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9 蠻家邀請

在以強者為尊,拳頭為大的北原,蠻多居然還受著父親寵愛,調動家老,挑戰整個葛家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足以可見他的手腕和勇氣,絕非普通的紈绔公子。
  方源眼中含著笑意:“我常山陰有緣在葛家做客,也知道北原上的規矩,本不該多管別人家的事情。但我剛剛聽到,這位老弟拿出了十萬元石。我最近正缺元石,送上門來的錢財,我能不要么?”
  石武聽了這話,恨不得立即抽打自己的嘴巴。
  “自己這嘴真是欠抽啊。竟然引來了一位四轉高手。”他的心中充滿了苦澀。
  蠻多干笑幾聲:“這事情好辦得很,前輩缺少元石,晚輩愿意奉上五十萬塊元石!”
  言下之意,就是讓方源袖手旁觀。
  一時間,葛家眾人都緊張地看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雖然是傳說中的英雄,但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的英雄還少嗎?
  更何況還有一句話,叫做識時務者為俊杰。葛家落魄至此,而蠻家又如此勢大。人家常山陰根本是個外人,沒有出手相助的理由。
  此刻,方源成了眾人目光的焦點。他的態度將決定整個局面的走向。
  眾目睽睽之下,方源傲然一笑:“君子愛財取之以道。送上門來的五十萬,我覺得輕飄飄的。但是通過戰斗得來的十萬元石,我卻覺得沉甸可貴。來吧,按照北原的規矩,這場戰斗我接下了。”
  方源邁步走下場。
  “常山陰叔叔!”葛光一時感動得淚流滿面,不知道說什么好,在方源身后吶喊。
  葛家一干家老,也無不感慨萬千。
  “不愧是常山陰,正道英雄!”
  “重利之下毫不動心,多么富有正義感的人吶。”
  “這世道錦上添花者多,雪中送炭者少。常山陰將是我族永遠的客人!”
  蠻多臉色陰沉,極為難看。他也知道多說無益,索性閉上嘴巴,看向石武。
  石武感受到蠻多的目光,心中苦澀萬分。
  他剛剛歸附了蠻家不久,成了蠻家的外姓家老,自然立功心切。蠻多雖然修為不足,但到底是族長的三兒子,又向他明說葛家老族長病重,他這才跟著蠻多過來挑戰。沒想到的是,卻碰上了常山陰!
  對方的氣息雖然只是四轉初階,而自己已經是三轉巔峰,看似相差不多。但石武深刻的明白,這個大境界落差下的實力鴻溝。
  但現在情勢已經騎虎難下,若是避戰不出,會受到外人的強烈鄙視。在崇尚勇武的北原,是混不下去的。
  石武暗暗咬牙,硬著頭皮上場了。
  “請賜教。”他向方源深深一禮,勉強笑著。
  方源淡淡點頭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但是身軀表面卻是迅速地長出淡青色的狼毛。
  狼毛覆蓋了他的全身,耳朵上,臉部,甚至腳掌手掌,都是如此。
  “這是天青狼皮蠱。”石武心頭一沉,天青狼皮蠱是四轉蠱蟲中的大路貨色。但就算如此,這層防御,也不是三轉蠱能夠輕易洞穿的。
  方源身后的葛家眾人,無不聚精會神,目光炯炯,期待著方源大發神威。
  甚至還有人大喝:“干死這個家伙,他殺了我族的三家老!”
  石武聽到這話,心肝頓時一顫,暗中叫苦不迭,覺得自己大禍臨頭了:“糟糕啊!我之前戰斗了兩場,空竅真元不足三成。本來巔峰狀態,就不是他的對手,更何況現在?”
  望著動作僵硬,目光閃爍的石武,方源心中冷笑一聲。這個人已經斗志全無,就算有十成的戰力,也發揮不出一半。更何況他戰過幾場,本身真元早就不足。
  這種對手,放在方源的眼中,簡直就是引頸待戮的板上魚肉。
  但是方源卻不想殺他。
  殺他干嘛?
  他是蠻家招來的外姓家老,殺了他,等若是給蠻家一記響亮的耳光。方源雖然不怕麻煩,但是也不想惹這些無謂的麻煩。
  石武雖然殺了葛家家老,但葛家關他屁事!
  “來吧!”方源腳下一踏,催動狼奔蠱,整個人如利箭般猛地竄了出去,甚至拖出了殘影。
  石武早就心神渙散,看到方源氣勢如此兇猛,嚇得連忙后退。
  同時,他撐起三片飛旋的骨盾。
  啪啪啪!
  方源如影隨形,近身纏斗,連續三次猛烈出手,依次將骨盾擊爆。
  石武一個驢打滾,又稱起三片骨盾。
  啪啪啪。
  方源閃電般的進攻下,這三片骨盾再次崩潰。
  他現在有二十鈞的力量,雖然發揮不出全部,但擊破這骨盾還是小意思的。
  “還有什么,都使出來吧。”方源沒有再進攻,留給石武一個喘息的機會。
  石武滿頭的冷汗,暗自咬牙,雙手一搓,搓出兩柄鐵骨板斧。
  “哇呀呀!”他大叫著,手持板斧,搶攻而上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方源輕笑幾聲,卻不進攻,直接將雙手束在身后,單靠狼行蠱移動。
  他走位飄忽不定,宛若風中柳絮,狼背蜂腰的身材更顯得瀟灑不群。
  石武大聲怒吼,不管雙斧怎么舞動,都捉不住方源的一片衣角,完全成了方源的襯托。
  “躺下吧。”方源輕聲嘆息,忽然伸出手指,似緩實快,輕輕一點斧頭。
  石武就被方源繞得暈頭轉向,受到這股力量,頓時失去平衡,一頭栽倒下去,摔了個狗吃屎。
  葛家眾人看到他這番狼狽模樣,頓時轟然喝彩,歡呼聲震天作響,漸漸形成一個喊聲:“殺了他,殺了他!”
  石武滿臉灰暗,斗志幾乎消散殆盡。方源完全掌握了局面,簡直就像是獅虎戲弄綿羊。他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是方源的對手,越是這樣覺得,他的戰力就越發揮不出來,現實情況就越加糟糕。
  一旁的蠻多,心也沉入谷底。
  “可惡,石武這個東西,根本就沒有真正發揮出來,已經被對方嚇破了膽子!不過就算如此,這個四轉蠱師也實在太強了。閑庭信步之間,就將石武家老擊倒。唉,石武要死了。我此行折損了一個家老,恐怕回去之后也要受到兄弟們的責難!”
  但是出乎他的意料,方源沒有再出手。
  “你不過區區三轉,我以四轉修為殺你,會讓人誤以為我堂堂的常山陰以大欺小呢。你走吧。”方源擺擺手。
  “常山陰叔叔!不能放過這個小人啊。”身后,葛光叫著。
  但方源卻不理會他。
  石武反應過來,立即爬起身,臉上全是劫后余生的慶幸和喜悅:“謝大人不殺之恩,謝大人不殺之恩。”
  方源皺起眉頭:“快滾。”
  “是是是。”石武掉頭就走。
  “前輩,告辭了。”蠻多行了一禮,跨上戰馬。一行人在葛家的嘲諷喝罵聲中,灰溜溜地走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父親,孩兒辦事不利,這次來是向您請罪的。”蠻多跪倒在地上,頭都不敢抬。
  蠻家族長身軀雄壯,有四轉巔峰的修為。他大馬金刀地坐在虎皮座椅上,抬眼看了一眼腳下的蠻多:“這次葛家老族長臥病在床,你又帶了數位三轉的高手,居然也會失利?你的確辦事不利,不過我聽下人的匯報,說是葛家忽然請出了一位四轉的高手?”
  “的確是這樣的。石武家老就是被他所敗。此人只是小試牛刀,就將我方最強的石武家老恣意耍弄,實在強得有些深不可測。不過,此事一直是孩兒負責,全怪孩兒情報功夫做得不到位,這才遭受失敗。孩兒心中愧疚,請父親快處罰孩兒吧!”蠻多滿目通紅,含淚哽咽。
  蠻家族長聽到蠻多這么說,反而語氣緩和下來:“站起來,你這次雖然辦事不利,但到底也是我的兒子。將具體的情況說一說吧。”
  蠻多便開口,詳細地敘述當日的情景。
  但剛剛說了開頭,蠻家族長就驚得從座椅上站起身來,雙目緊緊盯著蠻多道:“他自稱常山陰?是哪個常山陰?你確定他的名字就是常山陰?”
  “給孩兒一萬個膽子,也不敢欺瞞父親啊。”蠻多連忙澄清道。
  蠻家族長一陣愣神。
  “父親,父親。”蠻多不得不輕聲呼喚,“難道這個常山陰,是什么大有來頭的人物嗎?”
  蠻家族長脫離恍惚的狀態,回過神來,目光凝重:“現在還不好說,也有可能是冒牌貨。但如果是真的,那北原就又多出一個人物了……你先下去吧,這件事情我親自處理。”
  蠻多嚇了一跳,父親日理萬機,居然要親自處理這件事情,可見常山陰此人的重要性。
  “常山陰,常山陰,你究竟是何等人物?”
  ……
  幾天之后,葛家。
  “前些日子,多謝山陰老弟仗義相助。這里是五十萬元石,聊表心意,還請收下。”葛家老族長滿臉憔悴,失女之痛,讓他仿佛一下子老了十歲。
  方源沒有推辭了幾句后,收了下來:“這些日子一直住在貴族,出手相助也是朋友間應當做的。只是我的確缺少元石用度,這些元石就當是暫借的。”
  “山陰老弟高風亮節,不愧是北原的英雄好漢啊。”老族長正說著,就有下屬過來稟告,還送來一份拜帖,還有一份禮盒。
  老族長的臉色變得凝重,將這拜帖和禮盒遞給方源:“山陰老弟,蠻家族長知道你在這里,這次是來邀請你去他族中做客的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