石武。
  “無膽的孬種們,就讓大爺我給你們增添一點勇氣。這里有十萬塊元石,誰敢上來贏了我,本大爺就將這些元石統統送給他。”
  葛家無人應聲。
  石武哈哈狂笑:“葛家,葛家,不過是一窩兔子和綿羊!”
  “你笑夠了么。”由葛光在前面開道,方源一臉平淡地走出人群。
  石武笑聲頓止,瞳孔一縮,驚愕地看著方源。
  “四轉蠱師!此人是誰?”不止是石武,就是蠻多等一行人的心中,也同時冒出這個大大的問題。
  “葛家居然還有一位四轉蠱師隱藏著?”蠻多頓覺不妙。
  他此次前來找麻煩,就是趁著葛家老族長病重臥床的良機。但是沒想到,葛家居然還有第二位四轉戰力!
  “我來之前,明明已經查探清楚了。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高手?”
  懷著這樣的疑惑,蠻多從馬背上跳到地面,他換了一個態度,右手撫心,對方源莊重一禮:“這位朋友,你不是葛家的人,何必來趟這趟渾水呢?”
  方源打量了一眼蠻多,覺得這少年有些意思。
  他是從葛謠的敘述中,第一次得知蠻多的存在。
  蠻多雖是蠻家族長的三子,但從小就體弱多病,資質不佳,只有丙等。他如今已經二十多歲,卻只有二轉修為,又黑又瘦,果然像個猴子。
  但他卻非葛謠說的那樣不堪,他有一雙精明狡詐的小眼睛,里面燃燒著的是野心的火焰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